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大势,风雨欲来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三章 大势,风雨欲来

身为日本三大神秘忍者部队声名显赫“千尾”八部众之一的她回首望么一眼那把被击飞的,眼神黯淡,作为一名失败忍者而言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资本,用流利的中文冷声道:“望月鸾羽。” 叶无道走过去拔出那把刀中名器红雪左文字,随手扔给望月家的望月鸾羽,淡淡道:“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在英式弈没有打败太子党之前你就是我的奴隶,作为一名失败者身份的奴隶最重要的就是忠诚,我不要求你去杀人或者执行任务,但是最起码的忠诚必须具备,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望月鸾羽实在无法理解这位太子党首脑的神秘青年的想法,把自己留在身边实在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面对他就像面对英式弈一样有着无所适从的感觉,你永远无法清楚了解他们内心的打算和计划。 叶无道陪着慕容雪痕回到酒店,龙组成员除了和真夜羽家族高手交手的龙五和龙七其他人都没有受伤,龙玥在见到叶无道之后也迅速平静,辑着那把妖刀村正忐忑不安地跟在叶无道后面,生怕少主怪罪守护不利。 慕容雪痕的镇定和平静超出叶无道的想象,一回到酒店房间就拉着叶无道滔滔绝的谈论刚才的那场短兵相接,在她眼中满是对叶无道的崇拜,往常只有电影中才出现的场景让她如痴如醉,缠着叶无道给她讲冷兵器知识。 “无道。那把妖刀村正是不是真的吸食魂魄啊?”慕容雪痕换了一身青春便装坐在叶无道身边紧张问道。 “哪有那么夸张,过是杜撰而已,德川家康祖父松平清康在与织田军作战地时候被家臣阿部弥七郎用千子村正斩杀,紧接着松平宏忠被家臣岩松八弥用村正斩伤大腿。后来家康的嫡子信康被怀疑和武田家勾通而用村正切腹自杀,所以村正被德川家族斥之妖刀,不过这把村正的斩切确实是众多日本刀中排名第一,以后雪痕高兴的话可以切切菜之类地。” “才不要,那么血秽的东西我才不要碰。”慕容雪痕扑到叶无道怀里撒娇道。 “中国古代好像也有很有神兵利器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我认识不少的国际著名收藏家,也没有听说谁见识过它们的庐山真面目。 “那些上古神兵一般是不会现世的,我倒是见识过几样,绝对超出这把妖刀村正一筹。按道理说以当时的铸造冶炼技术肯定没有可能可以打造如此锋利的兵器,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 “听说山口组在整个世界的势力都十分庞大。我怕无道会有危险,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狂徒,无道以后一定要小心谨慎,我知道无道很厉害,可是明枪易躲暗剑难防,我不希望无道受到一点点伤害。” “你怎么不担心自己,傻丫头。从来只有我欺负别人哦。这次山口组蓬头灰面的铩羽而归,山口组地高层一定会恼羞成怒,我想很快就会有一场更大规模的磨擦,到时候狼烟四起正好是我壮大地最佳机遇。” “无道,那个女孩子怎么办?”慕容雪痕小心翼翼问道,偷偷看了一眼含笑不语的叶无道。 “兵法有云六间俱用神鬼莫测。只要她对山口组有足够的忠心,我就有机会趁隙而入。”叶无道神秘道。 “无道,我可以去你们学青吗?”慕容雪痕很早就像去一趟风花雪月之地的钱塘繁华杨柳岸。 “好啊,我要去西湖和千岛湖!”慕容雪痕雀跃道。 叶无道看这那张兴奋的绝代容颜。欣慰一笑,你是如此出众,但是对于爱情要求却是如此之低。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幽静的湖心一座典雅的古代建筑楼阁,宽敞地二楼会客厅坐着下十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股无形的沧桑杀意弥漫整座阁楼,或者低头合眸沉思,或者浅尝杯中龙井茶,或者望窗外水光山色图,没有人愿意打破沉默。 能进入这座阁楼的都是中国黑道的一方枭雄,除了龙帮“轩辕”“紫薇”两位龙主和三位长老,还有众多古老帮派的核心,可以说这里的人掌握了整个中国潜在势力的命脉。 “山口组势力渐渐深入大陆,如果我们还是视而见漠关心的话,不需要十年中国地黑道再无我们立足之地!十年前我们唱着攘外必先安内的可笑高调,内斗不止而让山口组有机可趁,前车之鉴历历在目难道我们还要执迷不悟!” 龙帮四大龙主之一的“轩辕”敖问天对于众人地冷漠极为不满,大敌当前竟然还有闲情逸致谈笑风生,难道这群尸位素餐的家伙还成竹在胸不成,哼,恐怕是内贼兴风作乱乱吧。 “我想还是应该解决逐渐坐大的太子党的问题为妙,南方势力的稳定格局至从斧头帮被兼并后就已经彻底打破,我想太子党的崛起对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不是一件好事然,某些裙带关系我就不需要多提了。” 一位老人深深望了一眼敖问天阴笑道。 敖问天不屑道:“这样的龙帮被太子党取而代之我敖问天也无所谓,与其让山口组吞并倒不如让我孙子叶无道成为龙首,如果服,你的潮州帮妨去探探太子党的深浅,不过我警告你我孙子可没有我这样的好脾气,日本黑道太子英式弈尚且玩弄于鼓掌,更何况你一个小小的潮州帮,到时潮州帮候莫名其妙的丛大陆消失你就可以哈好好向先人交待了。” 潮州帮的那位老人气急败坏道:“一个小小的太子党我还没有放在心上,一个乳臭未干的叶无道能成多大气候!” 阁楼外立着几位较为年轻的男子,其中英雄会李天扬赫然在列,还有那位三年前与叶无道争韩韵的神秘男子! “听说叶无道和日本山口组大少爷英式弈有过一战,‘千尾’八部众也无功而返,难道三年来他进步如此神速?”风云企业首脑的他淡淡问道,身旁的李天扬代表他父亲参加这次高层会议,而他与李天扬的父亲有一定的交情。 “这从他雷霆手段征服整个d省黑帮势力就可以看出来,那一战英雄会毫无反抗之力,我输的心服口服。”李天扬感叹道。 “真期待他南方的扩张早日结束,届时南北势必有不可避免的一战!”他眼神炽热道,“干脆我直接南下好了。” 李天扬没有说话,对于那个三年神秘失踪的太子,他总是有着莫名的敬畏。 这次会议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毫无意义的争执,这就是中国黑道的现状,群雄格局貌合神离。 这次绑架事件在政府和一些知情人之间达成了惊人的默契,因为叶无道并没有明确表态,而山口组也没有明确的下一步步骤,双方并没有众多观望者期待的剧烈冲突。 一辆开往杭州的汽车上,叶无道搂着慕容雪痕欣赏电视里慕容雪痕在上海歌剧院的演出,车里的所有人都不会想到那个戴着墨镜和太阳帽小鸟伊人的女孩就是电视里创造音乐神话的女人。 “雪痕,你恐怕会成为安兰德那样的女人哦,她撰写的《阿特拉斯的无奈》在美国销量仅次于《圣经》,到时候你的专辑《天籁》一定创造突破古典音乐领域的奇迹。”叶无道偷偷摘下慕容雪痕那副太阳镜亲吻着小脸颊道。 “我可想成为男人的精神教母,我只想做无道的小妻子,每天给叶无道做饭洗衣服,最后生孩子相夫教子。”慕容雪痕笑道,身在神坛的她只想寻找一个走下去的阶梯,然后拥抱人海中的爱人,一起到老。 “无道,听说你组建了神话集团,如果资金流量不大,我可以把那将近二十亿美金拿出来,反正存在银行没有什么意义。”一身随意打扮的慕容雪痕扬起小脑袋道,对于她来说钱只是一个符号而已。 “以后需要我会说的。”叶无道淡淡道,这笔钱如果没有意外他绝对不会动。 慕容雪痕哦了一声默作声,依偎在温暖的怀抱,反正那笔钱管叶无道需要不需要她都会帮叶无道存着。 叶无道享受着慕容雪痕的按摩,闭目沉思,这次冲突对于整个太子党南方的布局都会产生极大冲击,原本睁一只眼闭一支眼的龙帮一定不肯再保持沉默,而山口组下一波的攻势即使不会太过嚣张也绝对会是小打小闹,现在才刚刚踏出一省范围的太子党只能加快步伐。 蔡羽绾的酒店餐饮业也即将和浙江尤其是杭州短兵相接,孰胜孰败现在还无法肯定,神话集团有陈影陵大致方向上的掌控绝对没有问题,只是突破另一个核心价值的瓶颈还需要花费大功夫,至于慕容雪痕的台湾演奏会还在高层的审核中。 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复杂,幸好叶无道已经习惯乱中取胜,轻轻叹了一口气,抱紧那付柔弱的娇躯,到了浙江大学怎么处理韩韵、苏惜水和上官明月的关系仍然是一个不小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