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生风流种 - 极品公子

第一章 天生风流种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孝无二。这绝对是叶无道的完美写照。 叶无道,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一个承载着两个庞大家族全部希望的男婴,据说他出生时带着反常的笑声,也许是因为在庆幸自己令人羡慕得发狂的身世,不管上辈子做了什么受了什么苦,这辈子他注定是要享受幸运女神的青睐。 叶无道出生的时候,全省最大的私人医院外停着不下三十部豪华轿车,奔驰,宾利,宝马,凯迪拉克,甚至至今全球产量只有不到12万辆被称为“轮上的布伦海姆宫”的劳斯莱斯,而且是档次最高的银灵系列!这里的车完全可以举办一次小型车展,总价值绝对超过一亿! 这家d省中外闻名的大规模私人医院也只不过是商业巨人叶氏家族产下的九牛一毛,所以说叶无道在还未诞生的时候就享受到了钻石级别的待遇。 叶正凌,叶家的家主,也就是叶无道的爷爷,十六岁背井离乡独自闯天下,凭借自己的独到眼光和惊人的商业天赋一手创造了一个商业史上的神话,现居住美国华盛顿遥控着整个商业大厦的运作。 叶正凌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小女儿,老大叶少天进军电子业,成绩斐然,荣登美国福布斯百富榜,现居住在美国洛杉矶;二子叶风子承父业,成为叶氏企业现任ceo,与父亲一样是一个商业奇才;三子叶河图,也就是叶无道的父亲,并没有什么惊人的天赋,是叶家最平凡的一个,但是“花名远扬”;叶震坤是叶正凌五个儿女中最“不务正业”的一个,混迹黑道,娶了美国黑手党一个核心教父级人物的女儿,在纽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小女儿叶晴歌,据说是智商达到200的天才,在文化艺术方面的造诣令人震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至今仍是单身,喜欢旅游。 杨望真,叶无道的外公,中国某军区总参谋部重量级人物,授中将衔,门生遍及全国,一生荣誉无数。正所谓将门虎子,三个儿子全部在政界和军队,其中一个甚至是南方经济大省j省的省委书记,两个女儿杨凝冰和杨素宁,大女儿杨凝冰是kj市的副市长,也就是叶无道的母亲,与叶河图的婚姻被人们一致认为是一场失败的政治与商业利益结合,小女儿杨宁素是省电视台的金牌主持人,两女都选为d省的“四大美女”之一只不过这个时候的杨宁素还只是个十多数的小女孩。 而叶无道在还未出世是便有了一位中国黑道的龙头人物做干爷爷。 叶无道,你还真是个集天地宠爱于一身的幸运儿啊! 想象一下,这么多的风云人物聚集在一起是多么壮观的一个场面,近百人在产房外等待着一位孩子的诞生,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浓浓的期待和焦急,尤其是满头银发的杨望真和叶正凌,历尽沧桑阅尽风云得他们此时却更是紧张,毕竟这是第三代中唯一的男孩啊! 不知道为什么,叶杨两家第三代全部是女性,偌大的家族竟然没有一个男孩子,虽然不是重男轻女,但一个家族没有男子来继承家业是两位风云老人所不能想象的。 当他们终于听到婴儿发出的声音时,全部是松了一口气,走廊上爆发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杨望真和叶正凌擦擦头上的汗水相视一笑,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个会磨人的主儿啊,硬是让自己这两个老头和这么一大帮人苦等了几个钟头。 躺在床上的杨凝冰无疑是两家的最大功臣,脸色苍白的她虽然疲惫不堪,但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还是露出一个绽放伟大母性光辉的笑容,这让本来就是个美人的她更显楚楚动人。叶河图痴痴看着自己的儿子,早已经傻笑得合不拢嘴,“鼻子和嘴巴像爸爸,眼睛和眉毛像妈妈,长大后一定会迷死很多女孩子的!我终于当爸爸了!” 正当大家沉浸在喜获龙子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一个道士打扮的老人怎么能穿过严密的防线来到了床边,那长得粉雕玉琢的婴儿见到这个道士的时候,竟然笑了。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这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大惊之下就要抓人,倒是杨望真和叶正凌阻止了众人,军人出身的杨望真两眼直射那老者并不说话,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他十分相信自己的感觉,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崇尚黄老学说的叶正凌恭敬问道:“不知道长有何事造访此地?” 那老者凝视着对他笑的婴儿,修长如玉的手捋须道:“天降星君,不坠天地、人、修罗、夜叉、畜生六道,故取名无道最佳!此子筋骨玉润,内蕴精华,他日定非池中物,只是世道凌夷人心不古,纵有天资也有可能堕入旁门左道,天意难测,只能一切顺其自然了!” 看见茫然的众人,老道微笑道:“在下终南山一山野居士,乃吕岩纯阳之后,只是愧对先祖啊!今日能与此子相逢也是一种缘分,就将这暖阳佩赠给这个小家伙吧。他一生绝无大难,只是有几个小劫需要注意。” 知道这个老者肯定不是凡人,而那块晶莹剔透的玉佩更不是凡品,叶正凌一听说自己的宝贝孙子会有小劫,马上担心问道:“道长,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劫吗?又该怎么解?” “此子上辈子乃是天煞孤星,受尽孤独,因为一生行善,所以这辈子可以享受上辈子积的厚福,至于什么劫,放心,是桃花劫!至于如何解,天机不可泄漏!呵呵,此子这辈子是注定要与女人纠缠不情的了,你们也不需要太过死板,天意如此,怪不得他!”老者意味深长道。 当所有人的视线再一次聚集在这个孩子身上时,老道已经悄然消失在房间。等众人回过神来,哪还有这个奇怪老者的身影,这也为叶无道的身世平添一抹浓浓的神秘色彩,更加被外公和爷爷看重。 “就照那道长所说取名叶无道吧,亲家?”叶正凌向杨望真询问道。 “无道,叶无道!就叫叶无道吧!”军人决断的天性让杨望真很快一锤定音,一方面是感受到那个老道的神秘气息和他所说自己外孙的奇怪来历,另一方面这个名字也让自己很满意。 似乎是对自己名字很喜欢,小家伙裂开嘴开心的笑了起来,惹的大伙也是开怀大笑,尤其是两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眼里更是闪着喜悦的泪水。 叶无道就在所有人近乎狂热的溺爱中渐渐城长,要不是现在中国的奔月计划还没有完成,否则杨家和叶家还真会给他把月亮摘下来给这个小皇帝当玩具。他是温室里最昂贵的花朵,大人们用自己的一切去呵护这个上天赐给两家人的礼物,每次生日都搞得惊天动地,且不说两个家族一百多人悉数到场,还有邀请的各行精英和政要,更何况还有黑道的大佬也都得给这个黑道未来的太子卖个面子。 这导致后来参加叶无道的生日庆宴成了身份的象征,使得许多人削尖了脑袋想要参加,而叶家叶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人脉来操作这个庞大的社交活动,每年都办的有声有色。 叶无道断奶比平常的孩子要晚很多,甚至可以走路的时候还嚷着要奶,这让她的妈妈杨凝冰这个公认的“冰山女神”十分不好意思,但是出于天生的母性,每次都耐不住小家伙的磨而满足他奇怪的要求,这种情况直到叶无道三岁半的时候才停止。 叶无道睡觉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搂着别人的脖子睡,一旦被他搂上了,整个晚上就休想松开,从此我们不难看出叶无道确实是很有成为极品色狼的天赋的。他的漂亮小姨杨宁素在他四岁的时候有一次出于疼爱一定要陪这个小家伙睡一晚,结果叶无道搂着整个d省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身体以后,就以绝食威胁大人一定要和小姨睡,结果原本已经搬出去一个人住的杨宁素又重新回到叶家的紫枫别墅,陪这个叶家的小太子睡觉,如果外面的男人知道了这个残酷的事实,还不一个个吐血身亡啊!虽然这个享受到对男人来说是终极幸福的家伙还只是个小毛孩,但终究是个男的吧。 叶无道和自己的后来被誉为d省“最佳情人”的美女小姨睡到九岁的时候,在妈妈的萝卜加大棒政策下终于含泪和自己的“美妙睡眠”说再见,但因此得到的补偿是可以搂着杨凝冰睡觉外加每天睡前一个故事。主角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啊 在叶无道的强烈要求下,紫枫别墅的佣人全是清一色的小美女,也许叶无道并不十分严重的制服癖就是那个时候形成的,也许更早,不再需要和叶无道睡的杨素宁搬出去后,叶无道看电视的时间就多了起来,因为自己的小姨穿制服的样子确实是视觉上的享受,怪不得她支持的节目收视率总是高居不下。当然这不是说杨宁素是只花瓶,她可是上海复旦的高材生! 杨家的女人没有一个是靠相貌吃饭的,杨凝冰和杨宁素她们都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兼职打工,并依靠每年的奖学金完全自己读完大学,这对于叶无道来说真的不亚于神话。 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是家里的美女佣人没有哪一个不遭到叶无道这个小色狼的“骚扰”和“侵犯”,虽然还只是满足一下小手对柔软物体的要求,但还是让杨凝冰这个做母亲的很头痛,想象一下,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站在花园里踮起脚尖偷偷吻一个满脸通红的少女会是怎样的一个画面,九岁的叶无道对女人的胸部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别说那些佣人,就是小姨杨宁素也没有逃过他的狼爪,所以杨凝冰早已经习惯作为佣人女孩子害羞的“控诉”。 十岁生日的时候,叶无道拉着自己十四岁的堂姐,也就是大伯叶少军的女儿叶可馨在阳台上,用泰戈尔《园丁集》里的一篇情诗骗取了叶可馨的初吻。十一岁的时候或威胁或花言巧语或枪或骗的夺走了一位堂妹三位表姐和四位表妹的初吻,真可谓战果辉煌了。 十二岁的时候,小色狼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对家族同代异性的“扫荡”工作,女性的身体构造也被他摸得一清二楚,经过反复“理论摸索”和“实践验证”,到后来几乎已经称得上是庖丁解牛轻车熟路了。 十四岁的一个早晨,叶无道就大声宣称自己已经完全算得上是男人了,结果惹得大人一阵哄堂大笑,杨凝冰疼惜的搂他在怀里娇笑个不停,如果她知道自己宝贝儿子的彪炳战绩后恐怕就不会觉得叶无道在说笑了,杨宁素则是妙眸流转,用眼神对叶无道说你个小色狼,只有老爸叶河图是一脸暧昧的表情。 那天的前一个晚上,叶无道完成了从一个男孩蜕变为男人的过程,对他来说,禁果不再是禁果,而只是一样每天随时都可以享用的普通水果而已。 能做到这些可以说是“三分之一的汗水加上三分之二的天赋”换来的,首先叶河图这个绝对不是好榜样的父亲很大程度上起到了推波助澜助纣为虐的作用,正是他教唆小叶无道对每个美女表示“适当的亲热”,也是他给叶无道灌输了男人生来就是为了征服美女的信念,还是他教叶无道各种追女孩子的技巧,比如背情诗准备鲜花等等各种制造浪漫的手法。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所以要造就一个花花公子也绝非一日之功。 很快,叶无道十五岁的生日迫在眉睫。 毫无疑问,又将有一段风流史将会上演。

下一篇   第二章 色狼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