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天行健,君当自强 - 极品公子

第五十八章 天行健,君当自强

那辆价值六百多万的眩目跑车已经被送到派出所门口,开往千岛湖开元度假村的路上,齐音很想和凝思不语的叶无道说些什么,但是欲语泪先流,只能依靠将跑车加速再加速来掩饰内心的挣扎。 齐音发现自己积聚已久的苦闷却找不到发泄的途径,就像那年年知为谁生的桥边红药,她这一番心思觉得需要一个人倾诉,但是叶无道突然的正襟危坐让习惯他玩世不恭的齐音反而无所适从。 最后她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在寂静的湖边,趴在方向盘上伤心哽咽,在爱与不爱之间的抉择竟然是如此的痛苦,让从没有经验的她几乎要崩溃。 想东园,桃李自春,小唇秀厣今在否? 桃李在,嫣然人面在,佳人依在。 叶无道捧起那张海棠粘露的娇艳脸庞,是因为情到浓处所以会有茫然吗,三年的离散单刀不会让那微薄的感情彻底稀释反而变得浓郁?不知道内幕的他当然不知道齐音的感受和这么做的原因。但是对于情感拿捏极准的他适时地对准那娇艳的嘴唇吻了下去,脆弱时刻的女人总需要温存,这一点叶无道深信不疑。 略微迟疑的齐音悄悄闭上眼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任由叶无道吸取她从未有人占领的嘴巴香津和芬芳,纤手仅仅握住座位,细细感受那种陌生,奇异和美妙的酥麻和冲动的感觉。 对待一个女人绝对不可以让她感到平淡乏味,男人应该陪她玩激情或者暧昧。激情就是**地那种飞蛾扑火,而叶无道现在玩的就是水晶双枕旁有坠钗横的那种暧昧,在温存中蕴含适度地挑逗和勾引的**。 叶无道轻轻搂住齐音的纤腰使她的胸部贴向自己,当自己可以感受到她的剧烈心跳时,一只手不紧不慢的沿着细腰向上抚摸直到已经面红耳赤的齐音腋下,手刚好触碰那对柔嫩中富含惊人弹性的乳鸽,这种轻微的摩擦带给异常敏感的齐音一阵阵无法忍受地酥麻。 摄取樱桃小嘴甜蜜的叶无道不温不火的感受齐音身体的完美曲线,除了较远的腿部,上身和臀部都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抚摸了几遍,沉醉在让人痴迷的温柔中的齐音等到几乎被吻的断气的时候,充满快感地挣扎,叶无道这个时候才肯放开满脸红晕和春意的她,柔声道:“学姐,以后能够拥有你的饿男人一定会被人嫉妒得发狂。” 粉颊通红的齐音恩了一声重新开车,但是嘴巴的味道和全身被抚摸过的感觉依然让他陶醉其间,她害羞的发现自己身体某些部位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就叫做动情吗,齐音不敢看身边的叶无道。 到了开元度假村齐音主动将车子借给叶无道,叶无道看了看手表还有七分钟时间就没有拒绝,虽然还想再和这位学姐调**,但是时间宝贵,和齐音告别后就开着这辆百公里加速时间仅为三点六秒的公路之王飙往阳光大酒店。 齐音望着那辆车渐渐远去,眼神迷离涣散,双手捧在胸口,回忆方才那番自己纵容的**,仿佛身体还在接受叶无道的亵渎,她轻轻地触碰自己的坚挺,不禁从檀口中逸出一声娇媚的呻吟。 开着跑车最大马力一路狂驰地叶无道终于在距离七点相差几秒钟的时候顺利到达阳光大酒店,在门口苦苦守侯的慕容雪痕倦鸟归巢般扑入叶无道的怀抱,娇笑道:“今天晚餐是我亲手做地哦,交涉了老半天才让酒店的厨师答应呢。” “饿了没有啊?” 叶无道宠溺的抱起那副轻盈的完美娇躯,摘掉她的太阳帽和墨镜,解开那根缠绕发丝的紫色绸带,三千青丝顿时倾泻而下,将慕容雪痕可以掩饰的悠扬深邃古典气质全部释放出来。 “我要和无道一起吃饭,看着无道吃完我做的饭菜,是世界上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被抱着的慕容雪痕灿然一笑,一身随意的打扮依旧掩饰不住倾城倾国的绝代风华,她眷恋的亲吻叶无道的脸颊,后者赶紧放下她,因为嘴巴上还残留齐音味道的叶无道,可不敢和慕容雪痕这位最重视的女人亲热。 慕容雪痕重新戴上太阳帽和墨镜,拉着叶无道来到不算拥挤的餐厅,烧好的菜肴陆续送上来。而且是厨师亲自动手当起服务生,还满脸崇拜的对慕容雪痕道:“以后一定要和小姐多切磋切磋。” 慕容雪痕夹起一块绝对是野生鲫鱼肉给叶无道,朝那个被自己精湛厨艺和丰富理论知识折服的厨师微微一笑:“好的,今天还是要谢谢你。” 不理会慕容雪痕和那个厨师的客套,叶无道尽情享受佳人的绝佳手艺,直到酒足饭饱的靠在椅子上,惬意的打了个极不文雅的饱嗝,像个小流氓拿着根牙签笑道:“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这副样子可骗不到女孩子哦,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那种内涵成熟的男人,最好是可以背诵《忏悔录》《易经》,可以信手捏来诗词曲赋的,哪像你这么没有一点点深沉的觉悟。” 慕容雪痕咯咯笑道,帮叶无道擦干净嘴,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怀抱,正是这个行事随意的男人让自己心甘情愿的付出一切,因为这份轻浮和放浪背后的厚实和沉重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够幸运的了解的。 “不求高手寂寞剑折四海,不求坐拥金山富甲天下,不求万人之上权倾朝野!只要雪痕俨然一笑,剑可抛,财可散。权可放,来个楚王襄女巫山**……”叶无道狂笑道,狠狠在慕容雪痕脸颊上亲了一下。 慕容雪痕最喜欢叶无道在她面前这副吊儿郎当的放荡模样,这让她回忆起小时候两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地温馨生活,那个时候的叶无道最喜欢拉着自己心惊胆战地干坏事,然后一个人十分男子汉的承担所有后果,最后还要偷偷摸摸进入自己房间安慰哭泣的自己。 “无道,上次看到你和英式弈一战以及青龙的高傲飘逸后,我作了一支曲子,名字就叫《金戈铁马》,现在就弹给你听好不好?” 叶无道望着那张期待的小脸,收敛那份带着幼稚的轻浮,微笑着点点头。 当慕容雪痕坐在餐厅里的那台钢琴前,一种典雅婉约的感觉弥漫所有注视她的人的心间,安静逐渐开始蔓延,整座餐厅都将视线投注在钢琴前的慕容雪痕身上。叶无道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些家伙是多么地幸运,竟然可以如此距离的亲耳聆听她的音乐。 琴声顿起,抑扬顿挫而苍凉悲壮,一种激扬之气充溢。 没有人想到竟然可以这么快就能够成功营造那种“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挡百万师,可怜将军白发生”的深远意境,没有人可以想象一位婉约女孩可以弹奏如此雄浑几可媲美古战曲的琴声。 琴声逐渐由苦咽悲凉转向“试拂铁衣如雪色,手挽燕弓射大将”的奋发,再升华为“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的劝勉,意境之开阔令人叹为观止,这也是慕容雪痕脱离温婉细腻禁锢的第一次成功尝试。 一位老人感叹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每一个年轻人都应该听这一曲。” 因为没有人相信慕容雪痕会出现在小小的千岛湖阳光大酒店,再加上这首钢琴曲和她原先《天籁》,《轮回》这些柔情地曲子有很大转变,而且这里并没有真正能领会了解高超琴技的人。所以没有人认为这位戴着墨镜的女孩就是那高不可及的音乐大师慕容雪痕。 回到房间慕容雪痕和叶无道抵死纠缠了一个缠绵眷吻后就蹦蹦跳跳的跳进浴室洗澡,关门后还探出一个脑袋笑意嫣然道:“不许偷看哦。” 今天她要给叶无道一个小小的惊喜,所以事先不可以泄露天机。白天无聊至极的她信手翻阅一本时尚女性杂志,上面一篇警告女性要注意伴侣厌倦一成不变地性生活的文章让她这纯洁天使越想越心惊,最后鬼鬼祟祟的跑到千岛湖镇上秘密计划了一番才心安理得的回到酒店给叶无道下厨烧菜。 叶无道等到她关上门后淡淡一笑,道:“出来吧。” “千尾”八部众之一,望月家族重要人物望月鸾羽在叶无道面前现身。手持红雪左文字的她单膝跪地,同时龙组的龙月和前去跟踪那名黑衣人的地龙二也随之出现,龙二汇报道:“少主,那些人应该是由北方麒麟会主使,那名黑衣人地位不低,现在龙六他们正在负责监视。” “以为砍了小拇指和戴上山口组的菱形会徽就是山口组成员,真当我们是白痴啊!这种没有水平的栽赃嫁祸简直就是侮辱我们太子党的智慧,不可饶恕啊!通知龙六一个活口都不要留,就算是给麒麟会地一份见面礼吧!” 望月鸾羽望着阴森恐怖的叶无道,不敢相信这个儒雅青年就是方才放浪行骸的那个人,虽然自从那一战后就一直追随这位太子党的首脑,但是她依然不明白叶无道的为人,甚至是越来越迷惑! “鸾羽,有没有感到被冷落啊?” 叶无道站在望月鸾羽面前弯下身捏起她的下巴邪笑道,这样的女人可不是每个人都玩得起,只是不知道还是不是处女,听说女忍在正式执行任务前都会将自己的身体献给主人,看来处女的可能很小很小。 望月鸾羽紧紧握住红雪左文字狠狠注视着轻薄自己的叶无道,纤手微颤。叶无道放开她,淡淡道:“你最好不要试图向我拔刀,因为在你试图拔刀前就已经没有机会拔刀了!” 知道慕容雪痕就要出来,叶无道眼神示意他们出去。坐在沙发上的他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等到他回头看到洗澡完毕走出浴室的慕容雪痕时,刹时鼻血人部住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