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健美操 - 极品公子

第八十三章 健美操

“太子!” 三个极有个性的青年恭敬从球场边上走到叶无道身边,三人的颓废和优雅气质虽然无法和叶无道比拟,但是一看就知道绝非一般人,全身的昂贵名牌和眉宇间的傲气就是那个叫昊康的骄傲青年也无法相提并论,一见到这三人所有在场的人都是脸色大变。 一般来说嚣张的纨绔子弟都会在青圆存在,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的品位和档次高低而已,就像明珠学院的叶无道、李天扬、司徒轩等就属于上等品位的纨绔子弟,而那个叫“昊康”的青从相貌、家世、气质等各个方面来讲都要差上不止一个档次,这就属于一般的纨绔子弟,至于叶无道在千岛湖碰上的那位则就只能划分为低等的纨绔子弟了。 这里没有人知道这个在浙大十分嚣张的青年嘴里的“太子”有多重的分量!那些人只是觉得这三个在学青比自己老大更加狂傲更加横行霸道的三个家伙既然这么尊重那个家伙,那么那个看上去文雅的青年就不可能是一般角色了,这次想要占便宜恐怕有点难度了。 叶无道自然知道这三位浙大风云人物的底细,嘴角的笑意渐渐柔和,太子党三年来的苦心经营终于要获得回报了!左手黑框眼镜青年,王宏彬,前年毕业于明珠学院,太子党星组黄金会员,父亲是浙江万意房地产集团的董事长,入选中国胡润财富榜前五十;右手长发青年童皓。去年毕业于明珠学院,太子党星组成员,白银会员,母亲是浙江省政协常务委员。姐姐是浙江省省长办公室秘书;中间地颓废素年,郑少华,前年毕业于明珠学院,白银会员,浙大管理学院,爷爷是原南京军区将军! 叶无道既然要来浙江而且在浙江大学就读,必然要知己知彼,其中从明珠学院走出来如今在浙江的星组成员叶无道自然要详细研究,叶无道的狂傲是建立在绝对的自信和天衣无缝地计划之上,否则那份狂傲就是肤浅幼稚的表现了。 就算他有信心一人挑战林家和诸多潜在势力的挑战。但是力求万无一失的太子党仍然派遣战虎萧破军和神秘的八大战将之一独孤皇岈来到浙江省做叶无道这个几乎是光杆司令的太子身边,一切动作都预示太子党的下一步大动作将会是浙江这块肥沃的经济大地! “钱昊康。你倒是很威风嘛?动不动就带着小弟耀武扬威,当我们空气啊!” 郑少华玩着手里的打火机阴沉道,十足的纨绔子弟味道,不光是从外貌或者说话地语气腔调在一般人看来绝对是那种无良的富家子弟,但是在叶无道看来这就是太子党地未来。 “纯属误会,绝对是一个误会!”钱昊康见风使舵道。 钱昊康这位杭州市委书记的公子在一次和郑少华的冲突后,得知他的爷爷具有相当的权力和威望以及对自己父亲的将来政治生涯有小影响后就收敛了很多。至于另外两位也都是他这个市委书记公子惹不起的主,更何况这次是三人一齐出现!这个昨天在现任女朋友抛弃地那个男人身边出现过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历? “误会?哦,是误会,那个家伙抢我了朋友的马子,马马虎虎来一顿教训吧!”叶无道接过童皓的递过来的一根进口烟,淡淡笑道。 钱昊康无奈的望向那位把他叫来的青年,一咬牙道:“给我打!”开始还没有人肯动手,毕竟是自己人,等到叶无道不耐烦的时候钱昊康马上第一个踹向自己的小弟。装腔作势骂道:“敢抢别人地马子!” 不过这一脚踹得绝对货真价实,那个陆若芝的男朋友马上倒在地上,因为有老大的带头。那些墙头草也跟着“发威”,很快那个骂叶无道是绣花枕头地家伙可怜的被一群人狂踩,而林峰则是哭丧着脸望向抽烟的叶无道,生怕这个煞星把矛头指向自己,现在他才有点明白为什么家族要让父亲带话给他。 只是现在才有这种觉悟有点亡祟补牢的感觉。 “应该是你指使这个败类去抢田景升的女人吧?” 叶无道眯起细长的眼眸阴森道,那股黑暗的气息让王宏彬三人崇拜不已,他们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叶无道在剿灭斧头帮那一战役的辉不和英勇,但是经过刻意的渲染和加工后叶无道这个太子的形象显然更加丰满高大!;|~=iy 林峰冷汗已经沾满全身,此时这个叶无道简直太恐怖了,自己根本就不敢正视那双邪魅的黑眸,确实是他让那个家伙去抢田景升的女朋友,谁让田景升和叶无道走得这么近呢,爱屋及乌当然也会恨屋及屋,而且田景升的数学天赋和才华也让他嫉妒和担心。 “算了,就当作是给田景升上了一堂课吧,看在你是林家的份上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下次还有类似事件的话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 叶无道弹了一下烟颓废道,眼眸中的深沉的意味谁也不清楚,这就是凡人和天才的差距。叶无道这叫做“示好”于林家,毕竟现在在表面上和林家处于“蜜月期”,要是这么点面子都不给的话未免太没有诚意了,他不得不为大局着想,而且这种小角色也不值得自己动手。 叶无道和三位真正的浙江大学纨绔子弟走出篮球场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蜷缩在铁丝网角落的青年,眼睛里没有一丝同情,甚至一丝屑也没有!因为这样的垃圾根本就无法让他感觉到存在! “有些时候感觉上并不是最好的男人才是最适合你地男人。”叶无道与焦急的陆若芝擦肩而过的时候淡淡道,女人的感觉有些时候真地很可笑。 陆若芝望着那个骄傲和孤独的背影。美丽的眼眸充满迷茫和那么一点点领悟,发了一阵呆后赶紧跑向篮球场。 钱昊康望着躺在地上可怜兮兮的青年,狠狠道:“放心,我不会让你白挨打的这笔帐我一定会帮你在那个家伙身上讨回来。 “今天我就去找大哥找道上的人收拾他!” 无知者固然无罪,但是有些时候为此付出的代价总是惨痛的,尤其是惹上叶无道这位毫无仁义道德太子! 路上三位平时骄横无比的纨绔子弟找到偶像般像个女人呱噪的围着叶无道问七问八,几百年没有碰过书籍地郑少华屁颠屁颠的帮叶无道拿杂志,其他两个此时哪里还有半点傲气,叶无道也乐得打发时间就给他们讲了一些“奇闻趣事”,那些亲身经历地险象环生的事件自然是引人入胜的紧,像那些越南丛林的暗杀和哥伦比亚毒枭的角斗岂是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温室花朵所能体会,他们也就在影视屏幕上过过瘾罢了。 三人在学校的知名度显然很高,看到平时不可一世地公子哥竟然破天荒的三个同时追随一个青年。很多人都是满脸惊讶地朝这边张望,最后三人恶狠狠的回瞪了一眼后那些视线才有所收敛。 “太子。这些事情怎么都跟你亲身经历过似的?”郑少华疑惑问道。 “跟你说过不要在学校叫我太子,你以为现在想要找我麻烦的人还少啊,要说本地帮派,就连北方帮派甚至日本山口组都在一旁看着呢,说不定现在就有两三把狙击枪指着我和你们三个呢。”叶无道笑道,这些事情当然是自己亲身经历。 “不要吓我们,太子!”三个家伙都是紧张的四处张望。惹得叶无道哈哈大笑,一脚踹向死性不改叫他太子的童皓。 “少主,两个狙击手已经消灭,目前青圆没有潜在威胁!” 在可以清楚看往叶无道的龙?嘴里咬着一把锋利的军用精致匕首,血腥而冰冷道,脚下有两具尚且温热地尸体。敢这么嚣张的暗算少主简直就是螳臂挡车痴人做梦,在她面前玩狙击更加是班门弄斧! 叶无道微微点头,看来不不自量力的家伙还有很多啊,竟然敢在学青执行刺杀。要是被自己查出来一定让他知道后果地严重,否则接下来的生活岂不是和三年中的一样处于暗杀和反暗杀中,这次正好让自己来一次杀鸡儆猴。换个角度想还算是一场小的及时雨。 前面从另一个方向走出一群女生其中最耀眼就是重返校圆的建筑学院院花上官明月,经过爱情滋润的小女人俨然有了从前没有的妩媚风韵,举手投足间都有着惊人的媚惑,果然是个成为绝色尤物的潜力胚子。 “老大,听说那个上官明月是你的女人,果然是差距啊,要知道去年多少人前仆后继的追求她最后还不是狼狈而还,没有想到老大一出手,建筑学院的院花我们就是需要叫她嫂子了。”王宏彬嘻嘻笑道,朝另外两个家伙挤眉弄眼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叫声嫂子啊?” 三个无良小弟等叶无道反对就傻乎乎的跑到那群女孩子面前,恭敬的一弯腰齐刷刷道:“嫂子好!” 那群女生茫然的望着三个帅哥朝上官明月做出奇怪的举动,虽然身为校花的上官明月惹来不少颇具创意的求爱方式和稀奇古怪的追求方法,但是这三个人的行为还是显得十分怪异。 开始有些羞怒的上官明月见到一脸温暖笑意的叶无道的时候,聪明的她顿时明白了一切,娇笑道:“光叫嫂子没有诚意哦,要请我周围的女孩子吃饭……” 看到反被自己糊弄的三人上官明月捂嘴偷笑,今天的她一身稍紧凑的诱人打扮,玲珑的曲线和稍显骨感的身材谋杀了一大批眼睛,她被走近的叶无道轻轻搂在怀里,问道:“也是上体育课?” “我选修的是健美操。”娇羞的上官明月小手悄悄握住叶无道在她纤腰上作恶的手,虽然她不介意叶无道的抚摸相反还很享受爱人的接触,但是这种场合的过分亲昵还是让她有点不适应。 “健美操?”叶无道甩开那三个跟屁虫一样的阔少拉着上官明月缓缓走在网球场上,大二体育课有选修羽毛球、网球、篮球等众多项目可以选择,叶无道原本以为上官明月会像苏惜水一样选修羽毛球,没有想到这个身材已经玲珑有致越来越性感的美女会选修健美操。 “怎么不可以啊?”上官明月嘟起樱桃小嘴道,那副娇嫩可爱的少女模样让叶无道食指大动。含羞的她之所以选择健美操还不是为了叶无道这头色狼,在暗地里和苏惜水比较后她认为最好还是在身材上下一点功夫,毕竟容貌和气质这类和苏惜水都不分高下。 “当然没有意见!凡是明月说的话本人都毫无疑问的去执行,凡是明月做的事情本人都坚定不移的拥护!”叶无道做出一副让人捧腹大笑的大义凛然的样子,然后悄悄含着满脸甜蜜的上官明月那颗精致如水滴的小耳垂暧昧道,“明月,穿得这么诱人是不是想我犯罪啊?” 上官明月并没有挣扎反而踮起脚跟用自己的小鼻子顶了一个叶无道的鼻尖,“反正你也不想要明月喽。” 看来这个丫头对于叶无道的不占有还是耿耿于怀,上官明月自然知道惜水已经和叶无道有过鱼水之欢,不是说她怀春一定要和叶无道突破那层界线,只是觉得有些不甘心。叶无道内心狂笑,这就是良性竞争- 叶无道轻轻拍了一下上官明月的娇臀,半搂着撒娇的她走向体育馆,在满眼都是女人的大厅里除了叶无道没有一个男生,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选修健美操身材一般都不会差,难道这里也有“马太效应”?当然上官明月是全场最动人摇曳身姿的美女,也是众女嫉妒和羡慕的对象,叶无道凝视着那充满曲线美的身躯,考虑着是不是应该早点“开发”。 毕竟如果让上官明月产生自己偏重苏惜水的错觉就不好办了。 古代皇帝的“雨露均沾”! 叶无道脑海里跑出这个淫荡的词汇,顿时嘴角悄悄爬上一抹邪魅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