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无聊军训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一章 无聊军训

叶无道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有自惭形秽的自卑,也许是那对明眸太过深邃,以前叶无道就是和慕容雪痕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忐忑的感觉,这也让他第一次有征服一个不是美女的女人的念头。 叶无道对待那些丑女是持尊敬态度的,因为她们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得到世人的认同,但仅仅是尊重,不会喜欢! 这次美玉为质的平凡女孩让叶无道打破了这个惯例,一想到能够让出水清菏般纯澈的她在自己身下婉转成欢,叶无道眼神淫亵而放荡,看样子是得重操旧业玩点小手段了。 回到寝室田景升不由分说的拉着叶无道跑向操场,嘴里还塞着一块面包,支支吾吾含糊不清道:“老大,操场上集中,看来接下来的半个月是有罪受了。” 被拉着来到大操场的叶无道苦笑着环视一周,中国人确实多了点,密密麻麻挤满一个操场,田景升费了半天劲终于找到自己的组织,已经获得副校长“特赦”这个特权的叶无道只好暂时排在自己班里的后面。 台上演讲的是浙江武警大队的干部,也是这次大一新生军训所有教员的头,叶无道看着那个貌似高大魁梧的家伙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对下面对军服充满崇拜的“好孩子们”进行“洗脑”,嘴角冷笑不已,这种角色一招就可以送到医院终生瘫痪了吧。 当初在越南丛林与那些各国特战精英对峙的时候,自己可是三天之内徒手干掉二十多人,至于在意大利西西里岛闹得天翻地覆的光辉战绩更是使得自己在杀手界排名遥遥直上,叶无道回忆着那些时刻的惊险场景,觉得自己应该还是接触一些危险刺激的事物才可以保持与征服美女一样旺盛的**和激情。 田景升指着不远处一位全身顶级服饰的女孩艳羡道:“老大,她就是浙大唯一能够与你一较锋芒高下的新生,据说是南方巨富的独生女,恐怕大陆十大富豪后五名资产加起来还没有她家丰厚,真是挥霍几辈子都挥霍不完啊!” “世界上有钱的女人很多,但是世界上有钱却懂得利用智慧和拥有气质的女人却是凤毛麟角。” 叶无道赫然发现那个女孩竟然是开学坐火车时的富家千金,一想到那种小姐脾气和骨子里的骄傲叶无道就感到没有意思,在我面前自大高傲?你以为现在还有几个女人可以这么做吗? “老大,她可不是纯粹的花瓶,她在钢琴、文学和影视方面都得过不少国际大奖哦,是不是家教真的就那么重要?”田景生望着那高贵的脸庞叹道,眼睛有着淡淡的伤痕。 “极品的美女内外兼修,比如林徽因;中品的美女浪费天赋,比如陆小曼;下品的美女随波逐流,可谓比比皆是,虽然我和她只有一面之缘,不过我想她最多就是中品美女。” 叶无道拍拍田景升的肩膀笑道:“你说她能够和慕容雪痕比吗?” 田景升嘿嘿一笑,慷慨激昂道:“慕容雪痕已经是那种不属于人间俗物的境界,老大你拿慕容雪痕和她比简直就是莫大的污辱,我坚决抗议!世界上只有一个慕容雪痕,就像世界上只有一个奥黛丽赫本只有一个玛丽莲梦露一样,不过我相信慕容雪痕将来达到的高度一定会比她们高!” 叶无道淡淡微笑,眼神却是冰冷无比, 因为那个陪着女孩聊天的青年就是在柳婳晚宴上和苏惜水在一起的家伙!那次和自己针锋相对的过了几个来回,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面,看来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叶无道对他并不陌生,每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存在他都会有详细的资料储备!其中资料的多少就和那个人的实力强弱成正比!而这个英俊像个明星的家伙便是叶无道十大威胁之一! 在叶无道离开太子党的三年南方黑道出现三位年轻的战将,称为“南方三少帅”,其中林傲沧被誉为“小太子”,而这位就是东南沿海黑道冰鉴会的少帅,更加特殊的一层关系是他便是夏诗筠家族的骄子----南方林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林朝阳! 按道理说叶无道和他还有一定的亲戚关系,而那个林峰应该也是出自林家的一个偏支,和林朝阳是表兄弟关系,但这也是叶无道冷眼旁观的原因----恨屋及屋! 虽然是奶奶的家族,但是绝对没有一丝的好感。在叶无道眼中,对于庞大强盛的叶氏来说林家就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狗! 暂且不说和那个女人的那笔帐,就是冰鉴会的存在也是叶无道的一根肉中刺,因为太子党在整顿内部完毕后就要将战线拉到富裕的浙江,戴计成已经在另一个省为太子党开辟出一片新的天地,这样一来太子党便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放心的出战四方! 林家在浙江甚至整个东南沿海和长江三角洲都有较大的势力,虽然现在因为领导人的方向性错误遭遇经济寒流,但是仍具有不可忽视的话语权。温州炒媒团和炒房团中就有它不可或缺的身影,曾经的温州商人联盟就是由林家家长林毅夫发起,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中途破产,林家除了在江西、河北等地拥有相当数量的煤矿、三角洲大量的囤积房,还从事保健品、空调、服饰等众多产业,可以说是深得利益均沾的精髓,但是也正是这种处处投资给庞大的家族埋下隐患。 十年前林家曾也会辉煌鼎盛隐然南方巨头,在三年前因为资金链断裂而濒临破产,最后依靠叶正凌的二十亿美元借款帮它度过最为艰难的一关,从此沉寂没有任何举动。 叶无道想到那张绝美的容颜,再没有彻骨的疼痛,有的只是冰冷的嘲笑和强烈的报复心理! 强龙都不过地头蛇? 叶无道嘴角泛起浓浓的不屑,在这块商业和黑道都属于林家的地盘,他要凭借一己之力完成一切! 叶无道他们班军训的地点就在路旁一块较大的树阴下,不远处就是男女比例达到惊人八比一的外国语学院班级,惹的叶无道班里的男生两眼放光,几个评头论足特别凶的人很快就被教官“请”出去蹲点。 因为是军训第一天,内容比较少,也就是立正稍息正步走简单几项,对于历经地狱训练身上每一块肌肉都达到完美利用程度的叶无道来说实在是无趣的要死,加上英语系那些女生的众多视线让他更是极度不爽。 今天到时候还要整理寝室,达到部队的标准,所有多余的物品都要拿掉,这样一来电脑、书籍还有什么海报、风铃之类的都要消失,这让叶无道十分阴沉,因为这些都是苏惜水这个小丫头的心意。 接下来又是无聊的十分钟立正! 叶无道走出行列淡淡道:“我请假。” 也许是因为叶无道班里美女太少隔壁班里美女太多而心里不平衡的缘故,那个年轻的教官不客气道:“难道不知道要喊‘报告’吗,给我做五十个俯卧撑!做完归队继续训练。” 叶无道冷冷斜视那个年轻气盛的教官,是想杀鸡儆猴拿自己开刀立威严?叶无道蔑视的笑笑,转身就走,对于那个教员的存在根本无视。 那个教官怒气冲冲的走上前把手放在叶无道的肩膀上想拉住这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家伙,结果叶无道一个凌厉的肘击将他击退一步,紧接着一个腿让没有站稳的他直接倒飞出去。 叶无道对于自己力道的拿捏极有信心,这一击最多让他晕眩几分钟,当然前提是那个教员身体素质足够强壮。在一片哗然中隔壁班的几个教员都赶过来,一个还拦在叶无道面前虎视眈眈,倒地的倒霉家伙被搀扶起来一时间说不出话,那个林峰一惊,眼神更加歹毒。 就在叶无道不顾事态加重准备热热身的时候,方才台上讲话的总指导员陪着韩韵这位副校长来到这边,韩韵一看不对劲不顾脚上的疼痛小跑到叶无道身边,关心问道:“怎么了?” 叶无道皱眉道:“让你不要多走动。” 韩韵心里一甜,脸上的笑容嫣然倾城,有点撒娇道:“来看看你有没有军训,已经和你的辅导员和师长打过招呼了。” 那个拦在叶无道前面的武警教员冷冷道:“这位同学为什么殴打教员?” 而那个师长也是脸色不佳的注视着这个嚣张的新生,竟然挑衅教员,在这么多年的军训中还是第一次听说,不严肃处理决不罢休。 叶无道冷笑道:“欧打?愈加之罪何患无词,如果这种程度的磨擦也算是殴打,那么和女生牵手就可以判强奸罪了。” 韩韵强忍住笑意,妩媚的瞪了一眼正义凛然的叶无道。下面的学生都是狂笑不已,对于那些挑战自己不敢想象人物的他们来说,潜意识里是有一种推波助澜的趋势和一种兴奋,只是所有的教员和那位师长脸色就不好看了。 那位师长脸色不善道:“这位同学,你可以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吗?我想学校一定会处理这起恶**件,这种事情我和浙大交流十年来还是第一次遇见。” 解释?不需要用审问的语气压自己吧!叶无道好笑道:“没有理由!” 师长被叶无道的态度激怒,道:“你这种行为是极度恶劣的,就不怕学校开除你?” 韩韵冷笑道:“开除?学校为什么要开除这位新生代表?” 师长顿时语塞,韩韵的背景他是知道一点的,因为他们省武警部队的负责人就是韩韵父亲的一个学生,在三年前自己来浙大就领导就暗地声明一定要认真训练,绝对不能够出现一点差池。 韩韵脸色冰冷道:“我想这一届教官的素质需要重新衡量!” 叶无道和韩韵抛下所有面面相觑的学生和教官,扬长而去。 “听说体育馆有一场篮球比赛哦。”韩韵陪着脸色平静的叶无道柔声道,她是个十足的篮球迷,每一场nba联赛都是必看无疑,不过自己并不喜欢玩篮球而已。 “我对篮球不怎么感兴趣。”叶无道淡淡道,那种游戏对于他来说就像足球一样太容易征服,在外人眼里所谓的神秘的球感在全身充分开发的他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不说百分之百的准确率,要达到百分之九十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韩韵嘟着小嘴嗯了一声,以后就不要看nba了,他都不喜欢。 “听说浙大的篮球实力很强?”叶无道突然问道,眼睛里玩味不已。 “在全国大学生篮球里绝对是强者,浙江万马都会密切注意浙大篮球,如果一旦中意的学生,甚至可以直接签约从而踏足职业篮球赛事。” 叶无道见四周没有人,一把抱住娇柔的身躯,肆意亲吻粉嫩的唇瓣,一只手更是深入领口直接寻觅那对已经饱满的极品**,韩韵脸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她将头靠在叶无道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张望四周,因为新生军训,加上这里比较僻静并没有学生出现,这让她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份甜蜜和快感。 叶无道不断的挤压和揉捏令柔软饱满的雪峰在掌下变换着形状,也让细腻娇嫩的肌肤留下了淡红色的痕迹,一双小巧玲珑的殷红两点,也因为强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 手上和嘴上**得到成分满足的叶无道放开嫣红娇羞的大美女,暧昧邪笑道:“下面湿了吧?” 面若桃花的韩韵嫩脸几乎可以含羞的滴出水来,垂首微微点头,不敢见人。 望着韩韵那优美雪白的脖子,叶无道眼中闪过一抹深沉的阴谋气息,道:“我们去看看浙大篮球是如何的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