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息事宁人 - 极品公子

第五十七章 息事宁人

当叶无道笑着告诉她正在警车上观赏千岛湖风景的时候,焦急中夹杂愤怒的她马上让叶无道稍稍等了一会儿,不用想也知道温婉的她这次要为爱人大动肝火了,千岛湖的那些高层尤其是派出所就自求多福吧,苏家在南方的势力具有很深的基础,当然杨家同样不逊色。 齐音听到那明显是女孩子灵动悦耳的声音,原本光彩的眸子一下子暗淡下去,一股无法压制的失落和寂寞像那山谷间冰冷的泉水流过心头缓缓进入血脉,让坚强的她不由自主地流下伤感的泪水。 爱情至上的她绝对无法忍受自己的男人心里装着其他女人,在她看来那就是对爱情的背叛,所以她在这段明知没有结果的感情难以释怀,毕竟叶无道是她唯一有过好感的男人。 不明就理的叶无道以为她受到什么委屈轻轻搂住她的身体,这次倒是没有丝毫的邪念,当一个女人躺在男人怀抱的时候流泪也会和这个怀抱温暖程度成正比的泛滥,显然叶无道经历过太多沧桑和经历的怀抱有着足够的温暖和安全,齐音仿佛是在祭奠自己来不及展开就被自己亲手扼杀的恋情,眼泪打湿了叶无道的胸膛,三年来的泪水似乎一倾而空。 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杯中酒。美人不用敛蛾眉,我欹多情,无奈酒阑时。 无道,我们就只能在杯空花未谢就要各奔天涯吗,求你给我一个留下的理由,一个欺骗自己的理由…… 两人在派出所下车的时候,齐音已经止住哽咽,轻轻挣脱开叶无道的手,低头而行。叶无道并没有领悟齐音眼眸深处的那抹哀怨和伤感,此时的他正在期待接下来的那位在千岛湖算得上是“地头蛇”的势力是否值得自己动手。 悠闲随意坐在审讯室,叶无道对面几乎要咆哮的警务人员恨不得把他扒皮抽筋,这样有个性的嫌疑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简直就是把派出所当作自己家或者旅游观光的景点,不说那付嚣张的神态,更加恼火的是竟然和身边所里自己苦追一年还遥遥无期的警花“眉目传情”,很快他就接到神秘电话“好好照顾”这一对俊男靓女。 妒火中烧的他狞笑着将叶无道带到另一个房间,很快就跟进四五个同样不怀好意的警察,望向叶无道的眼神除了残忍还有看好戏的得意,毕竟当正面角色的警察也需要发泄人类都有的负面情绪,只要是这次他们似乎找错了人。 “顺便把门关上!” 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的叶无道灿烂笑道,这种情况他用膝盖想也知道一定是那个倒霉家伙的后台要一泄心头之恨,叶无道看看手表还有将近四十分钟可以浪费,决定活动一下很长时间没有舒展的筋骨,流水不腐户枢不蠢,再好的肌肉如果没有相应强度的运动也会僵化,虽说和这些垃圾动手没有太大效果,不过一味优雅沉默人家还真以为自己是善男信女。 那些人显然没有想到叶无道如此坦然,面对他灿烂却可以感受深沉阴森的笑容,许多人都有点莫名其妙的不安,嘲笑自己竟然在这个并不强壮的文雅青年面前有这种想法,上头有人放话先不要弄死但是一定要狠狠折磨,事后除了一万块的辛苦费,今晚在阳光大酒店还有不止“三陪”地“庆功宴”。 叶无道嘴角微微上扬。黑色眼眸满是不屑和血腥,请神容易送神难。接下来惹到煞星的他们就是跪在地上求饶也无济于事了,当然前提是如果他们有求饶地机会和时间,不过以他们和叶无道无法衡量的实力差距来看,没有半点可能! 在沉闷的呻吟和撞击声之后叶无道面带微笑优雅的走出那间房间,随后经过一间办公室的时候还向一位女警察要了两杯千岛湖饮用水,走到齐音所在的那间审讯室敲门而入,不理会那位诧异的警花,叶无道将一杯水递给同样不解的齐音,轻声道:“我不放心你。” 齐音自然知道叶无道被带走后不会有好事情发生,她在心里不知道骂了父亲多少遍,责怪他怎么还没有搬来救兵。其实她心里也知道远水救不了近火,想要这么快解决这件并不轻松的麻烦不现实,但是心急如焚的她一想到叶无道有危险就情不自禁的芳心大乱。 那颗急躁的心在见到依旧是那副懒洋洋随意表情的叶无道后,终于评奖下来,绽放灿烂的笑颜。但是那句“我担心你”确是让生性冷淡的齐音泪水止不住地倾泻而出,一个男人能够在身处险境而挂念一个女人,那样的男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傻丫头,哭什么,我又没有出事。” 叶无道温柔的帮她擦去泪水,那种天生丽质的柔滑肌肤让叶无道不禁感叹齐音的好运,不光有那令所有男人犯罪的魔鬼身材,还有如此美妙似水如玉的皮肤。齐音嗯了一声,任由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叶无道亲昵地喊自己丫头,是什么让三年前如此轻浮让自己避而远之的花花公子,成长为这样让女人安心的男人? 齐音在享受这份奢侈地甜蜜同时为两人注定的结局悲哀不止,眼泪也顺从的泛滥眼眶,使得她有更多的时间回味叶无道手指转递过来的温馨。 那位警花震惊的望着这个据说将镇长儿子那个玩劣子弟打成重伤的青年,不敢相信那儒雅外表坏坏笑容的他有着如此温柔似水的一面,那平凡的穿着却有不可掩饰的傲气,刚才他被同事带出去“例行公事”的时候,还在惋惜即将发生的惨剧,没有想到他竟然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个时候肥胖臃肿的千岛湖镇派出所所长几匆匆跑进审讯室,猛擦把汗,看见正在帮齐音擦拭泪水的叶无道,令人作呕的献媚道:“今天的事情可能优点误会,我希望你能够不计前嫌不要放在心上,对于给你造成的困扰,我们政府和派出所一定给出合适的补偿来。” 那位警花满脸疑惑的望着卑躬屈膝的派出所所长,实在想不通一向在淳安县作威作福的他要这么对待一个年轻人。 其中缘由只有局中人的所长自己清楚,一向清闲的自己今天先是接到镇长的电话要“严惩”那位将全县闻名的花花公子“太监”的凶手。其中的猫腻自然不少,因此他也就默认会意手下做了一些法定程序外的事情。但是刚才他又随后接到杭州市公安厅,市长,甚至省长办公室的电话,表示极其关注这件事情! 惊惶失措的他终于醒悟,这次碰到绝对不能惹的硬钉子了,自己这个肥缺的上任就是因为惹到不该惹的人而丢的官,前车之鉴尚历历在目他怎么敢掉以轻心,谁能够搬得动这么多大神出面干涉!? “法制社会下竟然还有这些触目惊心的黑幕,倒是让我这位号称全国文明城市的千岛湖游客和投资人大开眼界,所长如果没有合适恰当的解释事情,就不仅仅是某些人丢官那么简单的了。” 叶无道微笑着向那位目瞪口呆的警花借了一包纸巾,只顾着帮梨花带面的齐音擦泪,正眼也没有瞧一眼忐忑不安的所长。齐音水灵眼眸茫然痛苦惶惶交织在一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学弟,是高傲的走开继续苦苦等待没有瑕疵的爱情还是退一步委屈自己接受这份注定不完美的爱情? 女人向来是被动的生物,富有侵略性的男人应该在适当的时候主动出击。这就像三年前在更衣室叶无道强吻齐音的那种行经,只要不是太过猥琐,女孩子并不会如外人想象中的仇恨和反感。 如果在这个时候叶无道能够用往常的花言巧语展开情感攻势,正在天人交战的齐音一定不会拒绝,但是可惜的是曾经轻狂发誓采尽天下名花的叶无道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今天的叶无道不再是那时可以不顾一切的叶家公子,他只是轻柔的沉默。 女人,就像温酒,需要文火细细炖出来,才拥有最佳的味道,经久弥醇。 男人有命根子就都能拥有女人的身体,但是能否拥有女人身体的同时,拥有她们的灵魂就需要相当的实力,尤其是那些集诸多优点于一身的大美女更是难与上手,也许这就是普通男人和极品男人的本质区别吧! 叶无道嘴角的笑意温暖的让那个一旁偷偷注视他的警花一阵脸红,略带哀伤的眼神和微微上翘的嘴角总是男人让女人情不自禁心软的两样东西,今天齐音虽然无法和产生巨大蜕变而气质惊人的慕容雪痕比较,但是当年能够媲美雪痕的女人又岂是一般美女可以望其项背的魅力四射。 在叶无道所有见识过的女人中,除了渐渐依靠绝世古典气质走上神坛的慕容雪痕这个悄悄被冠以世界第一美女的丫头,小姨杨凝素,妈妈杨凝冰,蔡羽倌,柳婳,齐音,还有当初学院的校花燕清舞都是一个品次的大美女。 而这个品次中最让叶无道无法释怀的还是那个深深烙下伤痕印记的女人! 脸色苍白几乎绝望的派出所所长终于等来救兵,县长汪钟平以及县委书记一干领导悉数到场,他们知道叶无道这个重量级任务竟然被关进派出所的时候恨不得打这只猪头几个大耳光,汪钟平自然是因为知道叶无道冰山一角的背景后,决定将自己和叶无道栓到一根绳上,而那位郭书记在通过一些关系调查叶无道的身世背景时,让他发现叶无道的显赫家世,尤其是他的外公杨望真那可是吐一口口水都能淹死自己甚至自己靠山的大人物! 勾心斗角的两帮人第一次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因为今天的事情处理不当别说千岛湖的发展受到巨大的损失和阻碍,就连自己的乌纱帽也要换人了。镇长王勇那里只能放弃了,这招弃车保帅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谁也不想引火上身。你王勇的城门失火可不要殃及我们这些池鱼,谁让你的儿子不好好玩女人,要惹到这个狠角色,除了哑巴吃黄连再没有其他可能。 汪钟平瞪了一眼哭丧着脸的派出所所长,尴尬道:“叶公子,他们有眼不识泰山,你宰相肚里好撑船,不要和这种小任务一般见识。” 其他那些领导人也是纷纷求情,不耐烦的叶无道冷冷道:“这次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但类似事件我不想再碰到,我们神话集团和你们政府的合作是长期项目,如果还需要为这种事情浪费精力,我想就没有必要继续投资了!” 那个郭书记信誓旦旦保证道:“叶公子大可放心,这种事件纯属偶然,今后我们县政府一定严肃处理绝不手软,争取给神话集团创造最佳的投资环境来!” 叶无道看看手表,离七点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淡淡道:“发生这种事情我也很抱歉,不过我对于未来的合作还是具有相当的期望,县政府的诚意也让我很感动,关于具体的投资事宜我会派相关人员和你们进行协商,我还有事情就先行离开了。” 望着叶无道和齐音的背影,众人都是重重松了口气,汪钟平终于见识到这位青年所谓的超出界限的后果,郭书记则想着以后是不是该显然和叶无道走的很近的政敌拉近关系,那个派出所所长更是琢磨着回家赶紧给菩萨上香。 一场闹剧终于拉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