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纵横商界 - 极品公子

第四十四章 纵横商界

近乡情更怯,敢问来人。脚下每一条路都可以是回家的途径,但是因为功未成名未就使得家中爱人悔教夫婿觅封侯,使得父母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家,对于习惯孤独和寂寞的叶无道来说就是一个温馨却是只适合怀念的地方和港湾。 叶无道从踏入浙江大学就再没有主动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都是杨凝冰这位刚刚荣升省委副书记的母亲百忙中抽出时间念念叨叨生活的琐事,因为叶无道是第一次真正脱离父母的羽翼踏入大学这个“亚社会”,杨凝冰恨不得把办公室搬到浙江杭州,据说她还有人事调动到浙江的意向,后来竟然惹得市民集体抗议,杨凝冰只好公开表态自己暂时不会离开d省。 叶无道和慕容雪痕前面的两位女孩窃窃私语,眼睛却没有离开慕容雪痕坐在钢琴前弹奏那曲震撼无数人的《轮回》的电视屏幕。 “你说如果世界上那么多暗恋慕容雪痕的单相思者知道那个被上苍嫉妒的男人会发生什么事情?” “暴动吧,咯咯,肯定很壮观,真不知道一个男人值得慕容雪痕那样完美的女人衷情需要多大的魅力,这样的男人要是站在我面前知道我会不会一见钟情?我想他一定是拥有惊人的背景家世、可以为公主建造宫殿的巨大财富、无与伦比的外貌……” “你俗不俗啊,你觉得慕容雪痕那样的女人会在乎这些吗!我倒是认为那个男人一定是一位普通地凡人。没有光鲜的家势和外表,只有一颗深深眷念爱人的心。这曲《轮回》简直就是为爱情最熨贴的注解,本来以为《天籁》已经是最完美地音乐,但是没有想到还可以听到更加让自己心动的声音。” “幸好这次门票只有三千多。要是像外国那样每人一万美元的恐怖门票我就用读大学了,这三千块可是差不多我两个月的生活费啊,该死的经纪人!” “只可惜没有一个人要到慕容雪痕的亲笔签名,据说有人出价十万美元购买雪痕在悉尼歌剧院演出结束后的一次签名呢,不过那名拥有签名的人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当然会拒绝,他们既然能出的起一万美金地巨额门票,又怎么会在乎那十万美金,就是我这个‘无产’阶级都不会出售那张签名呢,好羡慕那个人啊!” 叶无道搂着娇笑不已的慕容雪痕,嘴角笑意温醇似酒。在她耳畔低声道:“要不要让这些崇拜者见一见她们地超级偶像啊?好歹人家也拿出两个月的伙食费看你一场演出了,我想应该是我的校友吧。听说这次浙江大学不下百位学生集体翘课为得就是看你的庐山真面目,至于整个杭州和浙江的大学生就更不需要说了,声势浩荡的一支大军啊!” 慕容雪痕嘟着小嘴道:“可是我怕她们失望,又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无道这样在乎雪痕素面朝天的喽,万一有人觉得雪痕配不上无道会伤心地。” 叶无道捏着慕容雪痕娇嫩的小鼻子,装作生气的样子,道:“再这样说就家法伺候了。要是雪痕配不上叶无道。世界上的男人就都可以娶西施、奥黛立赫本这样的女人做老婆了,一个人太幸运可是连上天也会嫉妒的,我可不想天妒英才、英年早逝之类的。” 慕容雪痕朝叶无道作了一个鬼脸,道:“不准乱说!”她轻轻拍了一下前面女孩的肩膀,那个女孩疑惑的转过头茫然望着慕容雪痕,叶无道强忍住笑意轻轻搂着散发古典气质地绝代佳人,这样零距离的接触偶像肯定有些茫然失措吧。 在那个女孩由茫然转向惊奇、震撼想要高声尖叫的那一刹那慕容雪痕作了一个噤声地手势,女孩兴奋的掩住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和慕容雪痕面对面坐在一起是她无法想象的奇迹。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你是浙江大学的学生吗?”慕容雪痕善意小声问道。 “我们是浙江工商大学的学生,这次特意请假就是为了去看你的演出,你可以给我签一个名吗?”女孩终于从震撼中适应过来。雀跃道。身边的女孩转头同样是刚才那付如出一辙的表情,痴迷的注视这张原本只有遥不可及的容颜,慕容雪痕的美丽是征服两性的美丽,不像普通影星明星人物只是征服异性。 慕容雪痕给两位同龄人签名并且还用手机摄像,两个女孩像是被奖励小红花的快乐孩子,唧唧喳喳询问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而一向很少与同龄人接触的慕容雪痕也像个邻家女孩乐此不疲的吐露心声,充满融洽的气氛。 叶无道则与身边隔着过道的同排一位中年人聊天,平淡穿着的中年人却有着优雅的谈吐和非凡的见识,这也是让高傲的叶无道能够深入聊天的原因,从细微的举止可以看出这位中年人的高贵出身,有些东西是无法掩饰的,比如气质。 最后两人谈论到中国商人和现代世界商人的区别,让叶无道受益匪浅,原本他的偶像是巅峰时资产相当于清政府全年财政收入一半的“红顶商人”胡雪岩,因为原先叶无道认为在中国这个传统的商业计谋大国,擅长商业权谋和权术政商才是根本出路,但是中年人的一番话颠覆了他的想法。 “中国人常说为官须看《曾国藩》,经商必读《胡雪岩》,但是红顶商人胡雪岩这位创造了巨额财富的‘伟大商人’,却没有让清王朝的经济结构发生任何变化,也没有让平民百姓普遍受惠,而稍晚的生产‘t型车’的美国人亨利福特却让美国变成‘坐在轮子上的国家’,就其根源就是依赖官商勾结获取的利润,并不是有价值的利润,本质上并没有创造社会财富,只是发生了财富转移。” 中年人微微侧身皱眉道,眼中有着淡淡的忧虑,他说的是整个国家的一个千年僵局,想要改正转变决非一朝一夕之力。 叶无道低头沉思,想象自己的神话集团再推广到整个中国企业,确实利润不仅仅来自顾客,更多的是来自人际关系、资源占有和情感投资等多个层面,虽然确实带来相当可观的利益,但是无形中浪费的资源和成本也是触目惊心。 “精明而聪慧的中国传统商人,一直走着与西方企业完全南辕北辙的寻找利润之路,晚清首富胡雪岩可谓富可敌国,但是他从事的商品都是一些根本支撑不起巨额财富的草药等,而民国时代的‘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然而,在庞大家族财富的背后,我们却找到产品或服务的影子,这就是衰败的根源,富过三代的祸根。” 中年人微笑道,他虽然阅读书籍无数而健谈但并不是一个喜欢发表自己看法的人,但是今天这位青年让他有一吐心中郁闷的想法。 叶无道点头道:“在华人圈里取得巨大成功的商人,就算是中国首富李嘉诚也没有创造出与个人财富匹配的企业产品和品牌、影响力。今天是一个讲究‘组织、复制、效率’的时代,而再是那个单纯‘个人、智慧、权谋’的时代,” 中年人露出让身边助手惊讶的赞赏,道:“呵呵,不错,你对大局的把握能力很不错。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复制、扩张和高效的‘组织能力’,而洞察人心、八面玲珑的‘个人能力’虽然不可以放弃,但是已经不再是主寻因素,中国企业在实质上缺少管理‘大型组织’能力。” 叶无道感叹道:“但是我想走出一条常人不会走的商业路径,除了背负‘异类’的枷锁,还有很多坎坷和困难吧,毕竟这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在人际关系错综复杂的商业网中闯出自己的事业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啊!” 中年人沧桑成熟的脸庞露出真诚的微笑,道:“真很难,超出想象的难,被孤立的滋味可不好受啊!商业权谋还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年轻人多看看《孙子兵法》和《鬼谷子》总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这个时候助手模样的精练青年轻轻在他耳边低语,手指向车窗外一辆眩目的红色法拉利,中年人望着飞驰而过的名贵跑车,笑着叹了一口气,朝叶无道善意道:“年轻人在哪里读书啊,这次肯定是溜出来参加慕容雪痕的巡回演出吧?” 叶无道搂紧埋头依偎在怀里的慕容雪痕,笑道:“现在就读浙江大学,这次确实是去看慕容雪痕的演出。” 中年人感兴趣道:“哦,浙大什么专业的,说不定和我女人是一个学院呢,她是浙大管理学院的大一新生。” 叶无道不好意思道:“我是竺可桢学院的大一新生。” 中年人略微有些失望,如果这个青年是工商管理或者国际经贸专业的话那该多好。现在能够和自己深入谈话的年轻人实在太少,如果专业对口,可以当作长期的发展培养对象进行考察。 叶无道黑眸闪烁着隐秘的玩味意思,道:“先生也是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