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伯乐,千里马 - 极品公子

第七十四章 伯乐,千里马

什么叫凡人和伟人之间的差距?就比如你在菜市场和大妈讨价还价热火朝天的时候,格林斯潘却是在端着咖啡为整个世界的经济筹划蓝图。叶无道此时就正在做凡人的事情----躺在草坪上晒太阳,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绝对是一件可原谅的罪过! 宁静的草坪,温煦的阳光,诗意的生存? 叶无道嘴角泛起一抹自嘲的苦笑,当一个人冷锋血刃千人后所谓的诗意就像是一个婊子在立贞节牌坊般滑稽而悲哀,他闭上眼睛,只有女人才能让他忘记一切! 一个瘦弱的青年拎着一个袋子坐在叶无道不远处的湖边沉思,眉宇间交织巨大的哀伤和痛苦,从袋里拿出一罐刚从超市里购买的啤酒,拉开拉环仰头就喝,文静的他此时却有着说不出的狂放,一口气喝完那罐啤酒后不停的咳嗽。 “旧尊俎,玉纤曾臂黄柑,柔香系幽素……呵呵,什么狗屁山盟海誓什么两小无猜,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只能拿来回忆却一点也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英雄莫问出身,为什么你会看上他,就因为我出身寒门他家世显赫?那么十多年的朝夕相处又算是什么,讽刺?”瘦弱青年哽咽道,男儿弹泪尤为动人,真正伤心处谁不动容? “可以喝一罐吗?” 叶无道站在他面前淡淡道,当文雅青年抬头时发现一位带着温醇和邪魅笑意的人背对太阳。感觉有点张狂,有点自负。瘦弱青年点点头,递给这位将会改变他一生地陌生人一罐啤酒,现在的他无法想象这位看上去有点不象好人的青年将会带给自己多么天翻地覆的变化。 “为了女人?”叶无道仰首喝了一口啤酒狂放道。 文弱青年没有说话。神色愈加憔悴,拿起另一瓶啤酒再一次一饮而尽,明显没有喝过酒地他再一次狂咳不止,世间最伤人的莫过于感情,这一点叶无道深有体会,陪着他不停灌酒。 “会为女人流泪的男人就不是真正的男人!”叶无道微微笑道,其中的苦涩是现在逐渐站在权力巅峰的他所无法掩饰。 青年没有说话的,因为没有那个信心,没有那个勇气,能说出口的事情就是真正沉重的事情。文弱青年虽然第一次见到叶无道,但是往常这种人恰恰是他最讨厌的类型。今天却没有让他产生反感,但是没有任何理由让他对一个陌生人倾诉痛苦。 不过那句“不会为女人流泪地男人就是真正的男人”让他对叶无道产生一股好感,这个时候除了喝酒他想出无能地自己有什么可以去做。 “女人是空气,我们没有就无法呼吸,男人只要拥有足够的实力是不会缺少女人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叶无道第一次这么废话,要知道在龙组成员心目中这个少主是那种将每件事情精确到秒的“怪物”!从来没有多余的词汇。一切用行动证明,完全符合王者的风范,这也是龙组成员在三年时间里死心塌地跟随叶无道的原因。 “这一点我当然知道,但是达到事业顶峰必须有一个漫长地过程,不是每一个人女人都会等你。”青年痛苦道。 “这确实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会稽愚妇轻买臣,要怪就怪那种女人眼光不够,但这不是一个男人堕落或者放弃的理由!” 沉默良久的叶无道缓缓道,他突然庆幸自己的那些女人有足够的耐心和深情来等待自己的成长。三年时间自己改变了那么多但是她们却依然保持对自己的那份感情从未动摇,这一刻,他想到背负着巨大压力的小姨杨宁素。那么优秀地女人追求者如通过江之鲫,却还是选择那个无所事事的败家子! 早已经生死相许的慕容雪痕自然无须多说,叶无道望着手上那只陪伴自己走过腥风血雨三年多时间地手表,情不自禁想起那位在太子党内威信极高的太子妃----吴暖月,三年多时间过去了,她是否还在牵挂着将自己全部托付的男人呢? “你和我不一样,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青年苦笑道,即使叶无道一身普通打扮,他也看得出来眼前的同龄人决非自己这种放在人群中就会没有区别的凡人,这个眼光对于精通中国古典文学翻阅几乎所有书籍的他来说还不是难事。 “不同的世界吗?”叶无道喝了一口啤酒自嘲道。 不可否认叶无道在情场几乎是战无不胜攻无克,除了依旧对他抱有成见的亚洲影视天后柳?和正吹响征服箐角的那个图书管理员“浅静”,从青梅竹马的慕容雪痕、几乎是“相濡以沫”的杨宁素以身相许的太子妃吴暖月再到蔡羽绾、苏惜水和上官明月等女,都是痴心一片的对待叶无道,这能说是一种奇迹。 可以说能够征服这些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家世背景在起决定作用,而是那份张狂的自信和自身强大实力,当然还有一些花言巧语和天生的温柔使然。没有一个女人喜欢弱者,如果有,那不是喜欢,而是怜悯!当然叶无道的情场战史还有那一笔不能轻描淡写带过的彻骨伤痕,也正是这份铭心的记忆让他坐在这里和这位青年一起喝酒。 这个时候一对极为耀眼的男女朝他们走来,青年同于叶无道身边那人的瘦弱文雅,有着和叶无道类似的玩世不恭,一身从头到脚的名牌彰显家世的凡,那女人虽然无法和叶无道的女人媲美,但也绝对算是个大美女,尤其是那对水灵片眸最为动人。 她径直走到那位瘦弱青年面前,柔声道:“温斌,我想我们并不合适,希望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子。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感情这种事情是感动就能够维持,谢谢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 文雅柔弱青年眼眸中泛着浓重化开的惆怅和伤感,分手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来得快呢。 从小就是邻居的两个孩子一起牵手上幼儿圆,一起相互追逐的小学时代,骑自行车载她的初中时代,再到献出各自初吻的高中岁月……原本他以为两人会这么静静的走进婚姻的殿堂,然后一起慢慢老去,没有想到这个人生最大的梦想在大学就成为破灭的幻影,其中的酸痛哀伤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 她以前是这样的女孩,她是那么温柔文静,喜欢自己写的诗词,喜欢自己背诵《诗经给她听,喜欢轻轻趴在自己并不强壮的背上悄悄说我想你了……为什么要变得这么残忍? “对不起。” 女孩见到那双依旧痴情的破碎伤痕眼眸,流露出些许歉意。身后的那位英俊青年则是得意的望着那位手下败将,满脸不屑,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没有竞箐了,自己所有都在他之上,结果自然毫无悬念。 好一个适合!好一个对起! 叶无道冷笑不已,女人总喜欢用这种虚无飘渺的理由搪塞男人,正因为你摸不着头脑所以无话反驳!这就像女人开始的时候经常用喜欢你就是因为喜欢你那么简单这种废话,这就是女人的狡猾和男人的悲哀吧。 叶无道冷冷注视那位从骨子里透出骄傲的青年,老实说这样的男人确实要比身边这位不善言辞的瘦弱青年来得吃香,从外貌、家世和情调各个方面都不是后者能够比拟,这样说来那位女孩选择“见异思迁”也并非完全错误,毕竟人往高处走就是人之常情,但是他一看到那张娇美的容颜就想到那个间接背叛自己的女人! 这绝对是叶无道这位连青龙萧易辰这样神话般的存在也敢正面挑战的太子所无法忍受的禁忌! “三年后,整个中国都会记住今天被你抛弃的男人!” 叶无道站起身嘴角翘起更加狂傲道,那种轻视的眼神比女孩身后的青年更加具有杀伤力,浑身散发出东方贵族式的优雅,这让女孩一怔,这样的男孩确实很特别! 而叶无道的话更让女孩震惊,这种自负恰恰是她这种女孩最向往的风采,一般来说女孩子喜欢成熟男人的沧桑和自信,这一点从很多女人的链父情结就能够看出来。 “你以为他是谁?你以为你是谁?” 女孩身后那个英俊青年冷冷道,眼中全是浓重的蔑视,叶无道和那位瘦猴那身垃圾就看得出来他们家里什么背景。“我是伯乐!他是千里马!” 叶无道微笑道,熟悉他的人都会十分十分明智的闭嘴,因为叶无道这位影子杀手那两种招牌式笑容中之一的恶魔笑容。 “那你又以为我是谁?” 高傲青年冷笑道,没有想到今天还会碰上这么狂的家伙,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就是杭州市的市委书记吗!就算是浙大校长也需要给自己父亲三分面子,而且自己还跟浙江黑道上的一位大哥很熟悉,杭州黑帮的三个老大之一就是自己那位大哥,在学校里谁敢惹自己! 叶无道摸了一下鼻子,现在这么问自己的人还真不多了,连那个什么日本黑道太子在自己面前似乎也没有这么嚣张吧,他嘴角的笑意渐渐有了血腥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