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奢侈较量(中) - 极品公子

第六十八章 奢侈较量(中)

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大亨和贵妇各自形成交际圈肆意炫耀,虚伪称赞和无耻调侃。 “贾总,听说你在上海郊外有一个马场,最近又增添了一匹乌克兰纯血种马,而且还换了一位马师,每一匹纯血马每年可是至少花费一千万美圆吧,贾总果然是豪爽啊!” “哪里,我可是一直想到李公子大手一挥扔出三千万美金的豪华游艇上去体验生活,愿为江湖翁沧海钓大鲸这样的生活比起本人的遛马可是上了不止一个档次啊!” “这次全国爱滋病救助慈善会贾总和李公子打算捐赠几千万啊,我这个小小的穷酸人物是拿出五百万来抛砖引玉哦。” “马小姐的那辆宾利雅致几乎都能和女王登基轿车媲美了,刚才很多开着奔驰宝马的男人看得几乎要流口水了。”一位在珠光宝气的镶钻耳饰衬托下显得珠宝光彩的贵妇朝一位稍年轻的单身女性笑道。 “刘太太你手上的钻戒应该是南非第二钻石家族的七颗经典钻石饰物之一吧,我想若非刘先生是上海绅士俱乐部的创始人恐怕这颗钻石是绝对无法流入中国的,刘太太好福气啊!” “有机会你们一定要去维也纳歌剧院听慕容雪痕演奏,美轮美奂的场景和天籁唯美的音乐真的能让你们陶醉其中。” 昂贵精致的服饰,挥金如土的生活,豪气不羁的谈吐,这就是凡人眼中神秘的上流社会。 什么东西才能称得上高贵,用叶无道通俗的说法就是再多钱也买不到的东西,什么叫品位,那就是不需要用钱堆砌出来的气质,现在已经踏入商界和黑道并且逐渐走向颠峰的他,对于所谓的上流社会没有一点兴趣,他宁愿和草根人物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当然他也不会拒绝那份奢靡和贵族气息。 当他踏入水晶灯辉煌的大厅时,那映入眼帘一幕让他不由自主的浮现阴冷气息。 有些男人就是喜欢像挥之不去的一只苍蝇阴魂部散,当叶无道见到白天那位跪在自己面前摇尾乞怜的青年围在脸色苍白的柳婳身边大献殷勤时,嘴角的笑意就有了嗜血的意味,虽然诧异为什么他能够出现在富豪云集的三楼,但是他的下场毫无悬念! 柳婳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和这种色狼见面,面对他不同于白天龌龊恶心的风度翩翩,柳婳反而感到更加憎恶,叶无道岁人花心轻浮但是从不刻意虚伪的掩饰自己,真小人远比伪君子可爱,这一刻她才想起叶无道的好。 “柳小姐是否赏脸一同品尝本人刚刚从欧洲古老酿酒世家获得地年份‘生命之水’轩尼诗李察干邑,美酒若无美人相温总是暴殄天物。”拓本润日优雅道,哪里有半点白天的猥琐。 “不好意思,我只喜欢喝茶,对酒过敏。” 柳婳俏脸为怵道,其实没有将手上仅仅是作为装饰的红酒倒到那张丑恶嘴脸已经是她宽容大度的极限。要是他继续纠缠下去柳婳难保不会做出让世人惊讶的举动来,试想一位在国际上被誉为优雅女性代表地女人将酒泼出是怎样的一番场景。 “没有问题,本人精通茶道,一定亲手为柳小姐奉上正宗西湖极品龙井!”拓本润日毫不气馁道,在他看来柳婳已经是今晚他床上的女主角了。 蔡羽绾只是觉得眼前的青年有着类似叶无道的轻佻,比禁暗笑因为这样的类型恰恰是柳婳这位气质美女深恶痛绝地,连叶无道都要吃闭门羹,更何况相貌世家都无法比拟的他。 这里只有极少数几位顶尖大亨和政客了解这位浪荡青年的真实身份。 “喝茶,极品龙井?柳婳今天只喝我的茶!” 充满书卷气息的叶无道端着水晶酒杯缓缓走到柳婳和蔡羽绾身边微笑道,一头黑发几篓不听话的垂在中性剑眉上,更增添了一分慵懒和不羁。 “喝你的茶?你对茶又有多少领悟?” 拓本润日斜视叶无道轻蔑道,他从小就研习茶道可谓此中高手。叶无道出现在柳婳面前已经是让拓本润日大吃一惊了,更加让他愤怒地是那个白天妨碍自己好事的青年,竟然搂住自己猎物的纤腰。不同于白天的血腥、冷酷此时儒雅和颓废,这给他敲响警钟,这样地角色必须小心对待。 柳婳这次没有挣扎任由叶无道搂住自己的腰,这种象征性的动作马上引来全场的注视,她在影视圈出名的清高,使得她鹤立鸡群,虽然各色追求者无数,但是没有传出任何绯闻,这次聚会竟然被一个陌生青年亲密搂腰,让很多打算今天好好表现献献殷勤的黄金单身汉都是哀号不已。 众人开始对这位邪美儒雅青年的身份好奇不已,纷纷猜测是哪一世家的公子或者少爷,能够在三楼的自然都不会默默无闻的小人物,而且能够零距离接触柳婳就更需要显赫背景,但是他们实在想不出中国南方有谁可以达到这个标准的青年。 叶无道微笑不语将视线转向大厅中央的一张巨型精美的紫檀木桌,很快全场所有的目光视线都聚集在一位灵动的女孩子身上,那股古典气质衬托出典雅如玉遗世**的超然风华。 能够如此美丽得动人心魄的当然只有叶无道青梅竹马的恋人慕容雪痕了,她此时面对紫檀木桌上一整套古朴茶具,纤指小心翼翼拿出一小白包茶叶,那神态就像是在朝圣般虔诚。 “茶壶是妙品,想必就是那件篆刻茶圣陆羽《茶经》八千多字的紫砂壶了。” 与苏惜水谈论茶道的老人望向那套满月似的紫红色茶具痴迷道,苏惜水玲珑小巧精致之极的茶具发现自己未曾品茶,便先被这古玩茶具陶醉了。 “人更是佳人,茶道在人不在茶,这样的红颜不知道是为谁献上那第一杯茶。”老人微笑感叹道。 深知茶道的苏惜水望着慕容雪痕的出尘仙姿,更加坚定追随叶无道的决心,慕容雪痕这样的女子都能够容忍自己的爱人拥有其她女人,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让叶无道拒绝那些不比自己丝毫逊色的女人? 拓本润日望着那绝对不逊色柳婳甚至犹有过之的慕容雪痕绝色容貌,看得心神要拽食指大动,他已经知道眼前的柳婳就是白天被自己调戏的女人,而这位神秘青年既然能够出现在三楼,必须有非同寻常的地位和家世,今天看来是绝对没有可能一亲柳婳芳泽了。 “此茶采至神农缥缈峰,每年至多两量,第一声春雷响起,峰下寺庙僧人即到缥缈峰栖凤台方圆十米内选择冒出一厘米的嫩芽采摘,不能用指甲掐,在看中某根茶叶后,只能顺着轻轻一提,马上交由山下二八少女乳温嘴含,茶叶必须当天炒制,故名‘缥缈红颜’。” 慕容雪痕舒缓道,泡茶时的心境对于茶是极有影响的,她那似秋镜宁和的心境正好是泡茶的绝佳心境。 慕容雪痕捧着一杯“红颜”在众目睽睽之下姗姗走到叶无道面前,叶无道在一片哗然中接过那杯“缥缈红颜”,一股清香直扑肺腑,他再小吸一口细细品位,顿时“饮罢清风生两腋”,齿颊弥香,如入仙境。 “红颜”的喝法可不是这样的哦。” 叶无道凝视着倾城佳人坏笑道,慕容雪痕雪嫩脸颊立刻浮现一抹动人的红晕,她当然知道“红颜”是需要女人用嘴温润后通过接吻递给第二个人,但是这种场合做出这种惊世骇俗的喝法那还不被人笑死,她小嘴微微翘起瞪了叶无道一眼。 倾城红颜,妙品佳茗,三者珠联壁合,把盏一啜怎么可能不韵味无穷? 拓本润日嫉妒得发狂,这个青年竟然一天里两次打击自己,柳婳和这个女孩这样的美女就算只是占有一个,他这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都愿意从今漠视花丛专心一意,这个青年到底是何方神圣,拥有如此大的魅力来个大小通吃? “慕容雪痕!”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带着颤抖喊出声,随后一阵诧异,震撼和惊叹声中纷纷沉醉痴迷,慕容雪痕的美丽本来就是无关男女老少,在半分钟的沉默后全场响起轰鸣的掌声,他们不管多么骄傲和奢侈,对于慕容雪痕这位站在音乐颠峰的完美女人,打心底尊敬和崇拜! 这个时候更加震惊几乎让几个心脏不好的家伙直接翘掉的事情发生了,叶无道竟然一把抱住众人心目中的女神狠狠吻了下去,那一刻,除了当事人和苏惜水,柳婳以及蔡羽绾没有多少惊呆,其他人都是呆滞茫然的傻瓜样子。 原来慕容雪痕在三年前弹奏那首《天籁》时所说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是眼前这位颓废中蕴涵优雅的放荡青年! 这位青年需要多少优秀光环和完美才华才能配得上逐渐走向神坛的慕容雪痕? 他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