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女子《韬略》 - 极品公子

第三十章 女子《韬略》

旁边的老者突然发现叶无道抬头一瞬间的眼神令他心中一惊,那是怎样凌厉的光芒,带着六分对陌生人的谨慎不信任和狠毒,三分对这个世界的不屑和嘲讽,还有一分深邃的不符合他年龄的沧桑。 一个人的一个眼神竟然可以包含这么多东西,老者暗自叹了一口气,这个青年带给自己太多的惊奇了。方才打太极拳时浑身浩然正气的青年此时却是藏着滔天的阴暗气息,矛盾得不可思议。 老人终于记得他是谁了,嘴角的笑意淡雅温纯。 叶无道坐在韩韵身边,觉得深清气爽,每次打完太极都会有浑身舒畅的感觉。韩韵拿出纸巾轻轻擦拭他额头的汗水,叶无道皱了一下眉头没有拒绝,淡淡道:“吃早饭吧。” 韩韵笑意嫣然,两人离开温馨的小公园来到一家小饭馆,叶无道拿起菜单要了一份虾仁馄饨,韩韵挑了半天还是选了一份小煎铰,在等待的时候坐在叶无道对面的韩韵托着腮帮静静的凝视看早报的爱人,嘴角的笑意盎然,如果以后能够每天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一对在杭州成家立业的情人,一起晨跑一起吃早餐…… 叶无道抬头看着陷入幻想的韩韵,将她脖子里的淡蓝色爱玛仕丝巾解开,韩韵睁大秋眸疑惑的望着叶无道,他重新帮她系上不过换了一种更为精致的系法,闻着淡淡的怡人香味道:“这个系法学会了没有?” 韩韵红着脸摇摇头,不敢看叶无道,自己这么苯的女人他一定会不厌烦吧。 “那再仔细看一次。”叶无道再一次解开这种作为上流社会馈赠女士礼物首选的丝巾,慢慢为她演示了一遍。 韩韵眼睛一下子红润,所有压抑的思恋从心灵最柔软的角落涌出,拉着叶无道温暖的手让他捧着自己流泪的脸,楚楚可怜的凝视着那对平静的黑眸,哽咽道:“就算你不爱我也不要离开我!” 叶无道只是轻柔的帮她擦干眼泪,并没有正面回答。韩韵赶紧止住哭,朝叶无道歉意一笑,服务生把两人要的东西端上来,叶无道吃完馄饨韩韵体贴的将自己的饺子夹给叶无道,叶无道没有拒绝韩韵的好意,后来干脆是韩韵把饺子送到他的嘴里。 一种暖洋洋的温情笼罩着陷入爱情深渊的韩韵。 韩韵付完钱跟上前面的叶无道,因为走的太急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疼痛让她的小脸苍白,但是却不敢开口,强忍住疼痛一瘸一拐的跟在叶无道后面,她突然发现叶无道那张生气的俊脸,是在生气自己走的太慢吗? 叶无道突然抱起她走到一张长椅上,将她的鞋子摘下,当他脱白色袜子的时候韩韵粉颊通红的抱着叶无道的脖子,小嘴贴在他的肌肤上,若有若无的用娇嫩的嘴唇摩擦。 虽然脚腕红肿,叶无道还是要感叹这对纤纤玉足的精致小巧,像白色温玉雕琢而成,虽然没有蔡羽绾般粉嫩、苏惜水般小巧,但是极为匀称娇艳,别有一番韵味,因为不常走动所以没有一点瑕疵,小脚趾没有茧。 叶无道轻柔的帮她按摩,雪嫩若丝绸的肌肤让叶无道的手感触滑润,因为现在还比较早,路旁并没有其他人,叶无道大胆的将手沿着小腿完美的弧线向上延伸,韩韵因为叶无道的抚摸早已经娇喘不已,她十根如葱般的玉指胡乱的在叶无道后背游走。 “你是哪里人,北京还是天津?”叶无道狂热的和动情的佳人热吻。 “祖籍是杭州,后来爷爷迁去北京了。”韩韵在叶无道渐渐深入羞人的神秘花园的手肆虐下扭动娇躯,这种刺激让她无法正常思考,忘了这是公共场合。 “那你爸爸一定是门生遍天下吧?”叶无道停止疯狂的“侵略”,留给她喘气的余地。 “嗯,他从事教育工作一辈子了,亲自教过的学生也有几万了,更不要说那些受过爸爸恩惠的人,每年过年的时候我都没有办法呆在家里,因为来拜访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韩韵心中的**完全没有熄灭的趋势,她真的希望叶无道可以将手继续深入,这种想法让她骂自己的淫荡。 “桃李天下,说的就是你爸爸吧,大江南北多少政府要客、商界名流和行业精英啊!”叶无道情不自禁叹道,这笔财富简直就是一座巨大的宝藏,至于能挖掘多少就看自己的水平了。 韩韵眼眸一亮,以一个撩人的姿势坐在叶无道的大腿上,注视着叶无道的黑眸低声道:“我也认识不少的知名人士,还有不少世人眼中成功人士的同学,像国际lt咨询公司总裁、中国最大连锁店总经理、风云企业的董事长……” “风云企业董事长,李凌锋?”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抹浓重的轻蔑和怒气,眼睛里闪烁着阴沉的冷酷和血腥。 韩韵马上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不知所措的她呆滞苍白,瞬间苦苦营造的一点点温情被这个名字无情粉碎,她甚至不敢再将手放在散发这着邪魅气息的叶无道身上,生怕自己再犯错就要真正永远失去这份微薄的爱。 “他确实是一位不错的对手。” 叶无道放开韩韵,眼眸阴冷,不管是商场上还是情场上,将来在黑道也必然有无法避免的正面交锋。 叶无道突然蹲在她面前,见茫然的韩韵愣在长椅上,他微微皱眉道:“你的脚最好不要走动,我背你回去。” 每个人一生之中总会听过一句刻骨铭心的说话,没齿难忘。不要以为刻骨铭心的,一定是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没齿难忘的,往往是不经意间那最为平淡的言语!韩韵趴在叶无道身上,第一次发现将整颗心放在一个人身上是如此的幸福,小心的想象他是不是在生气,猜测他现在是否还在皱眉头……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叶无道放下韩韵,这样进去自己恐怕就真的要成为头号明星人物了,韩韵依依不舍的从他背上下来,发现叶无道并没有阴沉着脸,稍微舒了一口气。 “你在学校里是不是有房间?”叶无道面无表情道。 “嗯,这是钥匙。一般我都会在房间,不会出去。” 韩韵俏脸一红,将钥匙塞给叶无道,害羞的走进校门,她想回去一定要将房间布置得更加温馨,将冷色调的布置改成暖色调,再添加一些男人必需的用品,看来最好去市区来一次大购物。 叶无道望着那美丽的背影,眼神不经意流露些许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柔。漫步在还比较宁静的校园,把玩着手里的钥匙的他突然发现一棵树下那位图书馆的女孩正在捧着一本书安静凝思。 黄卷青灯的女人再丑,也能够弥漫无与伦比的韵味和风情。 叶无道站在她面前柔声笑道:“女孩子也喜欢阅读《韬略》?” 女孩抬头望向这个稍稍打破宁静心境的男生,覆上书淡淡道:“难道杜工部首首只作‘从菊两开他日泪’不成,就不许他有‘红绽肥梅’、‘水荇牵风翠带长’之媚语?” 叶无道没有想到她的词锋如此犀利,坦然笑道:“倒是我先入为主了,确实没有人怀疑陶渊明可以同时拥有‘猛志固常在’和‘悠然见南山’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怀” 女孩闪过一抹诧异,道:“你不像某些人固执己见,能够拥有一定的襟怀对于我们来说最难得。” 叶无道发现和这个良质玉润的女孩聊天很有意思,坐在她身边道:“‘天下非一人之天下’、‘大智非智,大谋不谋’,是不是因为古人已经将精神层次深华到一个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所以百年来中国无法出现一个真正的哲人?” 静若松生空谷的女孩露出一丝清淡笑意,用那极为婉转的空灵声音道:“三十年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也许如今我们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但是三十年后依然是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不能说谁是真正的正确,一旦把事物放到整个浩瀚无垠的历史长河中去,再不是用十年、百年的时光看待而是用千年的跨度来领略风采感悟真谛,就无法妄言判断正确与否。” “存在即合理吧。古人兵书几乎都是指导性的东西,如果无法灵活运用反而为其所累,《韬略》文韬、龙韬最为精辟,堪称极品。” “你也研究过《韬略》?学者说并非殷周姜太公吕望所著,只是后人托名写成。” …… 随着谈论的深入叶无道愈发感受女孩那股纯净的内涵,起身道:“上天下地,唯我独尊,佛祖尚且如此,更何况世俗凡人,不求青史千古,只求问心无愧一个逍遥。” “只求逍遥?《道德经》有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道最后不也是一个‘逍遥’吗?” 相貌平凡但是气质绝佳的女孩洞彻世事的眼眸露出一抹茫然。 她突然发现自己第一次看不透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只有二十岁左右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