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重返浙大 - 极品公子

第七十二章 重返浙大

当叶无道再次踏入浙江大学的时候,望着那些不再稚嫩却也不十分成熟的脸孔,有一种世人无法体会的羡慕,凡人是永远无法体会那种高处不胜寒的高手寂寞。 现在刚刚午饭时分,叶无道和苏惜水来到食堂,要了两份饭后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去,脸上笑容灿烂的苏惜水乖巧温柔的喂饭给叶无道,因为慕容雪痕和蔡羽绾都不在叶无道身边,那种压抑的感情在现在的脸上一览无余。 叶无道望着头顶电视里播放的意甲联赛,突然想起初中时代那两个同场竞技的天才球员,似乎现在他们都是国家青年队的绝对主力了,上届世青赛中国也因此获得银牌,看来东方明珠学院果然是人才辈出的藏龙卧虎之地。 虽然明珠和孔雀目前那所最先为近千年前欧洲神秘家族筹建最后在两百多年前搬到美国的贵族学院尚有些差距,但是叶无道觉得以中国十多亿人口中挑选精粹人物的明珠学院有希望在五十到一百年间达到那所学院的高度! “喜欢足球吗,当然是中国足球。”叶无道吃了一口苏惜水喂给他的饭笑道。 “虽然否认有些时候足球的配合流畅悦目,但是这种攻城略地性质的男人游戏我并不是很钟情。” 苏惜水摇摇头,叶无道释然,她是那种喜欢黄卷青灯捧书品茗的青丝女子,离太狂放地东西都很遥远。要不是自己强行将她拉进自己的世界,她这样的女子一定是那种在安静和温馨的生活旋律中幸福地过完一生。 望着周围很多男生身边的恐龙,叶无道伸手拨去她脸上的几根发丝,情自禁的在那滑嫩肌肤上流连。脸颊嫣红的苏惜水当然知道现在几乎全场的人都在注意他们的举动,而隔壁的教师专区也有不少玩味的目光,但是她怎么能阻止叶无道这种“犯众怒”的轻薄行径。 “一湾暖玉凌波小,两瓣片莲落地轻。”叶无道无视那些杀人地眼光咬着苏惜水的粉嫩而垂邪邪道。 苏惜水想到做那种羞人事情时叶无道总是喜欢啃舐自己地小脚和抚摸胸前那对雪丸,水灵悄脸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依捶打着坏笑着狼吞虎咽的叶无道,心中充满甜蜜和温情。 “食堂沙子里怎么还有米呀?为什么青椒瘦肉炒小强里的小强这么少!!”叶无道一脸正经的疑惑加抗议道。 苏惜水一愣,狠狠拧了一把引来更多视线的叶无道,自己却是笑得不行,恐怕食堂的师傅听到这句话要气得吐血生亡了。 “能不能不要把苍蝇在西红柿汤里面淹死!!其实空心菜里的蚂蝗味道不错。建议以后煮它八成熟就可以了。” 叶无道抱着趴在他怀里大笑地苏惜水,黑眸中笑意盎然。能让自己的女人开心难道不是每一个男人的责任吗?当然他的女人确实是多了一点,当然这是一个能者多得的残酷社会,总不能让那些优秀的女人插到比自己还不如的牛粪上吧。 现在那位天生新生叶无道的强大名人效应已经渐渐淡化,加上叶无道这一个多月的深居简出和彻底消失在众人视线,已经再没有当初地那份狂热,演讲和晚会之后叶无道的低调终于换来了成果。 苏惜水、外国语学院的泰雨、建筑学院地上官明月,就是浙江大学前三甲的美女。至于谁是状元谁是榜眼或者探花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在叶无道看来苏惜水最为符合古典美女,始终温婉可人;而泰雨就是稍稍成熟的现代女性,精明干练;上官明月则在温柔中透出坚强和执着,是外柔内刚的典型。 不过据说那位极其鄙视叶无道的富家千金也荣登美女榜前茅,加上惊世骇俗的作风风头已经超过过着隐士般生活的叶无道。 这顿饭叶无道是吃得惬意舒畅,只是苦了那些妒火中烧的男生顺带那些男生身边醋意滔天的恐龙,可以说除了其他人眼中轻浮堪的他没有几个能吃得暖心,等到叶无道搂着苏惜水的纤纤细腰走出食堂的时候。嫉妒的男人和吃醋的女人都用鄙夷目送叶无道用惋惜送给苏惜水。 这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精典事例啊,众男生感叹不已,为什么自己不是牛粪却没有鲜花来插呢? 其实大学只要修满足够的学分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书。叶无道目前已经开始翻阅大量非自己专业书籍,大一必修课程已经差不多有九成把握,他准备跨学院赚取选修学分,对于他来说两年完成浙江大学四年的课程绝对不是难事,因为大学本来就是注重社会实践和素质培养,对于课程安排远远算上深入繁密。 但是唯一让叶无道头痛的是平时成绩占到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这使得他即使在期笔试中各科全部拿到满分也无法稳居第一,更加无聊的是还有各项加分选项,像什么青年志愿者活动、运动会和投稿征文以及竞赛获奖之类的项目都可以获得加分,这样一来叶无道想要完成对辅导员范虞艺期末拿到第一名的承诺就更加危险。 苏惜水下午还有必修课,加上昨天的缺课都需要像辅导员稍微解释一下,所以叶无道让她去办自己的事情不需要陪在自己身边,临走前苏惜水在树荫下当着为数不少的学生踮起脚跟和叶无道来了一个绝对缠绵投入的接吻。 望着苏惜水轻盈欢快的背影,叶无道苦笑不已,你这是陷我于仁义忠不孝啊,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自己已经就要被淹死在人群众的口水汪洋中了。被周围众人鄙视加蔑视加轻视的叶无道耸耸肩,双手插在口袋里朝行政楼走去,我是流氓我怕谁! 浙江大学副校长办公室,韩韵望着窗外玉泉校区的全貌,悠久历史的沉淀使得青圆拥有深沉文化淋养。 此时的被评为浙大首席美女教师的美人黛眉紧锁,颇有“黛蛾长敛任是春风吹不展,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的韵味,其中的幽怨哀伤足以让任何男人动容。叶无道已经离开校圆一个星期了,其间除了两个请假的电话再无音讯,他难道真的已经铁石心肠不再是那个温柔体贴的少年了? 三年时间的思恋和等待换来的痛彻心肺是否值得? “无道,我喜欢的是当年那个讨好我的你呢,还是如今冷漠残忍的你呢?我想应该是现在那个虽然依旧轻佻却能够给女人一个安稳臂弯和安全感的你吧,这也是为什么被你冷落和伤害仍然傻傻留在你身边的原因…… 叶无道轻轻推门而入,望着韩韵那曼妙的背影,顿时有一种痴呆惊艳的感觉。 因为只有一个背影映入眼帘,再没有更多分散叶无道注意力的器官,韩韵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婀娜摇曳的风姿比任何局部哪怕是叶无道最钟情的胸部都要妩媚诱人,背影成为对一个女人更整体和全面的最佳评判,丰满的臀部、不盈一握的纤细小腰,构成完美的ss型曲线。 “是在想我吗,小韵韵?” 叶无道双手从背后握住韩韵那对莹润圆滑的极品**,身体紧紧缝合那完美的玲珑曲线,在她耳畔低语问道。 “嗯!是在想无道,很想!” 韩韵放弃当年的矜持和羞涩坦然道,转过身紧紧抱住那修长挺拔的身躯,两人的身体更加紧密的粘在一起,她捧着那张与以前那种深沉冷漠略微同的俊脸,泪眼朦胧,欲语泪先流的自己衣带渐宽终不悔,而你呢? “什么时候我们的美女老师变成怨妇了,我怕成为千古罪人哦。乖,再哭就成小花脸了,幸好你的淡妆化的很不错。” 叶无道一反常态疼惜的帮韩韵擦拭晶莹泪水,眼中的真实温暖和爱怜让韩韵心颤不已,心中的那块柔软愈加痴迷沉醉,这种偶尔的温柔让已经不奢求幸福的韩韵有受宠若惊的感觉,甜蜜中带着伤感,苦涩中蕴含幸福。 “珍惜现在你手上所拥有的才是快乐的源泉。小韵韵是需要男人好好珍惜的女人,而不是伤害,那样的男人是世界上最挥霍的笨蛋!” 叶无道轻轻在那如玫瑰花瓣般娇嫩的嘴唇上投下眷恋的一吻,这一刻,他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双手在身居校长高位的韩韵那让他疯狂的圆润曲线上游走,最后解开雪白色丝绸衬衫的钮扣,欲拒还迎的韩韵凝视着那痴迷看着自己**的男人,激动的泪水不止,此时的她虽然全身酥麻但是却没有一丝**,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已经爱得无法自拔了。 叶无道捧着那对已经完全成熟的极品**细细品尝,韩韵的衬衫只是半掩半脱,雪白的内衣被他托起,这种春光咋泄中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旖旎画面让他沉醉不已,就在他含着一颗粉嫩的紫葡萄吮吸时,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韩韵嫣然在极其不满的叶无道脸上亲了一口算是安慰,马上整理好零乱的衣服,含着羞意偷偷道:“我在公寓帮你整理出一间房间了。” 等到韩韵坐在椅上时,刚才的那付妩媚嫣然都被巧妙的掩饰,现在已经是那位神圣不可侵犯的浙大副青长了,一位国际知名的著名学者和拥有显赫家世的女强人! 她朝站在书柜前翻阅书籍的叶无道深情一笑,正色道:“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