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冰释前嫌(下) - 极品公子

第七十七章 冰释前嫌(下)

三年前,你选择了一无是处的我,而不是身世显赫的李凌锋!? 叶无道颤声道,痛苦的闭上眼睛,当初的轻狂终于换来苦果,要不是自己的自负固执和所谓的面子,只要静下心稍稍思考前因后果又怎么会如此误会怀里的苦苦守候三年宝贵素春的佳人,说到底还是因为那时在李凌锋面前不愿承认自己的自卑而选择主动放弃! “是啊,选择叶无道我并不后悔,李凌锋的优秀和我无关,但是叶无道好坏高兴悲伤一举一动都让我由自主的牵挂,要说后悔就是三年前为什么要让叶无道等待三年,这种折磨让我变得几乎神经质了。” 叶无道望着茫然失措的韩韵使劲点点头,他痛苦的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像个白痴的小丑,在感情的舞台上上演了一出自以为是的闹剧。 韩韵这位痴心一片的傻女人对自己无怨无悔的等待三年不说,在三年后自己那样误会和伤害她竟然依旧选择默默承受,这份爱意让他自惭形秽,那就像是一位虔诚的却作恶多端的老人在垂暮之年的站在教堂面对上帝时的惶恐。 当叶无道因为以为韩韵背叛在先而选择肆无忌惮挥霍感情的时候,因为是韩韵饭错在先而肆意对待那份白吃也看得出来的真情,等到水落石出的这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错得有多少离谱,而这个时候他一向的自负和骄傲也荡然无存。此时地他再是那个雷厉风行遇神杀神的太子,也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神话总裁,而只是一个犯错的孩子。 “你很傻!但是我更傻!” 叶无道死死抱住韩韵,将头靠在她地脖颈间。语调悲伤的近乎呻吟。 并不知道为什么叶无道要这样的韩韵只是觉得这个时候的叶无道流露出平时没有得悲伤和脆弱,在为这位三年前调戏自己的学生伤感的同时也感到一股欣慰,因为一个男人如果不是真正爱上一个女人,是绝对不会让她看到他卑微的一面。 “我配不你!” 叶无道突然站起身仰起头望着天花板道,不是他不会流泪,只是那眼泪会刺痛脸庞。 “为什么?” 韩韵觉得自己的温暖瞬间全部消失殆尽,叶无道散发出来的那抹绝决意味让她一阵绝望,这么快就要与幸福彻底说再见了吗?就算是虚伪的甜蜜你也不肯给吗,为了你放弃了所有尊严只为了能够陪在你身边,那些女人地矜持都统统抛到了脑后。还需要怎么做才满意!? 叶无道嘴角扯起一个自嘲苍凉的笑意,没有说话。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在做些什么,哪怕是辩解或者乞求,这些东西他想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最后哽咽道:“我不配!” “啪”,一个响亮地耳光打在叶无道脸上,愤然起身的韩韵一个巴掌狠狠打出,眼睛里晶莹的泪水已经呼之欲出。紧咬着嘴唇,身体微微颤抖,眼神无助、愤怒、失望,还有彻骨的悲哀。 叶无道一愣,但是仍然没有说话,这个巴掌对于韩韵三年来的所受的委屈和痛苦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笔直站在那里不敢正视韩韵盈泪绝望的眼神,生怕自己再次犯错。 “什么叫不配!一个这么荒唐地理由就判我死刑?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接近我,为什么给了我希望后再给我失望?你难道不觉得很残忍吗!如果你是在怪我三年前离开你。你可以惩罚我,但是需要用这种无聊的理由搪塞我,我不是傻子。我已经二十七岁,会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韩韵抽泣道,她在悲哀这个时候叶无道竟然看也不愿意看她一眼,自己难道就真的那么差劲和不堪,不值得他有一丝留恋?等了半分钟已经悲伤得丧失哭泣力气的韩韵决绝道:“如果你不说出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我绝对是不会放手的,直到我对你彻底失去信心的时候就结束生命,反正这样的人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知道吗,我当初在三年前就间接放弃了追求你地资格!我败给了将信交到我手上的李凌锋,固执的认为你选择了李凌锋,没有想到用心良苦地你会在这里等待一个毫无理由恨你的男人,在遇到你的时候我也是像个懦夫漠视你的感情,你说这样的男人还配得上你吗?” 韩韵竟然笑了。 因为她发现了叶无道眼角的泪水,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一切付出都得到了回报,牵挂一生拚得一滴男儿泪,女人的这一生也就值了!她微笑着捧起叶无道沧桑的脸庞,踮起脚跟吻去那些许泪水,柔声深情道:“为什么配呢!” 叶无道这个智商惊人的天之骄子一阵茫然,为什么?“年轻人犯错误上帝也会原谅的哦,三年前的无道毫无情调毫无温馨的强夺去我的初吻、不顾我羞涩的接触胸部我都没有怪你,又怎么会怪你一时的想通呢,谁都会在那种情况做出错误的判断,要恨我只恨李凌锋的卑鄙,利用人性的弱点将我们相互误会了三年!” 韩韵心疼的抚摸着叶无道脸上被自己下了这辈子最大决心才下手的巴掌印痕,凝视着那双迷人的眸子,哽咽问道:“打疼了没有?” 叶无道吻住她的手指,绽放最为璀璨的微笑道:“没有韩韵的心疼!”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韩韵,你那么聪明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韩韵心碎吗?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说什么配不配,你说你是不是故意在折磨韩韵!”韩韵这个时候才敢放心哭泣。趴在叶无道半是伤心半是甜蜜的哭诉。 “都是我糊涂,你愿意给我补偿地机会吗?” 叶无道坐在沙发将韩韵抱到大腿上,轻轻抚摸那张绝美憔悴的容颜,有些时候女人最美的瞬间不在于倾城倾国的嫣然一笑。也不在于六宫粉黛无颜色地回眸一笑,而在于最为心碎时的绝美动人。 叶无道很庆幸这份绝美在三年前属于自己、现在属于自己,今后还是属于自己。他难得的怀着感恩的心情去和韩韵亲密接触。 “那我得好好考虑一下哦,免得你又这么糊涂。”韩韵含着泪水俏皮道。 “我是会给韩韵任何反悔的机会哦。” 叶无道邪笑道,既然心结解开他再没有任何顾虑,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三年等待自己的采撷现在一定很期待了吧,怪不得前几次接触纯洁韩韵的身体都超乎自己想象的敏感和火热,开始以为是因为李凌锋开发的缘故,现在看来应该是因为极度渴望爱情和,爱人。两情相悦地交合是最为愉快的事情。叶无道要把二十七岁还没有经历**宣泄地纯洁女人带入真正的成人世界。 依旧像是三年前那般手忙脚乱,叶无道将韩韵压在沙发上。痴痴望着三年前让自己如痴如醉的身体,成熟的韵味中有着宝贵的纯洁,尤其是本来就对女人最为诱人的胸部怀有莫名的迷恋。而韩韵也仍然是三年前那样羞愧难当,身体地颤抖泄露内心的激动、紧张、还有期待,眯起的眼睛发现叶无道正在凝视自己的那里,不安的扭动了身体,却不知道这种动作将会最大程度的刺激叶无道。 “睁开眼睛!” 叶无道命令式道。害羞的韩韵听话地睁开美眸,咬着嘴唇望着叶无道脱去她的外套,一颗一颗的解开雪白衬衫地纽扣,当叶无道托起她富有曲线的后背将那件衬衫扔到一边时,韩韵想撇过头却被叶无道制止。 “自己解开胸罩,小韵韵!” 那件淡紫色的内衣展现在双眼炽热地叶无道眼前,叶无道邪笑道。韩韵娇羞的望着不怀好意的叶无道,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最后放弃挣扎和矜持闭上眼眸将手放在背后扣子上。娇羞道:“不可以看!” 当那对比慕容雪痕和苏惜水她们更加成熟丰满的极品**完美的呈现在叶无道这头不折不扣的色狼眼前,只见她腋下的雪肌,比软玉还要柔嫩。那一**房更像精致的瓷碗的弧度,它们丰满坚挺,没有丝毫的下垂和瑕疵,被叶无道挤捏的丰润臀部浑圆柔滑,浑身充满了性感的诱惑。 “尽韵韵。想我的时候会不会自慰啊?”叶无道暧昧道,这样调戏曾经的老师确实很有味道。 韩韵摇摇头粉颊滴水,偷偷将凉鞋踢掉,用脚丫轻轻摩擦着叶无道的身体。 “真的没有?女性中有百分之七十都有自慰的习惯哦。”叶无道用舌尖挑逗着渐渐翘起的粉嫩**坏笑道。 “谁会特意去那种商店购买那些物品,羞不羞啊,人家才不要呢。”韩韵娇喘吁吁道,琼鼻中逸出的呻吟给人无限遐想。 “傻韵韵,谁说自慰就要去情趣店购买情趣用品的!”叶无道好笑道,真没有见过这么纯洁的女人。 韩韵纳闷的望着悄悄带坏她的叶无道,她偶尔看过几次超越界线的片子时,女性都是用让她极为反感的东西做那种羞人事情。 “女人大部分都是用手自慰的哦!”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将韩韵的小手放在那丰满圆润的**上,他抓住那只纤手轻轻柔捏韩韵的丰满,韩韵发现被叶无道按住手而且在他的注视下抚摸自己的**,顿时一种异样的酥麻比以往更多快感和陌生刺激的冲击自己理智的防线,渐渐她的漂亮眸子浮起一层春意的水雾,腻声道:“无道,我们去床上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