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血腥回忆 - 极品公子

第七十章 血腥回忆

事情就先像慕容雪痕所描述和叶无道所掌握的那样进行,更何况林家的林海在叶无道诡秘的行事手段下方寸大乱,加上本身就处于劣势地位,谈判几乎是一面倒的局面,幸好叶无道并没有提出让他难堪的要求,除了大力扶持新生的杭州飞凤集团之外就是让出部分煤矿和房地产,这些其实在林海看来都是无关痛痒的琐事,因为那些产业答应让出的部分都是林家尾大不掉的鸡肋。 当然表面上林海还是一副极为难的样子,这一切看在林家一切详细资料都了如指掌的叶无道眼中显得滑稽可笑,但是城府比起那只老狐狸犹有过之的叶无道也是眉头紧皱,双方在一场虚伪的博弈中都达到了自己要求的那个平衡点。 叶无道因为不想过早打草惊蛇而使得林家狗急跳墙,虚心采取慕容雪痕暗渡陈仓的计策,用四两拨千斤的太极手法和比自己足足大上五十多岁的老人磨蹭,反正他目前并不不是十分迫切需求林家的实际利益,他要的只是一个迷惑林家的烟雾弹而已。 林海也在自己能够容忍的限度内作出妥协和让步,最后他端起那杯刚刚被温热的女儿红,笑道:“无道确实有当年叶老的风范,古语有生子当如孙仲谋一说,在我看来无道丝毫无愧这句古语啊!” “过奖了,爷爷风采怎么是我这个不学无术的浮夸后辈所能比拟。” 叶无道捧着那杯色泽晶莹,醇香醉人的醇酒,笑容奸诈老练,没有谁能够知道他的内心想法,这种处事分割哪里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能够拥有?! “林家这一代要是有无道一般的才华就不至于衰落到这种地步了。”林男孩流露出一丝真情感叹道,想当年的林家是多么地风光无限,当时叶正凌还只是个创业初始的小人物罢了,如今虽然算不上门可罗雀也门前车马疏了,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你们林家不是还有一个她吗?” 叶无道露出一个不置可否的高深笑意,缓缓道,这个时候望着精致酒杯的那对黑眸有着连慕容雪痕也不懂的韵味。 “独木难撑啊,而且还只是个女人!” 林海眼中闪过一抹没有逃过叶无道眼睛的异色,他向来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家长,不管是家庭内部还是家族事务都不允许女人插手,对于那个异类他是没有一点好感! 叶无道没有说话,但是嘴角那抹突然阴沉的笑意让林海一阵心慌。叶无道闭上眼睛闻着石头记里所说地“芳气袭人是酒香”,感受蔡羽绾纤纤玉手带来的轻柔舒适,似乎在体会一千多年前的晋朝遗风。 林海同样沉默打着自己的算盘,真正的王者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看来以后被逼迫和叶无道一同相处的林家有麻烦了,他可不想成为百年家族的罪人。 “我不想再见到林朝阳。” 最后叶无道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冷漠抛下一句,这让林海头痛不已,林朝阳第一次出现在、苏家千金苏惜水面前本来就是刻意安排的政治手段,只是捷足先登地叶无道搅乱了一切。 而这次接近那位家世惊人的女孩也是林家的一种策略,现在稍稍有些许希望的进展看来又要被这个深不见底的叶家后辈生生砍断了,朝阳啊朝阳,这个叶无道还真的是你的命中克星啊! 既生瑜,何生亮? 走出雅致的房间蔡羽绾在叶无道的授意下去看柳婳,他和慕容雪痕缓缓走到船头,望着一湖梦幻夜景,恍若仙境,一种淡淡的伤感情愫弥漫在两人周围。 “雪痕,知道那三年时间我的真实生活吗?” 叶无道负手临风立在船头,流露些许悲哀和深沉,但是更多地是那种上天下地惟我独尊的自负和霸气! 他变了,不再是那个一心寻花问柳的花花公子了,慕容雪痕不知道是该悲哀还是幸运的体会这一点,她想他做一个无所牵挂读放荡富家子弟,可以就这样相偎的走过一生的童年,少年,青年,中年和老年,直到生命的尽头,但是她也想金鳞岂是池中物的他飞龙在天,做那堂堂正正的男子汉,男儿自当会挽雕弓射满月! “三年时间我做了别人三十年甚至一辈子都无法完成的事!什么狗屁学习企业管理为叶氏集团做基础,如果一定要用几个话语来形容三年地生活,那就是血腥杀戮!追求生存!生命没有任何尊严,每一天没一刻都有可能无所谓高贵卑微的消失!生活没有一点安全,因为每一个人都会选择背叛!” 叶无道嘴角竟然还能勾起一抹真正的笑容,心痛的慕容雪痕紧紧抱住他感受那份发字内心地无奈。这三年叶无道到底干了什么是慕容雪痕最想知道的事情,但正如她所说只要叶无道想说的时候她自然就知道了,她绝对不会刻意的去追求答案。 “最初我是在中国龙帮四大龙主之一的‘轩辕’爷爷那里接受特训,知道目的奥妙。不是追求所谓的强大什么天下第一,为的只是在将来的时间里有更多的机会活下去!我不后悔,因为那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当初我就告诉自己哪怕是真的错了也不要后悔!在那一年时间里我接受了几乎是恐怖程度的特训,疯狂的吸取、各种暗杀知识,特种兵格斗技巧,中国武学,枪械弹药,甚至飞机驾驶……因为我知道我多知道一分就是为自己争取了多活一分的希望,期间还需要接受最先进计算机的身体调整和治愈,为得就是成为杀人的机器,每一块肌肉都力求得到完美的开发!为什么我的足球和篮球那么接近人类极限?呵呵,当你的每一块肌肉都是别人功能的一倍时就知道这实在是太简单的事情了,当然还必须是有头脑的机器,因为我还要学习各种商业和政治知识教育,教授知识的都是相关领域的老狐狸,想要不狡猾奸诈都是难事,这就是创造今天我这个所谓的全才的原因!” 叶无道轻描淡写的就像在描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这其中的艰辛,血泪和痛苦,挣扎就是白痴也可以想象!泪流满面地慕容雪痕静静抱着叶无道,泣不成声,伤心欲绝,为自己三年间偶尔的抱怨和失望感到无法原谅,当自己带着相思安然睡去的时候,叶无道却是在为生存而苦苦挣扎拼命! “一年后我去了太平洋一个岛屿,上面有一所蜚声全球的‘世界猎人学校’,我在那里的一年内连续挑战了排名在我前面的九十七人!知道那些人在这种挑战中的下场吗,输就意味着死!一个人确实是在痛苦中才能真正成长,每一次在死亡边缘逃回来后的我就拥有更强的实力,我不停挑战直到有一天我站在了那所天才怪物辈出的猎人学校的顶峰!” 叶无道微笑道,这一刻他啊没有悲哀,有的只是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傲气。 “随后我带领龙主一手培养出来的龙组在世界各地四处征战,以雇佣兵的身份接受各种任务,有暗杀,像中东沙特王室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就是我在接受第二顺位继承人的两千万美金的天价佣金后亲手用冷锋割断脖子,瑞典王室博雅公爵就是龙月在几十位保镖重重包围下狙击!当然还有保护,东欧众多领导人都愿意雇佣我们‘影子’雇佣兵团,因为我们从未失手战绩不可谓不辉煌,有一次世界杀手榜的上榜高手接受要求企图暗杀我们的保护目标,结果被我们查找到老窝近三十人全部被歼杀无一生还!这种例子实在是太多了,杀人到最后几乎都麻木了。今天的‘影子’雇佣兵已经是世界上三大顶尖杀手组织自一,做到这一点‘修罗天狱’用了整整六年时间,‘撒旦使者’花了四年时间,而我们却仅仅用了一年!一年时间里,死在我冷锋之下的人就像那个英式弈所说不下千人,其中还有无辜的老人孩子,看来你的无道确实很有做坏人的潜质哦。” 慕容雪痕没有说话,嘴唇已经被牙齿咬破,鲜血使得那娇艳的嘴唇更加像妖艳的血色暗夜玫瑰,散发着诡魅却媚惑的奇特魅力。 真中凝重的感情是无法流溢的!叶无道的感受就算亲口道出也无法渲泄什么,这一点慕容雪痕一清二楚,这也正是她感到最深沉悲哀和痛苦的地方,那就像和自己爱人永久的擦肩而过一样的让人哭也哭不出来! “当然有意思的事情还是很多的,当然主旋律还是杀人!像去罗马教廷搞点小动作使得神秘的圣廷神圣武士追杀不止,去越南丛林和各种执行秘密任务的特种兵玩捉迷藏,还有在意大利黑手党头上动土杀他个如入无人之境,有空的话你可以逗逗金三角的大毒枭,呵呵,只要你觉得生命就是下注的赌码一切皆有可能!” 叶无道黑眸蕴含着温暖的笑意,捧着慕容雪痕的苍白小脸,俯首吻去嘴唇上的血迹,柔声道:“每一次将要死亡的时候,我就想到在远方有一个女孩在等我,等我在世界上最美丽的教堂迎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