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天籁之音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七章 天籁之音

慕容雪痕坐在钢琴前,方才的小提琴演奏《遗失天堂》将整座歌剧院升华到一种空灵的境界,哀婉的音乐将许多老人感动的泪流满面,对于死神一步一步逼近的他们来说更加能够体会人类对厅堂的向往,而天堂的遗失其实就是寓意对于在和现实抗拒之后最终放弃梦想的遗憾。 她还会弹奏那首脍炙人口的《天籁》恩来结束这场完美的个人音乐盛宴吗?《天籁》第一次弹奏是在三年前叶无道消失的时候慕容雪痕在国际音乐大师杯上即兴弹奏,期间的单单忧郁和彻骨的思念让整个世界为之动容,因而被誉为世界上最忧郁的女孩。 人世无常,六道轮回; 如果爱情可以有来世,即使可以超脱世俗,也要堕入轮回。 一曲《轮回》缓缓从纤细的指尖流淌开来,一种无法言语的心境,一种让人沉醉痴迷的恋情,一种足以证明的海誓山盟并不虚假的力量……全部蕴涵在那台上纤弱如画中葬花江南女子的纤纤指尖。 叶无道凝眸静思,心里洋溢着暖暖的温情,那一刻,三年间的刀光剑影有一种缥缈虚幻的感觉。 这一曲,依旧是为自己一人而弹! 角落的一位长发邪美青年优雅抱胸静坐,嘴角淡笑,“很快你就会成为我的女人,你的音乐给那么多庸人欣赏简直就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和亵渎,你只可以为我一个人演奏!很快了,等我收拾掉四面楚歌的叶无道,你就会成为我最珍惜的珍藏品。” “蓝刃,赤瑕,今晚行动,到时候会有人对付龙组成员,那些特工就由你们处理了,慕容雪痕不许有一点点伤害,否则你们就不用回来了!至于那个叶无道我会亲自动手。” 邪美青年阴森道,他身边两条模糊的身影一闪而逝。 叶晴歌托着腮帮淡淡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这座古典音乐的高峰后人恐怕是难以逾越了。真不知道是一种万幸还是一种悲哀。不过,无道真的值得雪痕你如此诚挚的眷恋吗?完美到极至的恋情难道上天不会嫉妒?” 当一袭黑色典雅礼裙的慕容雪痕优雅躬身时,台下浑然醒悟,顿时掌声雷动。 被誉为钢琴天使和小提琴王后的慕容雪痕全球巡回演出终于拉下帷幕。获得空前反响,其中一前万美金将捐赠给国际和平基金会,所有人都肯定明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非这位完美莫属。 散场依旧井然有序。 叶无道和一位老人在在一辆经过特别组装的红旗轿车车,老人威严却不失慈祥,岁月没有让他苍老而是让他更加洞彻世事,淡淡道:“无道,你外公望真对你可是抱有很大的期望的,你千万不能让你外公失望。” 叶无道破天荒的收起那份狂傲,恭敬道:“李爷爷,杨家从来就没有凡人庸才,无道一定不会让外公失望。” 老人笑道:“将门虎子,呵呵,望真和我从小就是穿一条裤子长大。一人从文一人从武,倒也不负当年志向,他的后辈也很争气,也是他治家有方地缘故,这一点我是最佩服他的地方。” 叶无道安静的坐在老人身边,神色平静,涵养极佳。 “听说你整顿了叶氏一家子公司,成绩斐然全国瞩目,很不错啊。到底是年轻人有朝气,中国和平崛起的基础就是你们这最具创新思维的一代,叛逆算不上,其实我们当年不比你们现在差,呵呵,年的时候干过不少坏事错事,但是经历过了才会真正懂得一些朴素的道理,不是说年轻人犯错误上帝也会原谅的嘛。”老人没有丝毫的倨傲笑道。 “听外公说他和李爷爷可是经常偷西瓜打架的。”叶无道微微笑道。 “当时我总是让你外公背黑窝呢,现在想起来真让人怀念啊,人不轻狂枉少年啊!”老人哈哈笑道。 “李爷爷,我有一个建议?”叶无道平静的神色下有着老人也无法看穿的智慧和城府。 “哦?说来听听看。”老人略微惊讶。 “我想让慕容雪痕在台湾办一场演出,利用她的人气和个人魅力打破僵局,二十一世纪最具意义的就是文化输出,我相信代表大陆地慕容雪痕完全可以凭借强大的音乐天赋和才华改变一些人的看法和观点,这就是女人的音乐作用。” 叶无道不禁对慕容雪痕这丫头充满歉意,别人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利用,但是对于对他毫无保留的慕容雪痕他实在是十分惭愧。 老人沉默不语,仔细考虑其中牵涉的各种因素,两岸关系极为微妙,牵一发而动全局,这盘棋关系到和平崛起的成败与否,每一步都必须谨慎行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满盘皆输。 “政府不需要涉足其中,一切无道心里有数。”叶无道淡淡道,那种胸有成竹地气定神闲让老人暗自点头。 “文火炖出来的东西才经得住品尝,年轻人不怕没有激情和勇气,初生之犊不怕虎,难得的是一个忍字!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个以你的才智不难领悟,但是能不能接受并且付诸于行动就不一定了,年轻难免气盛。”老人意味深长道,这位挚友的后辈已经超出自己的期望。 “无道受教了。” 老人微笑着点头,这件事情应该和中央那几个家伙好好谈谈,说不定这就是一招妙棋。 “今天无道只是和李爷爷拉拉家常罢了。” 叶无道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只是这份灿烂里有着两人心知肚明的阴谋味道,老人同样哈哈一笑,对叶无道的评价和打分再上了一个台阶。 在一辆重重保护下的劳斯莱斯里慕容雪痕望着窗外繁华的闹景,小嘴轻轻噘起,心里埋怨叶无道都不陪她。 豪华的车队极为惹眼,众多的千万豪华轿车让人感慨有钱人和没有钱人之间的差距,但是得知是慕容雪痕的车队后,马上一脸崇拜的赞叹那绝妙的音乐,马上忘记这个钱的问题。 一辆尾随极为隐秘的奔驰里那两位俊美的青年一脸冷酷,嘴角的笑意阴冷无比,那个蓝眸青年朝开车的青年道:“他们哪个时候动手,我们好渔翁得利。” 红瞳青年残忍的微笑道:“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