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青衫仗剑,大杀四方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九章 青衫仗剑,大杀四方

清逸如九天之龙,手捧长剑的中年人出尘神姿令日本黑道家族贵少爷的青年胆战心惊,再狂傲的人在中年人面前也没有一丝桀骜不驯。 两位如临大敌的神秘忍者手心全是汗水,在中年人肆意狂舞的皇者气势压迫下他们不敢有一丝分心,身为少主守护忍者的他们一旦任务失败,结局只有一个----死! 尤其是听说他与家主望月守云的这个约定后更是心寒,作为日本甲贺流三大家之一的最强大的望月家家主,望月出云在整个日本有着超然的地位,虽然效力于真羽夜家族,但是在众多忍者中绝对是超级强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近十年来没有任何动静,外界曾传闻他与一人有一战,后来就闭关潜心修炼,只是这种说法没有任何的证实,因为没有人相信从无败绩的望月家主会有值得认真对待的高手,但是此刻看来应该就是这位不似人间人物的“剑客”了。 “我想两位应该是望月守云的弟子吧,没有想到后一代竟然如此不济,看来十年后的一战依然是无趣至极了,失望失望!虽说是偏居一隅的蛮荒之地,但是总不至于一个武学天才也没有吧,” 站在中国黑道巅峰的青龙轻轻摇头叹息,重新将剑放回背后,显然这里没有值得他拔剑的人。 将日本说成偏居一隅未开化的蛮荒之地,可见其狂傲。 “你是华夏龙榜上地高手?” 青年皱眉道。在中国这个神秘的领域最为让他感兴趣的就是龙榜上的高手,其中有六位是黑道中人,其中最大地全国性质黑帮龙帮就独占四人,几乎是半壁江山了。 “龙榜?” 中年人淡雅一笑。好像十年前是吧,以后就再没有注意,这种无聊的东西多知无益,“当年整个日本也就那九字真言还算有点意思,既然未到十年之期就敢踏足我华夏土地,那就留下一点东西,想必身为望月守云那老家伙的徒弟怎么也应该会一点杂耍,两人一起上吧。” 冷峻却脸色苍白的青年愤火道:“你以为你是谁,也配我师父动手?!偌大的日本也不过寥廖数名可以让我师父亲自动手。” 在青年心中望月守云是绝对不败的强者,也是自己终生要超越的人。此时这个看上去不过四十左右的中年人竟然如此轻视望月家家主和整个日本,让他忘记了中年人那即使平静状态下也庞大惊人的气势。 一名人望月守云的弟子身形突然一闪凭空出现在那高高在上地中年人面前。手中长刀夹杂阴冷刺骨刀势横抹向那强大的对手,他突然发现那个也许就是师父闭关前所说“龙”地男子嘴角的笑意淡雅中蕴含着滔天的杀意,等他想撤身后退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晃,一道飘逸的青影擦肩而过,一种恐惧罩着全身渗入骨髓…… 孤傲负剑中年人已经站在龙五身边,带着些许赞赏淡淡道:“不错。十年后也许有机会进入龙榜,天资虽算顶尖,但是精骨上佳,以后就把你的少主当成超越的人,总有一天你会追随着他地脚步成为真正的高手。” 那名声名显赫的望月守云弟子摔在地上没有丝毫的挣扎,因为他挑战的是连他师父也无法逾越的高峰,其实他在出手的一刻就已经有这种觉悟,但是身为望月守云忍者大师弟子他必须拔刀! 他颓然的躺在地上,疲惫的闭上眼睛。最后一个念头是----这就是人和神差距吗? 另一名望月守云弟子悲痛地大喊一声,“临”,双手在胸前摆出一种奇异印契。嘴里默念金刚萨?心咒,躺在地上的龙五知道这表示临事动容,保持动不惑的意志,表现坚强地体魄,对于忍术他虽然没有做深入的研究,但是起码的常识还是必须掌握的。 “区区不动明王印在你手中用出来无半点不动根本之神髓。弹丸番邦怎能窥得我泱泱玄黄武学,看我如何教你真正的九字真言!” 临危没有半点慌张的中年人轻轻单手空中潇洒结一手印,口中轻喊“兵”,迎面而来的高级忍者竟然被轻描淡写的击飞老远,口吐鲜血不止,看的青年脸色毫无血色,这大金刚轮印在这个神秘人物手中使出竟然真的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龙五畅快笑道:“我看你才是目中无人吧,竟然连站在你面前是谁都不知道,夜郎自大的井底之蛙啊,可笑至极,竟然连他也不认识!哈哈……” “回去告诉望月守云,一个月之后青龙会再度踏东瀛蛮荒,横扫甲贺流!” 中年人淡淡负手仰望天空落寞道,在他看来挑战整个悠久历史的甲贺流忍者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望真羽夜家族青年一听到“青龙”,顿时身体颤抖,知道死神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这次来到中国师父望月守云就叮嘱过自己谁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就是不许招惹“青龙”这位龙一样神秘莫测的人物,而且是连碰面也不许,因为望月守云说过,一碰面,就是没有性命的时候。“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从我眼前消失,如果还敢踏足中国,阎王让你不死都不可能!” 望着两人颤抖的背影,十年来第一次动手的青龙微微叹息,眼神深邃,淡淡道:“你在这里等待龙组其他成员,我去龙七那里看看。” 龙五感激的使劲点点头,能够亲眼见识到自己最为崇拜的人物动手,简直就是天大地荣幸。这位历史上最为年轻的龙榜高手整整十年未曾动手,这种可遇可求的事情竟然真实发生在眼前,有种虚幻的感觉。 青龙萧易辰是龙榜史上最年轻地绝顶高手,而且当年是直接杀入前三甲。当时的在整个中国乃至亚洲黑道引起的轰动可以用天地劫来形容。 正陷于重重包围中苦战的龙七已经是全身伤痕累累,虽然还没有大的险境,但是长久下去在九名中忍的围攻下肯定无法脱身,更不要说解决附近的那些狙击手。 剑飘九州,龙啸江山;美女如玉剑如虹,倾城一笑,剑封龙隐。 一人一剑一青衫,飘然而至,萧易辰眼神微变,“鼠辈猖獗。今日就由我替你们甲贺流敲响丧钟!万物之灵力,任我接洽----斗!” 青龙萧易辰双手结外狮子印。凌空飘然而下,潇洒中蕴淋无限杀机。 临近两名甲贺流高级忍者竟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强行击飞,青龙神色平静好像两条生命的消失可以完全忽略不计。 “阻我者虽神魔我亦杀之!列!” 他飘忽的身影鬼魅而潇洒,修长如玉地双手在胸前结一眼花缭乱的法印,嘴中大日如来咒高深玄奥,犹如济世纶音动人心魄。 其他七名中忍在强烈震撼中快速后撤只为了避过青龙地锋芒,但是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徒劳。在“智拳印’的强大威力下悉数毙命,那种眼睁睁看着死神逼近却无法还手的无力感让他们在死之前还要极度痛苦。 “你们不配我使用中国博大精深的武学!” 萧易辰停住身形的一刻就是那些中忍死不瞑目的时候。只是此时的他更加孤独,在龙七看来,那是一种站在顶峰却没有对手地寂寞! 高手寂寞!在此向兰大致敬! “杀一人与杀千万人有何区别?” 龙帮最显赫的存在----萧易辰突然朝两眼狂热的龙七淡淡问道,再没有刚才的满天杀气和狂傲。 龙七茫然的摇摇头,心想这种问题最好是问少主,因为有些时候他同样会问一些自己看来稀奇古怪的问题。 萧易辰眼神突然一凌,道:“先解决附近的狙击手,再回去照顾龙五!” 龙七望着那飘然远去的清逸背影。感叹道:“恐怕只有少主日后才能成为他的对手吧。” 慕容雪痕望着窗外凌乱地地景象和零星的枪声,并没有丝毫的惊慌,傻傻地想要是无道在这里一定会轻轻的抱紧自己然后坏坏虽自己说“一切尽在本天才的掌握之中哦”。 竟然在闹市派出这么多狙击手。对方还真不是一般的变态!龙组成员对此没有实质性的办法,最后龙六派人将附近的人全部赶走,此时其实并没有造成太大恐慌,因为显然那些狙击训练有素,只是进行精确的点射阻止龙组的下一步行动。 龙玥稚嫩冷艳的脸一变,从后面拧出一把德拉戈诺夫半自动狙击枪进行移动狙弈,瞬间几么狙击手被这位杀手界的青年翘楚千掉,嚣张气焰顿时收敛,龙玥阴沉着脸坦然站在街道中央完全没有将那些狙击手放在眼里。 这个时候就是龙组成员也不敢接近她,因为此时的她已经接近“暴走”边缘。 突然慕容雪痕的司机回头对她颤声道:“雪痕小姐,对住了,我一家人都在他们手里,要不是照着他们做我老婆和儿子就没有命了。” 司机一咬牙开大马力将劳斯莱斯开出整齐的车队扬长而去,被狙击手搞的焦头烂额的龙组成员面面相觑,脸上几乎都是绝望,这要是让少主知道慕容雪痕出了事情恐怕整个上海就不需要再谈安全问题了! 龙三狠声道:“车上有精密全球定位系统,希望对手不是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