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迎新晚会(下) - 极品公子

第二十六章 迎新晚会(下)

让女人尤其是美女哭泣确实是叶无道最不想见到的事情,已经彻底绝望的韩韵不顾呼吸的尽量延迟这个眷恋之吻的时间,纤手死死搂住叶无道那已经宽阔很多的肩膀,等到深吻结束时韩韵娇喘吁吁,泪眼朦胧,没有发现此时叶无道的黑眸充满邪恶和诡异。 叶无道手指轻轻摩娑着细嫩的泪痕脸颊,浅浅笑道:“你说是不是每一个人犯了错就要承担责任?是不是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原本因为叶无道冷漠而惊慌的以为世界崩溃的韩韵对于他的问话欣喜若狂,沾水的秋眸凝视着三年多来的第一次近距离注视的脸庞,竟然忘记了回答叶无道的问题,痴痴的有点可怜。 叶无道皱眉用手指伸入她温润的小嘴,挤开贝齿肆虐蹂躏那娇嫩的丁香小舌,手指尖的美妙触觉几乎要让叶无道呻吟,真是粉嫩可爱的嘴巴,有着淡淡的清香,除了美味的食物和墨香的书籍,就是这小嘴也会让人口齿留香。 韩韵不知所措的望着似乎有所转变的叶无道,叶无道手指深入她小嘴的时候让她想起影片中情侣的那种暧昧**手段,轻轻张开花瓣似的嘴唇无师自通的学着那些影片里的动作吮吸叶无道的手指,海棠般的泪脸加上妩媚的眼眸构成一副绝美的美人图,一向纯洁的美女老师竟然如此“勾引”学生! 叶无道邪笑道:“韩老师,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 韩韵一愣,嘴巴停止动作却依然温暖的含着叶无道的手指,眼睛无辜的望向脸上笑意浓郁眼睛里却是死一般寂静的叶无道,现在的她智商情商已经是负数,只想怎样回味片刻的温存,因为她怕随之而来的是一辈子的寂寞孤单。 就用这一刻的温柔来抵挡一生的伤感吧,否则真的会因为寂寞死掉的,无道,你本来就以为我是一个淫荡的人,那就当作是自己最后一回为心爱的人而淫荡。 叶无道抽出手指,捧着那张因为伤心而更加璀璨的容颜,黑眸近距离的对视那对盈泪的秋瞳,“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小韵韵,以前都是你让我回答问题,今天换我了哦。” 韩韵傻傻的眨巴着水灵大眼睛,显然没有听懂叶无道的意思,突然发现叶无道的手已经不满足于搂腰,而是向她的臀部进发,这让她既羞又喜,生晕的双颊更加妩媚红润。 叶无道邪邪道:“以后只要我想见你,你就必须出现在我面前,知道吗,小韵韵?” 韩韵刚才还没有听清楚叶无道嘴中的“小韵韵”,这次总算是听的一清二楚,顿时热泪盈眶,扑到叶无道的怀里放心的大声哭泣,哽咽道:“知道!” 能够多呆在他身边就已经很满足了,哪怕他是要更加深刻的伤害自己!韩韵只想近距离的分享他的微笑、他的声音、他的皱眉、他的调皮和他的坏!至于代价是什么已经不是她考虑范围之内。 叶无道眼神玩味道:“那天那个老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韩韵止不住哭泣哽咽道:“他是我爸。” 叶无道眉毛一挑,韩韵这么年轻就能够担任外国语学院的院长关键毫无疑问是她自身英语水平,但是她能坐上浙大副校长一职就有些令人玩味琢磨了,三年不到的时间能够获得这一殊荣恐怕就是中国院士也是不可能的,看来她的父亲绝对有着超出自己想象的势力地位。 上次开学典礼能够让浙大领导如此对待的就是那位副省长也不可能,而且那种气度就是自己也自叹不如,这个老人不简单啊,叶无道眼神突然一冷,嘴角的阴谋气息愈加浓重,那个人追求韩韵和韩韵的父亲有莫大的关系吧,这样一来就更有趣了! 叶无道了然于心道:“你的父亲应该是在教育部工作吧?” 韩韵擦去眼泪小声道:“他是中国教育部副部长。” 叶无道一惊,顿时明白了很多事情,桃李满天下的教育部部长是一笔多大的资源!怪不得那个人要这么在意韩韵,任何一个人能够攀上这层关系,想不成龙都难。他看着那张哭得一塌糊涂的小脸,终于露出不知道是否真诚的些许温柔,道:“进去看晚会吧。” 韩韵恍恍惚惚的恩了一声,跟着他进入礼堂坐在后面,其实她感觉自己好像在做一个有些荒诞却并不让失望的梦,最先的绝望心碎到现在的一点点希望,她其实好想叶无道走路的时候能够轻轻牵起自己的手,但是她自己也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她哭笑着骂自己的贪心。 台上表演的竟然是芭蕾,好像是苏惜水特意把文艺社的社员请来才有这一高雅的一幕,叶无道对这种被誉为脚尖的艺术是十分不感冒的,当初如果再坚持一点恐怕慕容雪痕就要永远和这项艺术说再见了。 前面不远处讨论的多半是台上哪个女孩身材好一些哪个胸部不够丰满之类没有营养的东西,韩韵对此轻轻皱眉,那些家伙如果知道副校长就坐在他们后边听他们的放肆言论,一定后悔的打自己嘴巴。 叶无道轻声问道:“喜欢芭蕾吗?” 韩韵受宠若惊的点点头,道:“小的时候就梦想做一名芭蕾演员,不过因为爸爸想要让我从事教育工作就放弃了。”一袭白纱,一双舞鞋,是多少女孩儿时的梦想,如果能够跳给自己最爱的人,那是怎样的一番浪漫场景? “喜欢哪一种呢?” “浪漫派的‘白色芭蕾’女舞者以身着白色钟罩型纱裙,就像著称亚当的‘吉赛尔’就很唯美;不过我更喜欢女舞者穿著华丽的短裙、和男舞者以古典舞蹈特有的形式舞出的古典派,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市我最喜欢的了,每次……” 不等韩韵说每次想你想到要流泪的时候就会欣赏它,叶无道淡淡道,“我不喜欢芭蕾,高雅的东西一般我都不喜欢。” 韩韵脸上光彩瞬间消失,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之所以不喜欢阳春白雪是因为自己已经达到那个高度才会如此不屑吧,有你的珠玉在前,后面的也就大多自惭形秽了,韩韵偷偷望着似乎在思考的叶无道,布满伤痕的眼睛里有着恍惚的柔情,他真的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少年了。 当初为什么会喜欢那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呢?韩韵嘴角泛着苦涩的微笑,如果上天再给自己次选择的机会,会选择相同的结果吗? 应该还会吧,韩韵很快得出这个结果,就算注定要爱的伤痕累累,终究要比一个人哭笑一个人寂寞孤独要好得多。 随后是下里巴人一些的小品,这个就是叶无道班里的一个节目,搞笑的是田景升扮演的反面角色真有入木三分的功力,看着小丑一样的田景升,叶无道却是没有一点笑的意思,因为他和那个外表平凡可笑的家伙相处一个星期后体会他的不一般,自己一个学期后第一名的最有力争夺者就是他! 对于数学这个福建省高考状元同样有着不弱于林峰的强悍实力,这从平时他向自己“请教”的几个问题就可以看出来,真人不露相啊!相对于林峰处处表现的锋芒,田景升则要深沉的多,无赖的表面下是绝对冷静的洞察,叶无道断定他以后的成就一定远远高于林峰。 韩韵情不自禁的被逗笑,偷偷捂住嘴巴的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被拿开,然后嘴唇被堵上,片刻的惊讶后马上主动的搂上叶无道的脖子,丁香暗吐,和手已经悄悄覆上三年来在没有人亵渎的胸部的叶无道纠缠在一起。 叶无道突然放开动情的韩韵,冷冷注视台上的民族舞,似乎刚才的激情只是一场可笑的演习,韩韵委屈的低着头,不想让他见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仿佛一分钟一世纪般漫长,叶无道终于打破沉默道:“希望我再一次上台表演节目吗?” 韩韵偷偷将擦拭眼泪的纸巾藏起来惊慌道:“想。” 叶无道托着韩韵的泪脸转向自己,微笑道:“和我在一起不开心吗,是在用眼泪做无声的抗议?不要告诉我是风把沙子吹进你眼睛里,这种白痴理由搪塞我就是当我白痴哦。” 韩韵脸色大变,瞬间苍白无色,颤声道:“没有不开心,是……” 叶无道淡淡道:“以后在我面前不要流眼泪!” 韩韵使劲点点头,眼泪却是不争气的流得更多,叶无道凝视着抽动的肩膀、无助的眼神,心一软,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擦去韩韵几乎将小脸洗了一遍的眼泪,叹了一口气道:“neverfrown,evenwhenyouaresad,becauseyouneverknowwhoisfallinginlovewithyoursmile!纵然伤心,也不要愁眉不展,因为你不知是谁会爱上你的笑容。” 韩韵绽放绝美的黯然笑容,道:“totheworldyoumaybeoneperson,buttoonepersonyoumaybetheworld。对于世界而言,你是一个人;但是对于某个人,你是他/她的整个世界。” 叶无道一愣,没有说话,很快就要轮到他的最后一个节目了,如果再不出现苏惜水一定怕自己生气而取消了,他从身上拿出一方蓝色手帕递给韩韵,道:“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你哭的,不要让我为难。” 韩韵惊喜的拿着拿块手帕,久久无语,今天的眼泪都快可以和过去的一年相提并论了。 她不是一个脆弱的女人,否则也无法成为外国语学院院长和浙江大学的副校长,这固然和她父亲有一定的关系,但是自身付出努力一定是别人的两倍甚至三倍,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任何人的支持和鼓励,只能够依靠自己面对一切,流言蜚语,无聊的应酬,恶心的纠缠,这些都需要她一个人面对! 这是三年前她作出那个决定就已经知道,所以虽然委屈但是依然没有屈服放弃,但是三年后的结果却让她彻底手足无措,要不是叶无道最后给了自己一点施舍意味的希望,她怕自己已经要心痛的死掉了。 叶无道来到幕后,主持人正准备在苏惜水的授意下宣布结束,苏惜水见到叶无道的来临绽放笑颜,拉着他的手含情脉脉,虽然很担心和韩韵的谈话,但是乖巧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有些事情,不知道远比知道幸福和轻松。 叶无道捏了一下苏惜水的小鼻子,温醇笑道:“接下来就让我上台吧。” 主持人的漂亮女孩望着情侣模样的叶无道和苏惜水,眨巴着大眼睛问道:“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节目啊?” 叶无道接过那把苏惜水早就准备好的吉他,笑了笑,“就说是个人吉他演唱吧。” 女孩疑惑问道:“你也会吉他?什么歌呢,是抒情的流行音乐,还是激烈的摇滚?” 叶无道神秘一笑摇摇头。苏惜水小脸上全是期待,其实她也不知道叶无道会吉他,至于实力如何,她并不在乎,不过从他对钢琴的天赋来看再怎么差也不至于走调之类的低级错误。 有些人注定成为世人的焦点,叶无道就是那类天生被人羡慕和处于中心的人,当他再一次站在舞台的时候,挎着一把吉他,昏暗的灯光照射在沧桑的忧郁脸庞,浑身落寞的气息和孤独的气质让他瞬间让嘈杂的礼堂寂静无声。 所有的女生马上被他的与众不同深深吸引,因为大一新生占多数,已经有很多人认出他就是那个狂傲的新生代表,原本以为叶无道只是学习强悍的女生更是两眼发光,尤其竺可桢学院和叶无道同班的女孩更是疯狂状态。 席蓉望着那熟悉的身影,喃喃道,难道是他?那几乎完美的指法和营造意境的琴技会是这位青年所能拥有的? 韩韵紧紧抓着那块手帕,泪眼朦胧。 被众人注视的叶无道朝着韩韵的方向用那磁性沙哑的声音道:“maybegodwantsustomeetafewwrongpeoplebeforemeetingtherightone,sothatwhenwefinallymeettheperson,wewillknowhowtobegrateful.ifyoushedtearswhenyoumissthesun,youwillalsomissthestars!” (在遇到梦中人之前,上天也许会安排我们先遇到别的人;在我们终于遇见心仪的人时,便应当心存感激。若是你因为错失太阳而落泪,你也会错过群星!) 女孩子马上被那股骨子里的沧桑所魅惑,因为这种成熟不是一个男孩可以用抽烟喝酒来塑造出来,这是一种彻骨的落拓,这恰恰是那些没有经过真正生活的女孩所最想拥有的。 “青春既然不能够被拒绝,也不能够被挽留,就让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挥霍,或者珍惜!” 叶无道手指轻轻拨动吉他弦,想着曾经与同龄人完全不同的岁月,想着曾经的天真纯洁的誓言,想着那些消失的快乐永远失去的东西和逝去的青春,唱出一首beyond乐队黄家驹主唱的《灰色的轨迹》,那如出一辙的沧桑声音,同样的迷茫和伤感顿时让下面的众多敌意和嫉妒的男生深深震撼! “酒一再沉溺 何時麻醉我郁抑 过去了的一切会平息 冲不破墙壁 前路没法看得清 再有哪些挣扎与被迫 踏着灰色的轨迹 尽是深渊的水影 我已背上一身苦困后悔与唏噓 你眼里却此刻充满泪 这个世界已不知不觉的空虛 ……” 哪一个人在青春的时候没有迷茫没有挣扎没有痛苦? 哪一个人在年少情况的时候没有憧憬成熟和长大,却在一次次的打击、挫折和坎坷中领悟成长的代价? 哪一个人没有因为现实与梦想之间的差距而失落仿徨? 因为爱情的背叛学会抽烟学会喝酒, 因为亲人的离去而学会珍惜亲情的温暖, 因为父母的苍老渐渐懂得长大就是老去, 等到自己终于成熟懂得一切的时候,回首的那一刻,眼睛里总是有些流不出的泪水…… 叶无道眼眸也有些迷蒙,沧桑的语调和灰色的歌词让整座礼堂布满青春的灰色气息,落寞的夜色落寞的弦,断续的风声断续的歌,那一刻,台下无数的男孩怆然泣下! 在用歌声掩饰泪水的叶无道唱出最后一个歌词的时候将手里的吉他狠狠砸在台上,苍老灰色悲伤的歌声有了一个最唯美的归宿。 那一刻,所有女生知道这一生也许会忘记这个忧郁男孩的相貌,也许会忘记这个落寞男孩的歌声,但是不会忘记他带给自己回味苦涩并不圆满青春时的沧桑和低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