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奢侈较量(下)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九章 奢侈较量(下)

他是谁? 蔡羽绾和苏惜水露出会意的浅浅笑意,这位站在场中貌似儒雅的青年就是神话集团的的创始人! 一个庞大商业世家和颠峰政界家族唯一继承人! 是中国黑道继青龙萧易晨以来,最为显赫的枭雄----南方黑道新贵太子党太子! 慕容雪痕在起先的羞涩中渐渐放开,挽住叶无道的脖子踮起脚跟主动和心爱的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忘我接吻缠绵,她粉色的娇嫩脸颊几乎可以滴出水来,迷人秋眸渐渐浮起一层水雾。 等到狭长黑眸藏着坏坏笑意的叶无道依依不舍放开慕容雪痕,想要杀死他的和想要晚上陪他睡觉的两种迥然不同的眼神笼罩在他身上,慕容雪痕低着头露出优美滑嫩的脖子,就连精致的耳垂也是呈现出羞涩情动的粉色。 “个老子的!你家里有多少钱?” 一位场中最像暴发户的臃肿肥胖男人几乎带着哭腔愤怒道,在没有读过几年书而偶然从屏幕上见识慕容雪痕天姿风华的他眼中,慕容雪痕就是他从小的时候拜过现在仍在拜的观音,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女人,但是他也不想别的男人亵渎慕容雪痕!多看几眼都是被列入他所谓的“亵渎”范围,更不要说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了。 这位暴发户身边的女人倒是极具气质,象牙白纱性感礼服搭配小波浪发簪,脖子上佩戴一条来自宝格丽翡翠和钻石项链,脚登一双顶级设计师设计的多骒环带金色凉鞋。她整体风格非凡,凸显自己的妩媚气质,虽然比起蔡羽绾的天然妩媚要逊色一筹,但是比起场中绝大多数女人来说,已经算是冒尖的大美女了。 美女配野兽! 叶无道脑海中冒出一副可笑的场景,朝那位气急败坏的大款爷淡笑道:“我是穷人。” “没钱还想有女人?我还是第一回听说!那就不要碰慕容雪痕。你这个穷光蛋!”那位款爷不屑道,肥肿的大手狠狠在身边美女的丰满臀部上捏了一把以泄心头之恨! 其他人都看傻瓜一样看这位没有品位地亿万款爷,就是用膝盖想也知道能在这楼聊天的人物绝非凡人,更何况能够赢得慕容雪痕青睐的人物又怎么可能庸俗平凡呢! 而且那位青年拥有较之西方贵族气质更加浓郁更加耀眼的东方世家儒雅狂傲的气质,都说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的经营,东方式的贵族尤其如此!那么以此看来这位青年的来历就值得慢慢商榷研究了。 叶无道被这位慕容雪痕疯狂崇拜者的简单思维弄得哭笑不得,不过和这种并没有多少城府的人打交道远比那些奸诈狐狸来得有趣,笑意温醇道:“你怎么确定你不是穷人呢?” 腰缠万贯的款爷哈哈大笑,随手将身旁女子脖子上戴的那串价值不菲的宝格丽翡翠和钻石项链抓下来扔到窗外,那项链落水声虽然淹没在一楼和二楼道的人声鼎沸中,但是这种随意扔掉几百万的手笔好是很让人兴奋! 叶无道一愣,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该豪爽地时候还真是一点都不吝啬,脸上的笑容玩味而灿然。慕容雪痕拉着叶无道的小手微微摇头,她不想叶无道因为自己惹起争执。 这个时候盛装魅人的蔡羽绾也走到叶无道身边、,将手上那串极品老坑玻璃种翡翠摘下扔出窗外,淡淡道:“就你还没有资格说他穷!我可以说这里没有人能够说他穷!” 识货的人当然知道蔡羽绾那串翡翠镯子价值远在那串项链之上,顿时对这位妩媚地美女印象大改。毕竟能够将近千万的首饰扔进西湖不是一般女人可以想象的,这份气魄就足以让无数男人汗颜! 在角落一位气度非凡的中年人含笑望着众人焦点的叶无道,身边还有身穿天价钻石晚装“蝴蝶”的美丽女孩,只是这个时候站在极具成熟韵味地中年人面前,女孩再没有那副傲态和骄横。 “解语,他就是你说的那位校友?”温文尔雅的中年人笑问道。 “嗯,一个偷偷溜上来的穷光蛋!” 叫解语的女孩愤愤道,虽然他和慕容雪痕有暧昧的关系但是女孩还是相信这个绝对不是什么天才公子或者富家少爷。 “我和他还有过一面之缘,很不错的青年!” 历尽沧桑阅人无数地中年人注视在回杭州汽车上与自己谈话的青年,暗暗点头。能有那种谈吐和气质的青年绝对不是一般人,对于叶无道能够现身三楼,他并没有一点惊讶。 女孩惊讶的张大樱桃小嘴煞是可爱,知道父亲近乎奇迹和神话人生的她自然明白那个“不错”的分量之重!能够得到眼高于顶的父亲的这种评价至今不超过三个人,而前两个都已经是商界的闪耀人物了! 这一刻,女孩子擦第一次用不戴有色眼镜的眼光去看待那位不同寻常的青年。 林家的大公子林朝阳和一位老人窃窃私语了一番后,那位老人脸色阴晴不定,而林朝阳也是冷汗直流,时刻注意老人的脸色,最后老人微微点头林朝阳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向拓本润日走去。他和拓本润日确实有一番交情,他在一次日本旅行中玩艺妓的时候和日本黑帮产生冲突,最后同样风花雪月的拓本润日出面解决了那场纷争,两人臭味相投也就勾搭上了。 拓本润日这个时候已经是怒不可揭,强忍住心中妒火的他悄悄将视线移向一袭尽显玲珑有致曲线曼妙旗袍的柳婳,胸前含蓄露出的饿那片雪白不停的诱惑着正常男人的他,呼之欲出的双峰,丰润的饿臀部,优美弧线的小腿,无处不在地诱惑让这位日本花花公子蠢蠢欲动,再望向横空出世的妩媚蔡羽绾,那颗天然蚀骨的美人痣撩起拨得他欲火焚身,这一切都让他陷入疯狂! “润日,我有事找你。” 林朝阳突然悄悄出现在拓本润日背后小声道,精通中文几乎比中国人还强的拓本润日理了理烦躁的情绪不满道:“什么事情?” “这里不好说话。” 林朝阳偷偷望着不远处的叶无道做贼似小声道。拉着拓本润日朝大厅外面走去,他却不知道远处的叶无道眼中残忍精光一闪,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血腥。 这个时候那个极有精神的老人走到叶无道身前,微微躬身恭敬道:“叶公子,我是南方林家的林海,希望可以耽误您几分钟时间,三楼有一座雅间已经准备好酒茶。” 众人再度哗然,林海在中国南方的商界有着崇高的威望,是林家地二号人物,主管林家产业的煤矿和房地产。拥有极广的人脉和关系,不要说一般人无法拜见就是商界名家也无缘一见,毕竟在林海年轻时林家就是中国南方商业地执牛耳者。就像苏惜水所说的瘦死的骆驼要比很多马都要大,现在虽然林家渐渐式微但是威望仍在,很多人都要自觉地给个面子。 “林老,这是怎么回事?他是……” 那个依靠炒煤和炒房地产发家暴富的胖子支支吾吾问道,林海这位煤矿和房地产产业长老级人物他还是十分尊敬的。 林海并没有理会忐忑的胖子。只是注视着脸色平静似乎不为所动的叶无道,当他得知这位叶家公子扬言要铲平林家百年势力时没有一丝的愤怒,有的只有恐惧和惊慌,因为林家核心成员的他最清楚叶无道的家庭背景和自身实力。太子党和两家继承人的双重身份让他不得不掂量掂量林家现在的斤两! 虽然具体原因林朝阳那孩子说的很含糊,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必须马上摆平,现在的林家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多事之秋啊! 最今后叶无道点头算是答应林海的要求,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慕容雪痕和蔡羽绾陪着神秘莫测的青年走出大厅,苏惜水则在慕容雪痕的请求下将剩下地“缥缈红颜”分给众人。 柳婳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失落,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只是借酒浇愁愁更愁,胸中的苦闷让她想发泄却没有发泄地缺口,酒愈苦,心更忧,人欲哭,一切无言中。 等到叶无道一出去,寂静的场合立马沸腾。原本就扑朔迷离的身份在林海这位商界元老的异常恭敬态度渲染下更加富有传奇色彩,但是他们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叶公子”的“叶”字,谁又会想到这个“叶”就是叶无道这个三年前神秘消失的玩劣子弟的那个叶呢! 来到林海精心布置的房间,叶无道随意坐在一张檀木雕花椅上,坦然享受背后蔡羽绾的按摩,慕容雪痕从桌上拿起的百年历史极品女儿红盛了一杯喂给邪笑暧昧的男人,此番景象恐怕要让天下人抓狂了。 坐在对面的林海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个享受、艳福的青年只是一个纵意花丛的玩劣子弟,若非如此以他的身份又怎么可能这么卑躬屈膝的讨好叶无道,要知道按辈分算起来年过七旬的他还是叶无道的长辈! 林海知道接下来谈论不亚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对方掌握了绝对的主动,他能做的就只有如何争取最大的利益筹码而已,渐渐衰落的林家在日趋鼎盛的叶家的屋檐下就象是在苟延残喘! “越女作酒酒如雨,不重声男重声女。女儿家住东湖东,春糟夜滴珍珠红!绍兴自古有发埋女儿红这一习俗,一般来说十八年即可称为极品,而这瓶更是三十六年以上历史的醇酿,取鉴湖冬湖心之水酿造,色如琥珀,尽显越国风范,确实很不错啊!” 叶无道沉醉道,他对于酒茶的研究绝对不输于香水和琴棋书画。 “叶公子果然生就帝王舌,这瓶绍兴女儿红确实是三十六年历史。”林海注视着貌似目无尊长的叶无道淡淡道。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酒上好酒,温醇韵味舌尖绕,至于身侧美人嘛……” 叶无道丝毫没有面对长辈应该收敛一些的觉悟张狂道,蔡羽绾笑意盈盈温柔抚摸那雄健的身躯,慕容雪痕白了娇羞的瞪了他一眼,好真是放浪形骸的家伙。 林海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叶无道越是这样他心里越是没有底,好歹他也是经历过无数风浪的商场老人,这种局面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那种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感觉让他极为不适应,商场绝对不比血肉横飞的战场平淡,些许时间就是家破人亡人财两空,所以林海向来信奉知己知彼一说。 叶无道啊叶无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变得如此让人不敢轻视?! 这个时候突然两个不速之客推门而入,正是勾肩搭背的林朝阳和拓本润日,原本笑意猖狂的两人尖刀意态放荡的叶无道顿时笑意全消,已经从林朝阳嘴里得知叶无道真实身份的拓本润日再没有一丝锐气,因为坐在他面前的那位挫败日本黑道的太子就是叶无道! 这场战役交锋已经在日本黑道引起一次巨大的震撼! “这就是所谓的小鬼给钟馗拜年吗?” 叶无道当然知道白天自己被这个青年摆了一道,加上对柳婳的冒犯,心里早就有了浓厚的杀机,轻轻扬起手,一道鬼魅的白色身影手持短刀跪在房间角落,正是月牙白色布衫穿着的望月鸾羽! 林海一阵大骇,手中的女儿红微微溢出酒杯。 “一只手!” 叶无道仰首将上等女儿红一饮而尽颓废却狂放道。 心知不妙的拓本润日刚想要招呼门外的保镖,只觉得自己的右臂一阵痛彻骨髓的冰凉感觉侵蚀大脑,等他再醒悟时那只手已经不再属于原先的主人!拓本润日颓然的靠在门上捂住伤口,略微出乎叶无道意料的没有大哭大喊而只是充满仇恨的注视夺去自己一只手臂的他。 依旧恭敬跪在叶无道身侧的千尾八部众望月鸾羽手中的红雪左文字没有沾染丝毫血迹,她眼神也没有出现一丝情感波动,就像是一架锋利的杀人机器,犹如手中红雪左文字。 “下次见面就不会这么诗意了!” 叶无道微笑道,在林海这只老狐狸面前杀人,绝对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而且这也是为即将的谈判增加自己的筹码。 心惊胆战的林朝阳扶着痛苦的拓本润日走出房间,脸色与拓本润日同样苍白的他,想象那天在酒吧的场景不禁感叹自己的好运。 嘴角悬挂着灿烂笑意的叶无道,望着冷汗直流的林海,知道这次谈判已经胜券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