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冷锋破敌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二章 冷锋破敌

英式弈望着那柄冰冷的寒刃“无锋”,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寒意,竟然和自己面对蔑视整个日本的绝顶高手青龙萧易辰时一样,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他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叶无道说刃因人而锋芒的原因了,那把“冷锋”其实并非利器神兵,但是在叶无道手里便自有一番杀意,相反妖刀村正在自己手里反而觉得像是一件华丽的饰品,根本无法产生共鸣。 叶无道手中“冷锋”微扬,算是拉开杀戳的序幕。 “千尾”八部众中唯一女性上忍短刀眨眼间已经贴近叶无道脖子,叶无道脚尖轻轻一点,身形微微后仰躲过这一凌厉的一刀,望着那张冰冷的容颜笑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英式弈微微皱眉,这名八部众之一的女性有着特殊的身份,是那种他这个日本比皇室血统还要尊贵的黑道太子可以任其冒险的垃圾,他并不希望她出手,于公于私都是。现在时间很紧迫,因为叶无道的龙组和龙帮上海成员都在赶来的路上,没有几分钟就可以包围这幢别墅使得一只苍蝇也飞不掉,速战速决才是最正确的途径,而她显然不可能对叶无道这个曾经被九名高阶教廷神圣武士追杀还能幸存的怪物的对手。 “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 叶无道手捧“冷锋”负手而战,身形鬼魅莫测。虽然对手速度极快,但是总能在千钧一发间成功闪避,口中吟诵太白青莲之《古风》,在刀锋萧索杀意滔天中别有一番韵味。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 玩够的叶无道冷锋终于出手,光芒一现,那名女忍怔在原地无法动弹,脖子间地那缕清风和彻骨的寒意让她失去防御力,手中的短刀因为气势上的挫败而迟疑不决,再没有方才地凌厉逼人。 在日本古代只有贵族和高层武士才能佩带短刀,刀装上的工笔彩绘、镶嵌宝石众多华丽装饰,刀条往往也是由名家锻造,而这名上忍手中的短刀更是短刀中集装饰和实用于一身的极品----红雪左文字! “相模国刀匠左文字所作,弯度极微。‘猴子’丰臣秀吉所佩爱刀。我在想是应该用它来送给屠宰场杀猪呢还是拿来给农民砍柴。” 叶无道冷锋架在女忍脖子上,望着那柄战绩辉不的利刃笑道。唐突佳人无异于焚琴煮鹤有伤大雅的事情,所以叶无道的眼神温暖而轻佻,没有初始见到英式弈的冰冷残忍,只是这份假象下是隐忍不发的战意和杀机,温暖的杀意! 英式弈趁叶无道玩味那把红雪左文字,手中妖刀挟带巨大杀气直掠而至,竟然丝毫没有顾及那名女忍地存在。叶无道和女忍两人必定有人要伤亡,未达目的誓罢休,只要成功再阴险无情地手段也是好手段,英式弈虽然不舍得这名有着特殊身份的女忍,但是相对于叶无道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妖刀出类拔萃的斩切顿时带起一股侵人骨髓的寒意。 叶无道不禁对这把被德川家康斥为“妖刀”的村正产生极大的兴趣,怪不得传闻它的剑气划破能够德川家族那副安倍晴明用符水浸泡过铭刻有“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地藤甲! 中国上古神兵实在是太难找到,几把出世的终极神兵也都是通灵认主即时夺取也没有任何意义,否则圣道之剑轩辕一出。天下神兵谁敢不断! 叶无道最想得到的是铸于商朝后来被春片时卫国人孔周所藏的名剑----承影!只有剑柄不见长剑剑身,却有飘忽的剑影,但是剑影只存片刻。就随着白昼的来临而消失,直到黄昏在白昼和黑夜交错的霎那,飘忽的剑影才再次浮现,这是神话,叶无道深信不疑! 因为他已经亲眼见识过上古十大神兵中的两件----帝道之兵赤霄威道之剑泰阿! 叶无道丝毫没有要怜花惜玉地意思,轻推女忍,身形暴退,冷锋横挡,即使面对妖刀他也有自信冷锋不断,因为他与青龙赤霄一战中都可以抗拒千年赤霄之锋利! 英式弈没有想到叶无道反将她推向自己手中村正,虽然可以劈开女忍一鼓作气追击叶无道,但是顾及女忍身份和她眼中的那丝楚楚动人的凄婉之色,手中妖刀一偏与女忍侧身而过,但是也丧失了追击叶无道地大好时机,就是这慢了一拍的瞬间叶无道反客为主手中冷锋悄无声息杀至英式弈眉梢,跟随日本一宗师学习剑道二十年的后者挥手一格,刀锋灵蛇般顺势滑向叶无道手臂。 叶无道手腕一转,手中冷锋急速旋转,左手竟然一记空手夺白刃握住妖刀村正刀背,在英式弈被这种类似擒龙手却又不尽相同的招式失神的刹那间,叶无道右手接住旋转速度减慢的冷锋,反手一道优美的弧线掠向英式弈脸庞。 英式弈大骇,只好弃刀而退,妖刀村正落入叶无道之手,身侧女忍红雪左文字朝叶无道砍去,叶无道左手妖刀信手一挥,红雪左文字顿时被击飞,英式弈俊脸一侧,红雪左文字钉在墙上,刀身全部入墙足见锋利。 “你们所谓的剑道不过是中国博大武学末枝罢了,尚未登堂入室就自以为窥得大境,真是好笑,跳梁小丑也敢班门弄斧!”叶无道信手将妖刀村正插到地上,朝脸色阴晴不定的英式弈笑道,“这把村正就留着等我杀到日本吧。” “就算你们包围别墅,也未必能够留得住我,毕竟‘千尾’八部众并非像鸾羽这样不堪一击,你的龙组绝对占不到半分便宜。而且一旦逼急我别说一个龙组就是整个太子党也难保不被灭亡!”丧失家族信物的英式弈没有一丝惊慌,这份镇定绝非一日之功可以养成。 “王够一举擒获山口组未来继承人和消灭整个‘千尾’八部众,是是足以让太子党一战成名呢?而且你们山口组想要远师征伐太子党未必就能在天时地利人和占尽的太子党手上占到便宜,搞不好就会被渔翁得利的龙帮群歼疲师,虽然你们忍者部队暗杀不弱,但是我还没有一点畏惧的意思。”叶无道轻拭冷锋刀刃,山口组固然强大,但是远远没有对自己的太子党构成实质性威胁,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虽然现在太子党远没有山口组那个势力,但是它崛起的速度绝对是令人瞠目结舌,这种巨大的潜力是叶无道大胆叫板山口组这个亚洲最大黑道组织的资本! “这里有你我都在乎的女人!” 英式弈深深望了一眼将所有心意全部牵挂在叶无道身上的慕容雪痕,淡淡道,这样的女人就是拥有没有灵魂的躯壳也是一种幸运,叶无道你何德何能竟然能够让她倾心于你,这一战就留到日本吧! “送!只是这位手下败将和红雪左文字必须留下,就当是见证山口组的‘友好’吧。” 叶无道潇洒一笑,眼睛里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英式弈同样毫无颓丧神态,依旧是那个骄傲的山口组少爷,身为日本黑道太子的他绝对不会因为自己实力上的差距而沮丧,因为崇尚智慧的他并不十分看重自身实力强大与否然这是说他实力很弱,刚才要不是叶无道出手过于诡秘他绝对不会这么快失手。 “没有问题!很快我就会送给你一份大礼,到时候就是我要回原本属于的女人!” 英式弈是那种失败也放弃骄傲的人,脸上的笑意依然优雅,望向慕容雪痕的眼神炽热无比,就算第一次不属于自己也没有关系,只要拥有你的最后一次就行了。 当英式弈率领神秘的“千尾”八部众的七位离开别墅,叶无道拔出深陷的妖刀村正,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感受妖刀那股生机,喃喃道:“嗜血洗魂?呵呵,很快就让肮脏的国度肮脏的鲜血让你彻底沸腾,我让你杀尽千万人,吸食千万魂,村正啊村正,是不是沉寂百年终遇良主啊!” “无道,我不喜欢这把刀。” 慕容雪痕走到叶无道身边依偎在他怀里依恋道,在她看来这把举世闻名的妖刀太过妖异鬼魅,她虽然不在乎叶无道杀过千万人,但是不希望他受这把妖刀的影响,因为武学大境必然要人兵合一,如果如妖刀传闻般嗜血血腥一定会将他引入万劫不复的魔道,这是她不想看到的地步。 “雪痕不喜欢,那就用了。” 叶无道毫不犹豫地将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妖刀村正信手扔给龙玥,以人御刀才有可能臻至大境,由刀御人只能走火入魔,这把妖刀村正以后不到万一最好要杀人。拍拍慕容雪痕的小脸颊,眼里哪有半分杀意,分明是浓郁的柔情,温醇笑道:“有没有害怕啊?” “没有!因为雪痕知道无道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会解决所有事情后这样微笑着对雪痕说‘有没有害怕啊?’”慕容雪痕美眸闪烁着晶莹的泪花,轻吻叶无道的脸庞。 叶无道爱恋的抚摸寓意相思的三千青丝,朝那名“千尾”八部众之一的女上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