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挑战围棋社 - 极品公子

第十五章 挑战围棋社

那一刻,听着身后韩韵的哭泣,苏惜水突然感悟到叶无道轻浮面具后的孤独,在阳光照耀的时刻她依然能感受那份深入骨髓的清冷,她紧紧抓住叶无道的手,深怕自己成为韩韵般的孤寂。 纵妙手,能解连环,这份感情还不是云散雨收? 苏惜水小心道:“无道,也许你误会韩韵了。” 叶无道一挑眉,没有说话,但是苏惜水已经完全丧失为韩韵辩解的勇气,这个时候的叶无道已经是那个可以嬉笑打闹的叶无道,他眉宇间突然的冷漠让她更加恐慌,苏惜水像个犯错的孩子。 叶无道用她从未见过的神色道:“就算是误会,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苏惜水悄悄摇摇头,爱情是能够创造奇迹的,她相信韩韵,虽然韩韵还应该是她的情敌。 怀着各自的心思他们来到食堂,苏惜水拉着他看到很多社团都在收纳新成员,整个食堂门口熙熙攘攘极富朝气,苏惜水笑道:“要不你参加我们象棋社吧。我可是象棋社荣誉社长哦,还有茶艺社,我想你都可以参加。” 叶无道捏了一下他的鼻子道:“连你这个社长也是本人的手下败将,我去了干什么。” 象棋社的成员见到苏惜水这位一号种子选手,马上兴奋的招收喊道:“社长!”苏惜水拉着不情愿的叶无道朝格外火爆的象棋社报名处走去,几个成员一见到苏惜水,马上狡猾地大声道:“苏学姐不仅仅是我们象棋社的荣誉社长,还是学生会的副会长,更是具有职业高手水平的顶尖高手,大家加入象棋社绝对是英明的选择!” 霎时间报名更加激烈,能够和这么强而漂亮的学姐亲自过招是多么的荣幸,强大的美女效应立竿见影,让苏惜水惊讶得可爱张大樱桃小嘴,像受惊的小兔子往叶无道靠了靠,本来就善于控制情绪的叶无道将那些负面感情全部压制,嘴角勾起一个坏坏的笑容,“要是我公然挑衅水水老婆的威信,是不是会被你的崇拜者口水淹死啊?” 苏惜水娇笑道:“浙大可是藏龙卧虎之地,一不小心就会碰到高手中的高手,想我不过是抛砖引玉罢了,像上次就有人挑战象棋社下赢人家了喽,而且还杀得人家无地自容哩。” 叶无道看着那张可怜兮兮的小脸,笑道:“是谁那么大胆敢欺负我的水水!我一定回杀得他片甲不留,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连水水这么听话的好孩子也不放过,没有人性啊!” 苏惜水柳眉横竖,捶打着叶无道,“你说什么啊,什么没有人性,说得好像我被人占便宜似的。其实也不怪那个围棋社的社长,是我们象棋社先挑起的事端,我原本不想迎战的,最后被逼得没有办法才仓卒上阵,落败也是正常,不过说真的,那个围棋社的社长棋力绝对强悍,恐怕我状态好的时候才能够和他旗鼓相当,最多也就六分胜算。” 叶无道眼神一冷,嘴角的笑意邪气而诡异,望着不远处的围棋报名处,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今天就让我替水水老婆出一口恶气,灭了整个围棋社!” 他不由分说地拉着苏惜水来到正在摆棋局的围棋社前,朝一位围棋社成员笑道:“报名规则是怎么样的?”那人一见到他身边的苏惜水,马上出现片刻的呆滞,竟然没有理会叶无道,倒是那人身边的一位女孩子不好意思道:“你只需要和我们一个人下几手,只要通过就行了。” “谢谢。”叶无道浅浅一笑,走到一盘棋前,拈起一枚棋子,瞬间他的气势便转为惊人的冷静,眉宇间满是杀伐气,很快所有有点围棋实力的社员都望向这个陌生的青年,他朝那个回答他问题的清秀女孩道:“除了你,其他所有人我都会一一挑战!直道围棋社承认自己的水平一般!” 此话一出,一片哗然,这也太嚣张了吧,一个人挑战整个围棋社?! 苏惜水没有想到他真的会为了自己而给围棋社一点颜色瞧瞧,心里顿时充满幸福感,叶无道的恐怖势力她是最清楚的了,爷爷可是浸淫围棋数十年依然完败给保留实力的他,而且还拥有与中国围棋第一人刘天浩一战的棋力,岂是一般人可以了解的强悍! 人群迅速汇集在周围,其中有几位领导模样的人物也混在其中,那位慈祥老者饶有兴趣的注视着静立沉思的叶无道,喃喃自语道:“中国很久没有吴清源老人那样的不世奇才了,希望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惊喜。” 第一位和叶无道过招就是那位痴迷苏惜水美丽的男生,一看到苏惜水亲昵地依偎叶无道,他就来气,心想自己可是围棋社中等偏上的水平,岂是任你宰割的小角色,要是能够在心仪的美女面前狠狠杀杀这个狂妄家伙的锐气,那一定十分痛快!但是他却没有发现苏惜水正在用怜悯的眼神看他。 “让你三子!”叶无道淡淡道。 那人还没有听明白,叶无道已经进入忘我状态,结果让那个男生加震撼的是被让了子的他竟然落败!心浮气躁的他为了尽快对叶无道赶尽杀绝,两人越下越快,等到那个男生回过神的时候,他终于发现自己已经大势已去,前后用时不过六七分钟,再走下去几乎是全军覆没的惨况! 叶无道皱眉摇头道:“下一位!让四子!” 第二位吸取上一位可怜家伙小心翼翼的布局,可是面对叶无道棋风犀利无比的攻势,如秋风扫落叶般打乱他自以为无懈可击的棋局,但是他还在苦苦支撑,因为这是在为了围棋社的荣誉而战! 原本就已经吃惊的老人惊叹道:“日本第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的经典布局,只是略微有些变化,好棋!终究是源于中国的围棋,竟然在他手里重新焕发生机,这就是所谓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吗?呵呵,那个名人九段秀哉见到这位后人如此‘蹂躏糟蹋’他苦心经营出来的布局一定会气得不行吧。” 最后那位围棋社成员毫无悬念的惨败收场,他傻傻的望着棋局,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差距!他在和叶无道这位锋芒毕露的挑衅者对局时感受到的庞大压力是旁观者根本无法感受的,那种压迫感让他全身湿透,怎么挣扎也无法摆脱失败命运的无力感几乎让他崩溃。败下阵的他偷偷望了一眼神色平静没有一丝变化的叶无道,这个人是职业选手吗? 几位深谙此道的领导都是暗自点头,交头接耳的评论,而他们较为精辟的评论又传到周围学生的耳中,更是让叶无道显得高深莫测,许多大一的新生更是将叶无道奉若神明,有些人原本的无法避免的嫉妒也化作敬意。 当一个强大到常人自知无法达到的地步时,就是成为神的时候!这个时候,嫉妒和流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那个老人点头道:“此子棋恣肆奔放,机略纵横,中盘算路极深,如果能有棋力相当者更能试探他的真实实力,若能剑走偏锋之余可以出奇制胜,将是绝对的王者风范,只可惜……可惜了!” “下一位,五子!”叶无道有点不耐烦道,这种程度的较量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如果你能打败我,我就让出围棋社社长一位。”一位清雅青年神色平静直视叶无道说道,在叶无道表现出的强大棋力下没有丝毫的畏惧。 “就是你象棋下赢过苏惜水?”叶无道眼神冰冷道。 身为围棋社青年泛起苦涩笑容,没有想到当时的一时气愤竟然惹得这个煞星挑战围棋社,道:“是的!我可以为此向她道歉!” 苏惜水拉拉叶无道的衣袖,小声道:“无道,算了,其实是我们象棋社不对,当初是我们首先挑衅的,而且他也没有怎么过分,只是切磋了一盘而已。” “那我就在这里再和他切磋一盘喽!”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夹杂着不屑和嘲讽的微笑,“围棋的精髓不是一般人能够领会的,我可以给那些人上一堂启蒙课----什么叫真正的玲珑棋局!” “年轻人,能不能和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下一局?”那个一直注意叶无道每一手棋的老人微笑道,走到叶无道面前,浙大的一位领导赶紧走到老人身边,“韩老,这里天气这么热,还是找个幽静的地方对弈吧?” 老人爽朗的哈哈一笑,“怎么小王,连让我表现老骥伏枥廉颇未老的机会也不给?” 叶无道皱眉道:“下几手就可以了,我想您也可以测出我的深浅了,也不会让您在这里呆太长的时间。” 那些领导暗暗点头,对叶无道的评价无形中又高了一个档次。老人也是开颜一笑,这个年轻人在狂妄之余还能保持这种尊敬难能可贵,一个年轻人有才不是最重要的,而是那种随之的气度风范,这将注定未来的发展前途和潜力。 这个青年确实不错,值得重点培养,不管怎么样先下这盘棋,老人笑道:“不需要让我这个老头子六目喽,我可是很怕被人说闲话,不用让子。” 在平静似水的对弈中实则硝烟四起,这与古赋所载“略观围棋兮法于用兵,三尺之局兮为战斗场”是息息相关的,莫道敲枰意境悠,手谈怎敢欠筹谋。 院静春深昼掩扉,竹间闲看客争棋;搜罗神鬼聚胸臆,措臻山河入范围 心无杀伐自有杀伐意,手无寸兵却拥千万卒! 叶无道修长手指拈子凝视棋局,这位老人的棋力显然出乎他意料的强,当初他在网上和韩国天才棋手李世石对弈的时候尚且没有如此费力,由此可见老人的棋力非同寻常,棋风虽然没有凌厉的锋利,却气势磅礴,简单的招数依然如妙手生花般使得一向以获得网上“妖刀”称号的他处处碰壁。 叶无道似乎领悟到了什么,但是却还差那么点距离抓不住思绪,这让他十分恼火,棋如世事,棋如人生,这盘棋让他受益匪浅,似乎发现自己的一个重要缺陷。 苏惜水深深迷恋此时的叶无道那股儒雅的气质,那种“雅调到清骨”的风度岂是现代那些玩电玩的一代所能拥有,不光是她,周围的大多数女生都被叶无道表现出来的绝佳风范折服。 那个围棋社的社长越看越惊,他知道叶无道让他五目绝对不是信口开河,现在和那位老人下的几十手棋就可以看出叶无道傲人天赋和惊人棋力,他不禁感谢那个沧桑却和蔼的老人,要不然围棋社就真不用办下去了。 老人一子落盘后,微笑道:“可以了,这盘棋不出意外你会以一目半胜出,江山代有人才出,不服老都不行喽,老查《天龙八部》里的那局玲珑局恐怕你也不放在眼里吧。不过千万不要骄傲,要是我再年轻十岁,你就不是我的对手喽,人老脑子就不好使了,呵呵。” 叶无道望着那错综复杂的棋局,“是半目,不是一目半!” 老人欣慰的哈哈一笑,没想到韩国有被人称为“神算”的天才棋手李昌镐,中国还有如此天赋的人才,李昌镐令职业棋士们望而生畏的“神算”,就是说他可以不可思议的读出半目胜负!老人不禁再看了一眼棋局,这一局值得自己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叶无道欲言又止,再无那份面对围棋社成员的倨傲。 “围棋是文道,不是武道,变成武道后,弊病百生。知道为何你无法成为真正的宗师吗,你纵有天纵之才,也不能将这股武道杀伐消弭于无形,毕竟下棋的终究是人,不是神!由棋观人,年轻人,我这个老人送你一句话----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呵呵,他日成就必定不可限量啊。”老人语重心长道,和那些校领导走向停着几辆奥迪a6的校门口。 和苏惜水挤出人群他们来到食堂三楼,第一次上这种食堂的叶无道兴趣满满的陪着苏惜水挑菜,最后尴尬的发现自己没有带饭卡,只好在一些人的鄙视下让苏惜水付账。 坐在窗口,叶无道望着盘子里的饭菜怔怔出神,老人的言行和棋风对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他第一次真正的审视自己,发现三年归来后成功整顿太子党和创建神话集团让他变得如此浮躁而自大,这种潜移默化的变化如果一直这么发展下去,相信在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商场上一定会尝到恶果! 这一局棋,让他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苏惜水看着久久没有动筷的叶无道担心道:“怎么了,是饭菜不好吃吗?” 叶无道叹了一口气,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笑道“怎么可能,我又不是金枝玉叶。” 他无意间再次将头望向窗外时,发现那个熟悉的倩影站在竟然站在那位老人的身边。