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女人的报复(上) - 极品公子

第七十八章 女人的报复(上)

韩韵已经渐渐陷入叶无道为她编织的**大网中可自拔,**的大门一旦打开想要合上就像吸毒成瘾再戒掉一样困难。 “韵韵要我们去床上做什么呢?现在可只是黄昏哦,难道韵韵有太早睡觉的坏习惯?” 叶无道轻轻用牙齿啃着那颗诱人的葡萄邪笑道,在巫山**这场持久战中想要单刀直入便达到最佳效果让两人获得最大的快感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言语上的挑逗就事关重要,毕竟性是仅仅**上获得快感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双方精神的愉悦。 “要折磨我了,求你了,再欺负我就不理你了。” 韩韵求饶道,那臣服的姿态让叶无道产生巨大的成就感,平素气质高贵、优雅神圣不可侵犯的副青长此时在叶无道的抚摸下情动的主动求欢,这难道不是男人的最大成就? 那些学青无数暗恋韩韵这位副青长的教师和学生如果知道女神正在一个男人的身下婉转求饶,恐怕明天整个浙大就要暴动了。 一阵铃声《守候》响起,意乱情迷的韩韵恢复一点点清醒按住在她胸部作坏的头,摸索着从地上的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是父亲的来电马上接通电话。 “爸,有事情吗?” 韩韵实在不敢想象自己会在一个男人正在抚摸自己臀部亲吻**这种淫荡的情景下和父亲对话,要是被那个半古董父亲知道非气死不可。不要说这种程度地接触,就是婚前拥抱他肯定也看过去。 “女大当婚这个老调长弹我都好意思弹了,但是晚年得女的我们希望尽早安享天伦之乐也不是什么非分之想吧,你母亲早就胸有郁结了。巴望着你这个乖女儿给她生个孙子抱抱,听说最近凌锋要去南方谈一项投资计划,到时候就由你尽一下地主之宜吧。” 叶无道躺在沙发里面让已经只剩下裤子的韩韵侧躺着背对他,他从后面托住那对一只手还略微不能完全握住的雪嫩**,处女地双峰在柔嫩中会有一种格外坚挺的感觉。 “女大当婚和李凌锋没有一点关系吧!” 韩韵现在对李凌锋算是恨之入骨了,原本仅有的一点点愧疚都荡然无存,一个女人因为感情方面受到伤害而产生的仇恨是很恐怖的,以后李凌锋就会发现当初的做法让韩韵给他引来多大的麻烦。 “韵韵,我知道身为我女儿的你有足够多的优秀男人可以选择,但是婚姻和生活就像让你在一片麦田中挑选麦穗。机会只有一次,也许最好的在最后。也许在中间,也许在最初。我说这个是想让你明白有些东西未必是等待就能换来地,我也不会怎么必你。” “女人从古代的悔教夫婿觅封侯、难道爱情不都是等出来地吗,我可不想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嫁出去了,而且……”韩韵拿着手机转头望着正在亲吻自己光滑后背的男人,春意盎然的片眸中洋溢着甜蜜和幸福。虽然等候了三年,但是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对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放弃争辩道:“不管怎么样,今年过年的时候最好能够把男朋友带回家一起过年。一个人在杭州孤单的话就多打打电话,而且就算回家看望我们一下也不需要多长时间,杭州虽然地方不错,但终归是家啊。” 韩韵嗯了一声挂掉电话,让叶无道和她一起回北京过年确实是一个很诱人地想法,只是有点不现实罢了。她转过身香柔嫩的小手揉弈着叶无道的头发,伸出嫩滑玉舌主动与叶无道纠缠,最后离开他的嘴巴。有些忐忑的娇喘吁吁道:“我是是很放荡?” “哪个男人希望自己的女人在这种时候是一根僵硬的木头。”叶无道邪笑道,闻着她的发香与香水的混合香味,双手搂住那不盈一握地小蛮腰。一种温馨包围着身为对方学生的他。 刚刚挂掉的手机竟然再一次响起,正在缠绵地韩韵黛眉紧皱,而正想脱下她裤子的叶无道也停止动作,这让害羞的韩韵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也涌起浓浓的失落。禁对这个打电话的人产生些许不满。 “是你?”韩韵语气突然冰冷道。 对方显然一愣,韩韵语气渐渐放缓,只是眼神却愈加冷漠,其中的仇恨让叶无道很容易就知道打电话的人是谁----中国北方的风云人物李凌锋!叶无道朝正在用眼神向他询问的韩韵微微一笑,示意她继续,现在打草惊蛇是不理智的举动,更何况李凌锋这条眼镜王蛇。 照目前情况看来李凌锋应该还没有想到叶无道和韩韵已经冰释前嫌,首先叶无道全选择浙江大学就是打乱他阵脚的一步险棋,如果叶无道没有猜错,浙江大学的邀请也一定是他这位风云企业总裁的安排,否则韩韵怎么可能一做出决定浙大的邀请信就接踵而至,而且他料到离开明珠学院的韩韵自然会希望叶无道能够振作,必定会要求叶无道能够考上浙江大学,在那个时候的李凌锋看来根本就是个女人切实际的梦想。 为了万无一失他更摆出胜利者的身份将信拿到手亲自送给叶无道,那时年少轻狂的叶无道怎么会是他这只狐狸的对手,因为在李凌锋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面前凸现内心的自卑和幼稚的偏见,自然不肯收下信,这恰好是李凌锋追求的效果,只是他没有想到三年后的叶无道用出乎整个中国想象的速度如流星般崛起,而且更加巧合的选择浙江大学! 他不得慌张。看来这次所谓地南方投资是醉翁之意在酒而在乎韩韵,他之所以三年拒绝无数名媛千金,为得就是获得在韩韵身上获得长期投资的回报,教育世家的韩家虽然并没有多大的实权。但是其中无数散布全球曾经地莘莘学子现在的政客富商名流是他最想要的一笔财富! “大后天就会到杭州?” 韩韵微笑道,只是那笑容让抬头的叶无道也感到一阵寒冷,谁会想到这样温正儒雅的女人也有如此阴冷,是女人的仇恨吗?三年的苦苦等待和随后的误会伤痕都是因为另一个男人,韩韵不得不恨,刻骨铭心的恨!哪怕那个男人曾经是自己比较欣赏的人! 伤害自己她还不会过多计较,但是伤害无道她无法漠视! 只是叶无道不想韩韵为这件事情担心,他用胸膛压住韩韵地傲挺双峰,嘴巴轻轻啃咬着那粒精致的耳垂,韩韵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着越来越让她憎恶的李凌锋。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用那么卑鄙的手段伤害自己的爱人。叶无道的抚摸和亲吻迫使她极力平缓自己的呼吸和语气,这样压抑的**和快感让她几乎要崩溃。 叶无道轻轻摩挲着韩韵白玉般地小腿肚。望着透出一种健康的粉红色教人找不到任何瑕疵的雪白肌肤,朝面若桃花,妖艳如春的动情美女露出一个邪邪的笑意,低下头从白嫩的脖子吻至丰润的胸部、平坦的腹部,他缓缓脱下韩韵的裤子,那紫色地真丝内裤害羞的暴露在空气中。 片眸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的韩韵鲜红地香舌微微吐出点舌尖,舔舐着唇角。一只手拿着手机不耐烦的听李凌锋在那里讲废话,另一只手不自觉的伸入自己的樱桃小嘴,自己最羞涩最神秘的花圆终于面对自己的爱人了,这让她在羞涩的同时感到自己被幸福罩,这就是爱一个人得到回报时的甜蜜吗? 叶无道朝圣般脱下韩韵身上最后的掩饰,三年前坐在座位上的少年哪一节课不幻想这种妖艳场景,希望能够窥视圣洁老师最隐秘的花圆,整整三年,今天终于可以完成少年的梦想! 叶无道在韩韵身体最娇嫩、最珍贵的那个角落一寸一寸的探索起来。身体象是突然受到重创的韩韵柔美小嘴急促地呼吸着,优美修长的柔滑**急促而羞涩而不由自主的盘在叶无道腰后,一种又酥又痒的电流从大腿根部传遍全身。她几乎要疯狂了。“不要,无道!不要亲那里,脏” 韩韵赶紧捂住电话压进沙发,放浪的呻吟声再也忍不住从温润的小嘴逸出,她没有想到叶无道会亲吻自己的那种地方,娇羞无限的她另一只雪白可爱的小手上如葱般的玉指紧抓进叶无道肩膀上的肌肉里。 正在出身儒家家教典雅的大美女最为神秘禁忌的花圆肆意挑逗的叶无道邪魅一笑,李凌锋啊李凌锋,追求了这么多年的美女此时却在和你打电话的时候和另一个男人亲热呻吟,身上最鲜嫩的花蕊也不顾羞耻的绽放,你如果知道的话一定气得不轻吧!? “没事,我没有事情,可能因为最近天气有些反复无常,有点感了了。” 韩韵等到叶无道稍稍停止作恶的时候重新拿起手机,因为发出轻缓压抑的呻吟让李凌锋迷惑不解,所以韩韵只好找出这个理由搪塞他,只是满脸的春意和眉梢眼角的媚意哪里有半点感冒的迹象。 在叶无道突然含住她湿润温热的神秘花圆那颗相思豆的时候,韩韵等李凌锋废话赶紧草草挂掉电话,身体使劲向上一翘,像是挣扎般摇晃着头,发出一阵**蚀骨的呻吟,身体里的**化作一股温泉泻出体外, 叶无道用嘴巴将国色天香的绝色尤物送到了一个她送上一个从未到达过的**之巅,让她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无上快感。沉浸在这种快感中的美人眼中流露出对李凌锋更多的仇恨,带着交织妩媚和寒冷的语气朝叶无道说道:“我要报复李凌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