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四女碰面 - 极品公子

第六十四章 四女碰面

神灵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给凡人仰视和崇拜的理由,而那位已经习惯被尊敬和奉承的大师显然没有想到有青年这么**裸的反驳,毕竟姜还是老的辣,修养确实深厚的他缓住气喝了一口香醇的龙井茶,微笑道:“此话怎讲?” 叶无道微笑着摇摇头,竟然再次坐了下去,那笑容丝毫不比台上大师的那份沉稳和温醇逊色,就像两只狐狸的对视。 叶无道眼神玩味的望着前面角落缓缓起身的女孩,嘴角的笑意极为魅惑,因为自己在发言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愤愤不平的她了,君子有趁人之美所以干脆将这种无谓的风头让出来,毕竟万一有人认出慕容雪痕这位天之娇女,难保不会出现什么暴动之类的校园惨案。 “儒教等同于儒家是先生致命的错误!儒家核心是‘敬天法祖祭社稷’,本质趋势如先生所说维护封建秩序,但是崇尚‘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渊博儒家涵养却要远远大于狭溢的儒教,如果真的要下一个定义,那就是儒教是儒家这棵入云大树上生出的一颗毒瘤,因咽废食岂不可笑?” 叶无道望着那张在喧嚣中格外平静的脸孔,感受那份处世不惊的清静淡泊,原本浮躁的心境瞬间祥和,体会到叶无道变化的慕容雪痕注视着那位看似平凡的女孩,笑道:“很优秀的女孩子哦,那种宠辱不惊闲看花开花落的气质很像姑姑。” “她是第一个和我谈论《韬略》的女孩子。” 叶无道笑着注视那位图书管理员,这个女孩还真的很有意思,捏着两女地鼻子笑道:“西方启蒙思想也曾是反宗教,反神学的,从孔德到马克思的人文思潮都宣扬上帝过时。尼采甚至说‘上帝死亡’,儒家精髓不是这些尚未登堂入室的所谓‘大师’所能领悟的,我见过真正算得上窥其门户的也就那么几位老古董了。” 那位精通国学和基督教义的大师沉默不语,脸色难堪,这样的反驳几乎是推倒了他的一切信仰和学术根基,简直就是被批得体无完肤,可是更加让他无奈的那位女孩子,难平淡语气就像是在述说花要开花要落这种事情舒缓,让一向以雄辩著称的他也有一种有力无处打的感觉。 随后女孩的旁证博引更是将那位台上的大师反驳得无话可说,再也保持不了那副镇定字若的神态,额头的冷汗直冒,手帕也是拿得颤颤巍巍。 叶无道没有兴趣再看那副狼狈姿态,拉着慕容雪痕和苏惜水挤出人群,没有发现那位外貌并不突出的灵动女孩回首深深望了一眼叶无道,眼睛里交织着欣慰,还有失落。 “李敖的神州文化之旅曾经说过‘汉唐以来未有地盛世’无道你这么认为吗?”苏惜水淡淡问道。因为慕容雪痕在场,她始终无法像平时那般撒娇讨好,就算是自己的偶像,对于爱情这样珍稀品她还是无法做到像慕容雪痕那般坦然。 “这就涉及到一个中国的文化困境问题,关于这一点我有过比较深入的研究,因为神话集团未来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就是围绕这一点作功夫,不过这点要是真正展开我就要讲一天也未必讲得透彻……” 突然叶无道接到一个电话,挂掉后笑道:“午饭有着落了,西湖边上的烟云餐厅哦。” 慕容雪痕和苏惜水自然知道叶无道所谓的“比较深入研究”的分量,钢琴,学业和游戏棋类这些随手玩玩就已经惊世骇俗的他,一旦“深入”,而且还用上“研究”!其中的味道就很值得期待了。苏惜水疑惑道:“你在杭州有认识的人?”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叶无道神秘道。其实他心里已经开始琢磨怎么应付这个难堪的局面了,蔡羽绾已经到达杭州,而且更加头疼的是柳婳那个对自己向来不满的中国女一号也会在场,一个苏惜水就已经让柳婳怨言无数,就算慕容雪痕足够优秀,以柳婳的性格也一定不买账,虽说自己不会怎么介意她给自己强行戴上不学无术花心无情这些帽子,但是到时候她一旦对慕容雪痕和苏惜水持有敌意,问题就有些棘手了。 女人之间的战斗往往就是因为一个男人而引爆,这顿饭叶无道了不敢有丝毫懈怠。 当叶无道和两位大美女踏进这座古色古香的餐厅,就被周围不做作的古典韵味氛围所吸引,墙上的水墨画的便是西湖美景图,难能可贵的是笔法颇为轻灵,和江南韵味的温醇极为紧贴,叶无道断定这一定是女子所作。 “你这是姗姗来迟哦,是不是应该罚酒呢?” 今天的蔡羽绾一袭孔雀蓝低领流苏边礼裙,纤细雪白的脖子里那条精致钻石项链为本就风韵撩人的她增添一搂妩媚,手上那只老坑玻璃种的翡翠手镯色泽纯美无暇,绝对是翡翠中的天价极品。 她无所顾忌的拉起叶无道的手,朝慕容雪痕和苏惜水两女灿烂一笑,其中的示威意味不言而喻。叶无道望着脸色微变的苏惜水和依旧平淡似水的慕容雪痕,感叹不已。女人啊女人,你们是多么让人着迷的艺术品! 上帝这个有些粗心的老头,些许的曲笔和误差居然句创造出如此瑰丽多姿的女人世界。 “我叫蔡羽绾,神话集团产下飞凤集团总裁,最近将要在杭州进行酒店餐饮投资,很高兴认识你们。” 蔡羽绾示好地朝两人伸出手,对于从未天真到要独占叶无道的她来说和叶无道的其她的女人见面是早有心理准本,所以举止表现都堪称典雅完美,相比之下苏惜水的脸色就有些黯淡和尴尬。 “我叫慕容雪痕,很高兴认识你。” 慕容雪痕摘下墨镜淡雅道,纤手轻轻抓住苏惜水略微冰凉的小手给予安慰,她原本就让人惊叹的古典气质在此时更是一显无遗,苏惜水也瞬间恢复平静嘴角浮起一抹不曲的笑意,她怎么能够未战先降呢!这个时候她不由感谢在这种紧要关头给自己勇气的慕容雪痕,这样的女人确实应该拥有更多的资格获得叶无道的青睐! 柳婳没有想到这位精致玲珑的女孩会是风头盖过自己的音乐大师慕容雪痕,怪不得那么眼熟,原本以为蔡羽绾这位完美女人一定可以轻松占据上风,没有想到竟然是连自己这个自恃清高的女人也不得不赞叹的慕容雪痕! 她不禁有些担心蔡羽绾,没有想到竟然现代还有“后宫争宠”这种情况,但是柳婳发现蔡羽绾并没有想像中的沮丧,这让她十分不解,难道自己爱人也能够分享? 他们的雅间在二楼,窗外正好是烟水蒙昧的西子湖,吃饭吃得是三分心情,叶无道忐忑的心情稍稍有些放松,虽说并非一帆风顺但是也波澜不惊。 接下来这个位置安排也是颇有一番研究,慕容雪痕这位青梅竹马的玩伴本来是最应该坐在叶无道身边,柳婳自然不会去争,而蔡羽绾和苏惜水这两位美女谁坐在叶无道身边就十分值得玩味,两女怎么可能大度的让出位置,在饭局即将进入僵局的时候,慕容雪痕让出了自己的位置才避免这场小规模的硝烟。 “无道,你还是接着说说看,怎么让中国的文化困境和你的神话集团挂钩吧?呵呵,要简单直白一些哦,我可不想象以前讲解《易经》一样深奥晦涩。” 慕容雪痕见叶无道这个家伙只顾狼吞虎咽,其她三女也是默不作声,气氛并不怎么融洽,率先打破沉默。 “所谓的文化困境是指社会发展进程中民族文化的一种迷失和困顿状态,秦皇汉武盛唐强清的中国曾经站在世界的颠峰,但是这个儒家文明圈的泱泱大国在近代却是备受屈辱,巨大的落差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调整心态的!” 叶无道吞咽着精美的食物极不文雅道,接过苏惜水和蔡羽绾同时递过来的两张纸巾。 擦擦嘴。 “中国百余年来的文化变革主要是一个回应西方的痛苦历程,也是一个丧失和重构文化自信的过程,韦伯的西方论和儒家复兴这‘二元对立论’争争吵吵了将近一个世纪,我个人觉得国粹派那种儒家是中国文化根本出路的观点很精辟,这不是个人的民族主义作祟,而是诸多事实证明。” 苏惜水这位古典文学高手自然对这写知识信手沾来,慕容雪痕微微点头,蔡羽绾和柳婳也是略微惊讶这位婉约女子的谈吐。 “但是你如何将此和神话集团拉上关系呢?”苏惜水好奇道。 叶无道自信道:“拥有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中国文化精神将在中国经济政治方面的崛起变得更加雄辩,神话集团要做就是顺应潮流做中国文化的输出企业!像雪痕的巡回演出,蔡羽绾正在挖掘中的中国饮食的精髓,以及我接下来一系列的动作都将或多或少和这一点挂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