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小别胜新婚 - 极品公子

第六十六章 小别胜新婚

那些人见叶无道软硬都不吃,顿时仅剩的嚣张气焰也消失无终,那个青年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求饶道:“大哥,我只是个做翻译的啊,就算我再龌龊再恶心也不值得你动手啊!” 那副卑躬屈膝的奴才样子让人作呕,脱困的柳婳优雅的走到叶无道身边,虽然血腥的场面真实得令人震撼,但是影视作品中难免有些类似的镜头,久而久之柳婳也就习惯了很多,所以出乎意料她是所有人中最为镇定的,那般典雅的气质无愧世界影坛赠与“东方最优雅女性”的称号。 柳婳望着这位据蔡羽绾说是太子党精神领袖的青年,想到刚才那股无与伦比的自负,她心里涌起一阵阵浓浓的失落,好像是觉得自己以前的那些轻蔑和不屑都没有了根据,心里空荡荡的让人抓狂。 叶无道当然知道这位日本三菱重工株式会社的副社长的分量,作为日本最大的军工生产企业的三菱重工建造了在海上自卫队几乎一半的潜艇和三分之一的驱逐舰,零三年自防卫厅接受的军工订货额高达亿日圆! 现在就算是飞速发展的神话集团也无法抗衡庞大的三菱重工,除非将整个亚洲的叶氏企业集团联合起来才有可能在商业上对抗三菱,这一点并非夜郎自大的叶无道自然十分清楚,但是他既然敢将黑道魁首山口组织玩弄于股掌之中,又怎么会把区区一家白道企业三菱放在眼里! “我想其实应该在泱泱华夏国门立一块石碑----东瀛倭寇与狗不得入内!” 叶无道并不是那种要踏平日本岛杀光日本人的愤青,对于他来说,与其放在嘴上狂热地呐喊,远不如苦心经营企业真正的挤垮日本工商业来得有意义。但是他此刻也是极尽嘲讽之能,可见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无法抑制的地步。 轻轻拉起柳婳柔嫩无骨的小手,叶无道回首望着摆放两具尸体地优雅房间,叹道这份雅致被糟蹋的实在可惜了。 那个原本卑微猥琐的青年等到确定叶无道已经远去,站起身眼神阴沉不定。身边的那位官员用日语恭敬道:“少爷,这次事件需要向社长汇报吗?” 和刚才那副奴才像炯然不同地青年冷冷道:“这件事情不需要惊动我父亲,先派人去查清楚这个青年的底细,如果没有什么大的背景就给我干净的灭了。要是有点来头的话就暂且缓一下,毕竟中国人是有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另一位中年人忐忑道:“这个人似乎有点棘手,是不是联系一下国际杀手组织或者和本地的黑榜交涉一下,毕竟我们三菱重工株式会社最好不要亲自沾惹黑道和杀戮。” 气质转变为冷漠阴冷的青年给了那个中年人一巴掌,那个中年人没有任何的愤怒相反马上低下头,身为三菱中国区总裁的他面对社长二公子的他绝对不敢有丝毫的不满,因为这个二公子的乖僻在整个日本都是赫赫有名的。 日本有一太子四少爷一说,这位刚才毫无尊严跪在地上的青年就是四少爷其中之一----拓本润日,作为三菱重工这个庞大跨国企业地顺位继承人,他有着太多值得炫耀的光环和身世,生母是日本最古老家族的女人,有着极为神秘的背景,这一点是他比他大哥更为显赫的重要原因! “今天晚上据说在西湖上有一场上层人士的聚会,届时我会和几位朋友谈点交易。传闻亚洲影视天后柳婳也会出席这场顶级富人的晚宴,不知道到时候会有怎样的绮旎风采,对了。刚才那位女人真的很像柳婳吗?” 拓本润日这位全日本闻名的花花公子邪笑道,刚才只顾着**没有怎么动手,看来亏大了。对于刚刚依靠《天下》在亚洲如同摧残烟花绽放闯入全球视野的柳婳这为花花公子自然有一定了解,但是就像化妆掩饰过慕容雪痕站在苏惜水面前后者一时间没有认出一样,这里并没有人认出刚才被自己“调戏”的大美女就是柳婳本人。 “少爷,确实很像,而且是十分貌似九分神似!称得上是绝世美女了,少爷是不是……” 刚刚在死亡边缘荡悠了一圈地家伙,又死心不改的奸笑道。方才虽然没有怎么占到便宜,但是那女人娇艳的容颜却让他食指大动,这样的极品女人要是能够在胯下娇喘逢迎那时怎样的喷血场面! “嘿嘿,要是有个这样的美女犬确实不错哦,最好加上那个真正的柳婳两女一起伺候少爷,那就比姐妹花还要来得刺激精彩了。”在中国政府成功打入内部的那个肥胖日本人淫秽道。 拓本润日嘴角浮起一抹会意的邪笑,只是心里一想到那个冷酷青年就像吃了一只苍蝇般难受,死几个人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但是那个青年的狂傲让他极为不爽。一向只有自己狂傲别人的自己这次竟然被别人足足狂傲了一回,下跪这种事情在从小就被母亲灌输胜者为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思想的他看来更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什么狗屁二少爷,不过就是可以帮自己顺利泡到明星美女的玩意。 想到晚上在西湖上的宴会,他的心情又稍稍好了一点,毕竟又是一个采花的大好机会,中国女人比起顺从的日本女子,别有典雅和韵味,让感到极大新鲜感的他深深着迷。 叶无道和柳婳走出房间的时候,后者不自然的挣脱开被拉住的小手,脸上的红晕动人娇艳,身为亚洲影视天后的柳婳当然不是那种没有牵过手亲过嘴的小女孩。因为职业需要有些时候需要适度地激情戏,但是叶无道的接触还是让她芳心大乱,她偷偷望了一眼眉头微皱的叶无道,发现自己内心的那份固执渐渐出现了一丝柔软,但是也仅仅是一丝而已。 刚才的那番场景和《天下》中那位率三千铁骑寒羽拒敌百万于千里地青衫书生在乱军中依旧弹奏恋人所谱《兰陵梦》是多么相似! 回到慕容雪痕那间雅厅,焦虑的蔡羽绾拉着柳婳问东问西,柳婳只是微笑着摇头不肯说什么,叶无道朝捧起一杯清茶的慕容雪痕和略微幽怨的苏惜水微笑示意不用担心。刚才没有杀干净一来是因为柳婳这位娇滴滴地大美女在场不想场面太过血腥,二来一旦杀光了就没有人收拾残局最后还是需要自己动手,这样还不如留那几个败类几天活命时间慢慢玩。 随后蔡羽绾神秘的将叶无道和众女带到建国路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踏入金碧辉煌的大堂摸索有服务人员见到蔡羽绾,马上走上前微笑道:“欢迎董事长!” 蔡羽绾朝诧异的叶无道作了一个俏皮的鬼脸,笑道:“这是完全依靠飞凤集团实力购买的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哦,这家水晶宫大酒店虽然接手前因为经营不善而长期处于亏损,但是我有信心在半年内让它成为杭州乃至浙江的顶级酒店!嘿嘿,无道,加上两家即将投资地五星级酒店那就是三家喽,而且我还有惊奇要带给无道哩!” 将飞凤集团成功模式复制到水晶宫,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至于能否成功就看蔡羽绾手下的那批经理是否能够胜任了。 在蔡羽绾的带领下有行人来到一间粉色调地总统豪华套房,柳婳的房间则在隔壁。苏惜水跑到阳台上去看风景去了,慕容雪痕则紧随她适时地联络感情,加上柳婳也回到自己房间,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含情脉脉的蔡羽绾和同样欲火撩人的叶无道。 等到所有人都忙着自己的事,也抱着蔡羽绾坐在沙发上,今天有袭孔雀蓝低领流苏边礼裙的蔡羽绾格外妩媚动人。丁香轻吐地她散发撩人的魅惑,纤手轻轻捧住叶无道的脖子倾诉衷肠。 慕容雪痕和苏惜水两女微微红晕的望着窗外地城市现代景色,却都有点漫不经心和心不在焉。毕竟知道离自己最多十米远的地方一对男女正在做那种羞人的事情!而且那位女性还是方才就在自己面前笑语嫣然的美女,男人更是自己深爱的情侣,其中的百般味道恐怕只有两位古典美女自己知晓了。 “没有想到无道竟然能够将蔡羽绾和飞凤集团一并纳入怀中,呵呵。古人爱江山不爱美人的惆怅在叶无道面前简直就是一文不值哩。”慕容雪痕笑道,只有这份灿然的笑容里也有佳人幽怨的成份。 “你难道不会吃醋吗,我想就算无道再优秀能够拥有一个慕容雪痕就已经是很知足了,但是他似乎没有停止追逐花花世界脚步的意思哦。” 苏惜水疑惑道。慕容雪痕的雍容大度和超然气质自然毋庸置疑,但是身为女人的她实在不明白既然嫉妒是女人的天性,那么为什么慕容雪痕还能做到那么释然,是因为不爱叶无道吗?这一点绝对没有可能!吗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我和无道是从小就生活在一起的恋人,可以说我了解无道比他了解自己还要多,爱情本来就是一个潘多拉魔盒,每一个女人有自己的爱情,对于我来说爱一个人很简单,就是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他!” 体轻气韵卓越窈窕的慕容雪痕仰首望着天空略微惆怅道。 苏惜水再没有说话,沉默笼罩着两个优秀的女骇。 “羽绾的身体比以前更水润熟蜜了!” 叶无道抚摸着蔡羽绾那比丝绸还滑腻的皮肤,从耳后的雪白的颈间游移顺着大理石般的肩头滑进领口触及那温润的双峰,一双小巧玲珑的殷红两点,也因为强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从手指转来的舒服让叶无道不禁呻吟一声,这简直就是上天的完美艺术品! “无道,你很长时间没有疼羽绾了哦” 蔡羽绾忘情的扭动娇躯迎合叶无道的坏手,那两弯悠悠的上弦月暧昧的照耀着邪美的爱人,嘴角上扬想朱红色的下弦月,双颊微红浅笑的酒窝让叶无道**暴涨,俯首矿热的温住蔡羽绾那嘴角最为撩人的美人痣,双手的动作也更加粗野。 叶无道最后手忙脚乱的脱下蔡羽绾的黑色高跟鞋,浅褐色镶绒球的细鞋带系在脚上,将她那双白皙精致的脚衬得很醒目诱人,叶无道坐在正将那双精美的小脚丫捧在手中慢慢把玩,邪笑道:“羽绾,想我的时候你会干什么啊?会不会自己帮自己解决啊?” “不告诉你!” 蔡羽绾眨巴着那双宛如秋水般迷人的眼睛娇喘道,肤色美在于细腻光泽,摸起来有天鹅绒之感,而蔡羽绾就是这种看上去颇为健康的肤色和质感。 叶无道邪邪一笑,突然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扯下,神秘花园展示在眼前,诱人湿润的黑色绒毯展开在饱满的沃谷上方,饱满的缝隙和肥润的花瓣散发出惊人妩媚的气息,那一片贝壳和从内露出的一点点嫩红的舌尖,这副绮旎艳景让叶无道痴迷得深陷不可自拔。 “无道,我们去房间好不好?” 叶无道点点头笑意蛊惑地抱起姿势撩人的大美女走想布置充满浪漫和温情的精致卧室。能在这份温馨氛围中临幸久未滋润的美人确实是人生一大美事,尤其是在阳台上心照不宣的两女间接“在场”的情况下更是为这一次**添加一分异样的刺激和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