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卑微的下场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五章 卑微的下场

叶无道一只手在蔡羽绾的修长**上肆意游走,而另一只手则在轻轻摩挲苏惜水的纤手给予慰籍,这就像是一场周旋在三人之间的三国博弈,而叶无道凭借那轻佻的笑容和娴熟的挑逗八面玲珑游刃有余。 蔡羽绾低下头从鼻中逸出轻微的呻吟,那成熟丰满如暖玉的身体太长时间没有经过爱人的抚摸和滋润已经变得极为敏感,尤其当叶无道作恶的手撩起裙角伸入那片芳草茵茵地时候,蔡羽绾的眼眸因春意盎然,酥胸起伏渐渐幅度加大。 柳婳似乎不满叶无道那付得意的“丑恶嘴脸”起身说要出去一下,慕容雪痕颇有玩味的望着那位亚洲影视天后的美丽背影,她从包里轻轻拿出一套茶具开始为叶无道泡茶,嘴角洋溢着会意的微笑,是女人就最好不要太靠近叶无道,没有女人可以轻易的摆脱那种放荡,沧桑和颓废的魅惑。 “羽绾,听说过南方林家吗,这次神话集团进军浙江市场恐怕会受到它的百般刁难,因为我已经向它下了战书,一年之内是鱼死网破还是惟我独尊就看飞凤集团的这第一步扩张成败与否,所以除了应付正面的商场角斗,还必须注意有人背后放冷箭,集团的具体流程最好能有一个大致的把握。” 叶无道随意道,拥有百年历史的中国南方商业世家对于他来说并非神圣不可亵渎。 蔡羽绾微笑着点头,今天的飞凤集团已非昔日阿斗,拥有神话集团强大资金支撑和太子党黑道庇护的飞凤集团正在以同神话一样的惊人速度扩张,杭州这一战她必须拿下,为了叶无道,也为了自己! “鹬蚌相争的神话集团和林家会不会给别人渔翁得利的机会呢?毕竟瘦四的骆驼比马大。百年根基的林家虽然这几年一蹶不振,但是就我所知林家背后具有复杂地关系网。现在的神话集团就如同正在崛起的中国,林家就像台湾,不是不想打而是有些投鼠忌器,毕竟关键时期的每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更何况现在的你还处于强龙斗地头蛇的尴尬局面。” 父母从政地苏惜水对于浙江的局势了如指掌,这番话虽然有点反驳叶无道的意思,但是她还是尽量委婉说出来。 叶无道皱眉没有说话,向来以自我为中心的他,虽然不会介意苏惜水的否认,但是终究会有些阴冷,手上的饿暧昧动作不自觉停止,铲除林家势力并非像苏惜水那般困难,因为太子党的势力已经超出她的想象,只是有些手段他不想让自己的女人知道罢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林家昔日威势大今朝必然有余力,这是一种类似权力的惯性,狡兔都有三窟更何况偌大的百年世家,无道没有必要封死所有后路惹得狗急跳墙,我想很快林家就会有人来低调认错赔罪,无道不妨来一个暗渡陈仓表面示好,暗地里该做的依旧进行,力求届时打蛇打七寸,一击毙命!” 慕容雪痕给叶无道倒了一杯格外浓韵香醇的茶,精致的茶杯让旁边识货的两女叹为观止,她们同时被慕容雪痕这种温柔似水中却蕴含锋利精华的气质所折服,这番话要是被林家的人听到一定非吐血不可。 叶无道微微一笑,品尝了一口香韵扑鼻地清茶,突然眼神一变,略微焦急道:“柳婳怎么还没有回来?” 蔡羽绾也是脸色微变,柳婳不是那种不辞而别的人。而且在杭州除了自己她几乎没有熟悉的人,心中顿时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毕竟以柳婳目前的超级身价就算是绑架也绝不是没有可能,而且她的影视迷遍布全球,万一哪个不理智的男人冲动……蔡羽绾已经不敢再想象下去,她无助的望向轻尝清茶眼神却凌厉无比的叶无道,她已经习惯在这种时刻依赖那坚实的肩膀。 “无道出去看看吧,我们在这里等你,这茶没有你在喝了也乏味。” 慕容雪痕轻声道,那舒缓的语气却真实让人感到安心,苏惜水偷偷望着那绝美的容颜发现连自己也沉醉在她的超然魅力中,在商场混迹多年自然比苏惜水成熟的蔡羽绾也稍稍镇定了一些,她心中对慕容雪痕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叶无道嘴角淡淡笑意走出他们的雅间,在经过一间微开的房间的时候,猖狂淫裘的笑容充斥耳畔,其中微不足道的灵动嗓音让他眼眸中的阴沉恐怖,他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推门而入,无奈感叹世界上找死的人为什么就那么多呢? 被四五个醉醺醺男人围在中间的柳婳,神色愤怒但是没有丝毫的慌张,极力抵挡那些猥琐男人手脚上的占便宜,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现在因为羞愤而粉颊通红的柳婳别有一番楚楚韵味。 “怎么那么像那个什么《天下》的女主角呢,叫什么来着?杭州果然是个美女产地,就像昨天的那一对姐妹花,啧啧,不错不错,虽然不懂情调哭哭啼啼了半天,不过那个紧凑的感觉就是欲仙欲死啊……” 操着生硬的矮小男子醉意朦胧道,身边的男人都是淫秽的大笑不已,叶无道眼神愈加冰冷笑容越加灿烂,竟然有日本人在场,今天想要不开杀戒都是难事了。 “社长,你别说,这妞还真像那个亚洲影视天后柳婳,这次赚大了!昨天社长刚替那两个嫩雏开苞,今天就有这种绝品货色送上门,果然是艳福齐天啊!” 那个矮小日本人身边的一位英俊却淫邪青年暧昧的献媚道,他的目光一直在柳婳丰满完美的胸部流连,其他几位欲求不满的中年人也许是等得不耐烦了动作渐渐粗野,柳婳在挣扎中那件精美的丝绸刺绣上衣被扯开了一根缎子,春光咋泄的瞬间让这群色狼**大涨,恨不得立马扑上去快活一番。 见到叶无道修长身影的柳婳,坚强的眼眸出现一抹自己也不知道的脆弱,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她恨自己的不争气狠狠擦了一把眼泪,瞪了叶无道一眼木匠他嘴角的笑意误认为对自己的嘲讽,她不知道叶无道越是愤怒时,笑意越灿烂,这些不知死活的猪头有大麻烦了。 “和这些畜生动手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要是被那些死在自己冷锋之下的黑榜高手知道,一定死不瞑目吧!” 叶无道在纵欲过度而脸色苍白的青年注视下,微笑慢慢走到那位最为淫秽的中年人身后,扭住脖子不等莫名其妙的家伙发出声音微微一折,颈椎骨瞬间碎裂,一条卑微肮脏的生命就此消失。 那个吓得面无人色的青年骇然的望着脸上笑意昂然的叶无道,惊呆地说不出话了,在这种场合闹时已经是天方夜谭,眼前这个孤傲的青年竟然旁若无人的杀人!难道他不知道杀人的下场是什么吗?而且这位倒在地上阳根因兴奋而依旧挺立却死不瞑目的中年人可不是一般人物! 其他那些猥琐男人也都因为惊吓而酒意全消,角落唯一没有参与猥亵行径的博爱表模样人物在一位气急败坏的中国官场人物的眼神示意突然发力,力图将叶无道一举擒下,他知道眼前的青年绝非表面的那般文雅客气,这次动手他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已经使出全力。 募然这位见过无数世面甚至给中央领导做过保镖的退役特种兵发现自己的腹部一阵冰冷,眼前的那张英俊却邪魅的脸孔是那么的嗜血,尤其是眼中的笑意是那么不屑和鄙夷,只听冷峻青年冷冷说了一句“下辈子不要跟错人”,这位特种兵颓然的倒在地上,不敢置信的死不瞑目! 叶无道从保镖的腹中抽出鲜血淋淋的右手推开他,从桌上拿起一叠餐巾纸擦拭血腥右手,微笑道:“可以说明一下情况吗,如果理由充分毛窝可以少杀几个哦!” 那位战战兢兢的青年口齿不清哭喊道:“大哥,这和我无关啊,是我们社长上厕所的时候见到她,便强行拖进房间的,我们只是想和这位女士开开玩笑而已,没有其他意思,绝对没有!” “你知道你杀的人是谁吗!他是日本三菱重工株式会社的副社长,这次是准备在杭州投资建设全国最具规模的汽车制造车间,不要说三菱集团不会放过你,就算是浙江政府也不会视而不见,你就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外强中干的那位大腹便便的官员模样的中年人心虚喊道,自己作为这次投资的牵线人自然无法置身事外,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重重治罪眼前行事诡异的青年。 叶无道扬起一个愕然的微笑,扔掉手中沾满鲜血的餐巾纸,注视着那群全部两股战战的“大人物”冷笑道:“理由不充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