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相思最苦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七章 相思最苦

胸前竹石千层起,眼底江湖一望通。 清河坊附近的春片战国时为吴国南界吴山是登高揽胜的好去处,在一家茶馆安静的坐了差多两个钟头,叶无道被慕容雪痕轻轻牵着走在吴山广场,抬头望见巨大山壁上铁花银钩的四大大字----“吴山天风”,一直沉默的叶无道突然道:“雪痕,我是不是没有气度和胸襟的男人?” 慕容雪痕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微笑道:“男人的胸襟要看他的对手,无道认为那个不可一世权势显赫智谋超群的日本黑道太子英式弈如何?男人的品位要看他的朋友,无道认为一剑倾城的绝顶高手青龙萧易辰又如何?” 叶无道沉默不语,心里十分感谢慕容雪痕的聪慧,从来都是在自己消沉的时候用最委婉的方式鼓励自己。 大型花岗岩浮雕《吴山风情图》展现了琴棋书画说书弹唱、佛道神仙、测字算卦的芸芸众生相,三教九流应有尽有,叶无道视野顿时开阔,心中的郁闷经过慕容雪痕的开解已经舒缓很多,两人在黄昏中沿着石板拾阶而上,犹如在诗情画意的山水画中散步。 叶无道登上六十九米高的山顶,再登上城隍阁顶的观凤台凭栏放眼远眺,北望西子湖,烟波浩淼,一幅生机水墨画,东眺望区,高楼栉比鳞次,尽显繁华,南赏钱塘江,云水相接,天地一线,西观群峰。松声竹韵,烟雾缭绕,不似人间境。 他顿时心旷神怡心境大变,豪气道:“古人登高作赋方为士大夫。明朝徐文长曾作‘八百里河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灯火尽归此处楼台’,是何等的气魄!一个人若是画地为牢禁锢自己简直就是最大地罪过,如果我们超越自己能力的攀登,否则那天空的存在又有何意义?” 慕容雪痕见缝插针道:“你不应改那样对待那位女孩子,如果换作是我同样没有勇气开口,毕竟她和你相处的日子还短,你要她怎么太深刻地了解你是一种苛求,而且女孩子总是处于被动的处境,有些时候就需要你们男人主动一点。” 叶无道心情明显舒畅很多。道:“也许我是在生她的气,而是在生自己和她室友的气。确实她那样的女孩子应该受到百般呵护疼爱。” 这座仿古七层的城隍阁一二楼集中展示杭州辉煌一时的南宋文和吴越文化,三四五楼为曾接待过李瑞环、乔石、**等中央领导同志及金庸等知名人士的典雅茶室,堪称江南第四大名楼。“能够登上观凤台已经是不枉杭州此行了,只是无法领略雪日西湖的出尘风韵。”慕容雪痕依偎在叶无道宽敞的胸怀略微惆怅道。 “放心,等到初雪地那一天我就带你去断桥和梅圆,听说梅家坞的龙井茶痕有特色,以后我们一起去采茶好不好。明天我们就去西湖,然后去千岛湖。”叶无道已经帮慕容雪痕安排好行程。 “现在一个人生活没有照顾习惯吗?在一座陌生地城市陌生的环境我真怕无道会不适应。”慕容雪痕担心道。 “一个人单身贵族蛮好的啊。” 叶无道淡淡笑道,如果你知道那三年是怎么度过,你一定不会问会不会适应孤单,那样的血腥生涯没有孤单,只有死亡和生存!没有朋友,最亲近的人都可能捅你一刀,谁也不敢保证是否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我可不相信!口是心非,说不定现在还在想哪位红粉佳人呢。”慕容雪痕嘟着樱桃小嘴道。 “红颜知己嫣然佳人。妙龄清舞于榻前,素手添香于案侧,怪不得小说中那么多超然离群的绝世高手宁愿求剑倾天下。只求神仙眷侣逍遥一生,雪痕,如果有前世,你说我们在古代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地情侣吗?” 叶无道细吻着那让全世界痴迷的脸颊轻声道,最后含住慕容雪痕精致小巧的耳垂。 “如果雪痕前生是陈圆圆,那么无道就是宁肯背负千古骂名冲冠以火为红颜的吴三桂;如果雪痕是那个黛眉紧锁无法开颜的褒姒,那么无道就是点烽火大戏天下为博我凄然一笑的末代周王……” 叶无道捏着慕容雪痕的鼻子,高兴道:“自古红颜多薄命,我不要雪痕作我的红颜,要作我的妻子!” 慕容雪痕嫣然一笑,吐了一下丁香小舌,眉目深情款款。 慕容雪痕望着视野里地壮丽景象,想起柳咏的望海潮里户盈罗绮、市列珠玑之说。叶无道抱着在风中微微颤抖的佳人红颜,吟诵清朝康熙皇帝一首赞美吴山地诗:左控长江右控湖,万家烟火接康衢。 偶来绝顶凭虚望,似向云霄展画图…… 随后叶无道陪着慕容雪痕来到武林广场南侧的杭州银泰商场,为叶无道挑选衣服,她没有选那些专卖店的普通名牌,其实对于她来说不是顶尖私人时尚大师裁缝设计的衣服很难看中,而且她的品位也不需要依靠服饰来体现,世界多少顶级名牌争着让她做广告但是她一个也没有接受,因为她包括音乐只想将自己的全部献给叶无道一个人。 慕容雪痕拉着叶无道在普通的卖场穿梭,叶无道本来就是天生的衣架子,修长挺拔的身躯配上优雅颓废的气质比起那些男名模要好上无数,慕容雪痕的眼光自然是无法挑剔,即使是貌似平淡的样式一旦穿在叶无道身上就有别样的味道。 她一口气帮叶无道购买了几大袋地衣服和裤子,搞的叶无道做了老半天的模特。理所当然的成为女服务员地焦点,暗送片波抛媚眼无数。 叶无道打电话给韩韵要求再请假一个星期,韩韵告诉他没有任何问题,竺可桢学院领导和辅寻员范虞艺那里她会去打招呼。韩韵话语中流露的思念和真情让叶无道心一软,想起初中那段轻狂却纯真的岁月,不禁有些惆怅,让她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操劳,叶无道依稀可以听见那一头激动中蕴淋悲伤的哽咽,挂掉电话不禁叹了一口气。 “是韩韵老师?” 慕容雪痕一边帮叶无道挑选衣服一边询问,在明珠学院的时候韩韵也是她们班的英语老师,两人就像姐妹一样亲昵。 “嗯,她现在是浙江大学的副青长。”叶无道突然有一种心虚的感觉,总觉得哪里有些对头。 “韩老师这三年好像在业内取得很多荣誉呢。仅主持鸿篇巨作《全球史》的翻译工作,而且在她还是世界英语博客论坛地创建者之一。有很高的知名度,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能够当任浙大副青长,咯咯……韩老师和妈妈、小姨一样都是女强人哩,就数雪痕最没有用了。” 说到后面慕容雪痕小脸垮了下来,楚楚可怜地凝视着嘴角悬挂疼爱笑意的叶无道。 “如果雪痕是花瓶的话,世界上的女人就都是陶罐喽。” 叶无道轻轻拧着她粉嫩水灵的脸颊笑道,慕容雪痕绽放出灿烂的笑颜。那一刻,所有注视这对情侣的人都沉醉融化在这倾国倾城地嫣然一笑中…… 世界最远的距离是什么? 不是天涯海角的相隔,不是遗憾的生离死别,不是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即使对方知道自己的爱却给自己爱的机会。 苏惜水茫然的被室友拉回学校,一个人躲在卫生间关上门不理会室友的劝说偷偷哭泣,她知道叶无道花心多情,知道他不是那种可以因为一个女人而放弃整座森林的男人,所以她默认了上官明月地存在。可以不介意和同样优秀的上官明月分享自己的初恋和第一个男人。 苏惜水确定叶无道肯定还有其她地女人,但是她没有想到叶无道竟然不是陪自己去参加慕容雪痕的演出而是和别的女孩约会。不过静下心来,苏惜水发现自己无可救药的并没有生叶无道太多的气。只是气愤自己当时的不够大度,她想当时要是能够向那个女孩主动伸出手该是最好的表现,而不是毫无主见的被人拉走。 想到室友对叶无道过分的指责,一种深沉的不安和不详的预感罩苏惜水布满伤痕的心灵,渐渐她止住哭慌乱的摸索手机,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她拉开门朝门外担心的三位女孩哭道:“我的手机呢。” “手机在我这里,你要干什么?”李悦敏纳闷道。 “我要打电话给无道,他一定在生我的气,他不会喜欢小气的女孩子。” 苏惜水楚楚可怜的抽泣道,为了叶无道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尊严、面子这些往常女孩子恋爱时的苦苦追求的东西相比较叶无道简直一文不值,她只想要那个温暖的怀抱和坏坏的笑容。 “惜水,你是是生病了,那个家伙值得你这么付出吗?追求你的男孩子家产上亿大有人在,中央高官子弟的亦在少数,文学才华出类拔萃的更是排队等候,为什么就要那么在乎他?”林茜实在想不通像苏惜水这样背景雄厚相貌出众各方面都无懈可击的女孩会这么痴迷那个叶无道,他不就是长得不错加上有点成绩吗。 “没有他我会活不下去的,你们不会明白!” 苏惜水泪眼朦胧伤心欲绝,自己都已经把全部灵魂牵挂在那个骄傲的男人身上,三百六十病,唯有相思苦,这种刻苦的眷恋不是你们那种快餐式的爱情可以比拟。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抱着自己面向整座城市豪气道----粉黛江山留得平湖烟雨,王侯霸业都付与一局棋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