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太极,风生水起 - 极品公子

第二十九章 太极,风生水起

从星期二开始浙大将进行两周的军训,叶无道并不想参加这种让众多学生期待的活动,早早来到行政大楼的竺可桢学院办公室,正在吃早饭的范虞艺受宠若惊的赶紧让叶无道这个昨天晚上据说轰动全场的学生坐下,今天刚才听一位学生干部将叶无道夸得神乎其神,心里后悔昨晚怎么就没有去礼堂,要怪就怪那个小气的男朋友,非要和自己争个结果! “有什么事情吗,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还是第一次主动找我吧?”范虞艺草草吃完早餐用餐巾纸擦嘴道。 “我不想参加军训。”叶无道开门见山道。 “叶无道你要知道期末成绩除了考试,德育成绩可是占了百分之三十哦,你没有上课很多老师就已经有不少意见了,你也知道每门课平时成绩大概又会占到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这么算来你想我保证的期末第一名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平时的很多活动都是可以加分的,别人是抢着做,你倒好什么也不要。” 范虞艺皱眉道,经过那一晚初步的谈心她已经对这个多才多艺的学生产生很大好感,加上叶无道又是学校的重点培养对象,自己今后是一定要多和他交流沟通的。 叶无道稍微一算,如果这样就算期末门门考试满分也没有第一可能,“那要是能够在国际发表学术论文或者获得大奖是否可以加分?” “可以,应该可以加不少分吧,不过我是不会答应你缺席军训的,这是必修!”范虞艺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叶无道突然靠近在她近在咫尺的俏脸闻了闻,洋溢着灿烂的微笑朝脸颊微红的范虞艺道:“如果虞艺能够用纪梵希的小熊宝宝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还有早餐最好不要吃得太快,配一杯热豆奶还是不错的。” 望着那走出办公室的背影,范虞艺喃喃道:“用纪梵希的香水真的可以吗,我可以用那种原本适合少女的味道?” 走进来几位别班的学生找范虞艺同事,见到要找的老师不在,唧唧哇哇的大肆讨论昨天晚上大礼堂的迎新晚会,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女人加上两个男生更是不得了,范虞艺绕有兴趣的听着他们的八卦内容。 女生甲动情道:“昨天那个叶无道真的很有个性耶,听那首《灰色的轨迹》了吧,真的很有感觉,我当时就想到高中的生活,想着想着就流泪了。” 男生乙道:“我就是听beyond长大的,本来最喜欢《大地》和《光辉岁月》,不过听他那么一唱加上当时的意境开始喜欢《灰色的轨迹》了,没想到还有人能够把黄家驹的歌唱的那么有感情,真怀疑叶无道是不是只有二十岁!” 女生丙冷静道:“最让我欣赏的就是他把吉他摔向地上的那一刻,我不是一个追星的人,也没有听过黄家驹的歌,《灰色的轨迹》是第一次听,原先觉得把他神化是我们大学生浮躁心里的表现,现在看来还是有一定理性成分的,毕竟我还没有见过比他优秀的同龄人。” 女生丁痴迷道:“你们难道不觉得最先的弹钢琴的那个神秘人物很想最后的叶无道吗?” 范虞艺可爱的吐了一下丁香小舌,乖乖,叶无道这个家伙果然不是一般的角色。 叶无道走出竺可桢办公室就朝韩韵的办公室走去,那可是浙江大学的副校长的办公室啊!叶无道根本就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韩韵正在对着桌上的一盆粉色郁金香发呆,憔悴的容颜令人心颤怜惜。 眉黛烟青,昨犹我画;指环玉冷,今倩谁温? 韩韵纤指轻轻拨弄娇嫩的花瓣,重重叹了一口气,昨天散场后她在原地足足等了叶无道一个钟头,最后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礼堂放声哭泣。 只是她不知道叶无道也足足看着她哭泣整整一个钟头,站在阴暗处的他足足抽了半包烟。 叶无道走过去将她一把搂进怀里,肆意亲吻,惊慌的韩韵发现是叶无道后欣喜之色无法掩饰,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被叶无道满含催情手段的手掌**的抚弄,禁不住娇躯轻颤,粉脸更是早就红透如苹果,上下其手的叶无道尽挑些敏感的部位抚弄,使得韩韵愈加情不自禁的不顾羞耻呻吟。 “可以让我不用参加军训吗,我想你这个校长这点特权还是有的吧?”叶无道将手伸进她那深陷的乳沟轻轻抚摸,带给韩韵一阵阵的酥麻感觉。 “嗯,可以的,无道不要在这里,好吗?” 桃腮晕红的绝色佳人星眸微张,没有一点挣扎和拒绝。 韩韵生于儒教之家,身上流着北方人豪放的血脉,却有江南的雨水滋润着的肌肤,继承了父母的高贵气质和血缘,线条流畅起伏跌荡,全身肌肤冰清玉洁,叶无道不理会她嘴上言不由衷的拒绝,轻轻褪下外面的衣服,望着那成熟而又带有些许稚气的胸脯,灵巧的腰肢和富有弹性的腹部,不禁咽了咽口水,这样的女人难道不是最动人妩媚的吗? 叶无道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将头靠在那温玉般的双峰上,在他心中,在韩韵面前多少有些孩子感觉,想要一个温暖的像母亲一样的胸怀。韩韵静静的抚摸着叶无道的头,脸颊全是春意和红晕,胸部的酥痒让她有一种堕落的快感。 “军训不会让你很为难吧?” 叶无道的语调虽然很冷漠,但是其间的些许关心让韩韵燃起一丝希望。 “不会,要是这么点事情都帮不成,就真的是被人所说的花瓶了。”韩韵轻轻挪了一下身体,轻微的摩擦让她忍不住呻吟一声,羞得她无地自容。 “谁说你是花瓶?”叶无道突然语调变得生硬。 “谁说你是花瓶?”叶无道突然语调变得生硬。 “没有没有。”韩韵赶紧解释道,自己坐这个位子风言风语自然少不了,无道是在因为她而生气吗,这让她暗自窃喜,原来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冷淡,自己不需要彻底的绝望。 “以后不准穿这种颜色的内衣。”叶无道冷冷道。 韩韵小脑袋满是问号,偷偷看着自己低领露出些许淡紫色蕾丝胸罩的边缘,今天确实有点诱人,可这是今天特意穿给他看的啊,原本还以为他不会与自己那么快见面肯定是白穿,没有想到他竟然主动找到自己的办公室! 这是代表无道的占有欲吗,想到这个韩韵嘴角爬上最近第一个灿烂的笑容。 “早上你还有晨跑的习惯吗?”叶无道冷不丁问道。 “嗯,每天都会晨跑,杭州的早晨空气蛮清新的。”韩韵因为叶无道细心而雀跃,没有想到他还知道自己的这个习惯。 “反正我不军训,以后你来叫我晨跑。”叶无道突然一把托起韩韵的胸罩,含住圣女峰尖端两颗颗挺立的相思豆,轻轻有技巧的啃咬。 “我明天就去叫你。” 韩韵咬着嘴唇不让自己舒服的喊出声,渐渐的**吞噬她残留的**,抱着叶无道的头紧紧贴向自己的胸部,呻吟声不断从樱桃小嘴溢出…… 第二天清晨五点四十分,叶无道的手机准时响起,这个时候几乎还没有人起床,叶无道洗刷完毕穿了一身随便的李宁休闲服跑下楼,同样一身休闲打扮的韩韵清纯的惊人,眉目间深情和脸上的兴奋让她楚楚动人。 “你带路吧,最好能不在校园。”叶无道淡淡道。 韩韵媚眼如丝的看着比平常远远要阳光的叶无道,嗯了一声,绽放的笑颜令人心醉。慢跑出校门,门卫诧异的眼神让她偷偷一笑,以前都是一个人,今天多了一位青年一定让他吃惊不小了吧。 马可波罗曾经在游记中赞叹杭州是一座“此城只因天上有,为何飘落在人间”的“天城”,但是再叶无道看来确实是堕落的一塌糊涂,西湖一旦填平,还有什么值得诗情画意? 在石板路上慢跑的两人俨然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恩爱情侣,韩韵默默注视着身侧已经长大的男人,心中有欣慰、有辛酸、还有无奈和甜蜜。 两人最后来到一个小公园的空白场地上,韩坐在石凳上疑惑的看着叶无道凝神站在场地中央,不知道叶无道想要干什么。 《太极拳谱图说》云:明洪武七年,始祖讳卜,耕读之余,而以阴阳开合、运转周身者,较子孙以消化饮食之法。理跟太极,故名太极拳。 叶无道为了能够打败那位神秘的中年人曾经苦苦钻研过浩瀚的中国武学,而最为引人入胜的就是这个蕴涵阴阳之道的太极,这让从小就熟读《道德经》、《易经》的叶无道受益匪浅。 太极发展到清朝末年,已形成了五大派系,陈王廷式、杨露禅式、吴鉴泉式、武禹襄式和孙禄堂式。在架势和劲力上,各派又有各自的特点。陈式太极有新架、老架之分,新架又有大架、小架之别。杨式太极,又一大架势为主,舒展大方,轻灵沉着。武、孙式太极,小巧紧凑,身法较低。吴式太极则熔大架、小架为一炉,自成一家。 叶无道最为精通的中国武学就是博大精深的太极,这是唯一让他三年间孜孜不倦练习揣摩的宝藏,也是正是这门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的武学让他在一次次险象环生的境地死里逃生! 太极起式,风生云起。 叶无道两脚自然直立,心中再无杂念,左脚向左轻轻开步与肩同宽,脚尖向前,两手上提至与肩平,手心向下,沉肩垂肘,两手下按至腹部。 一个完美的太极起式,没有任何花哨和多于的动作,已经有返朴归真的味道。 空地旁边站着一位白色绸衫的精神老者,目露精光的他正凝视着一脸平和安宁的叶无道,眼中略有惊讶,没想到现在的青年还有练太极的,而且动作灵活圆滑,没有丝毫的凝滞,要是像自己这样练了半辈子的老家伙有如此境界,倒还说的过去,可眼前这个少年不过二十岁的样子,怎么可能有这个水平。 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能静下心来练太极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更不要说八十年代初出生玩着电脑吃着快餐长大的孩子了。 历经沧桑的老人兴起了很久位曾出现的好奇,打算看他接下来会怎么打。 叶无道左脚收于右脚内侧,同时右臂上抬屈于胸前与肩平,左手向右划弧至右腹前,两手心相对呈抱球状…… 野马分鬃吗,老者嘴角的笑意更甚,以心行气,务沉着,乃能收敛入骨,不错,有点意思。 …… 立身中正安舒,支撑八面,行气如九珠,无微不到。 叶无道右腿屈膝收提于体前侧,脚尖下垂,两掌继续左摆,掌心均像下与肩平……正所谓弯弓射虎,虚领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 叶无道生出一股庞大的浩然正气,左揽雀尾,重心后坐,右脚尖前移左脚收至右脚内侧不触地,同时两拳变掌,左掌向前向下划弧至腹前,掌心向上,右掌向下经腰间向上划弧与左掌合抱…… 长椅上的韩韵看得美眸异彩涟涟,顾不得淑女大声喝彩,没有想到叶无道竟然还精通自己最向往的太极,以前都是看着爸爸打,但是今天看来好像无道比爸爸还要略胜一筹。 “曲中求直,蓄势代发!” 老者暗暗点头,刻刻留意在腰间,他竟然一丝不差的做到了,而且往复折叠进退转换都井然有度,隐有大家风范。 现在的他已经被这个少年神深震撼,这样的太极境界已经决非时间可以练城,那还需要非同寻常的天赋。 叶无道太极十三式打完,脸上有一种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圣洁。 “百骸松弛,节节贯穿,抱元守一,由无极而太极,由太极而无极,无中生有而归无。没想到这么小小年级就有次等修为,陈圣陵那个老家伙看到的话一定会忍不住和他切磋一番吧,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啊,想我阅人无数,这次真的是被我发现一块璞玉了!” 老人带着震撼和诧异喃喃自语,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俊逸的青年。 这个青年似乎有点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