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爱情战书 - 极品公子

第七十五章 爱情战书

“我是谁?嗯,一般来说可以称我为色狼、淫贼、垃圾或者败家子?不过这些称呼都不是你可以有资格叫的,你最好叫我太子!” 叶无道看似玩笑道,那付玩世恭的神态让人有砍人的冲动,只是这份轻浮中冷酷和阴冷只有他身后的文弱青年感受到了。 那个家境相对于文弱青年来说算是高高在上但是相对于叶无道却是寒碜无比的青年感到一阵好笑,他没有想到浙大竟然还有这么有趣的人物。现在成长在温室生活在单纯世界的他当然明白这个“太子”的分量和意义,不过过不了多久他就明白自己错得多荒谬。 “昊康,算了,我们还是走吧,今天晚上不是你妈妈的生日吗,我们还是去挑选市区礼物吧。” 女孩拉住想要羞辱叶无道的骄傲青年,偷偷瞥了一眼暗自神伤的初恋男友,但是没有丝毫要继续留在他身边的想法,这是一个很实际的社会,女孩在成长的过程中也学会了实际,大一在寝室室友们讨论自己内衣价格时她是最沉默的人,如今却是最坦然的人,这就是生活,自尊需要金钱保障,愧疚不能当饭吃! 叫昊康的富家子弟嘴角牵扯起一抹轻蔑,不知死活的给叶无道一个你等着瞧的眼神。这个时候那位真正的富家千金出现在四人面前,叶无道真的怀疑这个昨晚一袭震撼全场的钻石晚装“蝴蝶”露面地女孩是是幽灵,怎么经常能够碰面。叶无道可不相信和这位刁蛮千金有什么缘分。 今天的她一身高雅的白缎紧身长裙,精致剪裁、流畅线条和色彩淋漓尽致的运用告诉所有人这件礼裙在整个世界绝对不会出现第二件,因为这是国际顶尖设计大师地专门设制作,所以走遍世界也不会出现撞衫的尴尬。 “喂。你怎么在这里?” 被那位沧桑中年人称为解语的女孩笑道,虽然依旧带着不屑,但是比起当初已经有了极大的好转,当她在南方顶尖富豪聚会上听到父亲对他的称赞时就有了一丝转变,但仅仅是好奇而已! “难不成我在这里还需要向你批准不成?” 叶无道耸耸肩道,那抹血腥和残忍被她的到来冲淡很多,毕竟面对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没有几个男人下得了狠心和血手,这一点古龙大师早就说透。 那位青年当然知道她这位风头尚且在那位天才新生代表叶无道之上的明星人物,抛开那传闻惊人的家世不讲,她本身的相貌和气质就无可挑剔。除了原先地管理学院温婉似水的苏惜水、外国语学院成熟和清纯交织糅合地泰雨、以及建筑学院高傲如冰的上官明月,几乎再没有人可以媲美天生散发贵族气息的何解语! 身边的女人是自己追了看整一个月才追到手的。身为自己学院院花再加上又是其他人女朋友的她追起来很有成就感,他华丽的语言攻势加上别出心裁地制造缘分、再加上光耀的背景和出众的自身资本,为了得到并不十分爱钱势力而且对感情相对忠诚的她可以说他几乎用上了所有的办法,这种感觉就像是让一个贞妇变成荡妇充满快感。 “怎么,你想追求我?”何解语瞪了一眼叶无道,斜视那位典型的公子哥鄙夷道,像她已经见到太多太多这样的男人。自己那就像是在玩弄一群没有头脑的苍蝇! 青年当然不会笨到承认的地步,说实话除了叶无道这样地女人谁不想要,就她家那名副其实的富甲天下绝对是男人走上金字塔顶尖的终南捷径,自己虽然生在官宦世家,除了祖父辈尚称辉不外这一辈也就最多是个市委书记,和很多真正地世家比起来完全是小角色。 沉默的他不禁多瞧了那位用钱可以砸死自己无数次的何解语,渴望知道那精致套裙下的曼妙风景,身边的女孩虽然优秀但是比起校花级别美女的何解语来说还是相差了一个档次。 “你难道不知道征服什么档次的女人就需要拥有什么程度的资本吗?以你的平凡身世想要跻身真正的上流社会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而平庸的你想要征服我更是痴人梦话!人贵自知。癞蛤蟆是青蛙王子!” 叶无道第一次欣赏那个女孩的骄傲,看到那个在骄傲上显然逊色女孩太多的景年脸色苍白,叶无道有抱住女孩亲一个的冲动。 “和他做过爱了吧?” 何解语望着那位暗暗自卑的女孩淡淡问道。这种**的说法不仅让自认为脸皮不薄的叶无道狂汗、让叫温彬的男生心痛,更是让那位结新欢的女孩面红耳赤。 “背叛者恒被背叛之,这是我对你的一点忠告。” 可身边的女孩俏脸瞬间苍白毫无血色,这点恰恰是她的死穴,背叛过一次爱情的人谁能肯定不会被爱情背叛呢?她担忧地望着身边一个月来苦苦追求自己的青年,发现他望向对面那个高贵女孩的视线是那么炽热,从接受他的追求以来第一次产生些许的不安和悔意。 拉着女孩离开的青年最后望向何解语的眼神充满淫亵,只是早已经将视线全部投注在叶无道身上的何解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眼神的阴沉,但是叶无道却轻易获得这一信息,嘴角微微翘起,有种黄雀在后的味道。 叫温彬的青年默默注视着那决绝的美丽背影,知道有些无法挽回的东西永远离自己远去了。 “你就是那个叶无道?” 何解语站在叶无道面前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道,没有想到这个色狼加穷人就是那位在中国南方呼风唤雨的显赫角色,对于太子党她仅仅是偶然听异性朋友带着虔诚和敬畏说起过,而神话集团则是父亲重点观察的对象。 “我就是那个某人眼中的穷光蛋。” 叶无道微笑道,两人的笑容使得两人像两只奸诈的狐狸,这次叶无道算是棋逢对手了。浙大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先是那位平静似水安宁如玉的奇特女子“浅静”,现在则是这位间接向自己下战书的富家千金。 “没有想到你这么有女人缘呢,连那么完美的女人都会爱上你,而且还不是一个!连从来知道嫉妒为何物的我都有些羡慕你了,过如果我能够征服你是是就可以证明我比她优秀呢?”女孩灿烂笑道,其中的自信和现在的叶无道绝对不相下。 “我不介意世界多喜欢我的人多一个,因为反正我也不一定记得住,所以无所谓。” 叶无道下意识的想去推一下镜框,突然意识到并没有戴那副眼镜,微微一笑。 “就爱情而言,作为业余选手的男人始终玩不过职业选手的女人,这从‘红颜祸水’这个成语就看得出来,信的话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何解语嫣然笑语,说完轻盈转身就走,突然一个风情万种的回眸,让不由一怔的叶无道直骂妖精。 “你不是普通人吧?”文弱青年注视着重新坐在地上喝啤酒的叶无道淡淡道,埋头钻研历史的他当然知道这个新生代表。 “怎么才不是普通人呢?身负一辈子也挥霍完的亿万家产?有着一张完美的脸孔?还是百年世家的富家纨绔?在这个金钱至上连愈加贫贱爱情都能够买的社会有钱就是上等人,长得帅就是做鸭也是前途一片光明,而拥有家族的权势更是不可一世的人上人,这些就足以让人不普通吗?”叶无道微笑道,灿烂而真诚。 “江海志,玲珑心,善阴谋。就像曹操那样治世能臣乱世奸雄,或者桓温那般既不能流芳千古就遗臭万年。”青年摇头道,在博览群籍的他看来叶无道说的那些都是普通人中的不普通,上不了真正能够的台面。 治世能臣乱世奸雄吗? 叶无道微微一笑,曹操从小就是自己欣赏的历史人物,虽然喜欢程度稍稍逊于那个历史上最龌龊的帝王汉高祖刘邦,但是那种“如国家无孤一人,正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的霸气最让他钦佩。 “那你呢?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是普通人还是其他呢?” “我原本没有光宗耀祖青史留名的愿望,没有箐王箐霸成为一方枭雄的**,只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想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其实很早就知道她不是甘于寂寞的女孩,但是我以为她会给我足够的时间去为她赢得一切,不过显然我错了,错得一塌糊涂!”青年失落道,虽然依旧悲伤但是远没有刚才那般消沉。 “那你就此放弃?” “放弃?何来放弃一说,我本就打算去争取这份变质的爱情,我爱的是从前的她,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我记忆中那个红袖添香为我唱《金缕衣》的女子!既然她选择自认为幸福的道路,我自然不会阻拦。” “这也还是爱,你嘴上说不爱,但是始终无法彻底释怀,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要是你能够做到就是圣人了,爱一个有些时候就像你这样----选择放手。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现在我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等待和选择!”青年化悲愤为力量道,爱人离弃的伤痛可以隐藏却能做到无视无谓,在振作和一蹶不振中他选择了前者。 叶无道一口喝光最后一罐易拉罐里的啤酒,望着一湖出于淤泥的鲜艳荷花,神色深邃。 “我说过要让你在三年内被整个中国熟知,我说话从未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