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雪痕归来 - 极品公子

第三十四章 雪痕归来

上海虹桥机场,人山人海,拥挤的人群让整个世界都领略到中国的人丁旺盛。无数的记者和接待人员焦急等待,近万的人流蔚为壮观,这还不包括机场外围的人员,上海市政府只好派出一百多名武警维持秩序。 慕容雪痕踏出机舱的一刹那,无数的镁光灯和摄像头对向这位渐渐走上神坛的女人,无数的崇拜者争相拥挤向前,很快就有局势暴动的蔓延趋势,幸好政府及时的从各个岗位上紧急调来两百多名警察和治安人员,这才勉强维持住局面。 有好几十位拼死往前挤想要接触慕容雪痕的男人被强行带走,那些高声呼喊“慕容雪痕”的崇拜者更是无法计数,整个机场完全的沸腾,在高温天气下很多人不知道是因为中暑还是太兴奋晕厥过去,幸好外围早就有救护车等候,这有点像迈克尔杰克逊巅峰时期在吉隆坡演唱会上的场景,无数的人被抬出去。 慕容雪痕在重重保护之下坐上一辆限量版宾利,望着窗外热烈的崇拜者,些许的感动之外更多的是对心上人的思恋,就算这些人所有的热情也无法比拟他一个淡淡的微笑、一个坏坏的眼神。 不显眼的角落里有一对极为神似的邪美青年,其中一位血瞳邪魅青年用英语道:“今晚动手吗?就算慕容雪痕身边有几个龙组成员,小心行事成功的概率应该不低于百分之五十吧。”两人曾经在第三卷第二十五章《唐突佳人》中出现过 “主人很快就要来到上海,慕容雪痕的事情不需要我们担心,我们只需要将她这件完美的艺术品完美无瑕的保存到主人临幸的时候就可以,龙组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简单,而且你知道一件事情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成功率主人是不会轻易动手的。” 蓝瞳青年冷静道,只是这份冷静中蕴含着冰冷的杀机。 “蓝刃,听说你曾经败在龙组一个小丫头手上,是不是心有余悸啊?”血瞳青年笑道,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蔑视。 蓝瞳青年气息瞬间冰冷,湛蓝的眸子更加深邃,熟悉他的血瞳青年知道这是他杀人的前兆,赶紧笑道:“难怪,龙组那个龙九是继三十年来最出众的天才杀手云翎锋之后最璀璨的新星,当年在世界猎人学校我曾经和云翎锋交过手,他是唯一能够在我身上留下伤疤的角色,由此可见那个龙九也不会多少逊色。” 蓝瞳青年杀气收敛,但是紧握的拳头显示内心的愤怒,另外一个青年则是暗自冷笑。两人渐渐消失在茫茫人海,身形说不出的诡秘。 一个飘逸俊雅的中年人遗世**般站在人潮中央,古朴的穿着并没有让他显得与世俗格格不入,仿佛他就是应该那么清静除尘,一根青色带子系着披肩的长发,不似人间人物。 他望着两个青年消失的身影,淡淡一笑,自己好像有十年没有出手了,剑未老,心已死,这剑还是当年那杀尽千万人一剑倾城的剑吗? 一袭青衫飘然而去。 一个戴着太阳帽的女人背着挎包行走在上海这座旗袍和墨镜作为小资经典道具的精致城市,嘴角带着永远淡雅清静的笑容,稍稍好奇的张望,站在一个橱窗前,叹了一口气,已经十年没有来了吧? 想到慕容雪痕那个小丫头引用叶无道一句来形容上海精致情调和颓废的评论,她就好笑,不禁对这个被家族寄予厚望的后背产生不小的好奇----一个醉熏熏的上海绅士,对一个艳惊四座的女人说,1876年的极品白兰地世上只有两瓶,有一瓶是被我干掉的! 不该遗忘的几乎都已经荡然无存,不该记忆的却是铭记在心,这就是生活吗? 叶晴歌秋眸露出一丝茫然和恍惚,继续悠闲的散步。 这一刻,整个中国将视线投注在一个人的身上!因为这个人将中国的文化以自己的方式带给全世界,像泉水的渗透一样浸润血脉,于是这个人几乎成为中国这个文明古国的形象代言人。 她就是站在音乐巅峰的慕容雪痕! 无聊的坐在阁雅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统套房沙发上,慕容雪痕嘟着小嘴拿着那两块叶晴歌送的月光石,可爱的自言自语,沙发上还有她在各地巡回演出时为叶无道搜集的小礼物。 叶晴歌因为怕和慕容雪痕一起出现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新闻,就先行离开独自旅行。 最后她捧着在英国伦敦一家博物馆一颗象牙雕琢而成的项链怔怔出神,足足半个小时后她水灵眸子开始清泪盈眶,哽咽道:“无道,你这个大坏蛋,知道人家来了都不来看人家,以后都不要理你了……” 趴在沙发上痛哭的慕容雪痕喃喃“控诉”叶无道的种种罪行,如果这个场景让她的崇拜者知道,那么叶无道和太子党就有的头痛了。 “为什么不理老公了啊,我的小雪痕?” 一个温醇暖意的声音在慕容雪痕耳畔响起,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轻轻抱起,泪眼朦胧的慕容雪痕痴痴的抬起那张颠倒众生的绝美容颜,小心捧着那嘴角带着梦中出现无数次再熟悉不过坏坏笑意的脸庞,喃喃道:“真的是你吗,无道?” 叶无道捏着她的小鼻子,笑道:“怎么,不认识老公了?” 慕容雪痕用娇嫩的脸颊摩娑着叶无道的脸庞,痴迷哭泣道:“无道,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啊!” 叶无道疼惜的抚摸着那张被整个世界熟识的脸蛋,轻轻吻上娇艳的唇瓣,双手恨不得将这位女神般存在于世人眼中的小可人挤进自己的身体. 那柔弱的身躯动情的扭动,清纯中的妩媚最为动人,慕容雪痕星眸微张,檀口倾吐芬芳,细细亲吻叶无道的脸庞和脖子。 叶无道抱着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双手游走在白晰如凝脂般的细腻肌肤上,面若桃花妖艳如春的慕容雪痕主动将深爱到骨髓里去的人的手放到自己胸部上揉捏,嘴里如泣如诉的呻吟和倾诉相思之情。 “雪痕,想让我要你的时候你会干什么啊?” 叶无道淫邪道,将慕容雪痕的衣服全部褪下,美如天仙的玉人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呈现在叶无道眼前. 叶无道已经太久没有占有这副上天也要嫉妒的身体了,他仔细的一寸一寸亲吻过去,从唇分一条由唾液形成的透明丝线还连在上面,再到细嫩的脖子、丰满诱人的**、娇细的纤腰、神秘的芳草地,但是叶无道并没有停止,最后沿着修长雪白的大腿他捧起那对象牙般的玉足轻轻啃咬。 慕容雪痕樱桃小嘴大力的喘气,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的扭动躯体。 脚上传来的阵阵酥麻感觉侵袭着圣洁少女的理智,可爱的脚趾因为激动而紧紧弯曲,方才被吻过的花园禁地渐渐湿润。 “无道,你的舌头好坏。” 慕容雪痕用尽最后的力气起身将叶无道压在身下,小手慌乱的帮叶无道脱衣服。依然挺翘的双峰就在叶无道面前轻微晃动,那两颗紫色的葡萄散发着淫糜的气息,粉红色的乳晕强烈刺激着叶无道的感官。 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一个男人能让慕容雪痕如此妩媚动人,让她展现那放浪媚人的一面?谁能够让古典婉约的音乐大师唱出最婉转的“天籁”? 被巨大成就感笼罩的叶无道含住一颗葡萄细细吮吸,双手在慕容雪痕的臀部肆虐。 最后在叶无道手指的亵渎下,清秀灵慧的天生尤物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的花宫玉壁淫滑湿软、娇怯怯地绽放开来,从快感的**中回落的慕容雪痕大声呻吟之后慵懒趴在叶无道胸膛上,纤纤玉指在上面划圈。 叶无道很快就雄风再起,一把抱起娇弱的身躯来到已经放满水和玫瑰花瓣的浴缸旁边,将慕容雪痕轻轻放进去,邪邪道:“今天就来个真正的鱼水之欢!” “今天要雪痕说停才能停哦!” 慕容雪痕妩媚的望着不怀好意的叶无道,雪白的赤足抬起,轻轻摩挲着白玉般的小腿肚,鲜红的香舌微微吐出点舌尖,舔舐着唇角。晶莹雪白的肌肤透出一种健康的粉红色,教人找不到任何瑕。 叶无道被她的勾引弄的欲火焚身,马上进入浴缸含住慕容雪痕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狂吻浪吮。 清丽动人的绝色尤物狂热地蠕动着**裸一丝不挂的雪白**在他胯下抵死逢迎,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希望这种特意从《纨绔》《三宫》那里参考而来的限度“大家”都能够满意,不过介于最近强推和以后的发展,会收敛收敛再收敛的做人。 叶无道端着一杯波尔山庄最佳年份产的极品红酒、穿着睡衣站在窗前望着这座繁华的东方大都市,夜色渐渐降临,上帝创造黑夜除了让情人寻欢作乐还有掩饰肮脏虚伪的意思吧,叶无道冷笑不已。 慕容雪痕轻轻抱住那挺拔修长的身躯,柔声道:“在想什么?都说天蝎座的任何一只蝎子都是不孤独的,而且不害怕孤独,反而可以去享受孤独,但是为什么我会觉得无道在深沉的悲伤呢?” 叶无道狂傲的一阵大笑,所有低沉和颓废一扫而光,抱着慕容雪痕指向窗外那片繁华之境,意气风发道:“总有一天,中国商界唯我独尊!世界黑道唯我独霸!天大地大,唯我华夏为尊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