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品茶论道 - 极品公子

第二十三章 品茶论道

馨兰杯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据说是浙江省唯一一位入选全国十大青年领袖候选人的商业骄子一手赞助,因为首次闯入世界杯的惨败和上届被阻挡在决赛圈之外的刺激,中国足协这次是大力扶持兰馨杯,规格也是出奇的高,届时足协副主席会亲自到场剪彩。 这位女孩是浙江大学校足球队的经理,浙江大学历来是篮球热于足球太多,要想超过篮球就必须好好抓住这次机会,今年大一新生实力超强,像法学院新生齐放就拥有校队队长秦烨和前锋戴天舒的实力,如果再加上那个竺可桢学院的天才球员,到时候浙大足球目标不再是夺得东南赛区第一名全国八强而是全国的前三甲! “为什么不让我们上场,是为了让他展示全部的实力吗?我想不用我上场只要那个齐放就足以起到牵制他的作用,不要说六比六这种垃圾比分,就是八比二也不是难题,你说是不是啊我的默默?”一个笑容灿烂的男孩将球停在女孩面前问道。 “天舒,他不愿意参加校队怎么办?”女孩伤感道,眼神有些涣散,眼前男孩的灿烂笑容第一次没有了往常的杀伤力,脑海里全是那人坏坏的笑。 “那就拉倒呗,有人想进来还进不来呢,我照样带领浙大足球冲进决赛圈。”男孩略带醋意道,搂着女孩的肩膀。 “天舒,那你有把握带领我们闯进前三强而不是十六强吗?”女孩惆怅道。 男孩惊讶的发出一声感叹,没有做声,其实在内心确实还是十分羡慕那个家伙的球技,那个原本应该出书呆子的竺可桢学院竟然有那种怪物,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同龄人踢球是能够有那种给人以气定神闲、轻灵飘逸的流畅感觉,一般这是他看职业赛事的时候才能欣赏到,如果那个家伙真能加盟校足球队,说不定真的可以一鼓作气冲进前三。 女孩不经意挣脱男孩的手,叹了口气。 叶无道回到寝室洗澡听到电话响起,匆匆洗完原来是上官明月这个丫头已经说好今天晚上到她倒是也就是建筑学院院长家去。叶无道挑了一套休闲却不失正式的衬衫,毕竟第一印象十分重要,年轻人在长辈面前适当的嚣张可以,但是有些基本的礼仪不能少。 今天上官明月穿了一件真丝纯白衬衫配上棉质长裙,有一种很纯净很柔美的感觉,用黑和白确实很容易缔造出经典的美丽情结。 叶无道看得呆滞了半分钟,脸颊微生红晕的上官明月娇嗔道:“就算难看也不需要这个样子吧。” 上官明月噘着小嘴掉头就走向校门口,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甜蜜笑容。走出校门在路口等车的时候,叶无道轻轻搂住她的小腰,在她耳边笑道:“有没有想老公啊,人家可是每一个星期的每一天、每一天的每一个小时、每一个小时的每一分钟、每一分钟的每一秒钟都在思恋我的明月!” 上官明月啐了一口,娇首扬起巧笑嫣然道:“也不知道是谁说男人的甜言蜜语只需要听三分之一就行了。” 叶无道看着有点像姐姐照顾自己的美人,轻轻咬着那令他痴迷的精致粉嫩耳垂,“一般男人喜欢用天大的花言巧语是因为他们无法用同等的金钱财富和真心实意来堆砌同等的高度,那些都是凡人,我不一样的哦。我对于自己的诺言一定会实现!” 叶无道确实不是一个轻易许诺的人,他答应爷爷成为人上人,这一点他应该已经出色的完成而且仍然在努力;他答应过要在最美丽的教堂让教皇为他和慕容雪痕主持婚礼,这个是他最大的梦想。 上官明月听话的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今天这身打扮是她特意穿给叶无道看的,上午上课的时候差点没有引起男生的暴动,负面影响就是几个原本只是暗恋她的学长忍不住道出自己的心意,最后只能在拒绝后伤心而归。 那次在寝室和叶无道超越界线很多的亲密接触后,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迷恋叶无道,她现在知道为什么苏惜水那么喜欢粘着叶无道,因为每一个男人都有自己的气息或者说是味道,上官明月沉醉道:“无道,知道吗,你有着四十岁的气质。” 没有想到公交车是这么拥挤,叶无道和上官明月被挤在过道中央,因为有大美女存在,车里的男生格外积极,叶无道怕上官明月被占便宜,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她胸前的坚挺死死挤压着叶无道的胸口,叶无道趁机将腰上的手滑到娇嫩的臀部。 “为什么说我像四十岁的人?” “因为这个时候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阶段,二十岁的你却有着四十岁男人的沧桑和成熟。” 上官明月幽幽道,迷离的眼神有着女人才能捕捉的伤感,男人四十早已将情事阅尽,如此优秀的男人无疑对各种年龄段的女人都是杀手,所以不会太在乎而可以风清云淡的面对,不像她自己需要拿出所有的真心、眼泪和思恋。 叶无道淡淡一笑,望着车上那些即使已经二十多但是仍然残留稚气的学生,嘴角的笑意沧桑的极有味道,任何一个人有自己这样的经历,都不会笑得纯澈,都不会幼稚的生存。 下车后在上官明月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小区,本来叶无道想要买点东西,不过上官明月怎么都不答应,说这个导师最讨厌别人送礼物。叶无道看到上官明月手上那只表盘有着瑞士国徽般的十字军标记的江诗丹顿,笑道:“这是你第一次戴我送你的表吧,以后都不许摘下来!”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虽然算不上漂亮,但是成熟妇人的韵味还是值得细品几眼,看到上官明月显然很高兴,拉着她的手道:“明月,有半年没有到阿姨家来了吧,我爸可是对你这个他的得意门生比对我们和气多了。吃饭了没有,没有的话阿姨马上去做,最近阿姨又学会了一样拿手菜哦。” 她突然看到上官明月身后的英俊青年,好像明月这个丫头没有男朋友啊,难道是爸的新弟子?上官明月乖巧道:“董阿姨,这是竺可桢学院的叶无道,这一届的新生代表,今天来是想向董老师请教几个问题。” 新生代表啊!那肯定是十分厉害的了,建筑工程学院院长的女儿自然明白浙大新生代表的分量,热情的将这对小情侣引进们,上官明月的导师也就是中国院士董石麟拿着一卷书走出书房,清雅的脸庞绽放笑颜:“哦,明月终于肯来了,这位就是竺可桢学院的叶无道吧?” 叶无道礼貌道:“董院长好。” 上官明月显然已经和董石麟一家已经很熟悉,和自己的导师打声招呼后就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玩耍,一个星期她都在准备那个世界百合杯青年建筑大赛,根本就没有一点空闲休息,更何况还要帮叶无道找资料和询问相关事项,几乎忙得焦头烂额,但是上官明月对这种甜蜜的辛苦没有任何怨言,只是在偶尔打个盹的时候遗憾为什么没有足够的时候陪在叶无道身边。 叶无道坐在中国建筑元老级人物的董石麟对面,没有丝毫的紧张和畏缩,眼神依旧平静,那位风韵犹存的女人给两人倒了两杯龙井茶,笑道:“这可是正宗的龙井茶,用虎跑泉煮的呢。” 叶无道看着那女人倒茶的手法叹道:“杭州人对茶果然情有独钟,而且颇有研究。” 董石麟感兴趣问道:“哦?怎么说?” 叶无道淡淡道:“正所谓酒要满茶要浅,阿姨正好将水倒至七分便止,正好应了那句‘倒茶只倒七分满,留得三分是人情’。这茶一旦孕育心思,就可以体会《龙井试茶》中‘若不烹松火,疑餐一片霞’的味道了,尤其是这虎跑泉更将龙井的甘醇释放出来。” 那女人嫣然一笑,被叶无道说得很高兴,这种文雅的称赞比起一般的马屁要有效的多,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套路,只是学着她爸平时的倒茶习惯而已,她顿时对这个青年倍生好感,不禁多瞧了叶无道几眼。 正像上官明月所说,叶无道有着四十多岁男人的致命魅力,当她凝视那对璀璨却哀伤的迷人眸子时,女人心不由自主的一颤脸一红再也不敢看叶无道。 董石麟哈哈一笑,道:“好你个叶无道,怪不得能让我的得意门生那么帮你说话,以后就多和明月这丫头来我这里,聊聊茶道什么的。” 上官明月抱着那个小女孩正在和徐娘半老的中年妇女拉家常,只不过好像话题始终没有离开叶无道,两女的视线总是偷偷放在和董石麟侃侃而谈的叶无道身上,董石麟的女儿已经离婚独自带着女儿,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光从房地产谈房地产是没有大意义的,知道为什么吗,无道?” “因为现在的商业竞争都趋向综合化一体化,所以才有那么多复合型人才的广大需求,一个房地产涉及到政府政策、城市潜规则、文化氛围等多方面,用狭隘的眼光视角看待房地产必然遭受困局。” 董石麟欣慰的点头,道:“能够有这样的见识谈话就容易多了,一个年轻人也许不缺激情和干劲,最难的就是有宽阔的视野。你的专业知识强弱并不是你成败的关键,关键是相关的整体把握能力。” 叶无道领悟道:“木桶原理。” 董石麟点点头,喝了一口茶,缓缓道:“浙江作为民营大省,众多中小民营企业在九十年代积累了相当的财富,但是如果不能实现产业升级,只好把财富投到房地产等不需要太多核心技术限制的领域;另一方面,居民如果没有更多的投资渠道,这些积蓄也必将大量投资房地产,这和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也有不可忽视的关系,浙江或者杭州有没有房地产泡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成为那个‘倒数第二个人’,荷兰曾经的郁金香风暴知道吧,那场泡沫最大的赢家就是那个‘倒数第二人’。” 叶无道淡笑道:“凯恩斯最大笨蛋理论!我要做的就是避免成为那个最大的笨蛋,或者说找到那个最大的笨蛋,我就是最大的赢家。” 董石麟大笑道:“不错不错,果然有我当年的风采。但是有一点你要注意,优胜劣汰是市场规律的黄金定律,现阶段资金是悬挂在所有房地产公司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由于资金危机引起的行业洗牌,相信仍会在浙江楼市继续蔓延!即使行业巨头如万科也不敢有一点点疏忽,如果你对资本造作没有相当的熟练程度,最好还是不要玩房地产这把火。” 上官明月和董石麟的女儿董艳都知道这个老人是出名的清高,没有想到竟然这么看好叶无道,董艳更是异彩涟涟,眼神变得更加柔和。 叶无道点点头,虚心道:“那突破口是什么呢?” 董石麟对这个青年已经十分看好,年纪轻轻却有着非凡的谈吐,难能可贵的是超越年龄的眼光,他浅浅尝了一口沁人心脾的龙井茶,道:“中国房地产经过早期‘卖房子’和‘卖家居’的发展,正在进入‘卖环境’和‘卖文化与生活方式’的重要阶段,在这个里是转折点上,杭州这个历史古城在中国房地产舞台上将扮演重要的角色。” 说到这里,董石麟不禁望了一眼对面淡笑不语的青年,突然想到一个有点荒唐的问题,这个叶无道不会是因为这样才来到杭州浙大的吧,如果真是那样就太惊人了。 “我说卖文化与生活方式的根源在于两方面力量的支撑:一个是消费力,这是现实的因素,还有就是文化力,这是历史的因素。我敢肯定未来文化力……哦不,现在就已经渐渐成为市场创新的主导性因素,杭州作为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尽显风流于来日!所以你问的突破口就在于文化的运用和把握上,不过说真的,这一点很难,就算我这个老杭州都没有太大把握。” 叶无道低头沉思,董石麟给他很多的启发和提示,原本还有些模糊的想法都有了清晰的命脉,经过这次谈话他又多了一分把握,抬头扬起一个自信的笑容,道:“谢谢董院长。” 董石麟笑道:“以后就不要董院长董院长的了,就叫我董爷爷好了。再告诉你一个不错的商机,距离杭州不远的国际花园城市千岛湖是一个关系到整个浙江房地产的关键点!” 千岛湖?叶无道脑海里想到慕容雪痕世界上最想去的地方排名第二的小镇,嘴角的微笑充满暖意,“原来就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