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追女有法 - 极品公子

第二十章 追女有法

叶无道回到寝室想到林语堂那句“文化都是心闲手闲的时候闲出来的”,深有感触,将头脑中白天搜集的庞大资料梳理了一遍,他就打开台灯开始描绘他的“杭州美女图”,省艺校无疑是杭州甚至全省的美女大本营,这里大多是十七八岁的美人胚子,而附近的省歌舞总团则要成熟一些,西部的拥有浙大等高校的教学区自然是春色关不住,北部有与省艺校形成对峙之势的浙广,但是最让叶无道感兴趣的还是中国美院的女孩,他筹划着怎么也要进入“大观园”饱览一番,据说西博会形象小姐多半出于那块净土。 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敲门声已经响起,听到那轻柔有序的声音,叶无道拉开门一把抱过那不用猜也已经仔细沐浴过的身体,关上门就是一个热烈眷恋的长吻。 叶无道闻着苏惜水浅抹的圣罗兰公司出品的opium鸦片香水,浓郁而神秘,散发神秘的东方诱惑,和苏惜水本身的典雅气质很吻合,叶无道是一个对香水十分讲究的人,可以不擦香水,但是擦了就必须恰到好处,否则就只能是画蛇添足。 叶无道稍稍**便直奔主题熟练的脱去苏惜水的淡紫色裙子,她情动的解开自己的内衣扣子,紧紧依偎在那男人才有的宽阔胸膛,叶无道垂下头凝视着那对雪嫩的娇乳,乳晕只有淡淡的一抹粉红,深陷的乳沟散发着常人无法得知的妩媚和淫荡。 已经熟悉叶无道身体的苏惜水很快就在他的抚摸和揉捏下忘我的呻吟,许久没有**的却已经被充分开发的身体一下子就酥软如水,叶无道的床位在上铺,费了一番功夫后两人才顺利躺在床上互相抵死缠绵。 叶无道终于进入美人的温暖的身体,苏惜水一丝不挂、雪白**的娇软**在他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盘在叶无道腰间,一阵阵的**和快感刺激着婉约的贤淑女孩,让她那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喘息和呻吟,最后所有**压抑都在一声痛苦和快乐的交织中逸出,那高举的**渐渐落下。很抱歉,为了争取渺茫的强推,不敢再展开。 “无道,我一刻都不想离开你。”**过后的苏惜水愈发娇艳动人,那付柔媚的风情让叶无道忍不住含住那张小嘴,**再起, “水水,我们来洗个鸳鸯浴。” 下床后叶无道抱着苏惜水走进卫生间,结果又忍不住要了苏惜水一次,等到出来的时候苏惜水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叶无道虽然没有完全“吃饱”,但是因为**不满而欲火伤身的情况应该是没有了,只是“苦”了被临幸的苏惜水,瘫软在叶无道怀里的她几乎竭尽全力,但是在心里她依然想贪心的再来一次,只是不好意思再说出口。 “水水,老公有没有喂饱你这只小馋猫啊?”叶无道调笑道,越是婉约高贵的女人在床上的表现越是让人瞠目结舌,当然其中的乐趣只有当事人知道。 苏惜水已经是懒的再说一句话,白了一眼叶无道,因为那些力气都用在了激情中的呻吟和摇摆中,但是别有一番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意境和味道,眉宇间的春意和妩媚都无形中诱使男人犯罪。 “根据科学研究证明一周**八次可以保持良好的身材哦。”叶无道帮她穿好衣服的同时不停揩油,脸上的笑容暧昧而猥琐。 苏惜水哼了一声算是反驳。 “你难道现在没有觉得很疲惫吗?那就是因为平均每次**都会消耗100卡路里,如果再加上我们刚才的改变体位就更加可观了,所以说可以减肥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苏惜水狠狠拧了一把叶无道,腻声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是不是经验丰富的缘故啊?” 叶无道发现苏惜水那两个小酒窝真的很动人,就像蔡羽绾嘴角的那颗美人痣,有着点睛作用,笑道:“脱光衣服10卡路里、温柔爱抚10卡路里、眷恋亲吻17卡路里、舌头深吻45卡路里、戴保险套4卡路里、正常位20卡路里、体会**100卡路里,你自己加起来就知道多少了,呵呵,当初学物理和化学的时候我就是在计算这个。” 苏惜水抓住那只在自己酥胸流连的手,娇嗔道:“叶无道,你这头大色狼!无可救药的坏蛋,你的化学老师和物理老师怎么不被你气死?” 叶无道捏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骄傲道:“他们正在为自己的没有足够魅力吸引我选理科而后悔呢,否则理科综合三百分还不是手到擒来,那样一来他们可是‘功不可没’了。” 苏惜水咯咯一笑,自豪道:“谁不知道我们的无道是个博学通今无所不知的大天才呢!” 叶无道迟疑了一下,道:“我把那台笔记本送给明月了。” 苏惜水低下头哦了一声,默不作声。 叶无道心疼的轻轻捏起她的小巴,望着有些黯淡的眼神,轻啄那红润的嘴唇,将她紧紧抱在自己怀里,也没有说话。 这件事情处理确实有点不妥,看来自己是越来越受感情摆布了,这也让他感到一阵恼火,眉头不知不觉皱起。冷静的头脑才是一名商人最需要的要素,如果爱情和这种优势冲突,该如何处理,叶无道在思索。 只是想耍耍小脾气想要让叶无道哄哄她的苏惜水其实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但是叶无道逐渐冰冷的气息让她感到无名的恐惧和不安,而叶无道的沉默又让她愈发惊慌,原本布满媚意的小脸渐渐失去血色,她将叶无道对自己感情控制的减弱而沉思误解为自己的小家子气让他不高兴了。 爱情就是喜欢让那些聪明的人变得像傻瓜一样患得患失。 苏惜水紧紧抓住叶无道的手臂,颤声道:“无道,都是惜水不好,惜水不该这个样子的,其实我已经把帮明月买电脑的钱取出来了,只是那台笔记本里还有一些东西我想留给无道所以才这么不懂事的,无道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最后苏惜水趴在叶无道的怀里惊恐和伤心的抽泣开来,叶无道悬着淡淡笑意拍拍她的小脑袋,“再哭我就真要生气喽。” 苏惜水抬起头凝视着渐渐暖意脸庞,擦干眼泪嘟着小嘴委屈道:“真的没有生惜水的气?” 叶无道盯着那对记忆犹新的圣女峰,坏坏道:“要是生气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苏惜水吐了吐丁香小舌,笑着笑着又开始哭起来,捶打着叶无道的胸膛,哽咽道:“你就知道欺负我,一点也不喜欢我,总是惹我伤心害怕……” 种种罪状简直就是罄竹难书,叶无道赶紧又哄又逗连哄带骗的吹得天花乱坠,终于使得美人重新绽放笑颜,当叶无道沉醉在那一抹新鲜感人的笑容而将手伸入苏惜水的裙子时,天景升这个家伙还没有到门口就已经开始嚷嚷,还真有王熙凤“未见其人先闻其生”的效果。 可是叶无道依旧没有把手拿出来的意思,苏惜水慌得扭动娇躯嘴上不停求饶,在田景升推门而入的一刻叶无道才恋恋不舍的从那温润的桃花源拿出来,顿时有一种武陵人重返世俗的惆怅。 对于叶无道和美人的亲密接触天景升早已经见怪不怪,怪叫一声的他赶紧冲进卫生间解决他的重要问题,他已经喝下太多的饮料,洪飞坐在自己位子上,笑道:“学姐,听说你是校学生会的,我想加入校学生会有没有后门啊?” 还是暧昧坐在叶无道身上的苏惜水红着脸道:“应该没有问题吧。” 洪飞惊喜道:“不会吧,我只是随口说说的,学姐难道你是学生会的干部?我可是苦于有猪头却找不到庙啊。” 苏惜水扑哧一笑,俏皮道:“我可是执掌学生会生杀大权的大人物哦,你赶紧贿赂贿赂我,还有叶无道一个星期的早餐不许忘记,干脆就叶无道一个月的早餐作为补偿吧。” 洪飞欣喜若狂,原本院里的学生会他都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进入学生会的曙光,能够在学生会工作有很多的好处,比如更好的接触社会和锻炼一系列的才能,他小心问道:“敢问学姐是哪个部的掌门?小弟一定做牛做马甘效犬马之劳。” 叶无道淡淡笑道:“惜水是学生会的副会长兼任秘书长和宣传部部长,你说是不是戴了够多的官帽啊。” 苏惜水的父母在浙江是很多影响力的,而且他爷爷的江浙门生极广,其中浙江省的副省长就曾在他的手下办事。 洪飞马上展开善意的马屁大会,惹得苏惜水咯咯直笑,后面进来的林峰见到苏惜水的时候脸色微变,但是很快就虚伪的开始客套应酬,而深谙人际关系的苏惜水自然是驾轻就熟的应付这种司空见惯的赞美和交往,叶无道暗暗点头,苏惜水确实在人际交往这一方面有很强的实力。 等到寝室要熄灯的时候苏惜水才在叶无道的陪同下走出男生宿舍,两人手牵手走在宁静的夜空下,谁都不愿意打破这份没有世俗烦恼的宁静,在苏惜水楼下叶无道摸了摸她的头,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礼盒,神秘道:“上去以后再打开,这可是我剩下所有的积蓄哦。” 苏惜水兴冲冲的回到寝室,趴在床上小心翼翼的打开包装,赫然是两瓶美丽堪称艺术品的香水----一瓶“一千零一夜”,一瓶“一生之水”!她嘴角挂着世界最幸福女人的微笑捧着香水躺在床上仰视天花板, 她的三个室友都是过来人,自然知道这是恋爱中女人的特有表现,至从知道那个青年就是叶无道后,她们就在没有任何异议。 毕竟叶无道这个浙大天才新生代表不管在哪个方面都表现出强悍的实力,那恐怖的成绩不说,优雅的谈吐不说,光是赵烨对他的疯狂崇拜就知道了,叶无道今天干脆让赵烨直接和那个中国魔兽头号种子对挑,可是他有多大的面子。 叶无道回到寝室天景升马上哭求追美女的秘籍和诀窍,后来在叶无道的敲诈下去超市买了包中华才肯在烟雾缭乱中开始他的演讲:在大学千万不要奢求掳获校花,最好把目标范围锁定在准美女级别的女孩身上,超级美女因为收到的簇拥和关注实在太多,竞争过于激烈,一不小心就会偷鸡不成蚀把米,连猎获恐龙的机会都没有。 聚精会神的田景升和洪飞同时点点头,前者谄媚道:“这就我们这些凡人和老大你这个天才之间不可避免的差距了,老大你可是非超级美女不泡啊!” 叶无道搬出当年他那个无良老爸的大道理并且结合自己的亲身经验:“漂亮的女孩是一个很不寻常的群体。她们有着共性和特性,把漂亮女孩研究透彻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这是我在研究女人的基础上得出的近一步结论,虽然算不上真知灼见,却也具有不错的实用价值……” “首先要有敏感的嗅觉,能够体会出对方的细腻感觉,这样才能出奇制胜,避免在众多追求者中出现泯然众矣这个大忌!” “其次丰富的想象和客观的模拟能力,把自己设想成对方的境地,这就是兵法所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还有就是必须懂得创新和逆向思维,遵循陈旧方式容易让你自己泯然众人,一个猎艳高手知道如何让美女知道在他眼中的与众不同和他的独特味道!至于这个味道又需要……茶!这个味道很致命,因为……捶背!” 叶无道指使着两个家伙干这干那,惬意舒服的要死。 他干脆将商业管理的精髓也运用到这份爱情指南中,不过情场又何尝不是厮杀不止的战场,没有出众的管理和实践才能终究会落得身心俱伤的田地。 花丛老手的叶无道经验何等丰富,还是爱情菜鸟级别的天景升和洪飞马上被唬的崇拜五体投地,田景升甚至开始用手机录音,现在的他不知道这段精辟的录音日后竟然拍卖了一个天价。 最后连不屑的林峰也偷偷的思索叶无道所说的每一句话。 寝室熄灯后,田景升兴奋的恨不得明天赶快向经过叶无道指点而找到合适的那个目标下手,而洪飞则躲在阳台上运用叶无道的思想对他的复旦女友“轰炸”,林峰的脑海里全是苏惜水那张动人的容颜。 叶无道躺在床上握着一串水晶手镯,雪痕,知道我很想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