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冰释前嫌(上) - 极品公子

第七十六章 冰释前嫌(上)

叶无道和那位文弱青年年聊了一个下午,在情场上彻头彻尾是个失败者的他叫余温斌,叶无道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孤独的人,除了身边的亲人和女人,他几乎没有真正的朋友,一般的纨绔子弟还有一群狐朋狗友虚张声势,但是叶无道因为性格和教育的独特原因在这方面十分缺乏发展,即使是萧破军也算不上是交心的朋友而是类似古代的君臣关系,至于陈影陵则是那种交织各种因素的复杂关系。 余温斌见识的渊博让他想起在明珠学院那位苍老的男生,正是那个过早衰老的男生给了叶无道太子党未来发展方向的蓝图,任何一块璞玉都需要精雕细琢才可能成为精美的玉器,叶无道在考虑安排已经是大三的余温斌在神话集团中担任什么职位,他是管理学院的国家经贸专业,但是说实话余温斌就像很多文人那样流于浮夸,叶无道陷入比较为难的境地。 一来他已经夸下三年后让整个中国知道余温斌的海口,二来他又不想让余温斌出现在神话集团不合适的位置上浪费资源,三来余温斌也许因为都喜欢历史的缘故谈话相当投机,更重要的是余温斌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叶无道是谁而改变什么。 这让叶无道感到很宝贵,毕竟自己在成为掌握几省黑道势力的时候,已经很少有人能够毫无顾忌的和自己谈心说笑,而神话集团总裁和叶氏企业继承人地耀眼光辉更是使得无数马屁精间接直接或者有心无心的大颂赞歌。能够和一个人谈谈历史说说诗词对于现在的叶无道来说无异于一场及时雨。 两人告别后叶无道径直走向教师公寓,韩韵已经将房间钥钥交到他手上,三楼?室。这个时候已应该是刚刚下课吃晚饭时间,对于叶无道这个能够三天滴水不进的怪物来说一顿饭不吃就像和尚会**一样正常。叶无道没有想到和白片易上演三角师生恋地音乐老师席蓉也在韩韵这幢公寓的二楼,两人都有些意外,成熟韵味十足的席蓉美丽中带有一丝易察觉的憔悴,这让叶无道暗笑已,白片易啊白秋易,当你知道后门失火的时候,是否还有心思和自己箐“浅静”呢。“叶无道,真没有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你,上次新生晚会我去看过你的表演,吉他弹得很不错哦。”席蓉曾经给叶无道上过一个学期的音乐课。只不过因为叶无道逃课太多两人几乎没有什么交集。 “要是知道席老师在场的话打死我也不会弹了,那不是班门弄斧吗。”叶无道笑道。眼神却是偷偷注视那对丰满的双峰,好歹是个大美女啊。 “我看那个弹钢琴的人就是你吧,没有想到除了慕容雪痕,叶无道也是个音乐天才呢。”席蓉笑道,能够拥有这样地学生是每一个教师的骄傲,现在浙大那些同事听说她曾经给慕容雪痕上过钢琴课地时候眼睛都直了。 叶无道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阵干笑。那副憨直中的狡诈怎么可能是席蓉这种女人所能体会。 “你怎么来这里了?”席蓉笑道,这里可是教师公寓,印象中像叶无道这样孤僻的男生绝对不会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就像影视作品中的贵族公子独来独往。 “假如我说我是特意来看望席老师,想必席老师也不会相信吧。”叶无道靠在席蓉房间门口笑道,“所以正确答案是……” “无道,这么早就来了啊。”韩韵见到叶无道跑到他面前兴奋道。 因为和白片易有暧昧关系所以席蓉比较容易接受师生恋,而且也容易将把事情朝那方面设想,她当然知道韩韵这位曾经明珠学院的第一美女老师就是叶无道地英语教师。能发生一些什么自然不是大惊小怪的事情,只是她仍然不相信韩韵这位副校长有真正爱上这个改变很多的富家子弟。和席蓉道别后叶无道来到韩韵房间,一关上门韩韵就轻轻搂住叶无道轻声道:“你和席蓉很熟悉吗?” 韩韵语气中的醋味言而喻。叶无道望着这个两室一厅的房间,布置得极为用心,房间整体的米黄色暖色调使得看上去很温馨,没有堂皇花巧的装饰,室内的陈设清雅隽永,真丝窗帘、墙壁上的知名地水月油画配上满室的竹藤椅子营造出悠闲舒适的感觉。一个装满古色古香书籍地书柜更是称了叶无道的心思,名媛的精致和优雅,就在细节中一览无余。 “当然没有和小韵韵熟悉了。” 叶无道转身抱住那付柔嫩的娇躯开心笑道,这样的韩韵真的很像当年的那个英语老师,让他沉醉痴迷,望着书柜里全是历史类著作,生出浓浓的感动,若非迎合自己这些书就应该全是英文版本了吧,爱怜道:“为了我房间的重新布置花了多少时间?” “上个周末我去市区准备了一些东西,布置了两天吧。无道,我帮你把你的房间整理出来了。” 韩韵脸红道,同居生活这个暧昧的词汇让她面红耳赤,身在教育世家的她家教自然是严厉无比,以前的学生时代就是拉手也不敢,那些纠缠不休的情书甚至都敢拆开就悉数返还,三年前那次办公室的旖旎遭遇之前就是在梦中也未曾出现。 “学校有没有禁止师生恋啊?” 叶无道抱着韩韵坐在设计线条优雅古典的英国手工沙发,没有**的抚摸着韩韵那长短适中的柔顺黑发,能够拥抱着韩韵这位美女英语老师是当初那个年少轻狂少年的最大愿望。 “反正叶无道就是以破坏规则为乐,你自己说说看当初在明珠学院你闯了多少祸,校长整天都在提心吊胆的注视着你,生怕你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他老人家在学青一般的精力都花在你的身上了。” 韩韵咯咯娇笑不已,那摇曳的风情让叶无道涌起一阵爱惜,女人如果不拿来疼爱简直就是对上天的亵渎。 “当初小韵韵老师可没有少说我,几乎是苦口婆心的每天一训啊!要知道英语课我可是几乎没有缺过,真是人心足蛇吞象!”叶无道捏着韩韵的鼻子微微笑道,那时的韩韵确实喜欢拿各种借口“打压”自己。 “当时的日子太苦闷了嘛,所以只好找点事情喽。” 韩韵“吐露心声’道,当初她总是情自禁的去抓叶无道的小辫子并且以此为趣,这番话惹得叶无道报复的在她丰满挺翘的酥胸上作恶不已。想到那次办公室的首次亵渎时内心的激动和兴奋叶无道就觉得好笑,那时的自己就像偷偷看黄片得逞的小孩子。 “韩韵怎么会来浙江大学的,是父亲的要求吗?” 叶无道手深入领口放在那对极品**上,淡淡道。能够在这里相遇不得不说是一场缘分,他不想知道现在韩韵和李凌锋之间是什么关系,三年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时间!想知道,也敢知道! 韩韵疑惑的怔怔望着神色平静的叶无道,充满茫然和不解,现在的她丝毫敢违逆叶无道生怕这份原本就脆弱的感情就此夭折,她怯生生问道:“我不是告诉无道是浙江大学的老青长邀请我来这里的吗?” “有吗?”叶无道停止手上的动作皱眉道。 “那封信……”韩韵仰首望着叶无道忐忑道,这封信是两人的之间心照宣的禁忌,她不敢再说下去,她相信叶无道刚刚见到自己的那个时候就是因为在责怪自己的不告而别和三年前的犹豫决。 “就是让风云企业总裁李凌锋交给我的那封信?”叶无道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其中的突然冷却的冷漠让怀里的韩韵感到莫大的不安。 “我是放进信箱的啊,让李凌峰怎么可能知道那封信?”韩韵小声道,紧紧偎在叶无道的怀抱,这个温暖的怀抱她再没有失去的承担能力。 叶无道突然发现自己似乎遗落了一些很重要的蛛丝马迹,李凌锋能够拥有今天的势力在黑道白道都是左右开源当然不是一个“光明正直”的好人,阴谋诡计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简单平常,这其中是不是有不为人知的东西呢?叶无道竟然在这一刻感到恐惧,这就像是三年前第一次见证死亡时的那种感受,万一韩韵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在三年前选择跟随李凌锋…… “无道,我不是说过吗,我会在浙江大学等你三年,只要你来浙江大学找我,我就是你的女人,不管什么年龄什么师生关系!” 韩韵无助的哽咽道,“可是三年里我发现一个人好孤单,没有无道的存在生活就像是白开水般无聊,这样下去我会寂寞的发疯,我每天都在数日子,希望能够早天见到叶无道!我知道就算叶无道没有来找我,我也会主动去找你,没有想到无道竟然真的……” 叶无道抓住韩韵的手臂震惊道:“三年前,你选择了一无是处的我,而是身世显赫的李凌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