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地头蛇 - 极品公子

第五十六章 地头蛇

也许是见识过的黑幕太多,叶无道对于警察这个看似阳光的荣誉职业没有太多的好感,接过同样镇定的齐音手中的啤酒,冷冷道:“如果这是对每一位千岛湖游客的必须招待,我想就不需要了。” “你以为你们还有选择权吗?对于你们这些违法乱纪的人我没有必要废话,最好不要耍花招,否则我会采取适当的手段!”队长模样的制服壮汉挥着手中的电棒狰狞道,若非看到齐音那白痴也看的出来不菲的名牌穿着,他早就一棒子朝那个文雅青年砸下去。 “这就是你们的职业道德和业务素质?”齐音冷冷斜视这些狐假虎威的家伙,怪不得犯罪率急剧上升,这样的“人民卫士”简直就是一种讽刺。 “难道还要我和嫌疑犯谈气度?”那个警察狂放的哈哈大笑,身后的同伴也是肆无忌惮的附和,惹得酒吧不少游客反感不已。 他们不知道死神已经在拍他们的肩膀了。 嫌疑犯?叶无道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自己可是在国际上暗杀无数领导人和商贾政客的通缉犯和恐怖分子,区区一个嫌疑犯倒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他们也许不知道面前的这位文雅青年就是整个中国黑道未来的真正太子,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青年却是让日本山口组列为国际第三号大敌的一方枭雄!现在的他掌握数万人的生死存亡以及整个中国黑帮势力发展的走向,太子党的崛起就如同中国地位在全球的飞速崛起般。以d省为大本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南方各省,南北方新生黑道帮派的决战指日可待。 正是这位太子党年轻的精神教父身兼神话集团总裁即将在千岛湖初步投资个亿。成为整个淳安县的大财神和政府高层的救世主,这几位吃公家饭的家伙正在拿全县的将来开玩笑。 “齐音,那我先出去一趟,看来只能下次陪学姐‘品酒论男人’了。” 叶无道略微带着歉意道,被重重包围的叶无道洒然淡泊,这种风度让齐音极为欣赏,在她看来一个男人在危险时刻必须愈加冷静从容才算是合格的男人。 “我和你一起去,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因我而起,我怎么能够让你一个人背黑锅,而且强龙难斗地头蛇,难免他们对你使阴招,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冒险!” 齐音马上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不可避免地焦急道:“爸爸,我在千岛湖,这里出了一点事情,最好能够帮我解决。” “出了什么事情,爸爸一定帮你解决!” 齐征岳正受宠若惊的接到女儿的电话,说话都有些颤抖,最近三年父女几乎就没有说过话。齐音为了拒绝他强加给她的一切在自己的事业上奔波了三年,几乎算得上三过家门而不入,冷淡僵硬的父女关系让渐渐平静的齐征岳感到悲哀,带着负罪心理的他只好在暗中帮助这个女儿,许多知名品牌的代理和国际比赛地内幕都有他这位中国福布斯财富榜进过前十的富豪参加,尤其是因为齐音是个美女而世界上色狼太多的缘故导致很多事情必须黑道解决,这样他和黑白通吃的北方风云企业董事长李凌锋有很深入交往。 “派出所要带走我和一位朋友,这件事情原因在我,所以我不想连累他!”齐音三年来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齐征岳也是从小到大第一次求齐征岳。 叶无道仰首一口气喝完啤酒笑着摇摇头,齐音你未免太小题大作了,要不是因为你在面前无法上演血腥场景,加上自己也想去派出所“做客”,这些人早在医院叫苦连天了。 叶无道答应在七点钟准时回到阳光大酒店的别墅,现在还有将近一个钟头可以陪这些“爪牙”玩玩,一旦超过界限,所有认识南方最大新兴黑帮太子党,所有认识世界黑榜榜上有名的“影子冷锋”的人都十分确定,那些人会死的很惨很惨!!! “你的朋友是男的?” 齐征岳小心翼翼问道,老婆和他早就想抱孙子想疯了。每次散步见到那些同龄人牵着可爱调皮的孩子玩耍,在商场上冷血铁面的自己就忍不住伤感,而老婆更是流泪埋怨自己的不是。如果这次是因为男孩子让倔强的她主动打电话给自己,那么这个绝对是一个好兆头!只要是个男人,只要能让丫头喜欢,就算是个残疾人或者一无是处的乞丐他都不会反对,反正自己赚的钱就是几辈子也花不完,出身寒门的他憎恶什么狗屁地门当户对。 “不帮忙就算了!” 俏脸浮起一抹动人的红晕的齐音不满道,在她挂电话之前齐征岳赶紧道歉,保证马上联系省市里的高层帮她解决,到现在为止齐征岳还没有问发生什么事情闯了什么祸,这足以见识这位南方商业霸主的傲气和自负! 两位在各自领域独领风骚的年轻人坐在极为拉风的警车里,两位陪同的警察纳闷怎么不像以往的嫌疑犯拿般恐慌失措?听说这次可是大事件,镇长亲自出马给派出所所长施加压力。 齐音望着注视窗外神色平静的叶无道,道:“你这次来千岛湖是旅游吗?” 叶无道淡淡笑道:“旅游是最主要的原因,顺便亲自考察一下投资环境,毕竟以后陆续将会在这块三面环水的景点投入几十个亿甚至更多的资金。” 齐音了然于心道:“投资?神话集团将要在千岛湖投资如此巨额资金?你出现在千岛湖开元房地产……我想你是想在千岛湖这块在全国也是极为罕见稀缺的特色城市投资休闲房产吧!” 叶无道望着窗外淡笑道:“一座城市投资环境好坏与否除了看经济发展,交通,政策等硬环境,还需要看人文,习俗这些软环境,我虽然喜欢冒险,但是不会轻易将几十亿元去做无意义的‘商业赌博’,学姐你知道我在看什么吗?” 齐音摇摇头,感受到叶无道行事的出人意料,她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神话集团的崛起她早就有所耳闻,但是她同样好奇是什么让这个学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创造这个商业奇迹的。 叶无道迷人的眼眸放肆的凝视那对诱人的极品**,缓缓道:“我在数公共厕所的个数,城市文明不能仅仅看多少高楼大厦,广场绿地和投资商,更要看城市功能建设是否人性化,是否贯彻以人为本的思想,许多旅游城市公厕变成‘稀缺’资源实质反映了经济利益的博弈,着其实是隐性的功能缺失,对于旅游城市来说是致命伤,所以我觉得这次对千岛湖的投资十分期待。” 感受到叶无道灼热目光的齐音粉颊红润如水,在千万人面前的t型台上展现自己魅力的她也羞涩如清纯的少女,娇声道:“没有想到你还会依靠这点来判断自己的投资是否合理,我看你可是最苛刻的投资商了。” 叶无道突然正经道:“容易被人忽视的细节总是决定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这一点代理那么多的名牌服装和香水等奢侈品的你应该很清楚。” 齐音微微点头,开始有些明白三年前玩世不恭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为什么能够在商海中脱颖而出,因为他身上与众不同的地方实在太多,在如今不仅仅商品同质化就连人也同质化的时代,叶无道无疑是走了一条‘差异化’道路。 叶无道突然接到苏惜水的电话,她想询问一下洽谈是否顺利是否需要搬出自己的父母已经相关势力,她在给那个只有几面之缘的淳安县县长汪钟平打了一个电话后其实也不知道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