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神?人!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五章 神?人!

慕容雪痕说过,她的音乐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听得懂,那个让全世界嫉妒的人就是此刻惬意坐在酒柜前调酒的叶无道,而慕容雪痕正在为他弹奏即兴而谱的一段曲子,清缓、空灵,像松落空谷泉泄清沟,有一种平静心境的力量。 面对慕容雪痕,叶无道可以卸下所有的防备,因为他相信她甚至超过自己!他和慕容雪痕刚刚在餐厅吃了一顿精致却繁琐的法国大餐,饱暖思淫欲的他强忍住再要一次慕容雪痕的冲动,乖乖的在一旁调酒。 刚才在浴室里慕容雪痕发疯的要了一次又一次,直接导致她进餐的时候都是浑身无力心不在焉。 偌大的餐厅里只有寥寥数人用餐,除了叶无道和慕容雪痕就是龙组的几位成员和雪痕的经纪人和化妆师,这一次已经全部被叶氏包了下来。 用餐的时候叶无道觉得那繁琐的法式大餐礼仪实在有些花俏虚华,马上给蔡羽绾打电话和她讨论关于餐厅的改革,叶无道是希望能够将诗洛奇等三家高级餐厅的法国大餐等烹调去神圣化,最好能够变得平易近人一些。 但是蔡羽绾持保留意见,因为除了身为中国首家荣获米其林三颗星的诗洛奇水晶餐厅,蔡羽绾目前还有四家到五家餐厅准备走奢侈路线,而这就需要获得一颗米其林的星作为餐厅招牌,众所周知米其林对于餐厅服务、菜单、装饰各个方面都有近乎苛刻的要求。 不过最后叶无道提出是否可以将部分餐厅的厨房安置到外面的建议得到了蔡羽绾的认同,这样可以使得食客一边品尝地道地的大餐美食,一边欣赏大厨的精湛厨艺。 蔡羽绾告诉叶无道近期飞凤集团即将进入杭州市场,前期考察已经完毕,企业资金也已经就位,人员调动她和陈影陵安排妥当,d省的飞凤集团将暂时由深度开发中国饮食的赵云仰负责,她将和飞凤原班管理人马和几位叶氏企业的市场营销高手“杀”入杭州。 至于为何不是她留守大本营而是赵云仰就不得而知了。叶无道从她嘴里得知孙天意正在进行一项“宏伟计划”,届时一定会带给他一个惊喜,中国地影视业也会因此受到巨大的冲击。这让叶无道十分感兴趣。 叶无道端着酒杯来到弹琴的慕容雪痕身边,笑道:“人生有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来,雪痕,喝交杯酒。” 慕容雪痕捏着叶无道的鼻子皱眉道:“不许说什么九泉之类的词语,听到没有!要说也应该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叶无道眉宇间全是柔情,哪里有那个杀人如儿戏视人命如草芥的太子。轻轻喝了一口酒笑道:“管家婆!” 慕容雪痕挂在他的脖子上,娇笑道:“管家婆怎么了,你不愿意啊?” 叶无道得意的道:“我想地球上大概有几亿男人想让我的雪痕当他们的管家婆吧,我要是站出来说我就是那个晚上和慕容雪痕一起水该的男人,恐怕除非逃到火星避难否则一定无处藏身被人追杀不不止。” “我才不会让别人伤害我的无道呢。”慕容雪痕轻轻吻着叶无道微微翘起的嘴角深情,撒娇道:“我要你喂我喝酒。” 叶无道浅浅喝了一口红酒对着微微张启的樱桃小嘴吻了下去,慕容雪痕一滴不剩的将叶无道嘴里的温热地红酒吞入腹中,柔嫩的丁香小舌趁机和叶无道纠缠在一起,谁敢想象古典文雅如女神的慕容雪痕也会如此勾引一个男人? 酒入香腮红一抹,旁有两颊生梨涡。 世间就动人的风情莫过于此。 叶无道深入衣领抓住那只挺翘却不失圆润的鸽乳,下身地火热的顶着慕容雪雪痕腹部,邪邪道:“你要是再挑逗我可是要负责‘灭火’的!” 浑身酥软的慕容雪痕娇喘吁吁,腻声道:“无道有三年多没有要我了,我好想无道不停地使劲的占有我。” “雪痕,要是你演奏地时候想到我们干那种事情的时候怎么办?” “站在舞台中央就会想你,但是不会想那种事情。” 慕容雪痕瞪了一眼叶无道,拉者他坐在床上,拿出那些花费了无数心思收集的东西,笑意嫣然道:“无道,喜欢吗?这些可是我每到一个地方就取一样作为纪念来见证对你的相恋哦,像这张《池塘月色》,可是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创造世界摄影作品记录地哦,我知道你最喜欢了。” 叶无道拿起那张唯美深邃的照片。泛起一个自嘲的苦笑,上次在世界各地接手刺杀任何在美国暗杀一个纽约黑帮教父级人物的时候,想到这张只有三洗印三份的《池塘月色》恩在大都会博物馆和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都有收藏,于是单身前往,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云翎锋那个家伙,两人为了争夺那张《池塘月色》而交手,结果叶无道对于这个杀手界三十年来的翘楚再没有轻视,最后那张《池塘月色》仍旧原封不动。 “这串蓝夜玛瑙石是意大利一个贵族送的,是家传的哦,我想你可能会喜欢就收下了;还有这十字架也是维也纳一位老收藏家托人赠送的,有点奇怪,你看看……这样象牙笔记本很精致吧,我都没有舍得写呢。” 慕容雪痕像个普通的小女人拿着珍藏品缓缓倾诉,没有发现坐在对面的叶无道只是望着她没有注意那些价值不菲情意更是浓厚的珍藏品,他轻轻抱过柔弱的娇躯,温润的感觉让他像是暖玉在怀。 “雪痕,怕生孩子吗?” “会痛吗?”慕容雪痕小心翼翼道,想象影视中那种痛苦的场景眼神有些茫然。 “当然,还会对身材产生极大影响哦,像雪痕这样完美无暇的身体可能会有一些瑕疵。”叶无道笑着摩挲佳人的粉嫩小脸。 慕容雪痕嘟着小嘴小手交织在一起显然很犹豫,看得叶无道怜爱无比,抚摸着那三千青丝道:“怎么了?” “我想给无道生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想了,可是现在又怕生孩子以后无道就不要人家了。”慕容雪痕用自己的小琼鼻顶着叶无道的鼻子一脸忧郁道。 “不怕痛。”叶无道把玩着柔顺乌黑长发,想象慕容雪痕临水绾丝的那幅绝美图画。 “不怕,一点也不怕哦。能够为无道生一个孩子一直是我的最大愿望,一定很聪明,像无道一样,节不要像我了,咯咯……”慕容雪痕像一只听话的小猫依偎在叶无论道的怀抱,两盐全是向往的神色。 “修眉联娟,皓齿内鲜,明眸善睐,瑰姿艳逸,仪态静娴,媚于言语,曹子建《洛神赋》中的‘斯水之神’是最恰当描绘雪痕的了,如果我们的孩子像你这样的话以后我就不用像老妈那样老是担心我没有人要喽。”叶无道捧着那张动人的小脸感叹着笑道。 “《洛神赋》中的‘华容婀娜,令我忘餐’的‘斯水之神’最恰当的应该是姑姑哦。”慕容雪痕想到那飘忽若神的叶晴歌笑道。 “姑姑?”叶无道对于那个终年在外的姑姑并没有太大的印象,不过对于她的作品绝对是极度关注,因为艺术品治厂将是他继房地产、足球、餐饮、电影之后的第五大支柱。 “她已经在上海了哦。”慕容雪痕神秘道。 “反正在我眼里雪痕才是最美丽的新娘。”叶无道躺在床上笑道,伸手握住慕容雪痕一只柔嫩的玉足把玩。 “谢灵云曾自负‘天下才子建独占八斗,吾得一斗,天下人共分一斗’,我觉得无道也有这个实力哦。” 慕容雪痕娇笑道,在她眼中叶无道就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不是说盲目的将那些缺点看作优点,而是从这些缺点中发现叶无道的巨大潜力,因为最熟悉叶无道的她知道她始终在成长,一定会有一天,成为神一样的存在,虽然现在的叶无道有太多的耀眼和光环,但是距离真正的至善大境还有不小的距离。 她在等,等他达到那种地步,也许这辈子都没有可能,那就下辈子,已经等待了十多年德她拥有这种执著。 不过就像剑道无情一样,太上忘情,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她怕自己再也不是原来他心中的那个慕容雪痕。 “你说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把我当做神一样的人物,成为太子党的太子,成为杀手界的影子,成为游戏的王者,这些就让我威神了吗?” 叶无道在生死一线间也从未迷茫的深邃眼眸深沉仿徨,她只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虽然有过三年的血腥、杀戮和常人无法想象的的诡计暗算、阴谋策略,但是一个人的成长没有时间的沉淀积累,始终无法真正的像阅尽沧桑的老者那般淡泊随意,所以叶无道才会在原本想象中平静的大学掀起不小的波澜,一颗浮躁的心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平静。 “无道不是神,至少现在不是,无道只是一个比常人多出一分天赋、两分身世、三分努力、四分执著的人。”慕容雪痕心疼的捧着叶无道的脸喃喃道。 叶无道淡淡一笑,做神有什么好,还不如做坏人来得逍遥畅快。 要想引领坏人的时尚潮流,无道同志尚需努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