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奢侈较量(上)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七章 奢侈较量(上)

叶无道和蔡羽绾从**的颠峰缓过神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许久没有经历滋润的蔡羽绾稍稍压抑的呻吟很**使得阳台上的慕容雪痕和苏惜水好象同样经历了一场临幸。 “无道,今天晚上在西湖上有一场中国南方顶尖富翁云集的宴会哦,柳婳作为特邀嘉宾必须到场,所以我这个可怜的人也必须准备喽,无道一起去好不好,顺比那让慕容雪痕和苏惜水也参加,到时候整个宴会都会震惊的哦。” 被叶无道滋润的格外光彩照人的蔡羽绾在洗完澡后,将近十套华丽晚礼服放在床上,撒娇的拉着叶无道的手臂腻声道。 叶无道笑着帮她挑了一件凸显体态玲珑曲线的红色晚礼服,绿宝石菱形耳坠环绕着白色钻钉,加上那股天生的妩媚魅惑,简直就是个诱惑男人犯罪的妖精!情不自禁的叶无道乘势将她压在床上狠狠“蹂虐”一番后才放开蔡羽绾,让她整理凌乱的袖领和发式。其实如果叶无道不参加今天的晚宴,就算柳婳要去她也未必肯出场这种风月场合,毕竟貌似妩媚诱人的她,心中只有叶无道这个花心大少一人。 苏惜水和慕容雪痕依旧没有刻意打扮,仍是原先的穿着,但是普通的服饰又怎么掩盖得住那动人心魄的天生丽质,尤其是古典如仙的慕容雪痕更是温婉夺目。她依然戴着届时肯定是不合时宜的太阳帽,只是将墨镜换成了小巧的金丝眼镜。 当柳婳这位优雅女人以一袭曲线精致的淡紫色旗袍出现在众人视野的时候,不要说叶无道就算是慕容雪痕也不由感叹柳婳气质的优雅和高贵。那种东方的神韵在起伏的曲线在裙钗间若隐若现,弥漫着东方女性迷人含蓄的深厚女人韵味,皓婉上的珍珠链衬着她典雅气质天衣无缝。 没有谁会否定,穿旗袍的女人不是典雅的女人。 柳婳注意到叶无道贪婪视线重重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尴尬的饿叶无道狠狠在偷笑的苏惜水俏脸上香了一口,惹得苏惜水抗议连连。慕容雪痕和蔡羽绾都是站在她同一条战线上反抗叶无道,气氛终于出现第一次真正的融洽和温馨。 叶无道亲自开着水晶宫酒店外蔡羽绾专门为他准备的新车梅塞德斯-奔驰clk敞篷跑车,价格倒不是十分突出,但是这辆由意大利著名时装设计师乔治阿玛尼亲自设计,在全球仅限量发售辆的跑车似乎并没有投放中国市场,真不知道她是从那里弄到手的。 当他们见到那艘画舫式的古典游船时,异口同声地发出由衷的赞叹!三层的巨大规模镶嵌众多眩目水晶,简直就是一座古代海上宫殿,这比较那些外国的几千万美圆的顶尖游艇特丝毫不逊色。 西湖畔停满了各色豪华轿车,一个个都穿着无懈可击的,用金钱所能买到的最华丽晚礼服,男人们大多是精工细作的丝绸或者天鹅绒西装,女人们则是世界顶级时装设计师们设计的优雅华贵地裙服,举手投足间的豪气和娇艳都有着一种包装过的感觉。 其中不乏穿旗袍的女子,但是在天生优雅高贵的柳婳面前全都相形见拙,要么是姿色平平而且也无法和柳婳这件精致,要么是稍有容颜旗袍却古典不够或者妩媚不足等不够衬身。 在蔡羽绾苦苦纠缠下,叶无道才终于穿上那套笔挺的白色西装,白色的清爽配上叶无道那种贵族式的颓废和优雅,确实具有出类拔萃的效果。加上身边有四个大美女拥簇简直就是嫉妒羡慕死有大批身价过亿的男人。因为慕容雪痕的刻意掩饰和苏惜水的低调出场,大多焦点都聚集在妩媚动人的蔡羽绾和优雅高贵的柳婳身上,尤其是柳婳因为笼罩着亚洲影视天后地耀眼光环更是谋杀眼球。 因为柳婳这个特邀嘉宾的缘故,叶无道一行人得以出现在游船的第三层,一般来说百万富翁在第一层,千万富翁才可以留在第二层,至于家产上亿的顶尖富翁则可以在最为尊贵的顶层赏月品溟。当然有些名人政客可以例外,像柳婳这样的女人自然毫无悬念的置身三楼。 很简单地分配方法却简单明了,其中的残酷却是隐藏在光鲜的外衣之下。 叶无道望着大厅内端着高脚水晶杯四处暧昧**的成功人士,装出一副清纯可人样子接受挑逗地女人,或者静坐畅谈品茶论道……这里的男女都可能在宴席散后上床,因为能够出现在这里的都是不必为生活操劳的人群,只要你高兴随便做什么都可以。 也有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当年自己生日时的宴会一样奢靡而高贵,只是事过境迁叶无道再也没有类似当年接受礼物的那种兴奋了。产生视觉疲劳的他悄悄走出古色古香的大厅来到栏杆边上,柳婳娴熟的进行各种应酬,而蔡羽绾也被强行拉着介绍给各色算不上朋友的朋友,看来她对于蔡羽绾看中叶无道还是有些不满。 苏惜水竟然在这里碰见一位爷爷的故交,在叶无道的示意下和清瘦老人在角落静静的谈论茶道,只是她的全部心思还是寄托在那个走出大厅的伟岸落寞背影身上。 “一个富人百分之九十的财富都是用来炫耀,一个亿万富翁和千万富翁到底有什么差别呢?我们不断追求,不断收敛,不断挥霍巨额财富的意义在哪里?” 叶无道自言自语道,当所有成功者被包装成过着张扬,奢靡生活的一群人时,人们觉得他们缺乏内涵和底蕴,但是其实到底如何叶无道自然清楚,中国的富人正在逐渐摆脱那种俗不可耐的大款粗野气息,走向所谓“低调的华丽,品位的人生”,但是叶无道对此并不感冒,毕竟哟内个钱堆砌出来的排场和华丽都是难脱俗气。只有像慕容雪痕这样洗尽铅华的返朴归真才是真正的品位,因为这个时候她本身就是一种品位的象征。 “进程!快感在于追求的过程而不是结果,这就像无道猎艳一样。”慕容雪痕轻轻靠在叶无道肩膀上笑道。 叶无道嘴角味味上翘,捧着那张因为金丝眼镜而显现不同于寻常文雅可人气质的小脸,凝视着那张娇艳欲滴的红唇缓缓低下头和那灵巧的丁香小舌纠缠不休,怀里的女人是那种缠绵一辈子也不会厌倦的极品美女。 船头立着一对青年男女,赫然是刚刚被叶无道教训的林家公子林朝阳,欧洲高级定制服首席大师设计的银色的西装外套搭衬着黑领结与白衬衫显出别具风格的华丽,而那位女孩更是光彩夺目,身上那传闻价值百万美金的钻石晚装“蝴蝶”让原本就美丽的她有着几乎可以媲美柳婳的风采。 叶无道没有想到在短短时间里,可以这么多次的与这位校友碰面,先是开学时火车上的相遇,再到玉品店的争执,最后在这南方顶尖富翁俱乐部的宴会,世界还真的小之又小。 那个女孩显然也已经看到与往常不一样的叶无道,美眸中闪过一抹诡异和玩味,朝叶无道姗姗走来,至于那位林家公子则出乎她意料的借口有点不舒服匆匆忙忙的走入大厅。 “你是怎么嫩够出现在三楼的?”华丽而高贵的女孩骄傲道,在她看来叶无道这个以往都好似寒骖打扮的普通人是绝对没有理由和机会出现在她面前的。 “世界上有很多钱。” 叶无道皱眉淡淡道,即使不在乎女孩的傲气和不屑,但是本来就是比贵族还贵族出身的他也不是泥菩萨没有脾气。 不过不可否认穿着这身精致华丽钻石晚装的女孩有着自然绝美的容颜气质,就算是见惯美女的叶无道也不可挑剔的赞叹她身材和脸孔的美丽,只是这样的女人就先光溜画一样上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 女孩对于叶无道的回答感到莫名其妙,慕容雪痕淡雅一笑道:“无道的意思是世界上那么多的钱,不可能在一个人或者一个家族手里。” 以往都是用紫色绸带扎起的三千青丝今天换成了可爱青春的马尾辫,加上那副金丝眼镜就算是叶无道也因为气质的巨大改变而有点茫然,更何况一般人呢。果然只是觉得有点眼熟的那个女孩将视线重新放在叶无道身上,有点愤怒道:“不要以为带上皇冠你就是国王,猴子穿上了人的衣服才更显得它是兽类。” 叶无道自嘲的耸耸肩,微笑着摸了一下鼻子,将慕容雪痕紧紧搂在怀里,用眼神该**孩最高的蔑视是沉默。 恼羞成怒的女咳一跺脚转身离开,最后还狠狠回眸了叶无道一眼,只留下那镂若有若无的饿香气见证佳人的身影,天之娇女的她怎么会明白眼前她认定是穷人的青年就是在黑道和商界都是显赫新贵的太子啊! “上流社会?这个与外界几乎绝缘的圈子,有着高贵而傲气的血统?” 叶无道一阵鄙夷冷笑,胜者为王谁管你如何赚钱,所谓的上流社会在叶无道看来,不过是披着虚伪华丽面具的饿一个小丑,抱着慕容雪痕温暖道:“天凉了,我们进去吧。” 在踏进喧哗中的一刻,叶无道眼神募然阴冷残酷,嘴角勾起一抹血腥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