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男人的友谊 - 极品公子

第八十一章 男人的友谊

世界上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但是一种个幸福的家庭有一千种不幸福;叶无道很快就知道世界上幸福的色狼有一千种幸福的理由,但是不幸福的色狼就只有一个相同的原因――被女人甩! 叶无道回到寝室的时候,田景升和洪飞两人正在往死里拼酒,落魄的像没有灵魂的流浪汉,脸上胡须也是密密麻麻肆虐丛生,都说男人留胡子是为了纪念那张被自己胡须刮过的脸。 地上已经有大概十多罐空的啤酒,而且两人也开始由啤酒升级为白酒。叶无道望着一片狼藉的书桌和杂乱的床铺,好一副苍凉的景象,落拓的男人总是喜欢用杂乱的房间流露混乱的心情。 叶无道一阵苦笑,拼得半生对花对酒为伊人,只是伊人知否? 他收拾着满目沧夷的寝室,看来一个多星期不在就闹翻天了,在叶无道看来高中时的恋人长大后能够在大一的时候不草草收场就已经是很不错的,距离产生美个屁!没有温暖的怀抱没有时时刻刻的呵护,再浓郁的感情也会被时间稀释,一大堆甜言蜜语比得上冬天用自己的手温暖她的手这么一个不用任何语言的小动作吗?满嘴的海誓山盟比得上在她想家的时候借给她一个宽阔的肩膀吗? 当然叶无道和他的女人绝对是特例,当然这是他和他的女人都不是可以用一般思维推断的凡人。谁敢说一剑曾挡百万师地影子冷锋和太子是普通人?谁敢说站在神坛的慕容雪痕是凡人? “天涯何处无芳草,当断则断吧。” 叶无道叹了一口气道。时间是最好的草药,自己是过来人,时间会治愈一切伤痛他这一点最清楚。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叶无道对天景升和洪飞地评价要远远高于貌似精英的林峰,叶无道的看人用人之道这个方面连陈影陵这样的商业天才叶自叹不如。由此可见两人再不济也不会是庸人,这也是他劝他们放手的原因,毕竟他们踏上社会后必然是成绩斐然的成功人士。 “你没有资格这么说我们,苏惜水、上官明月这两个学院的院花都在追求你,你自然无所谓,我们在情场上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弈,不是你这种显赫风光的将帅!” 洪飞似乎是找到了感情宣泄的端口朝叶无道吼道,三年地恋爱竟然比不上别人一个月的感情,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难道他地爱情就那么廉价?一句冷冰冰的“我们分手吧”就判处死刑。这让感到他莫名其妙的委屈和愤怒,叶无道的话无异于火浇油。 “那是因为你没有拿出足够的资本和实力。爱情的天平不是只有单方面的关心、真情和相处地岁月这些砝码,更重要的是你展现出来的强大势力,假如你像我一样身为神话集团的总裁、中国的高考状元、琴棋书画香水建筑股票样样精通的话,你说她会舍得不要你?现在的女人找男人都是在投资,你凭什么要求她投资别人获得更高的回报而不是你这个废物?” 叶无道神色平静道,嘴角的微笑是那么地让洪飞感到莫大的屈辱,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更加让人难受。就是这种气势凌人地高姿态最伤人! 洪飞猛地起身,怒视依旧挂着淡淡笑意的叶无道这个新生代表,不顾田景升的阻拦愤然道:“今天我心情不好,有些事情我可会负责任!” “恰好今天我心情错,和一个深爱的女人重归于好,很想喝两杯。” 叶无道注视着洪飞的发红的双目笑容越来越玩味,今天他的心情确实不错,和美女老师韩韵的冰释前嫌对于两人来说都是解开一个心结。 就算叶无道并没有一点点要利用韩韵以及她身后巨大资源的意思,过再怎么说在浙江大学有一个副校长做情人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至少什么处分之类的可以高枕无忧了。 洪飞在年老的时候自豪的告诉后辈自己曾经和叶无道打过架,世界上能有几个人和太子冷锋打架而安然惬意的过完下辈子呢,就算是黑榜上的顶尖高手也无一例外的躺在了地下!当后辈们怀着崇敬的目光望着他时。他总会为当时的年少轻狂和冲动无知感到微笑,一个人青春拥有这一页回忆足以媲美很多人的一辈子了。 田景升惊讶地望着轰轰烈烈打完一架的叶无道和洪飞,显然叶无道一直让着蛮牛式的洪飞,不过光从打斗场面来看还是极具视觉效果的,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默默防守的叶无道,田景升发现这个深藏露的新生代表简直就是怪物,连打架都这么精通。 自己当初认叶无道做老大纯粹是闹着好玩,没有想到竟然还真的是撞见宝了,因为原先即使认为叶无道是个天才考生和足球高手也不至于让生性骄傲的他怎么尊重,毕竟现在的年轻人很难尊重一个同龄人,更何况田景升这位浙大竺可祯学院的潜大精英! “这下心情好多了吧?”叶无道微笑道,眼睛里的真诚让洪飞汗颜,后者伸出手拉住叶无道的肩膀,感激道:“喝酒!” 男人之间的友谊不是需要和风细雨细腻的情怀,那就像是关西大汉的铁板琵琶,豪爽不羁,打过架后依然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切不快和不满都会烟消云散,女人的那种风花雪月暗香盈袖是适合男人之间的友谊的,这也是很多女孩愿意和男孩子打交道的原因。 “老大,你说女人这生物是不是对于男人来说太深奥了点,我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她们在想些什么,就连分手也是迷迷糊糊没个痛快。”田景升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二锅头很很道。 “男人研究女人研究了几万年,如今还不是一头雾水,你这样是正常的,否则你就是圣人中的圣人了。”叶无道喝惯了顶级红酒这次喝这种三块钱一瓶的低档酒倒也有一番韵味。 “无道,那为什么有那么多优秀的钟情你,我也知道你很出色,但是我想那也不至于让她们情愿分享自己的爱情吧?我原先以为‘三人行’只是电影中的镜花水月呢。” 洪飞苦笑道,虽然心情大为好转,但是终归不能完全摆平心中的郁闷,现在只求醉死聊一笑吧。三年的感情不是说分手就能够淡忘的,毕竟三年文火炖出来的感情已经弥漫骨髓,不要说一个月、一年,也许就是一辈子也无法遗忘了。 喜欢一个人也许只需要一分钟,爱上一个人也许需要一天,但是有些时候忘却一个人却需要看整一辈子! “说真的,我自己也知道为什么,如果用前世姻缘的话太玄乎,说自己狗屎运太对不起那些红颜知己,不过不管怎么样我确定一点――女人是用来疼的,而这光是你要怎么创造奇迹立功名这些大方面就可以安枕无忧的,女人是细腻而浪漫的艺术品,需要从细节上小心精致的保护。” 三人行?何止是三人行!叶无道泛起一个算上苦涩也算不上得意的笑意。自己还真的有点像现代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帝王了,那么皇后妃子才人这些怎么分配呢,自己怎么能够确保没有后院失火呢?那么多出类拔萃的女人聚集在一起确实是个难题,现在还好分散世界各地,以后呢? 文人相轻,女人善妒,自古而然,像慕容雪痕那样完美的女人都难免醋味,更何况其她女人。 “男人为情所困不是真男人,为情所动又不是个男人,看来做男人很难啊!”田景升苦笑道,仰头灌了一口酒。那个为自己进球而雀跃的女孩已经转投他人怀抱了,原来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高大啊,能够和国际最著名的数学大师辩论并且引为忘年交又怎么样?在国际专业数学刊物上发表文章被誉为天才又怎么样?这些还不是狗屁的一文不值!人家喜欢的是花前月下的浪漫温馨。 “做人难,人难做,难做人,做男人更难啊!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来来来,能够今天三个人在这里一起喝酒就是一场缘分,喝!”叶无道第一次感到朋友的温情,这种温情哪怕明天就会因为世俗和利益淡去,但是至少现在仍然纯正浓烈如手中的酒。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妈的,人生在世不称意,老子就明朝散发弄扁舟!总有一天我要让她知道错过我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损失!”洪飞狂笑道,只是眼角的泪水也悄悄滑落。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有酒今朝醉,解我忧心,唯有杜康!” 三人各自将瓶中的烈酒一饮而今,简直就是豁出去了。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叶无道望着两个大醉酩酊的室友叹了一口气,走到阳台上发现那一轮明月格外醒目,孤单的时候最好不要望月遣怀,低头望着那块吴暖月当年摔过的手表,暖月,你在英国过得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