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女人的报复(下) - 极品公子

第七十九章 女人的报复(下)

纵意花丛的叶无道深谙狡兔三窟的道理,女人可以玩弄身体却万万不能玩弄精神和心灵,什么事情都不能做的太绝,女人这种生物貌似柔顺骨子里却有着复仇的天性,而且很容易比男人更加疯狂和残忍,一般来说叶无道对女人都会抱着能温柔则温柔的态度。 不过很多叶无道最亲近的女人却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伤害,但是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我要报复李凌锋!” 韩韵依偎在还没有脱衣服的叶无道怀里冷冷道,她当然是知道李凌锋的势力,只是她这个如今的浙大副校长确实有让李凌锋这位中国最为耀眼的青年企业家头痛的资本,在北京大学毕业行政专业的她拥有极强的人际关系,其中的大多同学如今都是各个行业领域的风云人物,加上父辈的影响力就算叶无道也无法忽视。 叶无道皱眉沉思,没有说话。 “我要让他知道这么做的严重后果,我就不相信一个风云企业还能够风云多久!” 韩韵原本是想按照父亲的愿望从事行政,只是从小喜欢英语的她最后选择了去美国哈佛深造英语,而且在哈佛这座历史上出现过无数总统、国务卿等政要的学府韩韵依旧是璀璨的明星人物,因为出众的英语才华和敏捷的思维让她成为全青的辩论赛冠军,要知道那里的未来绝对是政界明星地演讲天才有多少! “这是男人之间的交锋!我不想你参加。” 叶无道帮韩韵重新穿上衣物淡淡道,他不想打破韩韵的平静生活。如果李凌锋仅仅是一个风云企业的总裁倒没有太大关系,但是李凌锋还是北方黑帮地一方勇雄,有些手段不是她能应付的,就算自己有把握保护韩韵。但是她的家人呢,自己有百分之百的可能无懈可击的保护自己的爱人吗? 韩韵欲言又止,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眼神中隐藏着那抹恨意却是预示着某些事情的必然。她掩饰自己的真正想法,笑道:“有没有饿啊,知道你要来我特意买了很多菜哦,就是知道无道喜不喜欢吃。” “韩老师也会下厨烧菜了?”叶无道特意加重了“老师”那个词语。 “我总不能天天上食堂或者吃泡面吧,那样自己的胃就要彻底绝望了,而且舌头也没有一点点对精致食物的追求了。”韩韵咯咯笑道,突然俏脸一红。低声道:“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叫我韩老师,这样我会觉得怪怪地……” “感觉就像是从前上课的时候发现我在盯着你地胸部和那里看。是不是啊韩老师?”叶无道坏笑道,这就像有些夫妻间的角色游戏,有些男人喜欢让自己的女人扮演护士、学生之类的身份。 韩韵一阵无力的捶打,其实她也不想在这里而且是白天和叶无道做这种事情,毕竟女人对自己的第一次都有或多或少的憧憬,苏惜水现在就一直抱怨叶无道第一次就是在汽车上。不过现在地韩韵就算叶无道要在沙发上占有她的贞操也不会有任何异议,而且其实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在保守的韩韵看来已经和**没有太大的区别。 看着韩韵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叶无道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样的生活真的很温馨,这不同于当初在家里那种归属感地感觉,这种是相濡以沫相依为命的那类温情感受。 打开电视惬意的看那些几百年没有接触地八卦新闻,李安的《断背山》在本届奥斯卡上风光无限,不知道孙天意那个狂傲的家伙明天会不会再一次让整个世界为东方为中国侧目呢。 最后他走进厨房靠在门上饶有兴趣的注视韩韵忙碌的身影,似乎晚饭很丰富,虽然手艺和慕容雪痕有些差距,但是那些菜已经算得上很精致诱人了。鲜嫩的蟹粉狮子头,鲜香辣浑然一体的水煮鱼,就算是再平常不过的炒素菜也是别具一格。看来三年来着实花了一番功夫,因为三年前她和叶无道聊天时偶然说起过没有找到自己爱人是会下厨的。 两人相爱就是一个相互雕塑的过程,韩韵已经为自己改变了很多,而自己呢?叶无道陷入深深的迷茫,年少时的喜欢是否也像她那般升华为爱呢?韩韵三年的等待足以证明对自己的感情,但是自己呢,三年后的今天自己的感情是否和她的深情匹配? “我还会做苏州‘水晶球酥’和玫瑰松子石榴糕哦,同事吃了都赞不绝口呢,以后做给你吃好不好?”韩韵回眸娇笑道。 “需要帮忙吗?”叶无道好心问道,看到韩韵手忙脚乱的样子十分好笑。 “分的清楚味精和食盐吗?”韩韵白了他一眼道。 叶无道一阵干笑,耸耸肩一副很无奈无辜的样子。韩韵先是一愣,随后拿着勺子指着叶无道捧腹大笑,她没有想到这么天才的人物竟然真的分不清楚食盐和味精,要知道这位太子党的精神支柱是以多少分考进浙江大学的,那可是创纪录的恐怖高分!而且你说这位天才考生是高分低能更加是无稽之谈,因为这一点光从他追女孩的光辉战绩以及组建太子党就轻易看出,最后笑得没有力气的韩韵嫣然道:“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品尝我的手艺吧,省得帮倒忙,还怪我手艺不佳!” 叶无道不禁感叹传统女子做老婆就是好啊,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如果像是柳?和何解语那样的女人男人一定抬不起头,不要说做饭烧菜带孩子,以后恐怕生孩子都得男人包办了。 “以后小韵韵会一直给我烧菜做饭吗?” 叶无道赖着不走笑问道。说真的他是一个大男子主义倾向地男人,就算对别的男人做家庭“主男:不反感,但是绝对没有那个兴趣亲自体验一会,现在的叶无道已经没有当初那种重塑“男系氏族公社”的雄心壮志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对于现在自己都照顾不来地叶无道可没有那个心情和全世界的女人做对。 “当然啊,为什么呢,除非无道不要我做给你吃。好了,可以上菜了哦,端蔡端菜!” 韩韵解下围裙道,“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女人眼中有一千种幸福,对于我来说就是相夫教子就是幸福,也许这种传统的想法让很多现代女性嗤之以鼻。但是我就是这么想的,那些标新立异和喧嚣繁华其实恰恰彰现她们内心的空洞和苍白!” 面对着一桌的饭菜。叶无道大喊一声“开动喽”便风卷云涌的扫荡饭菜,韩韵则是助纣为虐的帮他一股脑的将翡翠白菜汤和各色菜塞到叶无道碗里,两人都是洋溢着温暖的笑容,这样地生活是两人前几天根本无法想象的。 “知道女人到底睡了多少男人才值这个问题经过讨论后得出地结论吗?”叶无道狼吞虎咽道。 韩韵微笑着摇摇头,这种暧昧的问题自己回答什么都会让一只手已经伸进自己大腿根的色狼借题发挥,所以干脆什么都说以无声胜有声,而且默默体会他大手带给自己的温柔也是很舒畅的事情。 “零个男人的话等于白活了。一个是亏了,两个到三个是传统,三到五是正常,五个到十个是够本,十到十五是有点忙,二十到三十是有点累,以上就是过于开放了。”叶无道暧昧道,喝了一口中国的长城葡萄酒,用亲嘴地方式喂进了韩韵的樱桃小嘴。 “这确实不再是一个男尊女卑、男耕女织的社会。女人已经成功的突围男权社会界限,但是无可否认男性依旧掌握经济的命脉、权利的主体和文化.的主流,或许男权社会已经开始瓦解。但真正的女权社会远没有到来!那些女人的哗众取宠无非是一种误弹琴弦欲得周郎顾地可笑伎俩罢了,真正的女人不会如此追求新潮和来吸引眼球,试想慕容雪痕需要怎样渲染自己是新时代的女人吗?她已经站在众人之上坦然地接受崇拜,真正的女人需要的是自身气质的培养和内涵的塑造!” 韩韵确实有这么说的资本,因为她在男人眼中就是那种新时代的女强人,能够用三年时间坐上浙大副校长的位置对于一个如此年轻的女性来说确实决非易事,而且她自身的修养和气质都无法挑剔。 叶无道微微点头,他对于女人还是十分尊重的,这一点毋庸置疑。男上女下还是女上男下?这个根本就不是问题,只要两情相悦就是什么姿势也可以玩个遍,现在的女人是舍本取末了,对于“她世纪”形式上的误读只会带给女人更大的伤害,不过叶无道不是圣人,他只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就足够了。 “无道,神话集团和风云企业的诸多相关产业都是重合的,出多久必然有对市场的争夺战。虽然目前风云企业中心在北方,但是这次李凌锋的这次南行不能说是一种信号,初具规模的神话集团如果不能在现阶段争取北方和南方之间诸省的最大市场,不出多久风云企业就会将触角延伸到神话的大本营,最后兵临城下!无道对于这局棋有解吗?” 韩韵温柔的帮叶无道擦去嘴角的油渍缓缓道,对于市场管理和经济贸易韩韵丝毫不亚于那些所谓的经济专家。 “无解!至少暂时没有!”叶无道叹口气道,他终究不是无所不能的神,现在的神话都是他一手操办,根本就没有和庞大的家族企业有任何联系,而且这也是叶正凌对这位继承人的考验,这一点,局里人都知道,只不过都没有说出来罢了。 韩韵低着头眼神深邃而智慧,嘴角的笑意和叶无道那个招牌式狐狸笑容极为神似,她在心里暗暗低语。 “我有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