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清河坊风波 - 极品公子

第四十六章 清河坊风波

慕容雪痕在那个颇具古典韵味的茶馆品尝完正宗的西湖龙井后拉着叶无道坐上一辆绿色面的来到清河坊街,清河坊历史文化街是杭州市的重点工程,作为杭州创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窗口的它在整个杭州景点布局中占据十分重要的位置,至于是是中国官僚见怪怪的“形象工程”杭州百姓就心中自有一杆秤了。 叶无道和慕容雪痕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久负盛名的招牌景点,感觉还算错,见惯了高楼林立的钢铁丛林偶尔小桥流水式的雅致也是相当惬意,虽然这份典雅是强硬的复制。 只能步行的人流格外热闹,虽然烈日炎炎但是群人依旧是兴致不减,很多外国人用生硬的中文和摊主店主讨价还价。 “清河坊是杭州悠久历史的一个缩影,南宋定都杭州后筑九里皇城,开十里天街,故有‘前朝后市’一说,前朝是指前有朝庭即凤凰山南宋皇城,后市指北有市肆即河坊街一带……” 叶无道免费做着寻游为慕容雪痕指点迷津,知觉有少零散的游客都跟在叶无道身后津津有味的听他讲解,慕容雪痕可爱的眨巴着水灵片眸指指点点兴趣盎然,突然拿起一样小首饰把玩良久,又调皮的跑到西洋镜那里凑热闹,叶无道笑意因为沧桑而淡泊,没有了轻浮的外衣显得格外让人安心,所以杨宁素会说叶无道已经成熟。 叶无道拉着像逃出子小鸟一样雀跃的倾城佳人,淡淡道:“清河坊兴于宋盛于清。百年老店胡庆余堂这些古建筑大都建于鼎盛时期明末清初,岁月无情,这些痴情怨妇般地建筑倒是风韵尤存。” 后面跟着的那些游客被叶无道说的哈哈大笑,几位专业导游也是善意的朝叶无道一笑。 叶无道和慕容雪痕走进一家玉石古玩店。翡翠珍珠各种饰品琳琅满目,女人天生就对这些物品没有抵抗力,见惯古珍器物地慕容雪痕也不例外。 叶无道环视屋内收藏,暗暗摇头,盛事行收藏,随着生活水青的不断提高,民间收藏热也日渐升温,北京的潘家圆、上海的城隍庙,绍兴的古玩城等都颇具名气,而杭州作为七大古都之一的历史名城却没有像样的收藏集散地。 一位坐在檀木椅上闭目养神的老者睁开眼睛见叶无道摇头。好奇道:“先生是对本店的收藏不满意吗?”叶无道摇头淡笑道:“没有,我只是有点感触罢了。” 一个熟悉的倩影走进玉石收藏店。恰好看到那块慕容雪痕看中地翡翠观音项坠,她一把夺过放在手心把玩随意道:“这块翡翠我要了,多少钱?” “六千。”柜台后面的中年妇女犹豫了片刻道。 慕容雪痕微微皱眉没有说话,拉着叶无道就要走,小脸地黯淡让叶无道心疼不已,他朝那位据说是火车上南方商业巨头千金的女孩勾起一抹轻蔑,道:“先来后到的道理每个人都应该懂吧。” 骄傲的女孩扬起头。道:“这样六千块钱的翡翠我出十倍的价格,六万!” 叶无道微笑拿过那块翡翠观音项坠,淡淡道:“全世界翡翠原料产地主要是缅甸,而且军政府规定在缅甸仰光做公盘也就是公开拍卖,广东珠宝商集合大量资金竞买高价吃下运回国内加工,台湾珠宝商翡翠行业则有所下降,但是相对来说设计仍然精致、华丽,而这件翡翠扣除较好的质地,明显来自台湾较高档地制造师。单凭不俗的手艺就值六千!管你出多少钱,我出你的十倍!” 女孩眼睛里异彩涟涟,道:“我家有少内地七彩云南、翠中趣等珠宝企业的绝世精品。那件国际珠宝展上七彩云南展示价值万的翡翠首饰‘一代天骄’现在就摆放在我外公书桌上,一件小小的翡翠观音项坠我还不放在眼里,如果我出六十万,你岂是要掏六百万?” 女孩也已经认出这个同样骄傲的青年就是火车上的那个左拥右抱的色狼,开着法拉利来清河坊只是想领略与吴山西面地城隍阁遥相呼应的鼓楼城墙遗址,停下眩目的法拉利不如清河坊,她偶然见到这位色狼竟然又换了一位女朋友,不禁想挫挫这颗花心大吉卜地嚣张气焰。 叶无道将那块翡翠观音项坠轻轻戴在慕容雪痕优美如丝绸柔滑的脖子里,眼神温暖而醉人,淡淡道:“区区六百万我还不会放在心上。” 女孩更加好奇,能够为了一个女人如此挥金如土倒也有几分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气概,只是火车上那个庸俗的色狼能够拿出六百万这笔对于常人来说是天文数字的钱吗,这一点出身豪门的她十分怀疑。 “我看你装出一付很懂翡翠的样子,其实也不过是管中窥豹领会皮毛罢了,在玉石家族中称‘硬玉’的翡翠绿色最为稀少、珍贵,而绿色又以鲜艳嫩绿的翠绿为最佳、以浓阳正匀为上品,寓意福禄寿的红绿白三彩更为绝世佳品,而这块项坠色泽黯淡,质地平凡无奇,更加致命的是这块翡翠内部结构已经经过碰撞受到损坏,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生暗纹,由此可见就算你能拿出六百万也只是买这块翡翠价值超过六万的手艺而已。” 女孩得意道,你想和我谈论翡翠简交流收藏直就是班门弄斧,外公可是中国收藏界的宗师级别人物,耳濡目染下怎么也算得上是半个鉴定高手,道:“而且你也拿不出六百万吧。” 叶无道微微诧异这位貌似花瓶的女孩竟然有这种见识,其实他在帮慕容雪痕亲手戴上这块坠玉地时候就已经发现这点只是因为面子而没有说出口。没有想到竟然被这个丫头将了一军,陷于被动的叶无道只好歉意地凝视那张依然笑意盈盈秋眸灵动的佳人。 慕容雪痕爱惜的轻轻抚摸那块二十年人生中叶无道亲手赠送的第二样礼物,痴迷道:“翡翠温玉有性纯粹、温柔、宽缓、温暖等意,正好儒家追求‘温其如玉’修养境界。润有泽、滋之意,正所谓‘雨以润之’,君子不以玉之贵重区分人品之高下,而玉以君子之修为高洁为佳,故君子养玉贵在养德!这块玉即使因为自身缺陷无法成为上品,但是主人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的话依然是绝佳之玉” 那位闭目养神的古稀老人大声拍手称快,对慕容雪痕道:“好一个‘君子养玉贵在养德’!这句话如果玉有灵性,定当感激涕零,这块玉总算是找倒知音了,这位小姐。翡翠等玉器最好的养护就是作为人的装饰物佩挂在身上,常常佩挂即会补充翠的失水使其润泽。这就叫‘人养玉’,我相信有如此温润女子灵性滋润百年后它一定是一块绝妙上品美玉,这钱我不要了就当是赠与有缘人!” 慕容雪痕想要谢绝这番好意,毕竟六万块钱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柴米油盐这些琐事没有钱就是最头痛的苦恼了,慕容雪痕虽然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但是聪慧如她又怎么会不懂那些世俗规则。 但是叶无道摇摇头。笑道:“你不是在法国古董店收集到一块翡翠‘辟邪’吗,反正我用不到,就送给这位老人家吧。” 慕容雪痕高兴的嗯了一声,对那块翡翠观音项坠是爱不释手,叶无道送给她的哪怕是值一文地垃圾在她眼中也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否则就是倾城地和氏璧在她眼里也是凡物一样! 玉以君子为贵! 女孩不敢相信这个女孩竟然有这种谈吐和胸襟,这是女孩外公当初教她鉴定玉器的时候意味深长讲述的第一句话!而当她听到那块翡翠“辟邪”时心中的震惊更是无以复加,蓝田暖玉翡翠辟邪这两样是玉石收藏界的极品,而她竟然轻易送给陌生人!? 老人同样是震撼无比。摇摇头,注视着叶无道的筋骨道:“‘辟邪’最好还是你随身佩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年轻人。记住,玉贵温润,锋芒太过毕露是为人处事大忌。” 沉思的叶无道牵着满脸笑意地慕容雪痕走出玉石店,店主的那番话让他有了一些若有若无的明悟。 “叶无道,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 一个尖锐的声音在叶无道和慕容雪痕耳畔响起,叶无道淡漠的抬起头,发现苏惜水和她的三个室友站在自己面前,口直心快的李悦敏不淑女的指着叶无道鼻尖满脸怒气。 叶无道泛起一个自嘲的苦笑,世界还真不是一般地小,几百万的杭州竟然可以碰见苏惜水,看来应该马上去买彩票试试手气,望着脸色苍白的苏惜水,苦涩道:“惜水你没有回学青吗?” 苏惜水眼眸充盈泪水,紧咬着嘴唇不肯说话,似乎是在等待叶无道地解释,又或者是在为叶无道寻找一个合适的借口骗自己。 “叶无道,不要以为自己是成绩好会玩魔兽就了不起,喜欢惜水的优秀男生满地都是,不少你一个新生代表!上次一个上官明月也就算了,这次竟然还有莫名其妙的女人,花心也要有个限度!” 李悦敏毫不客气的一顿数落,叶无道嘴角的笑意愈加温柔,熟悉叶无道的慕容雪痕知道他越生气的时候笑容越灿烂,她刚想缓解一下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李悦敏嘲讽道:“你这个第三者有什么资格说话?” 在李悦敏眼里苏惜水就是最优秀的女人,暂且不说显赫的家世背景,优异的学业和出众的相貌气质,还有难得的婉约温柔,全都是她见到女生中最出类拔萃的,她无法忍受苏惜水这样的好女孩还要和别的女人分享爱情! 慕容雪痕淡雅浅笑,对于她极不礼貌的指责毫不生气,优雅的气质和极佳的家教显露无遗。她没有资格?笑话,慕容雪痕没有资格陪在叶无道身边的话这个世界还有谁敢说坦然呆在叶无道这位太子身边! 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两人的第一次都是献给对方,从初吻第一个拥抱第一个夜晚都是完整的属于对方;她拥有近二十亿美元的巨额遗产,光是这点就让慕容雪痕当之无愧的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单身女人之一;谁敢说如今最典雅具有“轻舞罗扇扑流萤,和羞走,却把青梅嗅”潜质女人不是那位在钢界前弹奏《天籁》的女子? 叶无道只是注视着苏惜水那张神碎憔悴的小脸,有些东西一旦讲出来就会变味,如果不能领会那只能说明两个人无法心有灵犀或者两人的相恋根本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叶无道希望她能够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哪怕带着苦涩,只要不是沉默。 但是苏惜水只是一味的沉默,幽怨哀伤的望着叶无道和忧郁的慕容雪痕,叶无道对于她的表现十分失望,叹口气正想说话,林茜拉起晶莹泪水布满脸颊的苏惜水转身就走,而后者并没有太多的挣扎。 佳人嫣然回眸固然倾城倾国,但是黯然回眸同样动人心魄。 只是苏惜水没有眷念的回首,所以没有发现叶无道黑眸中无法掩饰的深沉痛苦,叶无道轻轻抚摸慕容雪痕的粉嫩脸颊,纤细的眼睛中,散布着伤痕。 如果真的要说,不是身边的这个“第三者”没有资格,而是你没有资格。若非身侧美人的素手研磨红袖添香,自己就不可能是披着纨绔子弟外衣的太子当太子和神话集团总裁,而只是一个不折不扣地玩世不恭的败家子! 慕容雪痕嘴角漾起安抚叶无道的温暖笑意,水灵片眸满是心疼,像你这样的男人当然是令周围无数美女孜孜作向日葵状的太阳,至于能否走进你的心灵就得看她们有没有那个智慧了。 她望着苏惜水黯然的消瘦背影,我相信你可以走进无道的心灵,因为你的那份深沉爱意身为女人的我可以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