第八十四章 男人是药 - 极品公子

第八十四章 男人是药

教授健美操的女老师见一个男生坐在地板上抽烟,极为满的她走到叶无道面前正想开口训斥,郑少华那三个在浙大鼎鼎大名的无良分子坐在叶无道身边全部抽起了烟,女老师见到这种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富家花花公子,马上转身回去。 四头色狼对着一帮女人评头论足,三个败类笑得要多淫荡有多淫荡,那些女孩子都是面红耳赤,而那个身材不错脸蛋不行的女老师也束手无策。叶无道还慷慨的交给他们怎么辨别处女,一头色狼就足以让那群女孩子羞愧难当,更何况是四个不怀好意的风月高手。 午饭叶无道和上官明月在拥挤的食堂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位子,上官明月无视那些嫉妒的眼神温柔地帮叶无道擦汗,叶无道一口气将那杯可乐喝光,舒坦的靠在椅背上,望着穿梭的人群坏笑道:“男生最喜欢夏天,因为这个时候的女孩子穿得最少,一览无余啊!” “果然是用色狼的眼光看世界!”上官明月将自己的可乐放到叶无道面前柔声道。 叶无道望着那位黛眉紧皱的何解语手捧盘子寻找空闲的地盘,只是现在高峰期哪有那么容易找到没有人的位子,中国的人多最容易体现的就是厕所和学校,像她这种吃惯山珍海宴鱼翅鲍鱼的富家千金自然不会适应学校生活,叶无道倒是蛮佩服这个豪门贵娇能够踏入食堂。 何解语见到和上官明月坐在一起的叶无道就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理了理烦躁地情绪优雅走向皱眉的叶无道。微笑道:“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就算我有意见也不会放在脸上。当然欣赏美女进餐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这就像有些人喜欢吃饭的时候听古典音乐,我喜欢吃饭地时候喜欢看美女,饭在香有美则趣。”正在和上官明月**的叶无道同样泛起一个灿烂笑容。 “男人就像是药。叶无道你是属于哪一种呢?”何解语似乎见到叶无道后胃口也好了很多,一两饭轻轻几口也快吃干净。 “药?听说过把女人比作各色花种和把男人比做书籍,唯独没有听说可以把男人和药品比较,还算有点意思。” 叶无道略微挑了一下眉头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女人最喜欢和男人捉迷藏,你想知道的就算她很想告诉你也憋着不说,而你不想知道的就算她不想说也要拼命让你知道。 上官明月倒是对这个话题十分感兴趣,对于这个漂亮的陌生女孩没有一点警惕心理。在比起叶无道身边很多女人她都算是个后来者,且说和叶无道青梅竹马的慕容雪痕和从小就照顾叶无道的杨宁素。就算是面对蔡羽绾和苏惜水和她也存在着不可避免的自卑,苏家的庞大政治背景和蔡羽绾地商业才能都是她这个学生无法给与叶无道的。这一点一直是这个善良女孩地心病。 “大部分男人都是普通成药,有些男人是止痛药,当你伤心难过的时候可以陪你度过寂寞的日子,但他终究不是你最爱的人;有些男人是感了药,不管吃不吃药,感冒都会痊愈,可有可无;有些男人是避孕药。不要他没有安全感,要他又有副作用;有些男人是后事丸,是走到绝境的时刻才选择的对象,而有些男人则是维他命,可以让你没有生活的忧愁却平淡缺乏激情,你说你是哪一种或者还有什么药才是最适合你地呢?” 何解语对于这个值得自己父亲期待的“纨绔子弟”从第一次见面就有特殊的感觉,当然不是说她对叶无道产生爱慕之情,像她这样的豪门骄子怎么可能对一个感觉像个浪荡子的家伙产生好感,说让她第一眼就看上谁就像说她是现代那些梦想麻雀变凤凰的女人一样可笑,只是父亲的重视加上数次的碰面让好奇的她想一探究竟而已。毕竟商界枭雄地父亲可是向来对很多年轻人置可否 更重要的是眼前的男人竟然可以拥有慕容雪痕那样完美地女人,加上那个将价值近千万晶翠玉镯扔进西湖的妩媚女子,以及亚洲新任影视天后柳?,那就是三位丝毫不逊色自己的女人同时和这个色狼有暧昧关系! 自己只要征服叶无道然后抛弃他那就证明那些女人都没有自己优秀! “我?有一类男人就像是春药。他们上床多于谈情一切直奔主题或者所有都是围绕着**这个最终目标;还有一类男人就是毒药,就算是品尝了一切辛酸折磨还是沉迷已,心甘情愿的心肠俱断。我也不知道我是哪一类,但是我想我至少不会是那普通的成药!男儿在世,应当像那即使不能青史流也要让青史流臭的大将军桓温,就算是做坏人也要让自己不枉来这世上走一趟,所以做什么都没有错,只有做凡人是错!” 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放荡道,将美眸异彩涟涟的上官明月搂在怀里,狭长黑眸斜视皱眉的何解语,征服一个春药和毒药结合的男人是需要极大勇气和智慧的,弄不好就会深陷其中! “你这叫做一切以自我为中心的自负!以为整个世界都有义务为你旋转,以为所有的女人都是围绕你这颗太阳的向日葵!自!恋!狂!” 何解语气鼓鼓道,对于叶无道这番离经叛道的言论极为不屑,殊不知这一点骄横的她和叶无道其实是差多的。 “一个男人被封为毒药确实是无尚的荣耀。” 上官明月娇笑道,望着叶无道棱角分明的侧脸漾起一个温情的笑意,而能够成为这样男人的女人也不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 此时电视里正在介绍“徽商”的报道,其中对奇瑞、江滩等安徽或者安徽人的品牌大肆渲染,何解语屑道:“美国商人身上那种清教徒般的禁欲主义和把为社会创造财富作为宗教信仰的精神才铸就了一个商业大国,而中国的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人汗颜!要么草莽出身的家伙依靠一时的暴利占地为王,要么徒有百年历史却闭关造车还不是要落得坐吃山空?” “马克斯韦伯的《新教理论和资本主义精神》?呵呵,确实是人类的永恒经典,只过有点水土不服罢了。” 叶无道眼睛里闪过一抹稍稍赞赏的神采,在中国的商业版图上,现在确实是群雄割据“军阀,四起,鲁商、晋商、苏商等等大肆为自己造势一时间好不热闹,这一点叶无道自然洞彻无比,只不过女人是宠不得的,尤其是眼前这个惯坏了的女孩。 他淡淡道:“中国商帮的弊端正是最大的机遇,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总有一统天下商界的那一天,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换血,那么培养一个商业贵族也是如此,现在的中国这一批商界新军绝对是整个世界不可小觑的新兴贵族势力!” 何解语一阵语塞,起身就走,还不忘回眸狠狠瞪一眼淡淡微笑叶无道,她就是看不惯叶无道那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的淡泊,色狼怎么可以拥有那种和站在事业巅峰的父亲异曲同工的自信呢? “这个女孩子还真像带刺的玫瑰呢,听说男人都喜欢有挑战性的女人哦,无道?”上官明月看着骄傲的女孩在众人中显得格外特殊的背影,微微笑道。也只有这样的女孩值得叶无道正眼看待吧。 突然上官明月掩嘴趴在叶无道怀里一阵娇笑,叶无道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竟然是郑少华三个标准的世家公子果真的请起了方才上官明月一起去上体育课女孩的客,三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看样子也是难得来几回食堂。 这让叶无道想到林峰和那个陆兰芝的男朋友,小人最让人忌讳的不是他们实力的强大,而是那比小强还倔强的生命力和睚眦必报的畸形心理,这样的角色自己不屑动手但是绝对不会姑息,不过在浙大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杀人这种事情也不是很光荣可以戴红花的事情,毕竟会让警察叔叔们伤脑筋让政府那些鞠躬尽瘁的伯伯们头痛,能少干就少干,最重要的是埋具尸体很花时间而且很不绿色环保。 “你不是要找家教吗,董爷爷家的一个亲戚听说你是这一届的浙大新生代表就答应你做家教了哦,一个星期三个晚上,一个月一千二,可以吗?”上官明月忐忑问道,像叶无道这样的天之骄子去干一个月一千多的工作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虽然这份酬劳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很不错的家教了,希望要误人子弟就好,呵呵。” 叶无道想到董石麟女儿那摇曳的成熟韵味,发现自己似乎还没有品尝过成熟女人的味道,虽说小姨杨宁素和蔡羽绾都是极具韵味的女人,但是和她比起来终究缺少了那么点味道,当然这种女人叶无道绝对没有占有的**,最多就是发泄的**! 吃惯了山珍海味确实应该换换口味,偶尔的换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