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平淡生活 - 极品公子

第二十一章 平淡生活

早晨睡醒叶无道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本《道德经》盖在自己脸上,田景升三人出门他都是知道的,可是却没有一同去食堂的**,从骨子里的高傲使得他并不喜欢随大众,而且叶正凌从小灌输的“成大事者不谋于众”的思想更是让他与常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当然这些别人表面上绝对无法看出来。 等他起床刷牙洗脸的时候答应给苏惜水做一个月“牛马”的洪飞竟然真的特意给叶无道送来一份早餐,还感激涕零的不停向叶无道道谢,叶无道苦笑着关上门吃着免费的早餐,顺便和苏惜水打了个早安电话,后者正在早自习,硬是跑出教室和叶无道聊了足足半个钟头。 第一二两节课是英语,叶无道本来不想去,不过想想毕竟是大学正式第一堂课就懒散的空着手来到那个小教室,四十来个人稍稍显得有些拥挤,那个女英语老师正在点名并且让他们用英语自我介绍。 她突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位英俊学生,年轻的女老师突然生出一个恶作剧的念头,让这位第一天上课就迟到的学生背诵一首英文诗歌作为小小的惩罚,原本还打算让叶无道出个小糗就让他坐到位子上去的女老师结果发现这个学生口语实在强悍的不像话。 在众望所归下叶无道无所谓的背诵了一首英国湖畔派代表华兹华斯的《strangefitsofssionhaveiknown》,被奉为桂冠诗人的华兹华斯的抒情诗在略微颓废而清雅气质的叶无道轻轻吟诵而出,别有一番韵味,而且叶无道的英语口语又极其地道,不仅班里的同学张大嘴巴真实见识了高考状元的天才之处,就是那个老师一惊一惊的。 叶无道走到最后一排安静的坐下,托着腮帮微笑着注视有些脸红的老师,这个时候被中断的点名继续开始,后面的那位学生因为叶无道的珠玉在前导致发挥失常,下面的同学几乎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班长肖菁脸上有些哀怨,原本以为昨晚可以向叶无道这个真正的天之骄子炫耀一下自己家的显赫,没有想到他竟然根本就没有到场,气得她一个下午没有好心情,最后还和林峰吵了一架。 下课后那位刚刚毕业的英语老师就兴奋的跑到叶无道身边,用流利的英语向叶无道询问各种小问题,其实在学校不知道叶无道大名的不在少数,这就像地球还是有很多人类不知道拿破仑是一个道理,没有什么好奇怪。 她兴致勃勃的和这个表现出乎她意料出色的学生谈论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约翰弥而顿的《失乐园》,最后连上课铃也没有注意,叶无道的回答其实很生硬,只不过流利的口语掩盖了语调的冷漠。 在一位同学的小声提醒下女老师才注意到这个问题,开心的走回讲台继续她的讲课,突然想到什么,用英语问叶无道是否愿意当任英语课代表,叶无道微微皱眉,回答他没有这个意思,班上的女孩都是异样的眼神偷偷望着这个已经给人留下狂傲深刻印象的同学。 叶无道的本意是想花更多的时间在专业书籍的研究上,尽快完成学业,加上对这些同龄人刻意保持的距离和低调热情使得很多人觉得他并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但这并不是叶无道想要的,毕竟能够在浙大竺可桢学院就读的人以后肯定不会太差,就是说可以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他今后利用的对象,只不过现在的他还没有注意到这个或大或小的问题。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虽然经过三年的血腥和杀戮,叶无道学会了如何在最恶劣的环境生存,但是对于如何把握人心还有一点点欠缺火候,这也叶正凌管理一贯的强势和铁血有一定关系,让人尊敬和敬畏二者只能取后者,这就是叶正凌的处世准则。 叶无道向前面的一位女生借了她放在抽屉里的一本时尚杂志,除了连篇累牍关于慕容雪痕的介绍外,里面一位女性赫然映入眼帘,就是那位在明珠学院校庆的时候差点被自己霸王硬上弓的冷艳学姐,标题是“中国超级名模进军娱乐”,看来已经是身价不斐的大红人了。 没有想到三年多没有见面,给人的感觉更加冷了,据报道最近在上海有个国际时装展出,她应该被邀请作为首席模特,算一算时间,恰好和慕容雪痕的演出有交集,叶无道一阵奸笑,娱乐圈不是有很多美女都有一个饭局的价钱吗,据说原本第一的林志玲因为摔马事件而弄得身价大跌,这次不妨也赶赶潮流和校友联络一下感情。 后面的两节课叶无道痕本就没有兴趣,直接跑回寝室啃他的经济学书刊,午饭时间苏惜水打电话过来让他陪她一起吃午餐,其实苏惜水已经在一楼的候客厅百无聊耐的坐了老长时间,只是没有想到叶无道根本就没有上课。 叶无道下楼的时候,苏惜水正在和几位应该也是学生会的男生聊天,那几个男生似乎对身为上司的苏惜水有非分之想,这也难怪,他们还不知道这位单身校花早已经心有所属。 大献殷勤的他们没有发现这位大美女其实一直心不在焉,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这群男生的苏惜水悄悄将视线移向楼梯口,望眼欲穿的等待着叶无道的出现,却没有发现叶无道正靠在二楼走廊栏杆注视着她。 一般进出宿舍的男生都会有意无意的看苏惜水两眼,坐在这里的还有其她几位这幢男生宿舍里人的女朋友,但是倍受冷落的她们只能打电话摧自己的男朋友来保持心理平衡。 围在苏惜水身边的三四个人最后把话题扯到世界政坛女性翻身,为了讨好苏惜水这位女性,他们不遗余力的力捧女性成为政治主流是必然趋势,为了让苏惜水留下博学的印象,还列出智利第一位女总统巴切莱特、最为强势的国务卿赖斯,以及希拉里等等。 叶无道看着那张逐渐幽怨的小脸,笑着走下楼,在那群“博学之士”身后淡淡道:“二十一世纪不可能是‘她’的世纪。” 一位男孩不满道:“你有适当的理由吗?” 叶无道装傻的挠挠头,朝苏惜水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我对政治不怎么熟悉,只对女人比较熟悉。” 那几个男生都是用疑惑的眼神望着这位不速之客,好像学生会没有这号人物吧。 叶无道捏了一下苏惜水的鼻子,“今天中午你请客,犒劳我这么用功的看了一上午的书,呵呵,反正你校园卡在我这里,干脆不还了。” 苏惜水撒娇的拉着他的手,柔声道:“有件事情你一定要答应我,否则就不请客不理你。” 叶无道和苏惜水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出宿舍留下那几个莫名其妙的男生,面面相觑的他们想不通这个横空出世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和苏惜水这么公开的亲热白痴叶知道是什么关系,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黑马? 好事者曾经排出最有可能摘得桂冠的浙大男生名单,其中有近水楼台的学生会主席林思翰,还有管理学院的明星人物陶渊等等一大批实力强劲的选手,他们没有想到竟然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捷足先登。 “我们学院和你们管理学院一起举行迎新晚会?”叶无道皱眉道,又是这种无聊的事情。 “嗯,我已经和你们学院的领导和院学生会会长商量过,决定把时间定在这个星期天晚上,这样一来两个学院也热闹一些,而且可以促进学院间的交流学习,更何况大学里的交际是很重要的,我也是提供了一个平台。” “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像一个红娘吗?不过这好像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吧,我又不是学院里的头头。” 苏惜水嘟着小嘴道:“你就不能参加吗,我可是希望你能有一个节目的哦,上次晚宴以后就再没有听过你弹钢琴,要不然你就弹那首贝多芬原来要送给拿破仑的三号‘英雄交响曲’,或者五号“命运交响曲”?” 叶无道双手插在裤袋里道:“没有报酬的事情坚决不干,报酬太少的事情坚决不干。” 苏惜水皱着小脸委屈的噘着嘴,哀怨的望着那张布满笑意的叶无道,最后她赖在原地不肯走还拉着叶无道不让他去吃饭,小嘴里不知道嘟咙着什么,可爱至极。 叶无道终于忍不住笑出声,在她耳边低声道:“除非今天晚上给我三次。” 苏惜水俏脸一红,支支吾吾了半天,踮起脚跟在那头色狼耳边腻声道:“一次。” 叶无道大声道:“三次,没有回旋的余地。” 苏惜水没有想到叶无道脸皮这么厚,竟然公然谈论这种羞人的事情,不过幸好别人还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她只好委曲求全,小声道:“两次好不好。” 叶无道趁别人不注意,在苏惜水胸部捏了一把,马上朝食堂跑去,后面的苏惜水红着脸追赶,这对让别人羡慕的要死的情侣没有发现远处一双嫉妒而狠毒的眼睛。 接下来叶无道就正式开始他深居简出的学校生活,上课是绝对没有兴趣的,那些无聊的**思想邓小平理论什么的课程更是让他深恶痛绝,除了有一次竺可桢学院最为强悍和重视的微积分去坐了十多分钟,就在没有踏足教学楼。 别人的大学生活一般是寝室----教室----图书馆呈现三点一线,叶无道就是直接的寝室而省略了其它二者,因为一般饮食都有殷勤的洪飞和田景升“伺候”,美女辅导员也曾“探望”过这位“造成极其不良影响的问题学生”,但是因为共同语言实在不多而放弃任由他“堕落”。 上官明月最后还是将那台笔记本送回来,不过这样正好让叶无道将苏惜水买的一台更高性能的惠普手提交给她,这次她没有拒绝,她告诉叶无道周末导师答应让叶无道和她一起去他家做客,顺便谈谈房地产方面的事情和行情。 叶无道的那些同学都在如火如荼的准备星期天的迎新晚会节目,因为竺可桢学院的美女实在太少加上兔子不吃窝边草原理女孩同理当然是十分向往管理学院这个据说美女如云仅次于外国语学院的庞大学院,而管理学学院的人也很期待叶无道的进一步表现,这就像淫贼遇上荡妇,一下子就**了。 这样过了四天的叶无道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终于把桌上十多本一口气借来的书籍看完,对于浙江乃至中国房地产有了一个大致的框架,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渐渐成型,房地产税收已成为浙江地税收入的第一大税源,由此可见不光是那些喊着一定会涨的房地产商,其实“谁都不会愿意房价跌”。 浙江政府当然希望这一产业能够良性的发展,谁能够在不制造房地产泡沫的前提下运用良性资金稳健发展房地产,谁就是最大的赢家! 叶无道点燃一根洪飞“孝敬”的烟,陷入沉思,这个时候的他终于露出那种久违的沧桑韵味,那种让蔡羽绾、杨宁素这些成熟女人最痴迷的味道。 当初中国房产大鳄万科集团以并购浙江著名地产公司南都集团股权的方式“曲线”进入杭州,神话体团又该如何打破壁垒进入呢?依靠强大的资金背景,还是运用政府资源曲线迂回,或者依样画葫芦借壳而入? 苏惜水家族在浙江是十分有影响力的,加上星组的潜在行政资源,如果进行适当的收购一定是与政府双赢的良好开局,因为届时神话集团一连串的企业并购有利于整合杭州甚至浙江的市场资源,虽然对抑制房价上涨未必有直接影响,但却有利于减少烂尾楼盘的出现,这是浙江政府比较希望看到的局面。 一切关键就在于如何找到浙江市场那个最佳的切入点! 而这就还需要叶无道和上官明月导师这个权威人士谈论之后才能稍微有所肯定,最好还应该利用叶氏企业的智囊团的分析结果综合分析,一失足成千古恨,目前仍然需要步步为营的叶无道和神话集团不允许任何大的错误。 熄掉烟头,叶无道自言自语道:“是该还书的时候了。这种平淡生活会不会让人生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