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演讲争锋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三章 演讲争锋

清晨醒来的时候,夹在两女之间的叶无道嘴角呈现一种得意的微笑,一只手放在慕容雪痕的酥胸上流连不已,另一只手则在苏惜水的腹部纵意花丛,这种偎红依翠的艳福可不是每一位男人都能够享受的。 慕容雪痕偷偷整理凌乱的衣服,在天亮前她就已经悄悄将衣服穿上,昨晚放浪的那一幕让她现在还是心跳不已,叶无道在熄灯后就饿虎扑羊般将苏惜水压在床上,然后就是脱衣服和身体磨擦的呻吟,开始苏惜水还有些挣扎但是最后就上演了一场让慕容雪痕面红耳赤的激情戏,因为是在黑暗中减少了羞耻感再加上苏惜水很久没有和叶无道亲热最后显得十分主动,后来叶无道就放开娇喘不已的苏惜水,转而侵犯不知所措的慕容雪痕。 三个人都是第一次在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所以都很兴奋,黑暗中的娇喘和呻吟无疑是效果极佳的春药,慕容雪痕虽然表现的十分含蓄,但是出人意料的足足获得三次**。 三人除了脸皮奇厚的叶无道外,两女都是粉颊通红。毕竟昨晚发生的这种事情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够遇到的,更何况是慕容雪痕和苏惜水这两位古典女子,但是气氛却获得了奇异的和谐。 没有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没有暗流涌动的争风吃醋,一位不一样的男人和两位不一样的女人上演了一场,虽波澜不惊却别有韵味的“三人行”。 叶无道穿好衣服,慕容雪痕已经将服务员送来的早餐准备好了。苏惜水洗漱完毕后就满脸崇拜的注视着自己梦中的偶像忙碌,其实从昨晚略微晕沉的发现慕容雪痕从暧昧的**再到早晨的问候一切都像是在做着一个荒诞却诱人地绮旎春梦,自己的偶像浸染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为自己打理早餐?! 叶无道吃着早餐,笑道:“惜水,你认为雪痕在台湾举办钢琴演奏是否能够为我赢取一定的政治资本,为我日后踏足政界捞取话语权和资力?我想以雪痕的人气在台湾掀起一场大陆热应该不成问题吧?” 苏惜水了然于心,缓缓思考道:“无道是想通过类似‘乒乓外交’地明修栈道来个暗渡陈仓,用慕容雪痕无国界无边界的音乐为日渐僵硬的台海局势注入暖流吗?” 叶无道点头道:“被誉为天使歌唱地音乐确实有这个作用,我届时会准备相应的具体细节策划,比如一些中国古典音乐和思乡音乐作品都会在雪痕手中完美演绎。虽然曾有人说如果五十年内不能够收复台湾,大陆就永远无法完成这个统一梦想,因为五十年后和大陆有密切关系的老人相继老去或者消散,但是我想离家的游子太远也会思根,我就是要让他们找回血脉相连地感觉。” 苏惜水皱眉道:“你的想法具有一定的可行性,但是我觉得募然能够雪痕最好不要沾染政治这种东西。商业和艺术自间还能够寻求一个比较让人接受的平衡点,但是一旦和政治挂钩就会产生一系列地负面效应,这是娱乐圈的大忌!而且我相信政治的黑暗无道一定很清楚,慕容雪痕就算成功也不过是在辉煌的顶峰略微增加一点光彩,但是一旦出了什么问题她的完美形象就会荡然无存,毕竟牺牲一个慕容雪痕对于口口声声为国为民的政客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见风使舵的人我见多了。” 叶无道低头沉思,细细咀嚼苏惜水的独特见解。这番直言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计划,毕竟这个举动在她整个棋盘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他只能步步为营。 慕容雪痕微微点头,她不想尖刀叶无道身边都是花瓶,她希望在他身边地女人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女强人,能够对叶无道的事业有所帮助。苏惜水的表现让她感到欣慰,这样的女孩才配得上自己的叶无道。 苏惜水优雅问道:“无道想要成为红顶商人?” 叶无道笑道:“不可以吗?官商勾结自古就是牟利的终极捷径,做一个现代的胡雪岩也未尝不可啊。现在神话集团可是民营企业不同于以往享受各种优惠待遇的外资公司,现在国家虽然出台相关政策表示扶持民营企业,但是这一理论到实践的过渡时间谁也不知道有多长,与其仰人鼻息,不如自力更生!” 苏惜水停下筷子正色道:“一般来说目前中国民营企业除了最大的软环境之外具有治理结构先天不足,创新能力滞后,人才储备不足,商务成本过高和融资能力缺陷这五大难题。而作为集权式家族管理的叶氏企业和深化集团在第一点上极为成功,完全摆脱了家族控制的弊端,创新能力和人才绝对不是神话的劣势相反是最大的优势!而叶无道之所以想要成为红顶商人无非就是为了解决两者商务和融资能力的缺陷!” 叶无道点点头,苏惜水所说确实命中要害,他的目的就是想要获得更好的软环境。 苏惜水微微摇头道:“我觉得无道是在画蛇添足,很有可能没有从中获得利益反而画地为牢,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政治游戏中想要明哲保身无异于累卵杂耍,这趟浑水不是说无道趟不起而是趟得不值,在这个市场经济渐渐主导一切的社会,无道从政并没有太多给神话集团雪中送炭的效果,相反有点锦上添花的味道,因为你外公本身就具有极多的人脉,加上韩韵父亲的特殊背景和我们家族的势力,无道完全没有必要亲身涉险政界。有些事情最好是局外人才能达到河边走不沾鞋的境界。” 苏惜水这位管理学院高材生经过官宦家族的耳渎目染自然对官场有天生敏锐叶无道对于她这番极为中肯的言论自然不敢掉以轻心,他虽然自负但是决不盲目自大,冷静地分析各种信息和局势是一名投资者必须具备的素质! “你是说这笔投资风险太大,而且收益太小?” “是的,如果说无道在商业上创造一部恢宏的史诗,这就是一处败笔!” 叶无道丝毫没有因为苏惜水的直言不讳生气,没有因为自己的计划被否认和半破产而沮丧,坦然一笑,“吃一堑长一智,听这一番话茅舍顿开啊。” 慕容雪痕娇笑道:“要不我们先去浙江大学吧,反正戴墨镜和太阳帽很难被认出来,我早就想去曾经被誉为‘东方剑桥’的大学呢。” 叶无道耸耸肩道:“随便,到时候失望可别怪我。” 苏惜水盈笑眸子含着动人的光彩,道:“今天有个关于中西方文化冲突的讲座,听说主讲的是精通国学和西方基督文化的大师,总之是一个很有争议的学者。” 叶无道哦了一声埋头吃早餐,慕容雪痕和苏惜水相视一笑,默契而温情。 三人来到浙大校园后,就在苏惜水的带领下来到人满为患的大礼堂,一位精瘦的中年人站在讲台上悠闲自得地端着一杯龙井茶闭目养神,作为相关领域的执牛耳者他有绝对的信心用精辟的言辞向所有人灌输自己的思想,浙大这一站只是全国众多演讲的一个罢了。 叶无道三人好不容易依靠苏惜水的魅力擦占据一席之地,牵着两位大美女纤手的他只顾着吃两女的豆腐,对于台上开始的发言却是漫不经心,和周围浙大学子甚至相关学者的聚精会神形成巨大反差。 当正在慕容雪痕耳边咬着精致耳垂的叶无道,听到那句“中国儒家文化不管是在思想内涵还是精神辐射上都远逊于西方基督文化”时,延伸募然一变,望着台上侃侃而谈的“大师”嘴角泛起不屑的冷笑。 “论语《述而篇》有云,子不语怪,力,乱,神,主张对神明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相反西方文明则要求人们不断地追随和信仰上帝,而且对上帝越虔诚,正义的力量就越大,正是这种信仰铸就了美国短短两百多年创造出惊人辉煌的基础!儒家尽管是认识到神明而且竭力推行仁爱,但是它们的出发点却是维护封建顽固体制和君君臣臣的封建统治秩序,这一点从儒家‘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便可以看出来!所以鲁迅等文学大师将儒家文化斥之为‘吃人文化’!” 大师的这番话引起轰然大波,一时间窃窃私语争论辩驳者无数,但是声音在这位学坛泰斗面前实在过于没有底气。 “二十一世纪的第一年就是由塞尔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引发文明对话年,宗教间的矛盾以及各教派内部的矛盾,这种凌驾于经济和政治的斗争形态将上二十一世纪的主旋律!不了解宗教,一个国家就要崩溃!作为拥有五千年悠久文明的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点!” 叶无道在众目睽睽中站起身正视那位大师缓缓道:“你的论点基础就是一个荒诞可笑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