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迎新晚会(中) - 极品公子

第二十五章 迎新晚会(中)

慕容学痕也曾说过叶无道在音乐方面的天赋并不比她这个被誉为百年一遇的音乐天才差,虽然有赞美的成分在内,但是相对于一般的钢琴家来说,叶无道的钢琴水平足以让他们自惭形秽。 今天主持节目的是管理学院的一位漂亮学姐,淡妆的她一身蓝色礼服极为得体,据说她是校广播员,还参加过电视节目的主持,一般学校重大活动也是由她操刀,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她一见到叶无道就十分好奇,其他人多少会有一些紧张或者和别人聊天,唯独这个人独自在角落吸烟,她走过去笑道:“这里不准吸烟哦,你是什么学院的,我好像没有见过你,应该是竺可桢学院的吧?” 叶无道淡淡道:“我好像也没有见过你,那你应该是法学院的。” 女孩一愣,还是第一次有男生这么和她说话,她不禁朝那颓废的脸孔多凝视了片刻,在晕然灯光下被稍长头发遮住睫毛的脸竟然出奇的清雅,这个发现使她更加好奇。 “伊菲,很快就要开始了。这可是我第一次主持节目,你不会忍心把我孤零零的扔到台上去吧。” 一个温暖的嗓音响起,女孩眼神明显柔和,转身走向那个同样英俊的男孩,如果说叶无道身上是阴暗的气息,那么这个男孩就是阳光的气息,很容易赢得女孩的好感,但是对于成熟女人则一定没有叶无道无与伦比的魅力。 叶无道与这个就是在校车上赞美秦雨的男孩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个阳光男孩眼睛里闪过一抹掩饰的精芒,嘴角的笑意竟然有着和脸上笑容极不相称的血腥和冷酷。 叶无道沉稳的步调出现微小的停顿但是须臾间便继续向前走,那对黑色眸子有着浓重的不屑和蔑视。 礼堂涌进越来越多的人,宽敞的礼堂热闹非凡,很多人都注视着台上的那台钢琴,苏惜水正在和一位儒雅气质和叶无道戴眼镜时一拼的男孩聊天,赫然是明珠学院的风云人物白秋易,就是当年和美术老师楚婉、音乐老师席蓉闹出师生三角恋爱的高手! 他身边还有那位随同韩韵三年前一同来到浙江大学的席蓉,三年来更显亭亭玉立,虽然和韩韵还有些差距,但是足以列入浙大大美女行列。 “主席,听说你以前和无道是一个学校的?”苏惜水居心不良问道,小脸笑得像一只小狐狸。 “嗯,以前叶无道还是我们明珠学院的明星人物,很多都已经成为学院的传奇了,可以说对于好学生坏学生他都是典范,恐怕以后再没有同样有个性的学生了。”浙大学生会主席白秋易笑道。 “惜水,今天是谁要演奏钢琴曲呢,是谁能让我们惜水会长亲自出马?”席蓉娇笑道。 “不好说的哦!”苏惜水神神秘秘道。 韩韵坐在角落,默默注视着喧哗的现场,眼角再次蓄积清泪,谁说爱情需要常年累计需要用时间的长短衡量?相处了一年,分离了三年,四年的思念见证难道还不能证明这份爱情? 会爱上自己的学生,韩韵任由泪水滑落脸颊,自己有多少时间没有真正快乐了。 无道,iloveyounotbecauseofwhoyouare,butbecauseofwhoiamwheniamwithyou.这不是你对我说的吗,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而是因为我喜欢与你在一起时的感觉。 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呢,nomanorwomanisworthyourtears,andtheonewhois,won‘tmakeyoucry.没有人值得你流泪,值得让你这么做的人不会让你哭泣。可是为什么我还要这么傻傻的等着你的回心转意? 整个礼堂突然一片漆黑,一阵小声惊呼后逐渐安静下来,一个修长的身影坐在那台钢琴面前,仿佛如落寞的远行浪子为自己心爱的人驻足不前,在历经沧海后为自己失去的人逝去的事祭奠。 优美丰富意境深远的《月光奏鸣曲》从台上那个人指尖倾泻而出,不仅仅诗人可以用华丽的词汇将宁静悠远的意境描绘出来,那个人证明用音符依然可以将这份惆怅和忧思引起众人对月光的无限遐想。 席蓉最为投入,因为浸淫钢琴二十多年的她最清楚这份优雅的实力,她不禁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苏惜水最为开心,这可都是她一手包办的杰作,台上的叶无道可是自己苦苦哀求了半天才答应演奏,看着身边那些女孩依稀可见痴迷的表情,心里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韩韵震惊、悲伤、后悔,捂住脸再也忍不住痛哭流涕。 theworstwaytomisssomeoneistobesittingrightbesidethemknowingyoucan‘thavethem. 失去某人,最糟糕的莫过于,他近在身旁,却犹如远在天边。 曲毕,不等灯光亮起,叶无道就已经走下台回到幕后,与他擦肩的两个主持人神色各异,那个男孩是一脸故意装出来的无所谓,而女孩则是一脸的狂热崇拜。 苏惜水已经在幕后等待他的情人,一看到叶无道落寞的身影,马上冲过去抱住,道:“不要忘记最后一个节目还是你哦。” 叶无道冷漠的点点头,太长时间没有接触钢琴,一坐在钢琴前就不由自主的思恋远方的慕容雪痕,平时刻意压制的想念一股脑的涌上心头,使得他心情无法避免的失落,对于苏惜水的热情没有一点感觉。 感受到叶无道的冷淡,苏惜水一下子不做声,默默跟在他后面,心想他一定是因为自己的越疽代庖在生气了,忐忑不安的苏惜水咬着嘴唇小心翼翼拉着叶无道的衣袖陪他走到外面。 “无道,你是在生我的气吗?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把最后一项你的吉他演唱取消。” “无所谓。” 苏惜水正想道歉,一个忧郁憔悴的身影出现在他们身边,苏惜水偷偷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的叶无道,选择离开里留给他们两人一个没有外人的空间。 “你觉的我们还需要说什么吗?”叶无道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冷道。 “你在恨我?”曾经是他的老师现在是他的校长,似乎感情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份的转变而渐渐死去,她问得绝望。 “恨?”叶无道淡淡一笑,笑得沧桑,因为沧桑而成熟,“现在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恨,也许曾经幼稚的我有过这份愚蠢的感情,现在什么都淡了。” 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冷漠! 恨一个人其实就是无力的爱着一个人,这难道不是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 “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收到我寄给你的信!” 韩韵终于在心碎的一刻明白自己爱得多辛苦牵挂的多深刻,这个曾经在自己心里留下独特记忆的少年就那样悄悄的拿走自己的心,现在他变了,不会再向自己朗诵他擅长的英文诗歌,不再肆意用色色的眼光注视自己低领的胸口,不再在办公室没有人的时候亲昵的叫自己小韵韵…… “算是吧。”叶无道虽然没有从那个狂傲的家伙手里接过信,但是看了等于没看的信收到和没有收到有什么区别? 韩韵怔怔望着那孤独而高傲的背影,原来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永远站在一个人的背后。 “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韩韵轻轻走过去,从后面紧紧抱着叶无道,一次,一次就够了。她知道这次也许是这辈子最后的拥抱了,这个理由恐怕也是成为她离开浙大的理由,因为这里已经弥漫着他的气息,这会让她不自觉的想起一份苦涩的深入骨髓恋情的死亡。 既然无法解决,那就只能带着永久的伤痕离开,做情场逃避的懦夫。 “你们女人不是都喜欢用感觉来做理由吗,我想这次我可以借鉴一下。”叶无道嘴角泛起残酷的笑意,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当初的你不也是这样残忍吗? “无道,可以最后亲我一次吗?” 她想将自己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都献给自己最爱的男人,然后躲在自己的世界渐渐的悲伤、苦涩的微笑、伤心的回忆、慢慢的老去…… 叶无道转身凝视着那张让自己经常淡淡痛苦记忆的俏脸,邪邪道:“如果我说不答应呢?” 韩韵眼神瞬间黯淡的没有一点光彩,垂下头,更加用力的抱住挺拔的身躯奢侈的汲取那一点点温度。 叶无道望着韩韵这位明珠学院曾经大美女老师那优美弧度的胸部和雪白的脖子,黑色的眸子愈加深沉,就这样放过你是不是太富有同情心了?三年来不知道有没有被那个家伙破处,反正很快就要拿那个家伙开刀,不妨先陪你玩玩。 叶无道捏着韩韵精致的下巴让她抬起头,看着那张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美丽脸庞,朝那娇艳的唇瓣吻了下去,双手将那美妙的娇驱紧紧和自己的身体贴得天衣无缝。 依旧是那和三年前一样该死的生涩吻技,难道那个家伙没有教你怎么亲嘴吗? 叶无道低头望着韩韵那高耸的胸脯和雪白的乳沟,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灿烂。 游戏一向是自己的强项,不管是在尔虞我诈的商场、腥风血雨的黑帮,还是变化莫测的情场,接下来就让我来教你玩玩一场如何堕落的有趣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