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 极品公子

第四十章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慕容雪痕的那辆劳斯莱斯在城市大街上穿梭,最后在一个偏僻的巷口停下,那辆原本尾随的奔驰早就等在那里,那位兰眸年青年极其礼貌的将依旧典雅安静的慕容雪痕请下车,青年禁感叹慕容雪痕的气质绝代风华,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主人! 红瞳青年趴在车窗上朝那位妻子儿女都被绑架的司机露出一个血腥的笑容,道:“既然想要和家人团圆,那我只好将你送到地狱了,他们已经先行一步。 刀锋掠过,冰冷的感觉在脖子间肆虐,司机瞪大眼睛望着笑意依旧减的青年,脑海中回忆着与家人美好的时光,鲜血的流失让他清楚地知道死亡的气息,原来死就是这个感觉,一家人能够还在一起,算是刺骨冰锋下最后的温情了吧…… 慕容雪痕咬着嘴唇愤火道:“我已经被他带到这里,为什么还要对对无辜的他痛下杀手?杀人就那么让你们感觉畅快吗?” 血瞳青年凝视着绝代佳人笑道:“影子冷锋出道一年,杀人过千,其中妇人婴儿老者过百,你说这需要理由吗?暗刃‘血魄’嗜血无数,杀人从问理由,只求一个钱字!” 蓝眸青年淡淡道:“钱?影子冷锋不缺钱?他要的只是杀人的快感而已!” 慕容雪痕皱眉道:“影子冷锋?” 血瞳青年冷笑道:“生活在伊甸圆般纯净世界的你当然不会了解我们地世界----这个以生命为代价的游戏世界!其中影子冷锋出道一年便成为世界黑榜头号新人,号称‘千人敌’。意大利西西里岛一战独自手刃全球杀手榜排名十一的日本顶尖高手新月次郎,一举成名,此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成为整个黑道瞩目的对象!锋芒隐隐盖过杀手界天才云翎锋。被誉为冷血地影子!” 兰质慧心的慕容雪痕隐约知道他们所说的那个“影子冷锋”,但是这让她愈发好奇,道:“一年内他岂不是轰动整个黑帮?” 蓝眸青年一把扯下慕容雪痕脖子里的水晶项链扔到车里,笑道:“想要拖延时间纯属徒劳,我想即使有人可以跟踪到这里也会被我挡下!赤,你将慕容小姐送到主人那里,我在这里会一会我的老朋友。” 血瞳青年饶有兴趣道:“龙九?能够跟踪到这里的确实等闲之辈,除了龙组成员恐怕没有谁能够值得我们动手。” 蓝眸青年脸上掠过一抹痛苦之色,点点头狠声道:“是该结帐的时候了。” 血瞳青年摇摇头,邪魅道:“慕容小姐还是你带到主人那里去。我想见识一下能够让天才杀手云翎锋侧目的女人是如何的强悍,中国大陆龙帮四大神秘团体之一的龙组成员是不是真如传闻那样拥有匹敌我们上忍‘红叶’”部队地实力。 蓝眸青年闪过一抹阴沉的玩味笑意。道:“那就静候佳音。” 等到蓝眸素年驾车离开地一刹那,开着一辆法拉利跑车近乎疯狂速度飞驰而来的龙玥在一阵扬起的灰尘中出现在血瞳青年的视野,手里依旧拿着那把狙击枪,眼神冰冷可怕,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 “少主很生气,你们必须死!” 慕容雪痕被带到郊区的一座古典别墅,森严的守备几乎可以媲美各种国家极端机密场所。身上地藏有仪器的水晶项链已经被扔掉。无道还能够找到自己吗,慕容雪痕突然希望叶无道还是不要找来,因为这里的人员几乎都是自己身边特工等级的高手,即使她已经可以断定那个震撼整个杀手界和黑帮的“影子冷锋”就是陪伴自己度过青涩童年和甜蜜少女时代的爱人,可以知道他实力的强悍一定是那种惊世骇俗的境界,但是她始终不想让他受到一点潜在的危险。 在挂满中国水墨画地大厅,一位俊美非凡的青年把玩手里的一颗绚烂玉石,慕容雪痕知道那是创造天价地翡翠山子桃花源,在圆润中淫润着晶莹的古朴气息。愧是价值千万的珍稀晶翠稀品。 “惊扰之处,雪痕海涵。” 邪魅青年信手将翡翠山子桃花源放到紫檀雕龙茶几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可否认出生在日本庞大家族的他修养极佳,并非眼高于顶的纨绔子弟类型。慕容雪痕黛眉微皱,除了叶无道从没有同龄异性叫她雪痕,淡雅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我想若非如此,雪痕一定不会驾临寒舍吧。” “是的!” 举止文雅的青年丝毫没有生气,笑道:“这是本人亲自泡的茶,自从领悟茶道雪痕是第一个让我动手的人,就连家父和爷爷也没有这项殊荣。” 慕容雪痕并没有领情,冷冷道:“你的中文很不错,对茶也有深厚的了解,只是除了叶无道我不会接受任何男人的好意。” “我想就算是你们中国的国学大师也没有几个能够将《道德经》《孙子兵法》倒背如流吧。虽然我只是一个日本人,但是对于中国古典文化的了解足以让一大批所谓的学者大师汗颜。中国的茶道、剑道曾经的辉煌已经湮没在历史长卷,今朝恢弘古文学的恐怕只有我们这个在你们华夏族眼中后辈的岛国了。” 慕容雪痕淡淡道:“静水无声!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没有人可以说自己真正领悟其中奥妙,道可道即非常道了。” 青年低头沉思不语,许久抬头道:“雪痕一席话,胜读千卷书,英式卒受教了!若非雪痕一语惊醒梦中人,真要夜郎自大到终老了。” 慕容雪痕露出一丝淡淡的赞赏,这个青年还算不上令人憎恶,不过也仅此而已。 青年狂傲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英式弈的女人,唯一的女人!就算你想拥有整个世界,我也可以将它实现!你将拥有你想要的一切,他叶无道可以给你的,我一定加倍给你,他叶无道不能给的,我一样给你!” 慕容雪痕轻轻摇头雍容笑道:“我已经拥有整个世界!不再需要任何东西,中国人常说知足者常乐,物极必反酒极则乱,我拥有的足以让我幸福的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再奢侈什么就是贪心了,贪食者体肥,贪心者心肥,任何女人都应该拒绝肥胖,身体,还有心灵!” 被誉为日本黑道太子的英式弈眼中迸发炽热的光芒,道:“我英式弈想要的东西从小到大就没有一样落空过,你一定会成为我最珍贵的珍藏!” “就算你能够拥有我,那也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我想追求完美的你绝对无法忍受这种瑕疵吧?” “白玉微瑕最可贵!我想对于雪痕这样完美的女人值得我破例,真不知道叶无道怎么舍得抛下你去追求那些无谓的快感,难道他不知道他已经拥有了整个世界吗?显然他没有雪痕这种境界的觉悟,庸俗的男人,竟然有幸得到雪痕的青睐,习惯被人嫉妒的我还是第一次嫉妒别人呢。” “我不在乎,爱一个人没有太多的借口和理由。” “爱情难道不是自私的吗?你能容忍自己和别的女人分享爱情,甚至婚姻?叶无道拥有的女人恐怕多出你的想象哦。” “美人如玉剑如虹,没有倾国美人在侧,剑再倾城亦是虚幻无趣。” 慕容雪痕捧起那玲珑剔透的传世翡翠珍品,带着点惆怅道。 “好一个倾国红颜倾城剑,真乃俗世一知己!” 飘逸绝尘的萧易辰傲然立于一侧,竟然没有惊动任何人,那神逸缥缈的气质令人折服。 负剑青衫的他让人有一种恍若身处古代的错觉,不是他不适合这个世俗的世界,而是这个世俗的世界适合他。 “青龙!?” 冷峻邪美素年一脸震惊,原本的优雅和宁静气息转为刻骨的阴沉和冷酷。“没有想到当年你爷爷还没有接受足够的教训,就不怕断子绝孙白发人送黑发人吗?山口组难得出现一位不错的青年,要是叶无道太轻松灭掉山口组岂不是无趣,你如果想动慕容雪痕,我会拦你,你只要想象一下叶无道和整个太子党挥戈东渡的场景就行了。”青龙萧易辰淡淡道,近十年来龙帮的内斗让各种势力得以渗入中国,这让他有一种负罪感,毕竟当年他原本有机会统一黑道只是因为某个原因而放弃。 “要是他动了慕容雪痕一根头发,我连你萧易辰一起灭!” 一个磁性温醇却蕴含巨大杀机的声音在客厅响起,慕容雪痕抬起头惊喜地望向那个孤傲中隐藏滔天杀意的男子。 你从来都不会丢下雪痕一个人!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