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风流千态 - 极品公子

第十九章 风流千态

一种风流千种态,香肌双莹,玉箫暗品,鹦舌偷尝,斜香冷,回娇眼,盼檀郎。 叶无道捧着那张香汗淋漓面带桃色的美丽脸庞,感叹自己竟然能够这么长时间都不动她,白晰如凝脂般的肌肤配上凹凸有致的身躯哪个正常的男人不动心,更何况此时的上官明月已经放弃任何的挣扎,相反若有若无的用身体和叶无道接触摩擦。 上官明月的顺从和火上浇油让叶无道更加无所顾忌,将她紧身的t恤从头顶脱下,亲吻着那润滑的晶莹肩头,一只手开始熟练的去解开上官明月背后内衣的扣子,另一只手,拉着她的手让她自己解开牛仔裤的扣子,开始上官明月还有些迟疑,最后当叶无道的舌头滑向她雪白的乳沟时,终于放弃最后的抵抗和少女的矜持,解开裤子的扣子让叶无道的手进入她的羞人地带。 叶无道轻柔的揉捏她的臀瓣,手指悄悄地滑向上官明月从未想过要让男人碰的后庭花,这个时候内衣的扣子也被解开,第一次如此“坦诚相见”的上官明月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 就在叶无道要彻底解放那对垂涎已久的**关键时刻,竟然有敲门声,叶无道咒骂一句,很快就将扣子重新扣好,再将那件t恤套到上官明月身上,浑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的上官明月任由叶无道摆布,最后还是叶无道开的门,她满脸春意的坐在下铺,眼神涣散显然还沉浸刚才的激情余韵中。 三个女孩一脸呆滞的望着陌生的男生,叶无道灿烂一笑,用那磁性的嗓音道:“我是明月的男朋友。” “那有没有带见面礼啊?” 一个短头发的女孩俏皮道,丝毫没有上次苏惜水室友的骄傲,也许美女和脾气确实是成正比,这三个女孩比起上官明月绝对是差了不止一个级别,这和她们的专业也有极大的关系。 见面礼?叶无道不好意思的洒然一笑,道“下次一定补上,要是再忘记你们就坚决抵制我的来访。” 鱼贯而入的三个女孩笑意盎然,和叶无道亲切地打着招呼,没有丝毫的刁难和冷漠,叶无道想这也是上官明月为人处世比较成功的缘故。 叶无道还是第一次进入女生寝室,整个房间有种温馨的氛围,桌上的小玩意林林总总,有精致的陶瓷笔筒、绚烂的漫画海报,最可爱的还是一排排的娃娃,而上官明月的桌上没有这些东西,只是满眼的专业书籍和建筑模型,唯一出格的就是放了一盆文竹。 门后贴着一张科隆大教堂和一张故宫紫禁城的俯视图,叶无道叹口气摇摇头,看在眼里的一位女孩子笑道:“你喜欢中国古典建筑还是欧洲古希腊罗马建筑,我想男孩子一般喜欢后者吧?” 叶无道坐在上官明月身边,抚摸着那柔顺的青丝,道:“庭院深深深几许的中国古建是给在世的君主皇帝所居住的,而西方古建是为了崇拜神灵或则上帝,所以科隆、米兰这类哥特式教堂是那么的高大以突显出人类的渺小。中国古典建筑对天人合一有着中国古典哲学的完美体现,以及选择砖木结构,采用梁板柱承重体系这种与现代工程科学原则不谋而合的结构理性原则,而不是如希腊-罗马建筑以及由此衍生的西方建筑所采用的砖石结构和承重墙结构体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孰优孰劣不好说,但是我仍然钟情中国土木建筑营造出的古典意境。” “没有想到你竟然还知道结构理性原则和承重墙结构体系,难道你是我们建筑学院的新生?”一个稍活泼的女孩喊道。 叶无道笑着摇摇头,上官明月带着不可掩饰的骄傲道:“他可比我们学院很多人都懂建筑。” 接着叶无道天南地北的和那三个女孩谈北京四合院的藏羚羊困境,争论中国建筑的继承和现代设计,探讨建筑巨匠密斯“lessismore少就是多”思想…… 叶无道的侃侃而谈顿时让三个女孩刮目相看肃然起敬,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孩疑惑问道:“你真的不是我们建筑学院的?或者你的父母是学建筑的吗?” 在她看来即使一个人博学强志面面俱到,但是也绝对无法做到对其中一门如此精通,这就是为什么“全才”要远远比专才难做得多的原因,整个世界能称为全才的除了达芬奇等极少数几位跨学科的天才,还能举出几位? 叶无道搂着上官明月的肩膀笑道:“只不过以前没有事情做的时候不想上课就随手翻了一下世界建筑史和一些经典建筑的具体结构分析,都是空洞的皮毛,成不了气候。” 时间很快就在欢快的谈论中悄悄溜走,叶无道的博学加上适当的调侃轻松赢得众女好感,后来上官明月很多班里的同学都用各种理由和借口进入寝室,开始的时候是想见识一下能够抱得建筑学院院花归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后来就不知不觉的融入谈论的话题,小小的寝室竟然成为规模不小的建筑杂谈交流会,而穿针引线的叶无道无疑是主角,上官明月看着温浅笑意的叶无道,发现此时的他就像一个平易近人的邻家男孩,没有丝毫的锋芒和锐气,甚至还有一丝的腼腆。 叶无道起身离开的时候把价值近两万笔记本电脑留在了上官明月那里。因为建筑方面的建模以及绘制图形都需要较高的配置,学校里的一般机房绝对是无法完成这种作业的,而学院专业的电脑也无法想用就用,所以极少上网的叶无道干脆将笔记本送给上官明月。 上官明月知道这是苏惜水特意送给叶无道的东西,至于具体作用不用说也知道,死活也不肯收下的她最后在叶无道的连续“威胁”下暂且收下。 叶无道也有点头痛,怎么和苏惜水解释确实有点麻烦,没有哪一个女人不吃醋,即使温柔温顺如苏惜水也不例外,这一点叶无道绝对没有任何的怀疑,因为完美如慕容学痕依然会偶尔使点小性子。 走出女生宿舍他在闲逛的时候走到一个报刊亭前,《时尚》的封面即是他的小女人慕容学痕拉小提琴时的照片,而各种报纸杂志也是不遗余力的力捧这位音乐天才,在八卦当道的娱乐界竟然破天荒的没有一点关于她的负面报道。 叶无道刚想买那本《时尚》的时候,被一个捷足先登的男生拿走,摊主对惊愕的叶无道笑道:“没有办法,只要有这个女孩的杂志都很畅销,这已经是最后一本了。” 叶无道耸耸肩苦笑着拿起一份《21世纪经济报道》,上面有满满的三版内容都是分析他一手组建的神话集团,他边走边看,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叶无道就会发现他视线绝对没有离开报纸但是却会自觉的避开一切障碍物,恐怖的直觉! 几个男生在路上玩足球的传接配合,虽然算不上精湛无法达到眼花缭乱的效果,但是已经有一点街头足球的苗头,足球经过几个传切后成一个弧度落向其中一个长发男孩时,那个脚上穿着红色耐克的男孩兴奋的凌空一脚抽射,较大力度使得方向无法很好把握,最后竟然朝一个女孩子飞去。 正好抬起头的叶无道在那个男生脚一触球的一刹那就已经动身,在那个女孩身侧扭转全身与皮球几乎成零度角的位置用内脚背侧向触球,这是为了更强调皮球的速度和弧线的提拉程度而最大化皮球的内旋速度,那个足球划出一个让人叹为观止的恐怖弧度重新飞到那个男孩脚下。 措手不及的男生仓促出脚结果因为足球实在是旋转的过快而没有将球接住,足球慢慢的滚到叶无道身前,那个站在叶无道身后的女孩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惊慌,依旧波澜不惊,似乎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能扰乱她安静心境的事情,她淡淡道:“谢谢。” 叶无道听到那宁静的声音,突然有一种纯澈的感觉,这让习惯阴暗和阴谋的他十分不适应。将那个足球一抹动作极为流畅的勾到自己脚下,回头望着这位在图书馆担任管理员的奇特女生,笑道:“又见面了哦。” 女孩恬静的浅浅一笑,淡淡道:“下次不要用别人的卡借书了。” 望着那姗姗而去的背影,叶无道想不通是什么让这个相貌普通的女孩拥有如此暗香浮动的气质,摇摇头把那个球挑给那个男生,继续看他的报纸。 “同学,你是什么学院的?”那位男生好奇问道,眼睛里隐隐有一些敬意。 “竺可桢学院。”叶无道犹豫了一下还是报出自己的学院,他的脚步并没有停止。 那个男生和伙伴都是一脸愕然,什么时候竺可桢学院拥有这么强悍的家伙了!刚才那种角度刁钻和强烈旋转性完美结合的凌空抽射和信手拈来的球感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喃喃自语道:“看来校足球队今年有希望风头盖过篮球队了,期待即将到来的全国大学馨兰杯足球赛。” 叶无道回到空荡荡的寝室,马上就接到苏惜水的电话,听到那撒娇的柔腻声,叶无道方才在上官明月寝室强行抑制的**更加膨胀,怪不得说**只能疏导发泄而不能压制,他狭长黑眸眯起嘴角勾起一个邪邪的笑意,道:“惜水,我们寝室今晚可能都没有人,你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