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虚龙假凤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五章 虚龙假凤

经历商海沉浮半辈子,建树屈指可数,败笔数不胜数,与成功无缘。 却也不算失败透顶。不过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倒是已经摸爬滚打变幻莫测的商界几个年头了,现在想想当初的激情和轻狂确实令人怀念初是用健康和青春买金钱,如今是用金钱买健康了。”中年人淡淡笑道,身边的年轻助手眼中全是无法掩饰的疯狂崇拜。 “受教了。”叶无道诚心道。 中年人关于那套“创造有用价值利润”的一席话让叶无道茅舍顿开,在未来企业肯定要肩负更多社会责任,而这种理论显然适应这种大势所趋的潮流,可以说这是一个暂时会显露优势的巨大潜力制高点,这是神话集团一个很好的机遇。 因为自己家庭背景和星组行政资源的缘故,叶无道一直钟情胡雪岩这种政商牟利形式,在这一刻他的商业思维已经开始转变。 那两位慕容雪痕的疯狂崇拜者内心还是激动澎湃,虽然已经脱离口齿不清的尴尬,但是满脸通红的想象和自己偶像的谈话,有一种梦幻的感觉!当慕容雪痕弹奏钢琴或者拉小提琴的时候谁敢亵渎那份神圣? 当她们见到慕容雪痕和那位陌生青年的亲昵关系,顿时惊讶的发现那个被整个世界谈论的男人就是眼前文雅英俊的青年,她们不禁对偶像的男人偷偷看了几眼,他和别人谈论时无形中的自信和成熟让他格外特殊。也许这就是慕容雪痕为什么会看上他地理由吧,她们下决心替这个发现保密。 不过光是能够和慕容雪痕聊天就足以让她们自豪一辈子了,回去要是被人看到手机里的摄像一定要嫉妒死一大批同学,她们偷偷朝对方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我想问一下企业最大的危机和机遇是什么。这个答案我思考了三年,那个问我这个问题地人要我用五年的时间去寻找。我想偷个懒请教一下。”叶无道笑道,再没有丝毫的狂傲和轻浮,面对这个中年人他不得不正经对待。 “知道怎么解释危机吗?”中年人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 叶无道沉思不语,怀里的慕容雪痕扬起小脑袋小声道:“危险和机遇并存就是危机。” 中年人微笑点头,突然发现这个聪明的绝美典雅女孩十分眼熟,在劳顿和烦躁的时候他就喜欢听一些经典的古典音乐,而这次去上海参加商业各大领域巨头的聚会本来是说要听从朋友的推荐去参加那个慕容雪痕的音乐会,因为他对古典音乐地喜爱让他对这位据说超越时间禁锢创造古典音乐的天才年轻音乐大师产生不小地兴趣,毕竟能将阳春白雪的古典音乐领域扩大化不是每一个古典大师都可以办到。 最近他听的最多的就是慕容雪痕这个名字。从员工到女儿都是谈论这位天之骄女的话题。 慕容雪痕乖巧的重新躲到叶无道胸口,小手轻轻握住叶无道的大手汲取温馨。三年地分离和最近紧密的巡回演出安排让她对爱人的思念愈来愈深刻。因为离别让她更加珍惜这份拥抱和温暖,可恶的距离和青梅竹马让她无视那些叶无道其她的女人。 “长期以来,企业一直误认为可能遭遇最大的危险或敌人是行业竞争中的对手、潜在的威胁者或是自身的资源、人才等短板因素,但是在我看来,所有地企业都面临同一个‘危机’----无法预知的未来!” 中年人见叶无道云里雾里不解其义,脸上浮起回忆的神色,淡淡道:“大约九八年前后。中国通信寻呼业地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南方某家大型寻呼企业特地制定了五年远景战略计划书,然而这家曾经雄霸一方的企业训须速消失了----不是因为在与对手竞箐中败北也不是战略计划本身的缺陷,你猜猜看是什么原因。” 叶无道领悟道:“因为不久整个寻呼业作为一个产业在中国整体性的消亡了。这就像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残酷游戏,身后的未知因素就是最大的威胁。” 中年人哈哈一笑,欣慰道:“更何况可能还有弹弓在下!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商机,恰恰就是来自这个‘不确定性’,我从商几十年从事管理也摸索出这么个道理----企业高层决策工作的真相。则是随着流淌的时间河流不断感受与调整每一个微观步骤,与未来变化的脉搏形成一条共振曲线!呵呵然这些都是纸上谈兵。真要短兵相接和具体操作还要相当的领导才能和指挥智慧。” 叶无道陷入沉思,而中年人也没有打扰,和身边的助手小声聊天。 “总裁为什么要坐汽车呢,而是和小姐一起?”助手崇拜的望着身边商界风云人物,能够在他身边可以获得。 “当年我掏得的第一桶金就是在这条杭州到上海的路上,有些怀念而已。”中年人望着窗外景色淡淡道,恍惚间当年落拓青年的自己就已经是算是一位成功的父亲了。 汽车停在城站,中年人下车的时候朝叶无道微微一笑,道:“希望有一天能够在中国顶尖富翁俱乐部和财富论坛上与君畅谈。” 叶无道微微点头,笑容显得自信、灿烂,这一天其实就在咫尺。 那两位慕容雪痕的忠实崇拜者依依不舍的和紧紧靠在叶无道身边的音乐大师作别,还像情人般死死拉着慕容雪痕的小手,最后慕容雪痕实在是好意思才抽出手戴上眼镜和太阳帽和她们告别。 “雪痕,姑姑真的在上海吗?”叶无道拉着四处张望地慕容雪痕问道。 “是啊。一想到海五千多家酒吧很多人都会醉了吧。姑姑会在这座东方的小资天堂呆上一段时间,过她说过要来杭州的,夏天的西湖虽然没有冬天地有古典韵味,但是夏荷婉约、杨柳依依和晓风残月就足以让我满足了。”慕容雪痕痴迷道。 “杭州除了西湖可能会让你很失望哦。至于被评为国际花圆城市的千岛湖我还没有去过,希望是徒有虚名吧。”叶无道将那顶歪了的太阳帽摆正,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狗崽队泛滥猖獗的今天名人也真不容易,更不要说蜚声中外的慕容雪痕。 “杭州的美女多吗,无道有没有乱花迷眼啊?”慕容雪痕调皮道。 “曾经沧海,弱水三千,我只取雪痕这一瓢饮。” 慕容雪痕恩了一声,满心甜蜜的拉着叶无道跑进一家典雅阁楼茶馆,决定好好享受“暖风熏得游人醉”的江南茶韵。其实叶无道有没有只取一瓢饮她根本不在乎,她在乎的是现在拥有他地时光。 今朝有茶今朝品。明日愁来明日愁,慕容雪痕淡淡一笑,要了两份西湖梅家坞龙井。 d省,蔡羽绾所在的流苑公寓,蔡羽绾帮柳婳泡上一壶上等地碧螺春,朝穿着典雅蓝色流苏长裙中带着诱惑的好友笑道:“今天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寒舍啊,孙导是一直不肯放人吗?真知道你们这么神神秘秘在搞什么东西。要不透露一点给我?” 柳婳神秘一笑,道:“这个计划只有陈总监才能知道哦。要是泄漏军机我怕被炒鱿鱼,到时候成为无家可归的无业游民可就惨喽,你以为我像你啊有人要。” 蔡羽绾坐在她对面白了一眼,娇声道:“我想要是传出柳大美女要嫁人的消息,恐怕在全国范围内亚于一场轰动吧,到时候什么贵公子大少爷、金领成功人士统统杀到这里就热闹喽。” 柳婳“怒声”道:“果然是近墨者黑,你竟然被那个叶无道毒害如斯啊,胳膊肘都往外拐了。女大不中留啊。” 蔡羽绾甜蜜道:“喝你的茶!” 柳婳浅尝了一口茶,突然放下茶杯俯身压在蔡羽绾低声神秘道:“你们有没有做过?那种感觉真的像小说里描写的那么欲仙欲死吗?他第一次要你是在什么地方?” 蔡羽绾美目流转顾盼生姿,伸长玉臂做了个懒洋洋地姿势。高挺耸动的胸脯诱人至极,满脸春意道:“这种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那深入骨髓的滋味。” 因为只穿了一件宽松的丝绸睡衣,蔡羽绾里面含羞草般的嫩黄内衣所体现的迷人曲线就算是柳婳这个大美女也看得心神荡漾,想比较自己的骨感,蔡羽绾明显要丰腴一些,那种肌肤就连她这个女人也是带着无法避免的痴迷。 “说嘛,说嘛,那种事情是什么感觉?” 柳婳和蔡羽绾两人的身体若有若无地轻微摩擦,两人都敏感的感受那种触电和酥麻美妙感觉,因为叶无道的“滋润开发”,蔡羽绾地身体很容易动情,而柳婳也是秋眸渐渐涣散,双手紧紧抓住蔡羽绾的肩膀。 “真的要知道?” 蔡羽绾娇腻的呻吟一声,咬牙道,双手悄悄挽住柳婳的细腰轻轻揉捏。 柳婳俏脸通红的应了一声,火热的身体让她不知所措,柳婳虽然是亚洲头箐女影星,拍摄的爱情片也不少,但是没有任何与演对手戏的男明星擦出火花的苗头,很多时候她自己都怀疑是是同性恋,但是她发现自己对女人也没有兴趣,这让她十分迷茫,今天一想到蔡羽绾和叶无道那个混蛋亲热的镜头身体就不由自主的酥软,一种陌生的热流酥麻的流遍全身。 “那羽绾就让你知道是什么感觉!” 蔡羽绾媚眼如丝的将环在柳婳腰的小手撩起流苏长裙,用自己的身体摩擦那付同样娇嫩的身躯,桑满的胸部挤压着柳婳那对坚挺的**,纤手悄悄滑向那雪白弹性的大腿。 “羽绾,你要干什么?我要知道了……” 巨大快感中夹杂些许惊慌的柳婳无力的扭动娇躯想要摆脱这种异常的暧昧覆系,但是蔡羽绾一口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嘴,柳婳原本就是象征性的挣扎最后变成羞涩的迎合,两条丁香小舌死死疯狂纠缠,异样的刺激将两位大美女推向一个**的**。 良久,柳婳和蔡羽绾唇分,一条由唾液形成的淫荡透明丝线还连在嘴唇面,就像是舍不得两人分开一样。柳婳的裙子已经被蔡羽绾悄悄褪下,那件粉红色的真丝镂空内衣暴露在空气中,美丽得可以让所有男人都疯狂的半个露出的**散发着无限的妩媚成熟的韵味。 蔡羽绾拿开柳婳拦在胸前的手,解开背后的口子,柳婳那晶莹剔透的娇嫩**,那半球型完美的形状、象牙雕刻般莹白的肤色,细巧浑圆的殷红**和微微颤抖的动人姿态让她也情自禁的呻吟喘息,低下头含住那颗妩媚的淡紫色葡萄。 就在面红而赤的蔡羽绾想要脱下春意盎然的柳婳那已经悄悄湿润的雪白色内裤,柳婳使出最后的力气推开蔡羽绾退到沙发另一头大口喘气,尖翘的胸部因为呼吸而上下剧烈起伏。 蔡羽绾明显的感受到柳婳那“野径无人问”的密道已经是春潮泛滥,咯咯笑道:“婳婳,这次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吧,无道可比我强多了,要不然我们下次一起‘伺候’无道,反正我介意。” 柳婳两眼茫然而媚意,痴痴道:“他就是这么对你的,怪不得你好象变得漂亮多了,原来一个女人真的要经过爱情的滋润才焕发真正的光彩。” 蔡羽绾穿好内衣和睡衣,妩媚道:“我爱无道可是为了这份快感,相处久了,你就会明白他的独特魅力和出类拔鼻,你想想看为什么商界奇才陈影陵和孙天意这样的人物都聚集在他麾下,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整个南方的黑道势力趋势现在都是由才二十出头的他左右掌控。” 柳婳从快感中回过神,沉思道:“怪不得他能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蔡羽绾爬到柳婳身边抱住还没有穿好衣物的娇躯,娇笑道:“知道太子党吗?叶无道就是太子党的太子哦!” 柳婳忍不住呻吟一声,腻声道:“这怎么可能,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怎么可可能是只手遮天的太子!” 蔡羽绾抚摸柳婳那对让男人疯狂的雪嫩**,美眸笑意盈盈,道:“过几天我就要去杭州,柳婳是不是请假一起去就当是度假啊?要是请假的话我一定能让孙导演放人哦。” 柳婳神情复杂,最后咬着湿润娇艳的嘴唇点点头。 蔡羽绾望着窗外渐渐暗淡的天色,无道,我这样做你一定会开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