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偷袭 - 极品公子

第五十章 偷袭

千岛湖镇是一个绝对以旅游为支柱产业的地区,工业兴县这样愚蠢的口号虽然也曾真实出现,但是遇到的民意反弹大的惊人,相关专家人士直接告到国务院!所以未来旅游将毋庸置疑的主要产业,而叶无道知道知名专家前瞻年的十大产业“无烟工业”旅游业高居榜首,这让他对千岛湖的发展前景产生极大的兴趣。 回到阳光大酒店,叶无道站在阳台上望着旖旎的湖光山色,慕容雪痕趴在床上对着电视不到两分钟就觉得索然无味,蹦蹦跳跳的走到叶无道背后搂住,道:“无道,听说接下来几天多家国际知名服装品牌联合在千岛湖举行夏秋装展览秀,我想那个被誉为中国最好的度假村开元度假村在十一黄金假期来临之际一定人满为患了。” “很快,千岛湖开元度假村就会哀鸿一片了。” 叶无道淡淡道,玩房地产就像玩火,既然他想进入这块蕴藏巨大商机的领域,至于能撑多久就看它们的资金背景了。 疑惑的慕容雪痕没有说话,千岛湖的晚上格外宁静安逸,有一种世外桃源的错觉。 “总有一天,整个千岛湖会成为我们的私人花园。” 叶无道笑道,这句看似玩笑的话在许多年后果真成为现实,这个时候的慕容雪痕想象着岛屿上与叶无道过着与世隔绝的诗意生活。 漫漫长夜两人解佩露甄妃之玉,齐眉点汉署之香,**一席,痴迷缠绵一宿。最后慕容雪痕精疲力尽的昏昏睡去。那副娇媚神态让人心神荡漾,叶无道虽然没有完全熄灭欲火,不过在慕容雪痕粉嫩小手和雪白**并用的诱人情况下好是获得了极大地身心愉悦。 黑暗中的叶无道突生警觉,快速披上一件睡衣跑到阳台几个纵跃来到别墅周围的一片树林,包括龙四在内的三名龙组成员已经站立在那里,地上还有七八具尸体和一个跪地求饶的家伙。龙二玩弄着手里的沾满鲜血地锋利短刀。凛笑道:“就这么几个小杂碎也敢来踩点,未免也太小看我们龙组了吧。” “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这种角色问不出东西,处理干净了!”叶无道皱着眉道,竟然被这种货色打扰睡眠。 自从那为从祖辈就开始给叶正凌当司机地驾驶员因为家人被挟持而叛变后,叶无道对于慕容雪痕安全问题再次加大力度,任何可以接近她的人物都要经过重重审核和考验,这次千岛湖之行更是带上了龙组的四位成员。 龙二手起刀落,那为拼命求情地家伙就鲜血狂涌的倒在血泊之中。精通药物的龙七拿出一小瓶液体小心翼翼的倒在那些尸体上,瞬间尸体像熔化般消逝殆尽,夸张的竟然没有任何异味,除了些许轻微的痕迹再也看不出异样来。 一直静立沉默的龙六突然侧跑向一棵大树,纵身单足在树干上一点朝空中冲去,手中地短刀在黑暗中散发出嗜血的光芒,划出一道优美却致命的弧线。 一道隐藏在高空枝头的黑影瞬间闪至另一个制高点,得意笑道:“太子也不过如此,连区区调虎离山之计都看不出来,还怎么和我们山口组斗!” 冷眼旁观的饿叶无道无所谓地点燃一根烟,阴沉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最好还是替他们收尸吧,下一次来尽量派一些能上台面的角色,免得给龙组热身都不够!暗处的四个狙击手不会再有动静了,因为我顺道和他们玩了一下,至于那些想趁机进入房间的家伙我想也逃不过相同地命运。” “龙九!” 黑衣蒙面人失声道,随后发出一阵狞笑,“好好好,今天就当作是见面礼,下次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叶无道扔掉烟头灿烂笑道:“这么样就想走,未免太小看龙组了吧。” 等到黑衣人警觉的时候,身上一个细微红点闪电一亮,狙击!随着沉闷的消声器轻微声响,大意的黑衣人从空中坠落,但是落地的那一刹那,他便近乎恐怖的速度往外逃窜,一点也没有受伤的迹象。 叶无道朝龙二一个眼神,后者会意的消失在树林尾随而去,因为那个黑衣人绝对没有可能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闪开龙九的狙击,龙九这个最小却是龙组作战能力最强的丫头对于狙击有着惊人的天赋,从组装到静止射击和移动狙击,都是龙组其他成员无法抗衡的强悍! “那些人全部清理干净了?”叶无道朝托着狙击枪的龙九问道,之所以敢跑到这里看热闹就是因为有龙月 “十一个!” 龙月恭敬道,确定周围再没有潜伏的敌人之后她才来到叶无道这边,极为国看见那个嚣张跋扈的家伙在那里不知死活的吹牛,干脆给了他一枪,当然这一枪完全可以致命,但是放长线才能够钓大鱼,为了查出幕后指使者她故意只是击中那个黑衣人的腿部,这样一来可以减慢逃跑速度降低追踪难度。 叶无道点点头重新走回别墅,慕容雪痕刚刚醒来见大叶无道不在身边,喊了一声也没有反应就惊慌的起身想要寻找消失的爱人,结果一不小心摔倒在地板上,在她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时候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轻柔抱起恐慌的她,温柔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依偎在那个熟悉的怀抱,慕容雪痕慌乱的心境马上恢复平静,呢喃了几句又沉沉睡去,叶无道将她抱到床上盖好被单,眼光突然停留在那只手机上,在给韩韵打电话请假后就一直关机,他还是没有动它,现在是在千岛湖陪慕容雪痕其他的事情他不想管也管不过来。 这也算是一种残忍的逃避吧。 最后他还是拿起手机,放开熟睡的慕容雪痕走到阳台上。开机一看短信息像雪片一样充满整个短信箱,全部都是苏惜水的留言,其中的深情和悔恨让一向镇定的叶无道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他几乎可以切身感受情根深种的苏惜水那种茫然和彷徨,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够面对爱情的分享和情人的“背叛”,在爱情,在叶无道面前,她已经没有任何尊严和自尊可言。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有些时候一个人一辈子爱一个人都是很多了。 叶无道颤抖的拨通苏惜水的电话,其实这么晚她肯定苏惜水已经睡了,但是不打的话他发现很残忍的自己更加不是一个男人。结果出乎意外的是电话竟然马上接通,苏惜水憔悴哽咽的声音马上传过来,泣不成声的语调再强硬的心也会融化,更何况叶无道对女人从来就没有太大的狠心过。 “无道,我不在乎你有其她的女人,但是你不可以不要我,你说过要疼我一辈子的” 叶无道沉默不语,任由伤心的苏惜水发泄心中的苦闷,这种途径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了。而且他确定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开口说出来,因为那显得虚伪,苍白而空洞。 等到苏惜水心身俱疲没有一点力气说话甚至连抽泣也停止的时候,叶无道柔声道:“只要惜水不主动离开我,我是不会放手的!” 这句话显然比任何安慰的话语都要安定人心,苏惜水一阵长久的沉默,用明显舒缓的语调柔声道:“你现在在哪里?” 叶无道犹豫了一下道:“我在千岛湖想考察一下是否有房地产投资的前景。这里的开元度假村和美都的“千岛碧云天”都有较强的参考价值。据说在千岛湖这一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就是砍一棵树都必须经过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所以我不得不小心谨慎。” 躲在被窝里泪流满面的苏惜水擦了一把眼泪,开颜道:“淳安县的县长是我爷爷的旧下属,而且我的父母在杭州有一定的人际关系,就算千岛湖镇政府想要推托我特可以让他们上一级甚至两级来给他们施加压力!” 叶无道皱眉没有说话,苏惜水的爷爷从政几十年可谓门生遍地,家上她省里握有实权的父母,可以说在浙江说话极有分量,如果真的能够借助苏惜水家族的威望疏通关系肯定事半功倍。 “明天早上我就帮你联系千岛湖的主要领导。千岛碧云天既然能够独拥千岛湖平方公里水面和平方公里山场,亿立方米蓄水量的湖区,我起码可以让无道拥有它的两倍!” 苏惜水知道叶无道肯定不会主动提出所以赶紧道,她这话绝对不是心口雌黄,她曾经和父母来过千岛湖三两次,每次都是镇政府隆重安排,其中一次就是下榻千岛碧云天。 “早点睡觉,小心黑眼圈。” 叶无道并没有回答,这个话题让他更加愧疚。 不管怎么样,明天就是占领浙江房地产制高点的关键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