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迎新晚会(上) - 极品公子

第二十四章 迎新晚会(上)

“我和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乔瑟有点交情,到时候我让你和他在网上聊聊,也许他这个局外人眼光更加独到和不受干扰。”董石麟道,手里的龙井茶在和叶无道的谈话中不知不觉见底。 “谢谢董爷爷。”叶无道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起身告辞。 董石麟让董艳去拿了一些苏州特制糕点和一包梅峰龙井给叶无道,叶无道没有多少推托就收下了,其间有意无意的碰到董艳的纤指,柔媚的妇人霎时俏脸微红,和叶无道视线接触时眼神也有点恍惚,只不过这些细微动作出了当事人谁也没有发现。 接下来戏剧性的一幕发生,那个原本在上官明月怀里的小女孩嚷着要让叶无道这个家伙抱,这让叶无道想到那个已经被送到华盛顿爷爷那里的孔雀,眼神不经意间更加柔和,这让一切看在眼里的董艳笑意盈盈。 想要征服一个已经有孩子的女人,最关键的就是她的孩子!叶无道的无心之举让他成功赢得美丽少妇更多的好感。上官明月则是在心里笑骂叶无道的魅力之大连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也喜欢,最好去做幼儿园的“阿姨”一定很受欢迎。 叶无道抱着小丫头的时候,董石麟和上官明月讨论了一下关于即将进行世界百合杯青年建筑大赛的相关事项,这是浙大校领导很重视的一个项目,世界一流大学已经成为国内外高等教育界越来越多的讨论课题,政府的和非政府的热心人士为世界一流大学设置了许多指标,而发表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的论文数量和获得国际奖项都是其中的重要指标,说这是“形象工程”也好“面子项目”也罢,没有哪一所学校能够置身事外。 叶无道逗着小女孩嘻嘻哈哈开心要死,上官明月看着堂堂太子党领袖竟然对着一个孩子做鬼脸就忍不住笑出声,董石麟也没有想到刚才那个一本正经宁静淡雅的青年会这么“调皮”,也是老颜大乐。 好不容易摆脱小孩子的纠缠,叶无道和上官明月向董石麟和眉目微媚的董艳告别,叶无道在回首的一刹那望向抱着孩子的董艳嘴角含着不为人知的意味。走在并不喧闹的街道,两人肩并肩行走。 “大学生活还习惯吗,无道?”上官明月轻轻将头靠在叶无道肩上,此时的杭州才是最惬意的,白天实在太热了。 “嗯,还行,有点失望而已。”叶无道感受着清风拂面的畅快,带着点遗憾道。 “怎么说,为什么失望?是觉得浙江大学不够优秀,还是杭州的投资环境不够理想?” “两者皆有吧,浙江大学本来就没有资格称为世界名牌大学,在中国的排名有种夜郎自大的味道,当然那个演讲纯属我贬低身份拍马屁的垃圾言论!杭州除了那个西湖让我能稍稍感受海德格尔所说的‘诗意的栖息生存’气息外,就没有太多的亮点了。” “那浙大的美女总没有让你失望吧,就像开学那天的秦雨,人家可是外国语学院的院花哦,听说这一届新生还有一位超人气女孩,人气好像并不比你低多少,不知道庐山真面目如何。” “最美丽的总是离你最近的,这就是我的原则。明月你的回头率目前为止可是百分之百哦,羡慕和嫉妒的眼神足以让我从地球上消失,幸好我已经可以做到无视一切。”叶无道轻轻抚摸着那柔滑似玉的脸蛋笑道。 “无道,我今天真的很漂亮吗?”上官明月忐忑问道,桃红色的脸颊散发柔媚的魅力。 “不是今天漂亮,”叶无道摇摇头,看着她失望的眼神笑道:“而是天天倾国倾城的动人,只不过今天尤为红粉佳人罢了。” “我是你的红颜知己还是其她的什么?”上官明月站住身拦在叶无道面前期待问道。 “你当然是我的老婆喽!”叶无道捏着上官明月的小鼻子笑道,还是那付轻佻的可恶样子。 上官明月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也有欣慰,凝视着那熟悉的笑容,只想将现在的幸福抓在手心,妈妈曾经说过爱情就像沙子,既不能抓的太紧也不能抓的太松,眼前的青年是那种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却其实是什么都在乎的人,如果说有缺点,那就是对感情的放纵了。 她指着前面一家肯德基餐厅灿烂笑道:“我肚子饿了,设计图纸弄了一天就陪你到董爷爷家做客,不管,你请客!” 叶无道掏了半天口袋掏出最后的一张五十元钱,笑道:“先为自己成为真正的零资产阶级默哀一分钟,再向明月很重要十分珍贵的小肚子请罪一分钟,最后为这张陪了我好几天却即将被我抛弃的钱说声对不起!” 上官明月歪着脑袋笑道:“我的肚子怎么了。还需要你负荆请罪?” 叶无道嘿嘿一笑,赖皮道:“明月以后不是要生孩子的嘛!” 说完不等上官明月回过神马上跑进肯德基快餐店,上官明月心里泛起一阵甜蜜,其实这样就很好了,何必为那些无法解决的事情烦恼呢,一个苏惜水也好两个苏惜水也好,只要这一刻他这个浪子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就足够了! 两人用两根吸管喝一杯大可乐,桌上一筒套餐,叶无道毫无风度可言的狼吞虎咽,上官明月帮他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眼睛里满是柔情,她因为叶无道在她面前的毫不掩饰而窃喜,“我又不会和你抢,小心咽着,真不明白是你没有吃晚饭还是我没有吃晚饭。无道,你为什么喜欢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坐在窗户边上呢?” “果然是学建筑的高材生!对于细节的把握有着不一般的敏感。” 叶无道手指轻轻抚摸着玉脂般雪嫩的肌肤,不管周围或者羡慕或者嫉妒的目光,淡淡道:“我喜欢注视着那些碌碌无为的人穿梭在这个虚伪的世界,看着他们冷漠麻木的脸孔,我喜欢让已经死去的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奇迹和肮脏。” 上官明月知道他的双重身份,对于他所说的陷入沉思,他很极端,有着自己的信仰和世界观价值观,执著而坚强! 正是这种与众不同让他鹤立鸡群,让他用三年的时间就成为南方彗星般崛起黑帮的精神领袖,好像世界所有的凡人都是他的玩物和猎物,自己是其中一个吗? 上官明月扬起一个自嘲的微笑,就算是,也至少是比较特殊的吧。 “不准胡思乱想哦,你和他们不一样。” 叶无道敏锐的察觉上官明月脸上的失落,笑道。你怎么可能和那些庸俗的凡人一样呢,你是我看上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