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牛刀杀鸡 - 极品公子

第八十二章 牛刀杀鸡

叶无道破天荒的第一次去上早自习,在这里有不少人立志考研考博和公务员,而且现在的公务员已经变得比高考还要千军万马独木桥,对于这一切叶无道持有冷漠的蔑视,对于他来说公务员这个所谓的铁饭碗简直就是垃圾。 范虞艺看到坐在后排的叶无道这个骄傲的学生时也是诧异无比,冠冕堂皇的请假一个星期竟然都没有亲自出面,而且理由不详,这样的学生还真是有意思,幸好已经有过开学典礼上的演讲和迎新晚会的演出这些惊讶“珠玉在前”,否则她还真需要把叶无道当作怪物看待,副校长亲自帮他请假,真是好大的架子! 叶无道发觉这个美女辅导员愈加憔悴的人比黄花了,虽然清瘦后没有了那种丰润但是别有楚楚动人的韵味,看来感情不顺的人止寝室那两个家伙啊,叶无道朝向他走来的范虞艺微微一笑,温醇道:“范老师的水养肌肤方法效果很不错哦。” “你也知道水润法?”范虞艺吃惊道,没有想到这个全能学生果真是无所不知,连女人的细致肌肤保养也有涉猎。 “本人隆重推荐给范老师一款紫水晶清黛湿粉,三重效果满不错的哦。黑和白创造和引导了时装界的经典,它们的完美搭配永远有着妙可言的魔幻魅力,范老师这身职业套装就不怕引发学生暴动吗?” 叶无道貌似忠厚老实的笑笑,坐在他身边地范虞艺更加惊讶。当然内心对于叶无道的赞美还是有些许欣喜的,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能够得到异性的认同当然不会反感。她看见他手里并不是她想象中地教科书或者英语词典,而是一本时尚杂志。手边还有几本音乐和电脑黑客知识。 “你平时就看这些书?” 范虞艺略微不满道,虽然知道叶无道多才多艺但是要完成期末全院第一的目标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吧? “纯属特例,纯属特例。” 叶无道装傻笑道,看到范虞艺这身打扮很容易想到小姨杨宁素的那张绝美容颜,如果能够将这位“独守空闺’的美女辅寻员做小姨的代替品倒也不错,当然这必须是两相情愿的事情而且没有后遗症,毕竟非处女叶无道是没有多大兴趣的。 心爱的女人不应该作为发泄的**工具,这一点是叶无道处理男女关系时地最基础准则,所以就算绝大多数情况下一个女人都让他无法真正获得满足的时候仍然会体谅地停止“温柔征伐”。但是很多时候女人不合适作爱男人又是需要发泄**,这就需要一种比较合理的途径。找替代品确实是一件不错的主意,双方没有情感上的负担。有的只有**上的交易和愉悦。 目前叶无道并想真正占有上官明月,她的世界应该一片纯净,至少这大学剩下地三年是这样,叶无道不想因为自己的而让她陷入**的漩涡,毕竟**是一种伐髓知味的事情,有点像吸食鸦片,尤其是对那些初经人事的男女。如此温婉害羞的苏惜水都是如此。而韩韵虽然也愿意袖现在将自己交给叶无道,但是他知道家教极严的韩韵这么做一定会对父母有所愧疚不安,而且她家人也不会同意,从来没有道德约束的叶无道自然不会理会世俗的眼光,但是他不得不照顾韩韵地想法和立场,这种考虑从前的他是绝对嗤之以鼻的! 叶无道没有想到范虞艺竟然“赖”着走硬是陪着叶无道上了两节微积分,叶无道就是想溜也溜不掉,最后他干脆和范虞艺聊起八卦,没有想到和极其小资地美女辅寻员聊起来竟然是火热的风生水起。最后范虞艺和叶无道狼狈为奸的在后排背着那个郁闷的微积分老师“大侃特侃”,两人从陈逸飞的油画、法国大餐再到都市spa、蒙太奇,无所不谈。还真的达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境界,最后话题扯到人体绘画的时候,范虞艺红着脸停止话题,此时的她娇艳如花粉嫩的脸颊浮上的那层天然红晕让叶无道食指大动。 接下来的两节课是体育,范虞艺和红着脸和叶无道道别后就小跑出教室,这么害羞的老师看来很难上手啊,叶无道注视着那紧凑的曲线背影暧昧自言自语。 既然上了两节课随后叶无道就强忍住逃课的冲动和班里同学走向操场,手里拿着三四本杂志的他自己都觉得特傻,跟在众人后面的他突然看到那个田景升钟情的陆若芝和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拉着手有说有笑,看来田景升是没有希望了,陆若芝这个女孩是那种含蓄保守的女孩,一旦有这种亲密的接触和表现就证明感情已经比较牢固,可怜的田景升,亏得那么富有才华,看来世界上眼光不怎么好的女人确实少! 感情这种事情最要得别人搅乱混水,叶无道自然也不会多管闲事,朝交织不安、害羞、愧疚复杂神色的陆若芝微微一笑后便继续往前走,了解叶无道真实身份的陆若芝偷偷松了一口气,毕竟田景升是这位天才新生的室友而且自己和他也有数面之缘。 但是陆若芝身边的男生可就有意见了,这种公然的“眉目传情”让生性嫉妒的他无法忍受,恶狠狠的瞪着叶无道,只是叶无道对于他的怒视仅仅报以轻蔑的眼神便不理不睬,就在这个青年要发火时,陆若芝拉住他的袖子小声道:“他就是新生代表叶无道。” 陆若芝不说还好,这一说使得青年朝叶无道的背影冷笑道:“你就是林峰所说的那个绣花枕头啊!” “你认识我?没有想到我这么出名了啊。”叶无道转身灿烂笑道,这种笑容洋溢在那张邪美地脸孔上让陆若芝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见识过叶无道惊人球技的她当然知道这个新生代表根本不是什么绣花枕头。 “这让我怀疑苏惜水和上官明月这两大校花的眼光和品位!” 那个青年轻蔑道,指桑骂槐地挖苦本事确实不小,很刻薄杀伤力极大的一句话。 殊不知他已经让原本对他不屑的叶无道产生杀意,敢惹叶无道的人就连英式弈也得留下妖刀村正背负着莫大的耻辱返回日本。更何况是你这么个无名小弈! “你的眼光真的很差劲,替你值,更替田景升值!” 叶无道微笑着朝陆若芝道,然后对陆若芝那位出言不逊的男朋友道:“知道林峰的号码吗,我想和你们交流一下感情,毕竟一个学院很难得。” 说曹操曹操就到,和那个班长肖箐一起的林峰准时经过,林峰这位南方林家一个小小偏支家族地继承人自然得到家族上面的警告,当他接到电话让他以后最好连那个叶无道面也不要见地时候他感到滑稽可笑,最后在父亲的大声斥责下他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最后父亲透露这个叶无道是一个连庞大家族也无法招惹的角色时,林峰有一种如遭雷击的感觉。这个与自己针锋相对只是他自我感觉良好罢了,叶无道可没有时间和他这种角色玩的花花公子竟然有如此恐怖的背景值得家族这么忌惮!最后在家族地授意下他不仅搬离了叶无道的那个寝室,而且还转到竺可桢学院的另一个班级,由此可见林家对叶无道这个新一代家主的忌讳! 目前林峰虽然知道叶无道的明确身份,但是从家族如临大敌的态度看来就是傻子也明白这个叶无道并没有新生代表那么简单!其实老远处他就见到了叶无道,但是下意识的想避开叶无道但是身边的肖箐非要往这边走,而且他一见到自己的新死党就预感到一阵祥。 “和你交流感情?那还不如和我地女朋友亲热来得有意义!” 骄傲的青年依旧是那副你是没有用的绣花枕头你能耐我何地嚣张姿态。他要在自己的新女朋友面前树立高大的形象,看来眼前的这个拥有上官明月和苏惜水两位绝世大美女而让自己嫉妒的要死的家伙就是最好的踏脚石。 林峰一来就听到让他胆战心惊心中叫苦不迭的“大放阙词”,这下子自己被他害惨了!转班之后因为“志同道合”两人就走得比较近乎,开始的时候就向他抱怨叶无道的一无是处,当然发发牢骚也是人之常情但是这个白痴竟然在这里作为炫耀的资本讲出来就不止害死一个人了,林峰的汗水直流,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遇人不淑! “间接听到你的赞美我还是感到很荣幸,是不是可以代我向你的家族表示一点谢意呢?”叶无道朝脸色苍白的林峰微笑道,这种优雅的气质让陆若芝更加认为叶无道一定是出身儒教世家。 林峰尴尬的想笑却又笑不出来。那副傻样让陆若芝的男朋友有些茫然疑惑,林峰这是怎么了平时不是对这个没有用处的绣花枕头咬牙切齿吗,怎么这个时候有点卑躬屈膝的感觉了。 最后叶无道把两人“请”到一个空旷的篮球场。留下远处纳闷的陆若芝一人无所事事的用手机发短信聊天。叶无道靠在铁丝网上点燃一根烟,那副深沉的模样让林峰愈加不安,除去还算不错的家庭背景林峰根本没有值得向叶无道炫耀的资本前提是那个时候林峰还不知道叶无道的大致底细,如今更是和林家一样“苟延残喘”。 “你以为我怕你?信不信我马上让人放倒你!”那个青年见到林峰这副阳萎的样子不由心虚道,一个人的气势往往和语调是成反比的,骑虎难下的他不得不搬出自己的后台。 “奉陪到底!越多越好,因为那样更容易衬托出你们是垃圾!” 叶无道眯起眼睛淡淡道,嘴角的笑意渐渐淡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刻骨的寒冷。杀鸡焉用宰牛刀,不过这一次看来可以破个例,叶无道的眼神瞬间阴森恐怖。 很快那个素年就拉来一批青圆黑社会成员,这让叶无道想到当初明珠学院的情形,也是这样外强中干,一旦真正接触社会的械斗就会像网恋般见光死,听说萧破军和戴计成他们为了解决这个难题着实花费了一番功夫,什么在学校聘请特种兵展开真正的特训,然后拉着学校那批确实想拿刀的人走出校门“四处挑衅”,等到万一有真的危险时萧破军他们“正规军”才出来解围……总之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才将明珠学院那批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子弟培养成具有一定战斗力的成员,当然太子党的战斗核心还是实力远远超出他们的萧破军的战魂堂和狼王的血狼堂、以及兼并的一些黑社会,如世界果说靠那些公子哥去为太子党打天下是滑天下之大稽! 而且叶无道也舍不得那群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去打打杀杀,他们身后的家族势力才是叶无道这个奸诈狐狸真正想要攫取的财富! 这些人就像当初的那些学院成员,虚张声势只是为了图一时的可笑威风和无聊意气,殊不知最宝贵的事物很容易就在这种年少轻狂和冲动中无情丧失,能够在这座南方最为鼎盛的学府进修自然不是废柴,却要这样挥霍让叶无道这个无良分子也感到可笑。 这些人最惹眼的就是那天抢走余温斌女人的那个青年!还真是是冤家聚头,干脆新帐旧账一起算! 叶无道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踩了踩,朝那帮气势汹汹的家伙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道:“今天学青医务室要忙喽!” 今天本太子就免费帮你们上一堂生动的社会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