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街头斗舞(上) - 极品公子

第五十四章 街头斗舞(上)

没有爱孤独,爱到深处同样是孤独,所以说女人都是为爱而生的。也都是为爱而孤独的!齐音对于爱情的期望绝对是叶无道这种浪子可以领悟,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三年多的时间,愈发让她洁身自好,简直就是娱乐界的一个异类! 齐音没有想到会看到这种有伤风化的龌龊场景,而且还是和叶无道这个与众不同的男人一起偷看!这让羞涩的她在尴尬的同时感到一种以往被刻意压制此时却渐渐挖掘的**。 她精致红润的脸颊竟然还有动人的酒窝浮现,诱人的胸脯急速起伏,呈现一道优美却妩媚的弧线,果然不愧为国际超级名模,身材几乎是完美的黄金分割典范,从修长的**,丰满却不显臃肿的翘臀,玲珑有致的上身再到完美无暇的脸庞,虽然容貌无法和慕容雪痕,杨宁素和蔡羽倌她们比较,但是胜在那傲人的身材! 被叶无道握住的小手让齐音小脸一阵火热,根本不敢看那幕情景的她只好低头,她其实清楚的感受到叶无道炽热的视线和其中的暗示,她并没有太大的反感,也许是在舞台上见惯了垂涎三尺的猥琐视线,对于叶无道含蓄的目光她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和刺激,齐音告诉自己,反正并没有越轨的行为,就暂且让他看个够吧。 每一个女人都应该记住男人的**不能够压制只能疏导和发泄,而且更重要地是男人的**不能够被放纵!毕竟柳下惠鲁男子已经是尘封历史地绝迹生物了。叶无道本来在伤感的时刻是绝对没有占有这位学姐的**,但是这种**的种子一旦发酵而且缓缓的放纵就会变得不可收拾。 对于**和**的认知几乎是空白的齐音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完美的诱人身材,加上这种似有似无近似挑逗的放纵,简直就是一种烈性春药! 叶无道不敢相信当年那个开着法拉利和郑阎走的很近地学姐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他托起齐音的精致下巴,黑眸凝视着她茫然的球瞳,暧昧道:“学姐的香水很有挑逗的味道哦。” ysl的clnema花香调香水,诱惑在彬彬有礼中欲语还休,一切情愫犹如被事先度量过一样的精准,细致和恰到好处。:yc-nl “妈的,老子免费让你们这对狗男女看了一场春宫戏,是不是该给点报酬啊!” 那个瘦弱地青年**着站在叶无道和齐音面前嚣张跋扈道,一点遮羞的意思都没有,已经萎缩的下体流着肮脏的液体让无意中瞅了一眼的齐音一阵作呕,扭过头被叶无道轻轻搂在怀里。 不要因为你这颗老鼠屎就坏了男人这一整锅粥啊!叶无道已经动了将这个家伙“人道”毁灭的念头。竟然唐突佳人给她留下这么恶劣的印象,这岂不是对以后自己地发展造成极大的阻碍! “你倒是说说看什么报酬?” 叶无道将手轻轻放在那纤细却极富弹性的小蛮腰,另一只手则轻微的亵渎齐音浑圆柔滑的肩头,敢和我谈报酬希望你有足够的资本! “啧啧,你地妞很不错啊,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这么好的身材简直就是魔鬼啊!光是那对美腿就足够我玩两三个钟头了。就是不知道那里还紧凑不紧凑,最好来个后庭花……” 青年不知死活地说着淫秽言语,眼睛死死盯住齐音的极品美腿和两腿之间的完美交点,无庸质疑他已经在精神上开始强奸齐音,那个命根子瞬间雄风再起,这一点倒是让叶无道有些“刮目相看”。 “你想玩我的女人?” 叶无道脸上悬挂着灿烂的邪笑,顿时让那个被青年玩弄的女人呈现花痴像,邪美的脸孔,修长的身躯,坏坏的笑容,放荡不羁的浪子气质,这一切都让刚从****中缓过神的她感到兴奋,一比较后她厌恶的看了一眼瘦弱青年的背影,心道:“要不是看上你的背景,怎么会迎合你那根小木材。” 齐音害怕的望着叶无道,生怕他将自己交给这个恶心的男人,原本她并非依赖别人的女人,但是当她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的时候,齐音选择了躲在男人的后面。她突然发现这样的感觉,很好,有淡黄色康乃馨香味缠绕心头的温馨味道。 叶无道望着齐音时温暖的眼眸笑意盈然,但是转向那个青年的时候却是阴沉的恐怖。 “怎么,不乐意啊,大不了我把我的女人和你的马子交换,这样大家都不吃亏。” 青年猥亵道,脑海中满是齐音完美的娇躯在**状态下的诱人姿态。他那种骄傲的姿态简直就是告诉别人他是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样无法掩饰的拉风,拥有忧郁的眼神加一根牙签就是发哥! “把你的小喽喽都叫来吧,一来我会留一个帮你收尸,二来免得我花太多时间浪费在清理垃圾上,给你五分钟叫人!” 语气虽然没有一丝凶狠却是让**的青年感到浓重的阴森气息。 叶无道温柔的帮齐音理了理被暖风吹得凌乱的青丝,眼神醉人的像千年的酿酒,男人!齐音脑海中浮现这个词汇,在这个日益女性化男人越来越没有气概和魄力的年代,真正顶天立地能够为自己女人撑起所有负担的男人还有几个?! 那个青年对比一下自己和叶无道挺拔的身躯,悲哀的发现自己没有一点在美人面前煞煞这个情敌的本钱,不甘心的他恼羞成怒地让那个女人把衣服里的手机拿过来,默默安慰齐音的叶无道丝毫不在乎他叫囔着要带一大批弟兄过来,只是和这位荣获亚洲小姐的学姐保持适度的暧昧。 **才是男人的王道,打斗最多是业余娱乐,两者怎么能相提并论! 很快一大帮任务熙熙攮攮的涌过来,气势汹汹的痞子们朝叶无道不停叫嚣,看到魔鬼身材的大美女更是欲火焚身急不可耐,一时间场面极为混乱,齐音害怕的躲到叶无道的怀里,这次叶无道冠冕堂皇的抱紧那诱使男人犯罪的身躯。 穿好衣服的青年得意道:“还是老老实实把女人送到本公子手里,然后从本公子的裤裆里钻过去,一切就当作没有发生,否则你和你的女人就没有这么好的下场了,在千岛湖这块地盘上还没有我王旭淳办不到的事情! 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眼中满是不屑,和这种垃圾动手简直就是莫大的侮辱!众人眼前一花,只见原先还得意洋洋的老大被那个文雅青年单手掐住脖子提在空中,那个青年眼中的嗜血和阴暗让这些平时只是欺负那些弱小的家伙目瞪口呆。 “以后玩女人,就用手指和嘴巴吧!” 叶无道一个膝盖瞪向那个青年的下体,顿时一阵杀猪般的哀号传便开千岛湖开元度假村,叶无道随手将下体流血的他仍到地上,转身朝那帮人中一个拿匕首的少年血腥的灿烂笑道:“这么小就玩刀?” 那帮人吓得全部往后退去,那个少年更是将匕首扔掉,生怕下一个遭受惨剧的就是自己。叶无道缓缓走过去拿起那把匕首丢给战战兢兢的少年,冰冷道:“刀用来杀人而不是用来修饰!以后还是多花点时间追女孩子,黑道不是你这种人玩得起的。” 齐音早就知道太子党最近的风生水起和一些内幕,太子党的太子更是被誉为中国南方黑道最具有威望的新霸主,只是她没有想到当年那个轻佻四处沾花惹草的少年如今真的变得强悍无匹! 叶无道拉起齐音的小手柔声到:“一起去镇上逛酒吧,不过要你请客哦。” 面面相觑的一群人呆若木鸡的站立良久才想起将苦苦呻吟的老大送去医院,这次事情闹大了,有人打电话给王旭淳家里,有人打电话报警,还有不死心的人叫老大的老大…… 齐音这次开着限量生产的法拉利enqo超级名车,这种在公路上几乎所有的车子都要望尘莫及的富人奢侈品全球只生产辆!叶无道放开那只柔嫩的小手,眼睛望着窗外迷人的景色,似乎丝毫不为刚才的过激行为担心,齐音因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刚才那一刻叶无道表现出来的绝对实力让她芳心微颤。 叶无道和齐音散步在黄昏的街头,只见不远处人头攒动,在强劲跳跃节奏感极强的音乐里,许多穿着宽松服饰的青年在行人的注视下尽情条约,扭动,旋转,摇摆。仿佛这车水马龙的街头就是舞台。 跳着街舞的少年,他们闭上眼睛就隔开了人群,就晃动了属于他们的世界。观众中很多都是极为秀气灵动的女孩,这也是那些男孩舞动更为煽情的动力源泉,不时传来阵阵近百人同时的喝彩声。 各种花样的动作赢得观众尤其是女孩的尖叫,其中一支三人队伍尤为出色,且不说三个男孩高超的舞技,光是那出众的外表就足以让无数女孩眉目传情了,他们这一组已经连续斗赢了三组选手,可谓风光无限。 “你会玩街舞吗?”齐音笑问道。 “除了正经事情,闲杂的玩意我都会一点。街舞breakingpopinglockinghip-hop**中可能poping更擅长一些,毕竟以前学过麦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步,呵呵。”叶无道笑着摸了一下鼻子,耸了耸肩膀。 叶无道身边的一位可爱女孩脸颊红晕问道:“你可以向他们提出挑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