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三人世界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二章 三人世界

叶无道抱着醉醺醺的苏惜水来到慕容雪痕订的酒店房间,进房后慕容雪痕马上拿来湿毛巾帮“情敌”擦脸,醉意阑珊的苏惜水摇晃着脑袋想要挤进叶无道的怀抱,逃避那份会让她清醒的冰凉。 叶无道只好接过毛巾亲自擦拭苏惜水嘴角的酒迹,歉意朝慕容雪痕微微笑道:“你昨晚没有睡觉,今天坐车的时候也没有睡好,要是累了就先睡吧,惜水就由我照顾好了。” 慕容雪痕摇摇头依偎在叶无道边上,凝视着那张憔悴消瘦的俏脸道:“这个女孩一定很优秀吧,这次因为我一定受了很多苦,早知道就应该让她和我一起去千岛湖旅游散散心。” 穿着浅褐色流苏边低领晚礼裙的苏惜水伸手紧紧搂住叶无道的脖子,皱眉嘟囔道:“无道,我好热,你帮我脱掉裙子好不好,今天我一定不会害羞,一定用嘴巴帮你解决……” “我先去洗澡,等一下就由你帮她洗吧,要记住怜花惜玉哦。”慕容雪痕轻轻拧了一把尴尬的叶无道走进浴室,她知道叶无道绝对不允许她的身体被任何人接触或者看见----即使对方是女人! 叶无道静静凝视苏惜水消瘦的脸孔,等到慕容雪痕洗完之后他脱下那件复古的流苏晚礼裙,抱着几近**的苏惜水走进浴室,等到清水浇注在粉红娇躯上的时候,苏惜水才缓缓醒来,刚才酒吧的一幕幕马上记起,望着眼前朝思慕想的人,再也忍不住痛苦开来。 慕容雪痕坐在床边望着那件流苏晚礼裙,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娇羞道:“幸好不比她小。” 叶无道抱着星眸微肿的苏惜水走出浴室,原本以为只有叶无道在这间房间的苏惜水募然发现还有人,吓得赶紧钻进他的怀里,可爱的就像一只将头埋进沙子的鸵鸟。苏惜水身体在叶无道怀里微微颤抖,**地她第一次在叶无道以外的人面前展露,听见慕容雪痕善意的笑声,她终于敢伸出小脑袋去看那个身影十分熟悉的女孩。 看见那绝世容颜的一刻,苏惜水第一次有自卑的感觉,因为此时站在她面前的是被誉为月亮女神阿尔弥斯的女人,那一曲“红豆生南国”的《江南烟雨》水墨晕染出一副江南细雨润如酥的轻灵意境,那一曲“竹影扫阶明月印潭”地《天籁》,呖呖释放似水流年的飘渺幻境,那一曲“执子之手与彼携老”的《轮回》…… 苏惜水一直以为像慕容雪痕这样的女人应该清心寡欲一生不食人间烟火一辈子的女人,但是她没有想到慕容雪痕竟然会和叶无道在一起,虽然震惊却又感到奇异的协调感。 “你好,慕容雪痕。我是苏惜水,最喜欢听你地曲子。尤其是《天籁》。”苏惜水脸泛红潮带着浓浓的羞意道,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偶像面前**身躯,这让她恨不得挖地洞钻下去。 “很高兴认识你,经常听无道说起你。果然和我想象中的‘美人之容貌兮,香培玉簪;比美人之态度兮,凤舞龙翔’相差无几呢,无道眼光果然不错哩,这么好的女孩子也能骗到手,以后要是他欺负你就告诉我哦。” 慕容雪痕绽放一个灿烂的笑颜,将自己的一套衣服放在床上后,走到阳台望着灯火阑珊的现代都市夜景。 她不是无欲无求的神或者是世人想象中的仙女,她只是一个傻傻爱着那个有点花心有点堕落有点非凡男人的女人,一样会吃醋或则思念,苏惜水不管从任何方面都无可挑剔,最重要的是苏家在浙江以及中国南方的势力。慕容雪痕不会放过任何有利于叶无道的有利因素,哪怕自己会受到伤害! 等到慕容雪痕进去的时候,粉颊红晕的苏惜水还是垂首不敢见人。叶无道将眉宇间淡淡忧愁的慕容雪痕搂在怀里,没有说话,这本来就是一个尴尬的话题,虽说只有一层纸,但是由他捅破的话就会变味。 “雪痕,我去欣赏你的演奏了呢,可以给我一份亲笔签名吗?” 苏惜水打破沉默道,嫣红的双颊浮现羞涩,格外楚楚动人。只是垂下的眼眸中藏着一抹复杂的心思,这样的女人才是叶无道这中玩世不恭浪荡子的真爱吧,自己绝对无法栓住他这种拥有气吞八荒惟我独尊野心和抱负的男人的心。只有慕容雪痕那样完美的女人才能与注定飞龙在天的叶无道相匹配,一股浓浓沉重的失败感在心中涌起,使得那抹笑颜有着凄婉的韵味。 叶无道贪婪的凝视两女的绝美容貌,虽然苏惜水在已经可以称作真正倾国倾城的慕容雪痕面前稍逊一筹,但是从肌肤的柔嫩,身材的玲珑曲线,气质的典雅温婉各个方面都是上品中的上品。 两人的精致玉足都圆润媚人,像是玉质玛瑙雕琢而成,慕容雪痕的稍稍雪嫩小巧一些,而苏惜水的略微丰盈则另有一番动人韵味。 “其实我不介意你是无道的女人,真的!虽然我也希望能够完整地拥有无道的全部爱情,但是有些事情上帝不会大度的给我们完美的局面,而且幸福不在于你拥有什么而在于你珍惜什么,如果你觉得这份不完整的爱情因为没有最初梦想的那般完美而放弃,那么我可以确定在将来充满遗憾的日子里你一定会后悔。” 慕容雪痕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任由他抓起自己的小脚丫轻柔抚摸,聪慧绝伦的她敏感的把握到苏惜水的内心想法,一语道破天机,将苏惜水的想法如同娇躯般**裸的展现在叶无道面前。 苏惜水眼神黯淡,任何一个女人在慕容雪痕这样的女人面前都会自惭形秽,兰质慧心的她拥有优雅谈吐,古典气质和绝美容貌,这难道不是上帝最大度的赋予吗?既然这样的女人都可以坦然地面对不完整的爱情,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啬求什么,而且自己早就想通了,只要能够陪在叶无道身边就算要分享感情也无所谓! 爱情果然是让人疯狂的东西,飞蛾扑火的生死相许,天涯海角的相思牵挂,还有苏惜水的这种分享!也是,割爱,不像沾一片树叶摘一瓣花般轻松微笑,那份勇气除非彻底死心才可能出现。 “我不会放弃无道,就算无道不要我也要死死缠着他,因为我已经将所有都寄托在他身上,没有他我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苏惜水抽泣道,像她这么家教严厉思想传统的女孩子,一旦将自己的贞操献给男人,一定是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死心塌地的追随,而且叶无道除了花心之外并没有任何让她失望的地方,甚至全部是震撼的骄傲!试想谁能够达到叶无道今天的辉煌,谁能够让她爷爷赞不绝口? 慕容雪痕赞许的微微点头,一个女人如果在真正的爱人面前还要一味清高就是做作了,没有爱到刻骨铭心苏惜水便不可能放弃所有尊严坦白自己的感受,这样的女人才有资格和自己分享同一个男人! “一个男人如果总是让自己的女人伤心流泪的话,就不是合格的男人。”叶无道温柔的帮苏惜水擦干眼泪,醉人低柔的温醇嗓音让人感到安心和温暖。 “无道,孔雀在美国还好吗?爷爷和奶奶都很想念她呢,上次要不是你执意要送她去美国我们可是铁了心要收养这个丫头的。” 苏惜水虽然水灵双瞳盈着泪水,但是神色明显开颜坦然许多。 “那个丫头现在在一所千年历史的贵族学校了接受教育,在充满怪胎天才的那所学校里她无疑是最璀璨的明珠,这就像当时在明珠学院的无道同样耀眼光彩。她的智商和情商就连见识过她多才多艺的小姑姑也赞叹不已。在计算机,商业管理和语言音乐诸多领域孔雀都有惊人的天赋,就像和无道是一个模子了刻出来的翻版!在那所云集世界各地公主,王子,贵族王公的学校,孔雀俨然就是真正的公主,而且她还创建了以她为中心的一个交际圈,其中的成员名单说出来会让人吓死!这一点连爷爷也是大呼奇迹呢。” 慕容雪痕眉飞色舞道,在美国期间她除了想念叶无道之外和这个冷漠的孩子聊天就是最大的兴趣,因为她会讲自己和叶无道小时候的事情给孔雀听,也只有这个时候那位几乎不与别人接近的紫眸孩子才乖乖的戴在她身边。 叶无道想到那孩子倾城的中性容貌和诡异的紫色眸子,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样的孩子长大以后注定是让世界疯狂的角色!因为男女都可以接受的中性外貌让她具有独特的邪美魅力。叶无道凭直觉认为,日后能够超越慕容雪痕的就是这位不像人类的孩子! 望着两女雪嫩透红,纤巧可人的纤扦玉足,叶无道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意,突然将床头灯熄灭,顿时整个房间漆黑一片,一种粉色暧昧氛围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