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风雨欲来 - 极品公子

第七十一章 风雨欲来

丰沛的泉眼容易滞留人生,旖旎的温柔乡容易埋葬英雄,叶无道真正由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蜕变成为成熟的男人依靠的就是那无尽的杀戳和无情的血腥!人生永远是一个平等式,失去了得到了,得到了失去了。 “明天你就要回到美国,记得要想我哦,相信很快我就会去爷爷那里看你。” 叶无道等到慕容雪痕彻底平静下来,深邃的眼眸充满暖意笑道,人生就是一场场离别,他习惯了还学会了坦然面对,与其拖泥带水的纠缠还不如等他彻底解决国内事务再尽情地过两人世界。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为太子党打开一个大大的局面和生存空间,而飞凤集团的第一步也必须走得稳稳当当,看来是快到了一切可利用的资源都必须搬出来的时刻了,星组的行政和商界人脉资源还没有动,而苏家的势力在千岛湖休闲房产开发中必然还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林家虽然在表面上附和自己但是难保那群老狐狸不会使阴招,所以一切都是乱麻缠身般令人头痛。 这是一盘快棋乱棋,叶无道能否再次胜出就得看他的博弈之道了! “君住长江头,妾住长江尾,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仿佛经历过一场洗礼的慕容雪痕趴在叶无道肩头轻声道,就用自己的这一生来弥补叶无道的三年吧。 不等宴会散场叶无道就让蔡羽绾她们出来,柳?地眼神已经有了些许的变化。当然那种潜意识的反感容易根除,但是这些都足以让此时的叶无道心动,他想地是太子党和神话集团的下一步走法。 那辆仍然由叶无道驾驶,众女在叶无道恐怖的飙车技术下稍稍过了一把瘾后回到各自的房间睡觉。今晚当然是即将离开大陆回到美国安排复杂事宜的慕容雪痕,现在的她能够陪着叶无道这样游山玩水已经是极限了,试想那么多的全球演出安排和各大国际剧院的邀请是一张怎样密密麻麻的形成表!这一晚又是一个不眠休芙蓉帐暖度**的缠绵夜,叶无道也想从此君王早朝,但是现实总是喜欢打碎梦想,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映射到**地两人身上,早就已经醒来的两人恋恋舍地进行最后的抵死纠缠,这个时候推门而入想叫醒两人的苏惜水娇羞的呻吟一声赶紧逃出房间。 等到半个钟头以后她再小心翼翼敲门的时候,满脸春意的慕容雪痕穿着一件性感至极的象牙白色丝绸睡衣给她开门,叶无道则是明目张胆地**身躯惬意的躺在床上托着腮帮凝视两女。 苏惜水娇羞的狠狠瞪了一眼暧昧笑意的叶无道。惹得慕容雪痕娇笑不已,两女偷偷说着让叶无道知道的悄悄话。最后慕容雪痕带着满脸笑意帮叶无道穿衣服,而苏惜水则放下蔡羽绾特意为慕容雪痕准备的衣服走出房间,这点温存的时间对于慕容雪痕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 草草吃完早餐一行人来到机场,叶家的私人飞机早已经准备完毕,龙组除了龙钥其他八名成员全部护送慕容雪痕,力保万无一失,叶无道可不希望出现第二个英式弈! 望着渐渐消失在蓝天地飞机。叶无道深邃迷人的眼眸浮现若有若无的朦胧,但是很快就振作起来重新散发出庞大地自信----与太子党精神领袖和世界黑榜高手影子冷锋相匹配的自负! 再乱再杂的棋局他也有信心开辟出一片崭新的局面! 北方黑帮麒麟会总部,六个人正襟危坐,正中赫然是风云企业总裁李凌锋! 这位白道商界的奇才也是中国北方除了龙帮之外最有发言权的黑道枭雄之一! “目前太子党在ss省政府奇怪的默许下已经完全巩固自己的势力,外省黑帮想要介入已经绝没有可能,南方那些饭桶帮派在最佳时机竟然选择互相观望!而邻省相继也被核心成员戴计成等人策划下吞并,目前已经没有后顾之忧的太子党势力开始渗入浙江省,不过具体人数不详但是初步估计在一百人以内并没有形成太大规模,其中‘天王战虎’萧破军和八大战将之一的独孤皇琊应该正在赶往浙江省的路上。实在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把浙江省作为第二个跳板,是想直接向我们挑战决定以后南方的真正统治者吗?” 那位在座唯一的女性疑惑问道,一头黑发随意在脑后束成马尾。在美丽中透露精练和冷静。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动那个什么嚣张跋扈的‘太子’?把他解决了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我就不信我让一百个人去砍他砍不死!”一位孔武有力的剽悍壮汉狠狠道,身上那股冷冽气息和太子党的狼王有得一拼! 其他五个人都有无药可救的挫败感,这个单细胞生物还真是天真的可爱。 “上次雪黛的私自行动和这次联合林家林朝阳的暗杀都以失败告终,太子党的实力可见一斑,而且那个太子也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角色!既然叶无道如此急于在南方开辟势力范围,那我们不妨在这场南方群雄割据的混战中浑水摸鱼给太子党制造一些麻烦。火正,叶无道身后两个家族的势力都不是好惹的,我们只能智取,不可力敌,不战而屈人之兵方是大将!” 李凌锋胸有成竹道,虽然外界将叶无道传得神乎其神,但是他不相信三年前那个自己随时可以置于死地的家伙能够在三年内成长为可以抗衡自己的强悍人物。 “太子党在ss省是处于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的死地,所以他们的飞快崛起和我们麒麟会在hkb省一样,是奇迹也是必然!入人之深地,背城邑多者,为重地。现在的杭州的太子党就是这么一个状态,没有了强大经济上的支援,他们就只是一条虫!虽然他们的经济实力不弱,但漏洞不是没有,我们不妨在经济方面多动点心思,听说飞凤集团就要在杭州扎根,而且千岛湖休闲房产也进入审核阶段,我们可以和他们慢慢玩。” 李凌锋身边一位军师模样的瘦弱男人阴冷的声音仿佛没有感情的波动,有的只是冰凉的气息,其他五人听了他的分析后都是会心一笑。 “其实并敌一向、千里杀将是他们现阶段最明智的选择,没想到他竟然反其道而行之,将自己原本就不是很多的兵力分散,不仅在浙江,在福建、两湖都在进行势力渗透,是太自负还是……” 还是站在了一个更高的高度俯视着这盘棋局! 后面这句那位麒麟会的军师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不相信那个彗星般崛起的太子有那种大智慧。 “我早就想和那个‘战虎’萧破军一战了,我可不可以去趟杭州市?太长时间没有活动筋骨都有点不耐烦了,嘿嘿。”那个叫火正的人摩拳擦掌兴奋道,眼中迸发出炽热的光芒。 “时机还未成熟,你就耐着性子再等一下吧!放心,以后有的是架让你打!太子党可是块硬骨头,有的我们啃了!”李凌锋闭上璀璨如星辰的黑色迷人眸子,陷入沉思。 叶无道,我等了你足足三年,你可不要让我太失望了! 虽然在情场上惜败给你,但是这场黑道争雄绝对不会让你竖子成名! 日本北海道,一座幽静的庭院,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而显得肃杀静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因为一把刀而显得高深莫测,一人一刀,浑然一物,那是剑道大成者才有的境界。 “青龙萧易辰真就那么恐怖?他真的有实力一人挑战整个日本的剑道高手?” 那位在青龙手下逃生的真叶羽家族少主素年恭敬坐在那位老人面前,没有丝毫傲气,因为坐在他面前的是日本甲贺流望月家族家主,在整个日本都是屈指可数的宗师级别超级高手! “你们这一代是无法感受我们对他的敬畏的,毕竟十年前那一战你们并没有亲身经历,而且那屈辱的历史也没有人愿意提起,所他的恐怖只有当年作战的人才能体会。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若非他率领龙牙和龙珠两组成员抵挡我们甲贺和伊贺流忍者军团,龙帮十年前就灰飞烟灭了!那一战,堪称末日之战,近百名精英忍者悉数毙命,而我和另一人拼尽全力和他一战,结果仍然是惨败,他的剑,境界已经超越你我的想象。十年之约,看来这一战是无法避免了!”苍老的望月守云感叹道,回忆那段往事除了遗憾,还有对强者的由衷敬佩,这也是使他十年来孜孜不倦研究剑道的动力,其实心底他对于青龙萧易辰的东渡充满期待,毕竟十年的心血必须有人来证明是否付出的具有价值。 “那他岂不是神了?” 青年不甘心道,在他心目中望月守云就是他终生也无法超越的高峰,但是这番话让他有一种天外有天的感觉,有一种无力感。 “神?” 望月守云轻轻抚摸着那与自己血脉相连的日本五大名剑之一的名物大典太,望着剑身精致繁复的藻饰花纹,淡淡笑道:“他就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