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美女如玉 - 极品公子

第二十七章 美女如玉

悉尼歌剧院,慕容雪痕微微躬身谢礼,手里的小提琴绽放着夺目的光彩,台下几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听众仍然沉浸在音乐的海洋中不可自拔,能够欣赏这位千年之交开始震撼乐坛的天才女莫扎特演奏,已经是很多人视为人生最大的享受,更是被著名英国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卡尼曼罗列入一个人一生必须要做的百件事第三位! 慕容雪痕已经是中国第二位同柏林爱乐乐团以及美国五大乐团----纽约爱乐、费城交响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芝加哥交响乐团以及克利夫兰交响乐团签约合作的首席华裔音乐家,2006年六月,她将在德国世界杯开幕式上独奏,全世界三十多亿观众将一同感受这位中国骄子的音乐天赋,据说2008年奥运会闭幕式也将由她演奏自己谱写的《千年》。 全世界男性至从被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集体虏获之后再没有女人能够如此动人心魄,从灵魂上征服所有人,而钟情崇拜慕容雪痕的不仅仅是无数的各国各色人种的男人,还有为之疯狂的众多女性,据说因为慕容雪痕而导致女性同性恋患者急剧上升,这不能不说是人类一个不小的奇迹和景观! 众多社会学家都称之为“慕容效应”,这个词也被载入大英国百科全书。 悉尼歌剧院一站是中国上海歌剧院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出,可以说这次全球巡演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但是甚至没有报道刻意去报道这次借莫扎特而百五十年诞辰之机而举行的商业之旅给叶氏带来的天价收入,因为那是对慕容雪痕的一种侮辱。 慕容雪痕望着台下安静而拥挤的人海,无道,我就快来到你身边了,你是否像我一样每时每刻都在期待? 回到幕后暂时的休息室,通过杨凝冰知道叶无道已经去浙江大学的她对着手机发愣,她知道叶无道从来就没有和自己通过手机聊天或者电脑视频的习惯,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不想做的事情她自己再想也不会去做,虽然很失落,但是她已经习惯,习惯依靠对他的思恋来呼吸,叶无道就是她的空气,一刻没有都不行! 她周围有半个龙组的成员保护,而且叶正凌依然不放心,安插了大量的高级保镖时刻守护在慕容雪痕这位全球最佳梦中情人身边,其中就连女化妆师都是格斗高手! 中情局、海豹特种部队精英之类的更是不下二十位,叶正凌的要求是四个字----滴水不漏! 因为对于他这个精明透顶的商人来说,慕容雪痕不仅仅是已经继承十五亿美元巨额财产的超级女富翁,而且还是一棵巨大的摇钱树,这次巡回演出光是门票收入就有三亿美元,如果加上很快就要推出的专辑和一系列广告,恐怕会有七至八个亿的巨大收入,这还是慕容雪痕的处女巡回演出而已,以后的收益简直就是不可估量,有些时候他这个见惯大风大浪的老狐狸精都要感叹无道这个宝贝孙子的艳福不浅,这样完美的女人确实是可遇不可求的极品! 一位看上去二十**岁的女人出现在重重保护下的慕容雪痕面前,没有一丝世俗气息,就像不是人间烟火的仙女,如果说慕容雪痕是为了爱人而世界上最华贵堕落的血莲,那么这个女人就是缥缈峰顶的千年雪莲,不惹尘埃。 “诗晴姑姑,你怎么来了,爷爷不是说你去希腊了吗?”慕容雪痕雀跃不一,拉着这位一年难得见上一面的姑姑问道。 “怎么,不想见到姑姑啊,是不是怪我没有带礼物给你啊?” 叶晴歌是庞大叶氏家族最不为世人所知的成员,但是在艺术界的专业领域她却是蜚声中外的天才,喜欢全世界各地旅游的她继承了家族优秀的基因和天赋,和叶无道是一样那种“怪物”。 “才不是呢,见到姑姑就是最好的礼物!”慕容雪痕望着没有一点尘世感觉的姑姑,每一次都有格外的亲切,也许是因为她和叶无道最为相似的缘故吧。 “这是我偶然从一位吉卜赛女郎手里得到的两颗月光石,你和无道刚好一人一颗,我想这对‘恋人之石’正好保佑你们两个孩子的爱情,你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还有期待的爱情,不要让姑姑失望哦。” 叶晴歌将两颗圆润的石子放到慕容雪痕温润的小手手心,对于叶无道她是没有太大印象的,就算叶无道在华盛顿家里陪叶正凌的时候她也没有见过几次面,只记得他的那对眸子很漂亮,还有那种特殊的笑意。 “谢谢姑姑!” 慕容雪痕嫣然一笑,拉着叶晴歌的手道:“无道最喜欢希罗多德对待历史事件‘我有纪录的责任,却没有相信的义务’这种希腊式的高贵,而且无道也说论闲散,在欧洲,意大利只能排第三,第二是西班牙,第一是希腊,真的很向往哦,下次一定要在那里演奏给无道听。” “你啊,就知道无道无道!小心把他宠坏了,这样可是很容易让他做错事的哦。” 叶晴歌疼惜的点了一下慕容雪痕的小鼻子,这个冰雪聪明但是独独傻傻爱着叶无道的丫头总是让有着让人心软的力量。 “才不会!无道才不会做错事,以前每次都是雪痕犯错让他背黑锅呢。” 慕容雪痕嘟着小嘴道,继而嘻嘻一笑,问道:“姑姑,希腊好玩吗?如果好玩我就拉着无道去那里了。” “难道你没有听过这种说法吗,你若没有见过雅典,你是傻瓜;你若看到雅典而不狂喜,你是驴子;而你若肯自愿离开,那你便是骆驼。” 叶晴歌笑道,“希腊确实是一个沧桑却同时悠闲的地方,有机会最好还是去一次。” “那离开雅典离开希腊的姑姑岂不是……”慕容雪痕捂着嘴巴笑意盈盈的望着那张出尘的美丽脸庞。 叶晴歌一愣,咯咯直笑,尽显绝代风华。 “姑姑,我很快就要去上海,要不你也和我一起去吧,无道也很想你的哦。”慕容雪痕撒娇道,“小资的天堂哦,如果姑姑穿上一袭旗袍一定能让整个上海疯狂哦。” “那到时候我去上海歌剧院听雪痕演奏的时候可不许收姑姑的门票哦,贵宾席的一万美元可是天文数字啊,就是普通的姑姑也买不起哩,这也足以证明雪痕在隐约领域的超然境界了。” 叶晴歌笑道,这种笑绝对与妩媚绝缘,永远是那股清雅脱俗的飘逸。 如果有朋友愿意写长篇的评论,或者极品的外篇,烽火可以把它们放在极品的公众版。 推荐一本让大家踩的新书,浪荡邪少的《邪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